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
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 連載中

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

來源:google 作者:好運錦鯉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謝念念 霸道總裁 靳久淵

謝念念默默喜歡了靳久淵好多年,那時他父母雙亡,一直借宿在謝家,她懇求父親對其多加展開

《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章節試讀:

看着她嘲諷的目光,靳久淵神色冷漠緩緩鬆開了手。
似是一眼都不想多看,轉身就要離開。
謝念念見狀,咬牙提醒道:「靳久淵,別忘了答應我的錢!」
那可是爸爸的醫藥費......她不能再失去爸爸了。
男人頓住腳步,側目冷笑:「謝念念,出來賣的都沒你這麼著急要錢!」
話音落地,謝念念呼吸一窒,視線中,男人頭也不回地離開。
瞬間,她像是喪失了全部力氣,跌坐在床上,手指不自覺蜷縮起來。
另一邊,男人前腳才剛踏出房門,助理從後面拿着文件走了過來。
剛聽了幾句彙報,靳久淵又接到了一個電話:「靳先生不好了,楚楚小姐自殺了!」
瞳孔驟然收縮,靳久淵俊美的臉盤迅速沉了下來。
「我馬上來。」
夜幕中,緩過神,下意識站在房間窗前的謝念念看着男人快步上了車,飛馳着駛出了視野範圍內。
一直強作的鎮定終於出現了龜裂。
眼底划過一抹自嘲,她轟然倒在床上,懷揣着滿心的疲憊沉沉睡去。
直到深夜,謝念念迷糊間被人粗魯弄醒。
一抬頭,藉著月色,她只看到男人滿身寒冰~地現在床邊。
「睡得香么?」
黑夜中傳來他晦澀不明的聲音。
謝念念抓了抓頭髮,心裏憋着一股起床氣,口吻極其惡劣地說道:「還不錯,你有事么?」
「你不是去陪你的楚楚了么,回來做什麼?」
想起他駕車頭也不回離開的場景,心臟驀然揪起。
她是犯賤,分明厭惡極了靳久淵,但是依舊忍不住因為他牽動心弦,畢竟是她第一次見面就喜歡的人...... 「謝念念你還有沒有心?」
靳久淵陡然怒斥起她來,「你知不知道楚楚得了腎衰竭,只剩三個月的壽命!
你剛剛為什麼還要碰我的手機,故意氣她!」
劈頭蓋臉的一頓呵斥把謝念念說得一愣一愣的。
但她還是從中捕捉到了關鍵字眼:腎衰竭、三個月的壽命。
她眨了眨眼,忽然笑了起來。
從一開始低低的笑意漸漸笑得花枝招展。
「她腎衰竭關我什麼事?
她就是死了,那也是她活該!」
而她,只會覺得痛快!
凌楚楚把她的家搞成這樣,她憑什麼還能好好活着?
「這就是她的報應!」
開懷的笑聲似是刺痛了男人的眼,靳久淵忽然憤怒地把她從床上拽起來,狠狠地按在牆上!
後背猛然撞上了堅硬冰冷的牆壁,鈍痛襲來,謝念念痛得悶哼一聲,黛眉緊擰。
她抬起眼皮,看着男人素來冷漠的眸子淬着幾許怒意,不禁冷笑。
「怎麼?
我說錯了嗎?」
「她凌楚楚就是該死!
像她那樣的人,一個腎衰竭哪夠啊?
應該再來七八個絕症才對!」
凌楚楚越慘,她就越是高興。
她哈哈笑着,卻瞥見男人眼中隱約閃過一抹失望。
失望?
他憑什麼失望?
他有什麼資格失望?

恨意一瞬間壓過心痛,謝念念譏諷的抬了抬眼皮,「怎麼不說話了?
還是說,你也是這樣覺得的?」
靳久淵的眼眸猩紅,一言不發,猛然拽住她的手腕扯着她就要往外走。
「你幹嘛,放開我!」
謝念念本能有種不祥的預感,立刻憤然反抗。
「去做配型。」
配型?
謝念念怔忡了一瞬,頓時明白過來他是要帶自己去給凌楚楚做配型!
謝念念臉色微變,斷然拒絕:「我不去!」
她絕對不會去給一個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禍首之一的人做配型!
可靳久淵顯然沒有給她選擇的機會。
不顧她的抗拒,以一種極其強硬的姿態扯着她離開房間。
「你放開我!
靳久淵,你聽不懂人話嗎!
我說了我不去!」
謝念念耗盡所有力氣去反抗。
可她的力氣相比於身材健碩的男人來說,無疑是螞蟻撼樹,徒勞之功。
情急之下,謝念念心一橫,果斷一口狠狠咬在他的手臂上!
忽然傳來的痛楚讓靳久淵下意識悶哼一聲,吃痛地用力甩開了她。
謝念念突然被放開,一時間沒站穩,直接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噗通」的聲響響徹偌大別墅。
靳久淵反應過來,目光頓時一凜,快步走下樓梯。
看着她一動不動躺在地上,男人莫名心中一緊,眸色深了下去。
他大手一撈,迅速將她抱在懷裡,帶着她趕往醫院而去。
凌楚楚過來時,男人正坐在病床邊上目不轉睛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兒。
眼底閃過一抹怨恨。
她眸光微微閃爍,心底划過一抹暗色,凌楚楚故作擔憂的模樣,開口吸引他的注意:「久淵哥哥,念念怎麼樣了?」
「你別不說話,我有點害怕。」
果然,靳久淵這才回過神來。
看着她穿着病號服,臉色依舊慘白如雪的模樣,不着痕迹地擰起劍眉。
「抱歉,剛剛沒有注意,醫生說她並沒有什麼大礙,」他冷淡地說著,絲毫沒有注意到女人眼底一閃即逝的陰狠。
「你身子還虛着,先回去休息吧。」
凌楚楚不甘心地咬了咬唇,楚楚可憐地看着他:「那久淵哥哥,你也別太累着了,配型的事情,你不用操心的。」
蒼白的臉上露出一個慘淡的笑容。
靳久淵目光回落到謝念念身上,沒有說話。
謝念念醒來時,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
看着四周潔白的牆壁,她撐起身子坐了起來,後腦勺還有些隱隱約痛。
「既然醒了,那就把這個簽了吧,我已經讓醫生檢查你的腎~源,結果一匹配就馬上做手術。」
伴隨着男人冷淡的腔調,一張紙輕飄飄地落在她的眼前。
入目,便是大大的幾個字——器官捐贈協議。
「我什麼時候答應要捐贈器官了?」
眼睛一下子刺痛,謝念念抬起頭,冷眼盯着他。
靳久淵冷漠又霸道:「這件事,你沒有選擇的餘地。」
「我不!」
謝念念厲聲喝道,兩手捏住協議的兩角,當著他的面,義無反顧地撕碎了協議!
「我就算死了也不可能給她捐贈器官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