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媽咪A爆全球
離婚後,媽咪A爆全球 連載中

離婚後,媽咪A爆全球

來源:google 作者:溫津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俞小寶 溫津 霸道總裁

俞安晚反手給了離婚協議,消失的無影無蹤六年後,俞安晚帶萌寶華麗歸來溫津眼巴巴的看着:「我是爹地」俞大寶,俞小寶:「媽咪說,爹地死了!」溫津:「……」...展開

《離婚後,媽咪A爆全球》章節試讀:

  「來了。」俞安晚應聲,而後,俞安晚快速的彎腰上了車。

  還沒上車,身後忽然傳來一陣帶着壓迫感的聲調:「站住。」

  這聲音,俞安晚可太熟悉了,溫津呢。她還沒詐屍,溫津就主動找來了。不過俞安晚連閃躲都沒有,戴着墨鏡就這麼轉身看向了溫津。

  「你好,哪位,我們認識嗎?」俞安晚問的直接,墨鏡幾乎遮住了整張臉。

  溫津冷眼看着面前的俞安晚,下一瞬就直接伸手。

  俞安晚的墨鏡被摘了下來,她的臉出現在溫津的面前。溫津還沒來得及反應。俞安晚卻忽然一個耳光抽向了溫津,毫不客氣。

  清脆的巴掌聲就這麼在空中響起,溫津的臉被打的側了過去。

  「你——」溫津有些惱羞成怒。

  「溫總,沒人告訴你不要隨便對人動手動腳?」俞安晚冷笑一聲,說出口的話都不待客氣的:「你對我動手動腳,我不過正當防衛」

  神你個正當防衛!溫津一口氣噎着,再看着面前的俞安晚,他從喉間深處發出冷笑聲。

  「俞安晚,你真是好樣的。」溫津冷冽的朝着俞安晚走去。

  忽然——

  一聲軟糯又甜的聲音傳來:「媽咪,你怎麼還不上車,我好餓了。」

  話音落下,俞安晚緊張了起來,沒想到俞小寶會忽然開口。而這聲音,讓溫津的眼神微眯,銳利的看向了車窗的方向。

  俞小寶小腦袋架在降低的車窗上,顯然看見溫津的那一刻,俞小寶也愣住了:「他好像——」

  俞安晚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他是人口販子,你快把車窗關上,被人惦記上了,就不好了。」

  俞小寶::「……」

  溫津:「……」

  然後車窗緩緩的升了起來,再也看不見裏面的一切了。俞安晚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沒了心情在這裡和溫津糾纏不清,俞安晚連話都懶得說,轉身就要走。

  結果沒想到,溫津的速度更快,反手扣住了俞安晚的手腕:「說她是誰?」

  「溫總,你在想什麼?」俞安晚不怕的挑釁溫津,「您覺得這是您的女兒?」

  溫津沒說話,薄唇抿着。

  俞安晚倒是笑了:「那您想多了,這是我後來生的女兒。」

  和大寶比起來,俞小寶就顯得嬌小玲瓏的多。明明六歲了,騙人家四五歲也有人信。何況,俞安晚打算回豐城,自然把這些出生日期都已經處理過了,再加上俞小寶和自己相似,半點沒和溫津一樣的地方,所以溫津認不出也很正常。

  至於俞大寶,俞安晚就緊張了。那是溫津的翻版,一模一樣,傻子都能看的出來。

  「俞安晚。」溫津的聲音更沉了幾分,「和誰生的?」

  「那肯定不是和溫總啦。」俞安晚衝著溫津眨眨眼,有些調皮,又有些媚態。

  溫津還沒來得及緩過神,俞安晚忽然用力,就把溫津推了出去:「人販子抓小孩啦,人販子搶小孩啦。」俞安晚大喊大叫起來。

  溫津錯愕,還沒來得及反應。俞安晚已經快速的上了車。周圍的人瞬間看了過來。對溫津指指點點的。溫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而溫津的幾個特助和保鏢也瞠目結舌的。賊喊捉賊,都沒這麼大膽的吧?公然打人不說,還要反扣一頂帽子給他們溫總?

  「俞安晚那個女人,說我什麼?」溫津的聲音越來越沉。

  助理忍的有點辛苦,還是一板正經:「俞小姐說您是人口販子。」

  溫津的指關節捏的咯咯作響。

  「俞安晚,你真是好樣的。」他一字一句說的陰沉。

  6年前裝死不說,6年後還可以給自己這麼別開生面的重逢。

  助理在一旁一動不動,對俞安晚是佩服的不能再佩服,周圍的空氣都跟着低沉了幾分。

  ……

  車內。

  俞安晚一上車,俞大寶就看了過來。

  俞安晚倒是小心的笑了笑:「大寶,你看,媽咪不是挺好的。」

  「超爛。」俞大寶一點都不客氣。

  俞安晚:「我怎麼爛了!」

  「膽小!」俞大寶又說。

  「俞大寶,你說,我怎麼膽小了。」俞安晚來氣了。

  「真要我說?」俞大寶挑眉。

  俞安晚:「……」

  肯定是狗男人的基因太差,才會把她可愛的大寶歪成這樣。

  「不用了。」俞安晚想也不想的拒絕了。

  母子連心。俞安晚一眼就知道俞大寶什麼都知道了。知道溫津的身份。在這種事上,轉不過彎的就只有俞小寶而已。

  俞大寶哼了聲,也不吭聲了,低頭繼續刷自己的程序。

  就在這個時候,俞安晚的手機就響了。她看了一眼來電,倒是懶洋洋的接了起來:「uncle,你怎麼給我電話了。」

  「你回豐城了?」沈星淵擰眉問着俞安晚。

  俞安晚嗯了聲,倒是沒否認。

  也沒什麼好否認的。她回豐城,是從俞家手裡把自己的東西要回來。還要從溫津手裡帶走自己的大兒子。那些該收拾的人,她一個也不會放過。

  沈星淵聽着俞安晚的話,安靜了一下,而後,沈星淵才說著:「你回豐城,要做什麼我管不了,我也知道你有這個能力。」

  俞安晚抓着手機,就只是聽着。

  「但是,不要去招惹溫津。」沈星淵繼續說了下去。

  俞安晚擰眉。Uncle這話說的晚了,畢竟她一下飛機就招惹上了,她也不想的。但冤家路窄怎麼辦?

  「溫津在找grace。」沈星淵開口,「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我知道。」俞安晚仍舊懶散,「找唄,又找不到。」

  Grace不是別人,就是俞安晚,全球首屈一指的外科權威。溫津是為了給溫老太爺找醫生。溫家還部分股權在溫老太爺手裡。最好的方式當然是溫老太爺清醒着把遺囑給列好,所以溫津在找grace醫生這件事上,是費盡心思。

  嘖,她俞安晚那麼好找的嗎?笑話!

  「安晚,聽我話,不要招惹溫津。」沈星淵強調了一次。

  溫家原本就是豐城金字塔最頂端的家族。溫津是整個溫家的掌權人。當年俞安晚讓溫津顏面盡失。

  現在囂張的出現在溫津面前,怕是會被溫津挫骨揚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