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林不凡蘇晴
林不凡蘇晴 連載中

林不凡蘇晴

來源:外網 作者:小豬火起來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小豬火起來 玄幻魔法

「不凡,醒醒,該上學了……」 溫潤的手掌撫摸在林不凡的臉頰上,林不凡微微的睜開了眼睛。 「媽?」林不凡看到母親張秀月的一瞬間,眼淚奔突而出,「媽,我好想你呀,能夢到你實在太好了。」 「傻兒子,都早上了,還說夢話呢。」張秀月露出愛憐的笑容,說道,「好了,快點去學校吧,不然要遲到了。」 林不凡傻眼了,他環顧四周。 這是醫院的病房,他打地鋪睡在地板上。 母親因為腎衰竭後期,在醫院已經住了一個多月了。 林不凡震驚了,看看臉色蒼白的母親,又使勁捏了展開

《林不凡蘇晴》章節試讀:

「林不凡……」來的正是蘇晴,她急沖沖走到了林凡面前,一臉不可思議的問道,「你說,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說了,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放屁,有那種能力,你早就發財了。」

「你說的很對,我這未卜先知的能力很怪,不是我想知道什麼就知道什麼,每次都是來什麼知道什麼,這一次,知道你媽有危險了,所以就告訴你。」

蘇晴蹙眉,想到剛才王老師拒絕的話――此情可待成追憶,無奈老師以有妻,蘇晴同學,謝謝你的喜歡,但老師有老婆了,你以後會找到屬於你的白馬王子的。

「說。我媽明天會遇到什麼危險?」

「聽過天機不可泄露這話吧,我泄露天機是要折壽的,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點補償。」林不凡凝重的說道。

「想要多少錢?」蘇晴是個聰明人。

「一開始我不就說了,50萬。」

「好,我答應你,你現在可以說了。」

林不凡摸摸下巴,想了想說道:「你說話可算數?」

「我們家不差這50萬,快說。」

「你媽明天來接你放學,會死在學校門口。」林不凡畢竟是成年人的靈魂,所以沒有說全,隱着水泥車這一段的事情。

「怎麼可能,我媽現在人在燕京出差呢,要下星期才回來。」蘇晴吼道。

「不可能,你媽明天一定會出現在學校門口。」

「好,你不信是不是?」蘇晴掏出了諾基亞2110,這手機在當年要上萬,而且還很難買到。

蘇晴給她母親撥了電話,開了免提,很快那頭就傳來了聲音。

「晴晴,有什麼事嗎?」

「媽,你明天是不是就回來了?」

「怎麼可能呢,媽媽在燕京呢,這裡好多事情都沒有忙完,我怎麼回得來呢。唉,對不起晴晴,你生日媽媽沒有辦法趕回來了。」

「沒關係的媽媽,工作重要。」

說了幾句之後,蘇晴就掛了電話,「哼,聽到沒有,我媽明天不回來,不回來怎麼可能死在學校門口,林不凡你是想騙錢吧,我可聽說了,你媽在醫院,需要一大筆醫藥費呢,怎麼,你真以為有錢人都是傻子嗎?」

「你媽一定是想給你一個驚喜,所以剛才才那麼說的。」林不凡說道。

「我媽是女強人,事業永遠是第一位的,林不凡我不管你有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警告你,別在我身上打主意,不然你會死的很慘。」說完蘇晴氣惱的離去。

醫院。

「林先生,醫藥費真的不能在拖欠了,剛才主任都讓我停葯了。」穿着白大褂的張醫生一臉為難的對林正東說道。

「張醫生在寬限我幾天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林正東跪了下去,「張醫生你就可憐可憐我吧……」

說完泣不成聲。

張醫生無奈道:「再給你一天時間吧。」

「謝謝謝謝……」

林不凡遠遠地看到這一幕,捏着拳頭,心裏暗暗發誓,這一世絕對要救活母親,讓母親和父親過上好日子。

病房有八個床位,拉上帘子就是一個小空間。

林正東削瘦憔悴,他就是個私人企業的小職員,一個月才1500的工資。

「我拖累了你們父子,這病是治不好了,咱們出院吧。」張秀月自責的說道。

「瞎說,一定能治好的。」林正東握着張秀月的手堅定的說道。

「媽,你別擔心醫藥費,我會想辦法的。」

「傻孩子,你的任務是好好讀書。」

「媽,我知道了。」林不凡看着母親,想起上一世母親去世之後,每每夢到母親都淚濕枕巾,這次重生一定是老天爺的眷顧,讓自己可以救回母親。

翌日,林不凡走進教室,看了看黑板上,上面寫着數學小考。

林不凡坐在最後一排,剛落座蘇晴就走了過來。

昨晚,蘇晴輾轉反側不能入眠,她實在想不通林不凡是怎麼提前知道自己和王老師的對話的,她怕林不凡說的是真的,那自己會一輩子追悔。

最重要的是,林不凡還沒有說母親在學校門口是怎麼死的。

這關乎到母親的性命,蘇晴還是想再問問林不凡。

但昨天已經翻臉了,所以有些難以啟齒。

「林不凡第一節課就是數學考試,你準備的怎麼樣了?」蘇晴先預熱一下。

林不凡笑笑說道:「今天不會考試的。」

「你不認識字嗎?黑板上都寫着呢。」

「錢結巴突然闌尾炎來不了了,考試變成自習課。」

錢結巴就是數學老師,說話結巴,讓人印象深刻。

「怎麼可能,我10分鐘前還去了辦公室,錢老師一臉的精神,就差上山打老虎了,林不凡,以後我叫你林半仙算了。」蘇晴訕訕幾句,上課鈴就響了起來。

錢結巴還真沒有來教室。

時間慢慢過去,同學們開始交頭接耳,蘇晴心裏也咯噔起來:難道錢老師真的闌尾炎了?

突然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來了!我就說嘛,錢老師身體棒着呢。蘇晴心裏釋然,只要錢老師進教室,就證明林不凡說的都是鬼話,那麼母親死在學校門口的事情,也是胡言亂語了。

「呼啦」一聲,門開了,進來的卻是副校長。

「同學們,錢老師突然身體不舒服,這節課你們自習。」說完副校長急沖沖的又跑了出去,看來是要送錢結巴去醫院。

這一下,蘇晴傻愣了,心裏慌了起來,她轉頭看後排的林不凡。

這小子難道真的能未卜先知?

林不凡沒有時間和蘇晴耗下去,蘇晴也沒有時間耗。

下了課,林不凡敲了下蘇晴的桌子說道:「還質疑我嗎?」

「哼,副校長又沒有說是闌尾炎。」

「三天後,錢結巴重新上課會對所有同學說的,可那時候,你母親已經不在了,不知道你那時候會不會追悔不相信我。」林不凡拍拍蘇晴的肩膀說道,「世上只有媽媽好,沒媽的孩子像根草,機會就只有一次,人死不能復生。距離放學還有一段時間,你自己好好想想。」

說完,林不凡就回到了座位上。

蘇晴突然之間心裏慌了起來。

第二節下課後,蘇晴給母親打了電話,母親還是說在燕京。

但蘇晴心裏還是忐忑不安。

時間滴答滴答的走,到了下午最後一節課的時候,蘇晴憋不住了,她要去學校門口看看。

「老師,我肚子痛。」蘇晴站了起來,捂着小肚子,佯裝疼痛。

上課的是女老師,第一反應就是蘇晴來大姨媽了,於是馬上點頭:「那你趕緊去醫務室找點葯吃。」

「老師,我想讓林不凡扶我去,我痛的腿軟。」蘇晴的話一出,全班嘩然。

蘇晴和林不凡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林不凡成績下游,家裡沒錢沒權,在學校也是個邊緣人,兩年了都沒有和同班同學混成一片,而蘇晴就不一樣了,她是班花,家裡又有錢,好幾個老師的婚禮都是在她家飯店舉辦的。

一雙雙奇怪的眼神看向蘇晴。

難道蘇晴和林不凡在談戀愛?

同學們騷動起來。

林不凡站了起來,大大方方的走到蘇晴身邊摟住她的小蠻腰,走出了教室。

下了教學樓,蘇晴一把甩開林不凡,朝着學校門口沖。

出了校門,蘇晴鬆了一口氣。

「呼,我媽真沒來,太好了。」

之前她媽來,都是將自家的大奔馳停在校門口最顯眼的位置,畢竟那年代大奔可是身份的象徵,不像現在馬路上都能看到蘭博基尼,瑪莎拉蒂、甚至上千萬的車。

「再等等。」林不凡看看手錶,現在是下午4點20分。

蘇晴母親的車禍事件,全校皆知,時間也很準確,下午4點45分。

保險起見蘇晴也同意等。

到了4點26分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大奔緩緩地停在了校門口右側的人行道上。

蘇晴驚愕:「我媽真的來了?」

「命運真是準時呀。」林不凡禁不住嗟嘆一聲,說道,「趕緊讓你媽換個位置。」

蘇晴沖了過去,她媽剛停好車,看到女兒飛奔過來傻眼了。

這小丫頭怎麼在學校門口?

「媽,你怎麼來了,不是說你在燕京嗎?」

「嘻嘻,我呀想給你一個驚喜。」

「這不是驚喜,這是驚嚇呀,媽,話不多說了,你快點開走開走。」蘇晴歇斯底里的喊着。

蘇母不解,急忙下車,問道:「晴晴你怎麼了?」

「在這裡你會死的,快點開走,不不不,車子不重要了,你跟我到安全的地方去。」蘇晴拉着她媽走到了校門口。

到了校門口,蘇母急忙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晴就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蘇母一聽蹙眉瞪着林不凡,「這位同學,你小小年紀不學好,竟然誆騙我女兒。50萬,你好大的口氣呀。你信不信我抓你坐牢,走,現在跟我去見校長,我非讓你退學不可。」

「媽,林不凡能未卜先知,他所說的都應驗了。」蘇晴急忙幫腔。

「晴晴呀,他就是個小騙子,騙的了你,騙不了我,這件事情交給媽媽處理。」

「來了……」林不凡看看手邊,而後抬頭看向街面說道。

只見一條博美犬突然朝馬路中間穿過去,狗主人心急如焚的也跟了過去,右側急駛而來的水泥車司機見狀,慌裡慌張的打了一個急轉彎,水泥車頓時失去控制……

「轟隆」一聲巨響,水泥車把停在右側人行道上的大奔撞了個稀巴爛。

蘇母頓時嚇得神魂劇顫,直接癱軟在地。

蘇晴的俏臉也慘白,嘴唇直哆嗦:「媽……如果你還在車裡,那你已經是一塊肉餅了……」

《林不凡蘇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