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冷師
冷師 連載中

冷師

來源:google 作者:賞秋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畝禺 古代言情 覓彧辜

「覓彧辜」此次穿越的目標,收齊徒弟,但在收徒弟之前,她得先提升修為遇冷則雨,逢熱未必風某穿越人士:「又來輪迴?玩禿了都要」排雷提示:文慢熱、無CP!此文為在下的修仙題材練筆之作!關於修仙晉陞等級、等等等,所涉及的一切,皆參考網絡共享資源,並以自己的杜撰揉合,嘗試篇展開

《冷師》章節試讀:

上文說到:系統險些休眠一年放養宿主,其實就是開了個玩笑。

畝禺恢復了正常工作,對覓彧辜而言,是一個意外之喜。

雖然她很在意,自己從穿越初始到現在的表現,有沒有在空夢道人面前露餡。

但覓彧辜考慮到系統不久前才警示過,不要在有人的地方召喚與之對話,於是她閉嘴閉心了。

暈御劍那是因為緊急情況,沒得辦法。

可她心裏更加沒底的是,馬上要怎麼面對陌生的掌門師兄。

唉。

她這個系統,貌似不太靠譜。

畝禺:宿主,請接收資料。

覓彧辜:哈?

……

這裡是她學過的歷史長河中找尋不到的地方,這方大陸是一個可以修仙的世界,這兒的一切都無法用科學來闡釋起源。

除了各據一方領域自命名的霸主,它究竟屬於何種奇幻大陸的範疇,沒有定數。

打個比方,就覓彧辜所知,她最初在的世界有種花家、白人,倭瓜和泡菜,以及等等的國度,統稱為大家都住在一個地球村上。

這裡有相通之處。

修仙大陸有各大宗門教派、宮殿樓閣、軒府寺觀、山谷洞庄等,各有其號,數不勝數。

要說在前面能排得上號的,分別是劍仙宗、佛曰宗、魔衍宗和無情宗。

它們是被一個叫「萬事通」的組織給列為四大宗門。

其間又有修士、妖界、魔域和人間武者,分門別類。

覓彧辜打坐閉目,識海掃過一大堆銜接相關定義的電子數據,不是很感興趣。

她一目十行地瀏覽着數據,認為僅稍微了解這個世界的大致背景即可,視線多停留在與自己有關的消息上,別的就一概略過了。

覓彧辜的本尊所在門派叫做劍仙宗,掌門師兄的真名不詳,修為境界在大羅期,他是一名天賦異稟、建樹極高的劍修。

此人個性無悲無喜,所做裁斷盡以宗門的利益為要。

對此,覓彧辜的感想是,背靠大樹好乘涼。

然,下一行是這麼寫的:

劍仙宗掌門與師兄妹之間的感情淺薄,素不喜怠惰消極之輩。

平素不怎麼積極的某人:「……」

打擾了。

這年頭,想當一個大腿的掛件,都得首先具備勤奮勞動的美好品質,作為基礎。

閱讀完當前,資料進行翻頁,她的神情不由自主變得認真,因為進入了輪迴的正題。

覓彧辜的本尊,第一個輪迴的境界竟是成功突破過大羅期的級別。

難以想像,有大羅期的實力,怎麼會突然陷入輪迴,就像是返璞歸真回了練氣初期。

她的眉頭一皺,事情發展得有些詭異。

更讓人難以想像,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不斷了六百多年。

由她接替的這次,已是第八次輪迴的起始。

……

七次從巔峰到初始的反覆橫跳,覓彧辜沒有體會過,但覺得,她應該表示一下敬佩之心。

本尊幾百年的堅持不懈,這是何等堅定的心境!

換她,心態早崩了。

關鍵問題是:

為什麼本尊一到大羅期,準備突破進入道祖境界時,就進入輪迴了呢?

這點,畝禺似乎沒把它放在首要解決的位置上。

畝禺(敲黑板,境界晉陞鏈):

練氣三期、築基三期、金丹三期、元嬰三期、化神三期、練虛三期、合體三期、大乘三期、渡劫三期、真仙三期、金仙三期、太乙三期、大羅三期、道祖三期。

最後便是元始大帝,至今無人達到這個境界,因此史籍上沒有絲毫的有關記載。

所謂的三期,則是指階段的初期、中期和後期。

傳聞劍仙宗的創始人,曾經也是一個天賦極致的修士,但他的擅長兵器卻與劍無關。

為什麼說曾經呢,因為他已經消失了近百年,杳無音信。

人類修士、妖獸,魔域三方主戰簽訂和平契約之後,自掌門師兄接管劍仙宗以來,修仙世界各自相安無事了很多年。

但修士命途的坎坷從來都不在外患,實質來源於內憂。

本該在修生養息綿延不絕的時刻,各宗門人才卻逐漸凋零,老傢伙們皆隱遁幕後,將近百年來,都沒出過一個聞名遐邇的天才了。

空夢道人很快從沉思中醒來,面前的女子,恬靜面容中透露出一絲穩靜,此間姿態足以證明,她根本不是一個普通的練氣期初出茅廬弟子。

其實他對這個曾經境界在自己之上的三師妹,不甚熟悉,只是如外人聽聞一般,劍仙宗有個叫覓彧辜的長老。

她常年閉關,參加眾長老的會議次數……

等同於,無。

雖然其實力不差,但為宗門效力微末,排行故而在低於一個境界的他之後。

今次是空夢道人第一次與這個三師妹,有如此長時間的接觸。

本一直由掌門師兄照拂,現交託他來找尋師妹下落,乃告知覓長老所牽連的輪迴關竅,空夢道人是很驚訝的,但又覺在意料之中。

畢竟空夢道人是劍仙宗出了名的脾氣好,尤其是對異性後輩,幾乎縱容地沒有底線。

不過至今卻也沒有人,真的敢看他好欺負而造次罷了。

而覓彧辜原先不是劍仙宗門唯一的女長老,但現在是了。

修士渡劫,與天斗,俗世沉浮,與法斗,得奇遇,一步登天,若失敗,陷阿鼻地獄,化作飛灰。

劍仙宗原設有九名長老,大戰中隕落兩名,歷大天劫不升,無生者三名。

覓彧辜心算:所以現在劍仙宗里的長老只有四位,而我才開始輪迴……不愧是符合了人才凋零的說法。

她不禁猜測:劍仙宗的真實實力,不會在四大宗門裡,是排最末尾的吧。

空夢道人出言道:「四大宗門各有所擅,以致巔峰,放眼修仙界各自無可匹敵。」

覓彧辜忽而睜開了眼睛。

她一直都沒有開口。

不過她終於明白了,畝禺的人前不聯繫警示因何。

系統穿越、修仙逆天,都是超自然的現象,誰還比誰高貴了?

覓彧辜起身正對空夢道人:「師兄。」

空夢道人:「覓師妹若還想知道些什麼,直接問我便是了。」

還好沒有說他的壞話……逗比一詞瞬間閃過,嗯,她感慨那句並沒有和畝禺識海交流,所以,還是沒說。

不怕不怕,他聽不到的。

空夢道人看着女子鼓起的兩個腮幫子,臉上的笑容不禁增大。

這一趟真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