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連載中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來源:外網 作者:南頌喻晉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南頌喻晉文 都市言情

南頌乖乖巧巧當了三年賢妻,也沒能讓喻晉文愛上她,還為了個綠茶要跟她離婚。算了算了,離就離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痕迹,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乾乾淨淨,然後華麗轉身,成了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夥伴。南頌冷眼睥睨着前夫,「想跟我合作?你哪位?」要男人有什麼用,姐要獨自美麗。後來喻晉文在追妻路上發現——黑客大佬是她;超級大廚是她;國際名醫是她;玉雕大師是她;地下車神是她……都是她!眼看追妻...展開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章節試讀:

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暗下來,一陣狂風捲起,撩起南頌的白衣和黑髮,伴着她陰涼的聲線,整個人形如鬼魅。
「啊——」做賊心虛的南雅捂着耳朵失聲尖叫,推開後面的兩個人,跌跌撞撞地往裡跑。
而秦江源已經嚇傻了,痴呆一般地看着南頌,「不、不是我害的你,別來找我……」
他情急恐懼之下,抓起旁邊的鵝卵石就朝南頌砸過去,南頌抬手準確無誤地接住,眼睛一眯,對準秦江源的腦袋就丟了過去!
「啊——」
又是一聲尖叫,準確的說是三聲尖叫,站在門口的另外兩個,看着鮮血從秦江源的腦袋上淌下來,也驚的差點沒站穩,求生欲極強地往後退。
秦江源捂着腦袋,只覺得腦袋殼要裂了一般,伸手一摸全是血,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緩緩行至他眼前。
他倉皇地抬起頭,對上南頌清冷的眉眼,終於清醒過來,「你、你沒死……你還活……活着。」
南頌居高臨下地站在他面前,看着這個曾經追她的時候無比殷勤,後來又因愛生恨為了利益想要親手毀掉她的男人,冷冽的眼中沒有一絲光。
「秦江源。」時隔三年,她再一次喊出他的名字,「很遺憾地通知你,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三年前,就是他和南雅聯合起來誆騙她去爬山,想要把她推下山崖造成她失足墜崖的假象,她當然沒死,但這不代表他們無罪。
作下的孽,犯下的罪,遲早都是要還回來的。
這些賬,她會一筆一筆地跟他們算清楚。
這一天,玫瑰園裡雞飛狗跳。
南頌一回來就沒閑着,派了施工隊,將她父母和原本自己的房間清掃出來,至於南寧柏和南雅的東西,通通丟出去!
「啊……我的珠寶、我的衣服、我的包包……你們幹什麼?!」
南雅那些珍愛的寶貝被施工隊像垃圾一樣地丟掉,她的心都在滴血,指着南頌目眥欲裂,「你一回來發的什麼瘋!我都在這裡住了三年了!」
南頌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閑適地翻着目前南家莊的人員名單,連一個眼神都懶得給這個她曾經疼愛過的堂妹。
「我的房間,居然被你這個爛人住了三年,難怪到處都是垃圾。」
她轉頭對施工隊道:「處理的仔細一些,一點垃圾都不要放過,東西壞了不用你們賠,我只要乾淨。」
「好嘞,沒問題。」施工隊得了此令就更不手軟,那些名牌包包在他們這些糙老爺們的眼裡跟買菜的包沒啥區別,扔進麻袋全部丟了出去。
南雅頭皮都要爆炸了,「啊,拿開你們的臟手,別碰我的包!」
她揮舞着爪子就要過去撓人,南頌不耐煩了,直接扯下床簾將撲騰的南雅包住,系在椅子上,襪子堵住嘴,世界頓時清凈了。
費了一下午時間,她和父母的房間才恢復了原樣,南頌給施工隊封了一個大紅包,揮揮手讓他們撤。
南寧柏回來的時候,看到自己收藏的古董玉器都被丟在了走廊,心臟一抽抽,差點哭出來,「哎呦我的乖乖,怎麼跑這來了?誰幹的這是?!」
南雅剛被解開束縛,委屈巴巴地撲進爹地懷裡,淚汪汪地指着南頌控訴,「爸,都是她乾的!她把我們的東西全扔出來了!」
南寧柏看向南頌,目光也很是不友好,「大侄女,你這是做什麼?」
「幫你們搬家啊。」
南頌環臂站在樓梯口,懶懶睨着他們,「二叔,這房子是我父親的私人產業,不會連這個你也要跟我搶吧?傳出去,我怕有損你的名聲啊。」
南寧柏不禁咬牙,當年是他先看中的玫瑰園,但手頭資金不夠才被大哥先下手為強,他覬覦這個莊園很久了,南頌一死他就迫不及待搬了進來。
他胖頭大臉擠出一絲笑,「小頌,咱們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現在怎麼說也是南氏集團的董事長,再說我在這玫瑰園也住習慣了……」
「習慣是可以改的。」
南頌直接打斷他,神色平淡,聲調平緩,「董事長也可以換。二叔,你如果想提前下崗,我可以安排一下。」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