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林北林天策
林北林天策 連載中

林北林天策

來源:外網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免費閱讀 玄幻魔法

展開

《林北林天策》章節試讀:

眾親戚,以及李玉澤,皆是被林北這霸道的眼神,給嚇到了。

獃滯了片刻!

但隨即,小姑便是反應了過來「怎麼,玉澤好心好意給你介紹工作,你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了,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東西!」

林北起身,目光垂落,一邊用紙巾擦着嘴角,一邊凝視小姑。

頓時,小姑心中一凜,在林北那駭然的目光下,將剩下的話語,都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林北,你真的太讓人失望了!」

此時,林楠也是輕聲說道,看向林北的眼神中,滿是失望之色。

有機會,也不知道好好把握。

棄自己的良苦用心於不顧,早知道,她何必替林北遮掩,說什麼是主動退學的,這要是被李玉澤知道了,還不得多想啊。

自己冒着被男友誤會的風險,林北卻這麼不識好歹。

真不知道自己當年,是怎麼看上他的。

對於林楠之言,林北也不反駁。

而就在此時,林家的家門,再次響了起來。

「誰啊?」

陳淑華一臉疑惑,今天怎麼這麼多不速之客。

打開房門之後,只見外面站着一個年輕貌美、英姿颯爽的女子。

關鍵是,身着一身衣服。

「你……你找誰啊?」

陳淑華有些緊張了起來。

該不會是找林北的吧。

「阿姨,您好,我是朱雀,來找林北!」

朱雀出聲,聲音清脆幹練。

聞言,陳淑華的臉色,頓時難看了下來。

難道,林北是越獄回來的?

逃犯?

陳淑華也不敢阻攔,只能是將朱雀給帶進了門。

看向林北的眼神,那叫一個恨。

丟人!

簡直丟人丟到家了。

果然,朱雀進門後,所有人,都看到了朱雀。

以及,她身上那一身顯眼的制式服裝。

「不會是來抓林北的吧?」

小姑有些幸災樂禍。

其他親戚,也是臉色難看。

這一刻,所有人,都跟陳淑華的想法一致。

懷疑林北是不是逃犯。

這要是在家被抓了,絕對會在小區裏面,傳開。

那林家的臉面,就徹底丟光了。

林楠嫌棄的看了林北一眼,便是將目光轉移到了別處,不再看林北。

李玉澤,看到朱雀的身材和容貌後,眼神一亮,再看林北,卻又滿是幸災樂禍之意。

唯有林安國,趕緊起身,迎向朱雀,聲音微顫「同志,該……該不會是搞錯了吧!」

剛剛朱雀說她是來找林北的,林安國也聽見了。

「叔叔,您好,沒搞錯呢,我是來找天……找林北彙報工作的!」

朱雀見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趕緊解釋道。

「這樣啊,那就好,那就好。」林安國瞬間鬆了一口氣。

看着朱雀身上那身衣服,林安國也是反應了過來朱雀的身份。

不過,轉瞬之間,林安國又是瞪大了雙眼,語氣激動「小姑娘,你……你說,你是來找小北彙報工作,那他……他豈不是……也是……?」

這一刻,林安國,激動到說話都有些結巴起來。

「沒錯,我是他的下屬!」

朱雀飽滿的身材,挺的筆直,對於林北的養父,朱雀是發自內心的恭敬。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林安國,忽然是喜極而泣。

一張老臉之上,笑容滿面,眼中老淚縱橫。

「好小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種人,原來,這些年,找不到你,你是去當兵去了,還混出了一番名堂,可真是給我老林家長臉了!」

林安國重重的拍了林北肩膀一下,非常激動,非常自豪!

而陳淑華,林楠,所有親戚等,此刻,那都是目瞪口呆。

林北,不是剛出獄?

而是,當兵去了?

好像,還混出了點名堂!

這種衝擊,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一時之間,小姑的那張臉,都變成了豬肝色。

其他那些譏諷過林北的人,也是面面相覷,低下了頭。

林楠,則是嬌軀微顫,看着林北,一時之間,神色複雜到了極點。

「爸,我已經退役了!」林北笑道,沒有隱瞞!

「我不管,退役了,那也是我老林家的驕傲!」林安國,臉色仍舊激動。

林北便也不再多言。

只要養父能高興,那就成!

「報告天策,您交代我的事情,已經全部查清了!」

朱雀此時,也走到了林北身前,收起了笑容,正色說道。

「好!」

林北點頭。

然後又是看向林安國和陳淑華「爸,媽,我還有些事情要辦,就先不陪您們了,等忙完了我再回來看您們!」

林北非常尊敬的說道。

「小北,你的事情要緊,可別耽誤了,趕緊去吧。」

「還有,要是有空的話,記得,常回家看看!這裡,永遠都是你的家!」

林安國趕緊道。

可別耽誤了林北他們的大事。

「爸,放心吧,這裡,永遠都是我的家!」林北笑道。

隨後,又是看向林楠「楠楠,祝你幸福!」

「李玉澤,楠楠是個好女孩,別辜負了她!」

說完後,林北又是看向李玉澤。

眼神,犀利!

語氣,森然!

李玉澤心裏一緊,他自然聽出了林北話語之中的威脅之意,渾身頓時有些不自在起來,卻沒反駁。

林北也不管他們什麼反應,說完之後,便是帶着朱雀,往門外走去。

步伐沉穩!

那不算多麼強壯的背影,這一刻,卻是顯得那麼莊嚴神武和偉岸!

片刻後,林北和朱雀身影,便是消失在了眾人眼中。

好半天后,大家這才是回過神來。

只是,之前還熱熱鬧鬧的餐廳,此時,卻是沒人再動筷子,顯得有些沉默。

尤其是林楠,緊緊的咬着紅唇,秀拳緊捏。

他,不是那個令人唾棄的罪犯?

我誤會他了?

不可能!

五年前,他確確實實是被逮捕,宣判入獄了。

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可今天這事,又明明白白的擺在眼前。

無論事實真相如何,這一刻,林楠都感覺,自己心中,彷彿失去了什麼一樣。

再也找不回來了!

李玉澤見林楠有些失神,又是想到,自從林北出現,林楠好像有意無意的,就跟他保持着一絲距離,李玉澤的眼中閃過一抹戾色。

但轉瞬即逝。

笑道「我不想以惡意去揣測他人,不過,我想提醒一句,剛剛那個朱雀,肩上,可沒有肩章!」

嗯?

聞言,林楠一愣。

不僅是她,小姑等人,也是反應了過來。

「是啊,我記得,沒有肩章!」小姑立馬咋呼起來,「她身上那身衣服,該不會是假的吧?」

「我看有可能,五年前的事情,大家誰不知道,他怎麼可能搖身一變,去當兵了!」

「而且,就算退一萬步來講,他真去了,可這才幾年時間,他怎麼可能會有下屬,要知道,隊伍中最重資歷,他,哪裡夠格!」

「這麼一說,還真是,你看他那小身板,臉色白咔咔的,一副病懨懨的樣子,像個病癆鬼似的,怎麼可能是,我看,他就是好面子,請人來演戲的!」

「絕對是,還說什麼退役了,明擺着就是怕露餡,提起給自己找好了借口。」

眾親戚,此時,都像是變成了福爾摩斯一般,抓住了他們看出的細節,以及猜想。

你一嘴,我一句。

總之,得出一個結論。

林北,是裝的。

朱雀,是林北請來演戲的。

林安國,本來一開始,還想呵斥這些親戚,反駁他們的。

但最終,他還是沒有開口。

這些親戚,雖然說話難聽,但確實不無道理。

小北,該不會真的是故意請人來哄騙他們的吧?

饒是林安國,對於林北無比相信,此時,心裏也是有些打鼓起來。

「原來,五年牢獄,並沒有讓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也沒有讓你反思成長,出獄後,反而是來耍這些小把戲。」

「為了面子,欺騙父母,拒絕來之不易的工作,林北,你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林楠聽着那些親戚討伐林北的話,心中,失望到了極點。

而與此同時。

林北已經和朱雀,走出了小區。

小區外,停有一輛,綠色吉普車!

上車後,朱雀遞給林北一張照片。

照片之上,乃是一個知性成熟,溫文爾雅的漂亮女子!

「報告天策,她叫蘇婉,乃是江都蘇家之女,五年前,便是她機緣巧合之下,救了你!」

「蘇婉至今未婚,不僅如此,她還有了一個女兒,是您的!」

「因為孩子的緣故,蘇婉如今,已經和江都蘇家決裂,在青州開了個小公司,自己帶着女兒生活。」

「而昨天,她發佈了一則招聘信息,招聘生活助理,據我調查,實際上,生活助理的工作職責,只有一個,便是冒充孩子的爸爸,偶爾陪孩子玩玩,讓孩子高興!」

聞言,林北渾身一震!

目光璀璨奪目,犀利霸道,語氣森然「讓所有的應聘者,都給我滾的遠遠的,我的女兒,只能有我一個父親,別人,沒有資格!」

朱雀頓了頓,這才是有些複雜的說道「蘇婉,對於孩子那個不知道是誰的親生父親,也就是您,好像,很痛恨!」

林北一愣,隨即,眼神之中,便是充滿了愧疚之色。

當年,蘇婉雖然是救了他,但卻是要送他去醫院,而非要以身為解藥。

不過,那時,林北神智已失,遇見蘇婉,便是如同沉溺在汪洋大海之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僅憑本能行事。

那一晚,帶給了蘇婉,如同噩夢一般的記憶。

最終,林北嘆息一聲「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暴露身份了,你幫我遞交一份簡歷,明天,我去面試!」

蘇婉,我回來了!

我會盡我所能,彌補對你的傷害!

《林北林天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