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兩個喪屍王
兩個喪屍王 連載中

兩個喪屍王

來源:google 作者:薛辰張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妙 懸疑驚悚 薛辰

薛辰一直閉着眼,看着越來越難受,好像很虛弱的樣子聽專家說,喪屍王在中毒後,也有個適應的過程,這個過程會很痛苦,如果想消滅他,最好的時候就是這會兒我心裏動了動六個大字浮現在我腦海里:趁他病要他命我偷偷摸了摸座椅下,那裡放着我的防身武器我的手剛動了動,薛辰的眼皮也跟着動了動:「你試試?」...展開

《兩個喪屍王》章節試讀:

推薦精彩小說《兩個喪屍王》本文講述了薛辰張妙兩人的愛情故事,《兩個喪屍王》給各位推薦。
...薛辰曾經被拍到深夜去張妙家裡,逗留到凌晨才回家,被記者拍了個正着。
第二天張妙在微博發了幾個笑臉,我們都在替姐姐高興,終於有了男朋友,緊接着薛辰卻發聲明打她的臉,說他與張妙沒有任何關係。
張妙失落了好幾天,被人拍到好幾次,眼眶紅紅的。
明明是薛辰先始亂終棄,不敢承認,我們這些張妙粉才忍不了的啊!
但是現在我敢說嗎,我不敢說啊,誰敢去指責一個喪屍王始亂終棄啊!
我默默拉着行李箱,和薛辰一起回到家。
一路上零星看見的喪屍,都追着我的車跑,我只得邊開車邊往薛辰身上噴香水,噴得香噴噴的,嗆得我直打噴嚏。
薛辰一直閉着眼,看着越來越難受,好像很虛弱的樣子。
聽專家說,喪屍王在中毒後,也有個適應的過程,這個過程會很痛苦,如果想消滅他,最好的時候就是這會兒。
我心裏動了動。
六個大字浮現在我腦海里:趁他病要他命。
我偷偷摸了摸座椅下,那裡放着我的防身武器。
我的手剛動了動,薛辰的眼皮也跟着動了動:  「你試試 ?
」我嚇得一個急剎車:  「不敢試不敢試,我就是屁股癢,我撓撓 !
」薛辰揉了揉太陽穴,朝我勾勾手:  「過來 。
」啊?
我反而往後縮了縮:  「薛老師有事您說話,我聽得見 。
」 「我說過來 。
」薛辰不耐煩道。
我戰戰兢兢地把身子靠過去,拿手護着脖子:  「薛老師什麼事 ?
」薛辰把我的手從脖子上拿開,搭在他肩膀上,身子往我懷裡一靠:  「過半個小時再走 。
」我嚇得身子都僵了。
喪屍王靠在我懷裡,是什麼樣的感覺?
是他媽的快嚇尿卻不敢尿,不是怕丟人,是怕惹毛潔癖喪屍王的感覺。
薛辰很快又睡著了。
這幾天他很少清醒,一直都在昏昏沉沉,經受變異的痛苦。
我偷偷擰開廣播,聽着堅守在城市不知哪個角落的主播最後的報道:  「目前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請大家堅持住,軍隊很快就會來解救我們!
壞消息是,這個城市裡誕生了兩個百年不遇的喪屍王……」…………如果不是我求生欲太強,我真想死了算了。
一個喪屍王已經夠毀滅城市了,還出來倆。
我低頭看着薛辰,咬了咬牙,要不真的趁他睡覺給他來一下子,不知能不能把他頭打爆…………可低頭的一瞬間,我愣了愣。
他靠在我懷裡,虛弱又脆弱,這個角度,這個表情,我似曾相識。
曾經年少時,我也這麼擁抱過一個人,撫慰他的傷心,給他溫暖。
我眨了眨眼,又仔細看了看,搖了搖頭。
我可能是太累了,出現了錯覺。
薛辰這種盛世美顏,和當初那個人,怎麼會是同一個。
我嘆了口氣,不知他如今身在何處,有沒有逃過這波劫難。
如今在街上行屍走肉遊盪的人,有沒有一個是他。
薛辰聽見我嘆氣,突然睜開了眼:  「有沒有發現,我們身邊的喪屍少了 ?
」我點點頭:  「對,還是 C 家的香水最嗆鼻子最管用 。
」薛辰搖了搖頭,突然側臉豎耳靜聽了會兒,雙眸越來越深,如兩潭深湖,身上的異香也越來越濃,最終衝天而起。
他轉身快速去拿香水,差不多給自己洗了一遍澡,然後拍拍我:  「快,回家 !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我知道一定有危險。
不然一個喪屍王,不會露出這麼緊張的神色。
我在空無一人的大街瘋狂飆車,三十分鐘的路程,十分鐘就開到了,路上不知撞了多少喪屍。
到家後,薛辰都等不及坐電梯,單手把我摟在懷裡,一手攀着大樓,跟壁虎似的,噌噌地就爬到了十八層,從他打破的那面窗戶鑽了進去,把我放在地上。
我腿一軟,又坐下了。
我之所以沒嚇尿,是因為我的水分都變成了冷汗,滴在了薛辰的身上。
我慶幸剛才沒有輕舉妄動,沒拿武器襲擊薛辰。
就這臂力,這敏捷度,我要真敢動他,那就是找死。
薛辰又下了趟樓,依舊走的窗戶,把那幾大箱香水都拎了上來,又拿膠帶把窗戶的破洞里三層外三層封好,這才坐下,揉了揉太陽穴,臉色蒼白如紙,盯着我看。
看了一會兒,突然開口,說了兩句話:  「別怕,有我在。
 「我跟張妙,沒什麼 。
」我嘴唇哆嗦着,點了點頭,快哭出來了:  「張妙的事再說,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 !
」薛辰不說話,突然開始抱着頭,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他抬起頭來,死死盯着我。
眼中,全是獸性,絲毫看不出昔日頂流的樣子。
那股異香,又開始濃烈起來。

《兩個喪屍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