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立地成佛
立地成佛 連載中

立地成佛

來源:google 作者:大蘭王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少陽 大蘭王棗 都市小說

雲少陽,曾經的最高統帥因奸人所害,身中奇毒重返社會後,一邊尋找藥王驅毒,一邊和黑暗勢力作鬥爭他幫助孟家,重回巔峰他幫助妹妹成為巨星然而自己,漸漸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展開

《立地成佛》章節試讀:

賓利車開在去往嬸嬸家的路上。

透過車窗,火城的繁華盡收眼底,不愧是炎國第一大城市。

從軍十年,這還是第一次回到家鄉,火城變化真的太大了。

樓房越來越高,姑娘裙子越來越短。

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雲少陽和孟菲菲坐在后座上。

兩條雪白修長的**在雲少陽眼皮底下晃來晃去。不時在自己的大腿上蹭來蹭去,弄得雲少陽心亂如麻。

孟菲菲天真無邪的樣子,好像又不是有意的,這讓雲少陽對她的心思捉摸不定。

這條**撩撥得他心裏十分難受,他剋制着內心的衝動,將身子往旁邊挪了一挪。

孟菲菲把雲少陽當作了大英雄,一路上對雲少陽問這問那,喋喋不休。引得前排的阿毛一肚子的酸味。

美女還真是愛英雄啊。

自己和孟菲菲相處好幾年,連她手都沒機會碰一下,這個叫雲陽的一見面就挽胳膊拉手的,未免也太幸福了。

雲少陽彷彿看透了阿毛的心思。

於是想找他說話來沖淡這尷尬的氣氛。

「阿毛,你是哪裡人啊?」

「我是唐山人,唐山阿毛。」

「哦,唐山,不錯,不錯…」

「雲大俠去過唐山?」

「沒有,聽說過而已。你們唐山有什麼特產之類沒有?」

「特產倒是沒什麼,不過出過一位高人,非常厲害的高人,雲大俠身為一個功夫高手,想必應該聽說過他吧。」

「你說說看,不知道我認不認識。」

「他叫孫思遙,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孫思遙?沒聽說過。」

「是嗎,他在唐山可太出名了,人們想見都見不着。」阿毛心裏不服氣,他現在本想用孫思遙的名號來壓一壓雲少陽的威風,沒想到他居然沒聽說過。

「他有一個外號雲大俠想必應該知道吧…」

「什麼外號?」

「藥王!」

「什麼?」雲少陽渾身一顫,連一旁的孟菲菲也感覺到了。睜大眼睛好奇地望着雲少陽。

雲少陽坐直身子,眼睛裏放着光芒。

「藥王,孫思遙!」阿毛見雲少陽來了興趣,把聲音放得更高,再次重複一遍。

雲少陽彷彿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心裏激動是必然反應。

「阿毛,你能幫我引薦一下藥王么…」

雲少陽話剛一出口,立馬又後悔起來,阿毛剛剛還說藥王只聞其名不見其人,沒那麼容易說見就見的,這是多此一問。

阿毛一臉懵逼,不就提了一下藥王,這姓雲的反應也太巨大了。

雖然自己身為唐山人,從小在唐山長大,藥王孫思遙對他而言也僅僅是個傳說,至於「引薦」,呵呵。

但阿毛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在孟菲菲面前炫耀的好機會。

剛剛被傻強一拳撂倒的面子還沒挽回來呢。

「沒問題,雲大俠。」

「真的,那我先謝謝你了,有什麼要求阿毛兄弟儘管說。」

「小事一樁,雲大俠太客氣了。」

「應該的,應該的。」

「雖然說藥王深居簡出,很少出現在公共場合,但我們家和藥王是世交,我爺爺和孫思遙先生可是拜過把子的好兄弟。想和他老人家見上一面,也就是一句話的問題。」阿毛一臉得意地開始瞎掰起來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雲少陽重重地舒了一口氣。

阿毛見雲少陽上當,一路上越吹越猛。

一直吹到一戶老房子門前,王伯一腳剎車,賓利停得穩穩噹噹的。

四人下車。

屋前一位頭髮有些花白的女人在切鹹菜。

她聽到響動,回頭看了過來,目光帶着疑惑地望着院子里的四個人。

雲少陽眼眶略有濕潤,嘴唇微微抖動。

他走到女人身邊,喊道:「嬸嬸!」

女人一怔:「你是……」

雲少陽眼淚流下:「我是少陽啊,嬸嬸,十五年了,孩兒不孝,沒有回來看您,這些年您受苦了…」

女人丟掉菜刀,站起身子,抓住雲少陽的胳膊,傾刻間老淚縱橫。

「陽兒,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嗎?」

「你可想死嬸嬸了,想死嬸嬸了…」

「嗚嗚嗚嗚,我還以為……五年都沒有你一點音訊,你讓嬸嬸擔心死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來讓嬸嬸好好看看…」

「陽兒長大了,長得太英俊了……」

雲少陽替嬸嬸擦去眼淚,一把摟着嬸嬸,這個一手把自己撫養成人的女人。

十多年一別,王秀老了好多好多。

雲少陽想着自己一無所有地歸來,心裏難過萬分。

從軍十年,到頭來身無分文,一貧如洗。

嬸嬸也老了,自己拿什麼來養活她。

兩人抱頭痛哭了一陣子。

嬸嬸這才反應過來,院子里還站着三個客人。

她向雲少陽說道:「陽兒,這幾位是你朋友嗎?你看我激動得都忘記招呼他們了,別讓他們光站着,請他們進屋裡坐,我這就去泡茶。」

王秀喜極而泣,拉着雲少陽的手。

雲少陽向三人招了招手。

孟菲菲一同三人便跟着就進了屋。

屋裡太簡陋了,跟當初離開時沒什麼兩樣。

雲少陽看在眼裡,心裏又增加了幾分愧疚。

他幫着王秀在廚房一邊燒開水,一邊洗茶杯。

「叔叔和玄珠妹妹呢,他們怎麼沒在家?」雲少陽突然問道。

「玄珠去影視城做群眾演員去了,要很晚才回來,這丫頭我讓她去找個廠上班,她非不聽,一心想當演員。做夢都想當明星,天下演員那麼多,哪裡輪得到她。」

「有夢想是一件好事,年輕人如果連夢想都沒有,那跟一條鹹魚沒什麼區別。只要堅持,努力,實現夢想那是早晚的事,嬸嬸您應該替玄珠感到高興才是。」

「唉,陽兒真會說話,嬸嬸謝謝你的安慰了,不過你回來了就好,一家人團聚比什麼都重要。」

「陽兒知道,陽兒從今往後再也不離開嬸嬸了,我要找一份工作,為這個家奉獻一份力。」

「那就好,陽兒真懂事,我這做嬸嬸的打小沒白疼你。」

「對了,叔叔呢?」

王秀嘆了一口氣,說道:「李福貴這個混蛋,狗改不了吃屎,一天到晚去**賭得天昏地暗,家裡值錢的東西,全讓他拿到當鋪去抵押了,外面還欠了不少高利貸,上次離開家到現在快到半個月了,一點消息也沒有,也許被**的人砍死了吧……」

「什麼?叔叔也真是……唉!」

「沒事,陽兒,你不用去擔心那混蛋,他被砍死了活該,這種人早死早超生,免得連累家庭,你回來了就好,我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就行了。」

王秀話雖這麼說,李福貴畢竟是她丈夫,她也是實在拿他沒辦法。

雲少陽讀懂了王秀的心思,何況李福貴從小對自己也不錯,老兩口一手把自己帶大,這點情義他還是不可能會忘記的。

這時王秀的老年機響了起來。

「喂,什麼?你說什麼?三十萬!」

「天哪,你這個挨千刀的混蛋!」

「你怎麼不去死啊,半個月不見人影,你又欠**三十萬,你還要不要我和女兒活啊……」

王秀氣得眼淚橫飛,直跺腳。

雲少陽見狀,從王秀手中拿過電話。

「喂,是叔叔嗎?」

「你是……」

「我是少陽呀,我回來了…」

電話那頭的李福貴聽到是雲少陽的聲音,激動無比。

「陽兒啊,我的陽兒,你回來得正是時候,叔叔我惹上大麻煩了,你一定要救救叔叔,救救叔叔。」

「叔叔你別激動,你慢慢說。」

「陽兒,實話給你說吧,叔叔這些天又在**借了三十萬,半個月全輸光了,現在放高利貸的麻豹要我在三天內還清所有借款和利息,一共六十萬,不然的話,拖一天砍我一隻手,如果還不上就直接把我大卸八塊,扔到江里餵魚。我這次死定了,陽兒,我能不能保住這條老命,全看你了,你一定要救救我,救救我啊……」

電話好像被人搶走,突然換了一個聲音。

那頭惡狠狠地說:「小子,你是李福貴的家人是吧,我是放高利貸的麻豹。你聽好了,我限你在今晚十二點內,帶上六十萬現金,一個人到藍桂坊取人,不然拖一天我就要這老東西一隻手。識相的就趕緊去湊錢,話不多說,再見!」

「等等,等等………」

電話掛斷,出現忙音。

雲少陽輕嘆一口氣,上前安撫着哽咽的王秀,向她保證道:「嬸嬸你放心,我今晚就把叔叔安全帶回來,我們一家人就團聚了。」

王秀抬起頭,緊張地說:「陽兒,你千萬別去,**沒一個好東西,全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禽獸。那混蛋死了就算了,你還年輕,嬸嬸不希望你出事。」

雲少陽拍拍胸脯說:「嬸嬸,你忘了少陽是當過兵的,對付**那幾個臭流氓根本不在話下。我不弄死他們,就算他們燒了高香了。」

雲少陽看了窗外一眼,天色漸近黃昏。

他走到客廳對孟菲菲他們說道:「你們先回去吧,我今晚還有事要辦,明天空了再來找你們。」

孟菲菲眨了眨眼睛,上前拉着雲少陽的手說:「雲哥哥,你和嬸嬸剛才說的話我都聽見了。」

雲少陽瞪了她一眼。

孟菲菲繼續說:「要不這樣,我把我這個月的零花錢借給你,你去把叔叔的高利貸還了,明天來給我做保鏢抵帳吧。」

說完,孟菲菲從LV包里取出一張銀行卡,硬塞在雲少陽手裡。

「菲菲,我不能要,這不太好……」

「拿着吧,你今天救了我們一命,這區區六十萬,不足掛齒。」

「不過記得明天早點來上班,明天正好是周末,我又可以玩兩天了,順便帶你熟悉熟悉我們孟家的環境。哈哈。」

雲少陽只好收下,心情異常複雜。

這一舉動讓阿毛和王伯看直了眼。

兩人心中憤憤不平,但又不能說出來,只得起身向雲少陽告辭,搖頭晃腦地跟着孟菲菲出了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