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領導很兇
領導很兇 連載中

領導很兇

來源:google 作者:北辰幽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成蹊 江成 都市小說

我叫江成,在電子廠流水線當線長我愛好文學,喜歡閱讀,夢想是當一名作家,於是繁重的工作之餘,在小說網站試着寫小說目前,我剛完結了一本老書,正在寫一本新小說的開頭這是一本都市類型的YY小說,第一女主是根據我們廠的美女經理為原型進行的設定這一切都沒有問題但是……我給編輯發稿子試讀的時候,不小心,把稿子發給了現實中的女經理第二天,經理讓我去辦公室一趟所以問題來了……展開

《領導很兇》章節試讀:

這隻老鼠力氣其實沒那麼大,再用力,也頂多把西瓜皮掀開一個小口,不至於完全頂開。

可惜剛才夏成蹊非要下地,又差點滑了一跤,江成一直看着她,就沒來得及去收拾茶几上的老鼠和西瓜皮。

玻璃茶几滑得很,加上有西瓜汁就更滑。

於是趁着兩人不注意,老鼠頂着頂着,就把西瓜皮頂到了與沙發平行的那一面的茶几邊上,西瓜皮便一下翻倒在地,老鼠則是慌不擇路,隨便選了個方向就猛躥而去。

當然,也可能是像人一樣,嚇了一跳。

這慌不擇路的一跳,一下就撞到了沙發靠背上,老鼠下意識轉換方向,接着就朝夏成蹊所在的沙發側面猛撲而來。

如果夏成蹊不躲,這老鼠百分之百得撞到她肩膀上。

夏成蹊看着眼前驚恐的一幕,一顆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兒,剛剛併攏的兩條腿,便立刻有些發軟。

好在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在千鈞一髮之際,她還是往前奔了出去。

與此同時,地板上的西瓜汁和她**的小腳再次產生因為摩擦力不足而導致的腳滑現象,使她僅僅在右腳踏出第一步觸及地面,左腳剛剛抬起時,身體便徑直往前倒了下去。

這個教訓告訴我們,吃西瓜,一定要喝西瓜汁。

同時,不要光着腳在濕滑的地面上亂跑,特別是一些小腳又滑又嫩的女孩子們,尤其要特別注意這一點。

要不然,摔倒還是小事兒,萬一摔倒的過程中小手亂抓,一把揪住人家褲腰帶當稻草,把人家褲子給扒掉就不好了。

江成雖然剛才第一時間看到老鼠朝夏成蹊跳去,但電光火石間卻也來不及反應。

等到見夏成蹊往前跑了一步摔倒,才終於反應過來伸手救援。

可惜夏成蹊摔得太猛,他雙手一伸,卻撈了個空,幾乎是與夏成蹊的背部擦着過去。

而夏成蹊則像溺水的人一樣,雙手在空中亂抓。

一感覺到手裡有實感,頓時就緊緊握着不松。

於是江成在感覺雙手一空的時候,雙腿感覺也忽然一空。

夏成蹊也一下察覺不對勁,這抓住的東西不吃勁兒啊!

在身體距離地板還有一點點距離的時候,她雙手猛的轉移,勉強給地面施了點作用力,使得身體不至於直接毫無緩衝的pia到地板上。

可是雙手急速接觸地面,沒能找到穩定支點的時候,就突然受力,手腕卻是不輕不重扭了一下,夏成蹊感覺一瞬間有種鑽心的疼痛,一時之間沒敢再用雙手撐地及時站起來。

江成正準備彎腰將她扶起,卻驚恐的發現……

卧槽,我褲子呢?

仔細一看,褲腰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落到膝蓋位置了!

他洗完澡之後,本來穿的是一身睡衣,不過想到要到一個獨居女性的家中,還是換上了一條日常穿的休閑褲。

這休閑褲腰身正合適,腰間抽繩反而成了裝飾,江成也就隨便打個蝴蝶結,不至於滴溜着,收束的作用卻是基本上沒有。

結果夏成蹊剛才慌亂之中雙手亂抓,一下抓住了江成的褲腰,身子往下急墜的時候,褲子也瞬間被扒拉了下去。

幸虧夏成蹊及時發現雙手不着力,半途給鬆開了,要不然,這褲腰現在估計都到腳踝了。

江成整個人都傻了。

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那隻老鼠也傻了,沾着一身西瓜汁在沙發旁邊直立看着這一幕,小眼珠子瞪得圓滾滾的,心想這是我小鼠鼠不花錢就能看的么?

江成腦子空白了一瞬之後,及時反應過來,彎腰就要提褲子,可惜腰剛彎下,就見夏成蹊一臉痛苦的抬起頭。

「江成,快扶我……」

話沒說完,就被迫卡碟。

她的嘴巴張着,有點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

江成彎腰的動作也停止了,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連褲子都沒來得及提上去!

想到自己今天穿的平角褲是卡通系列,還是最時尚的芭比粉和小藍象的騷氣組合,他頓時有一種找個地縫鑽進去的感覺。

一張臉上,一陣白一陣綠,看着夏成蹊的雙眼,也充滿了憋屈。

我寫YY你被你發現社死也就算了,畢竟是我自己不小心暴露了,怪不得別人。

可我穿個粉色卡通平角褲而且藏得好好的,你還非給我把褲子扒掉給我弄社死,這算怎麼回事兒?

我幫你抓老鼠,你趁我不注意脫我褲子,有這麼玩的么?!

夏成蹊原本對於江成忽然把褲子扒了這件事情是很震驚也很憤怒的,然後意識到是自己扒的後就有點相當難為情了,但是當看清江成平角褲的款式後,這種難為情就瞬間消失了,嘴角連續翹了幾下又強行摁回去,憋笑憋的相當辛苦。

嗯,這個顏色……好像不太適合男生來着吧?

那頭小象……嗯,好像也挺可愛的……

江成這是從哪兒買的,審美很特別啊。

她一瞬間覺得一點都不難為情了。

嗯,當兩個人都很尷尬的時候,如果對方明顯會更尷尬,那自己就一點也不尷尬了。

就是這麼神奇。

江成此時感受到了來自夏成蹊那無情的嘲笑。

他很憤怒。

你把我褲子扒了,你還嘲笑我?

他很委屈。

我大老爺們,就不能穿個可愛點的平角褲了?

男兒至死是少年沒聽說過么?

看着夏成蹊身子一弓一弓的在那忍笑,江成鐵青着臉趕緊把褲子提了上去。

夏成蹊感覺到他的動作,這才重新抬起頭來。

臉都憋紅了!

「江成,我手腕好像扭到筋了,你扶我起來一下吧。」

江成剛才因為尷尬,沒怎麼注意夏成蹊此時的狀況,等看到她那暈紅的臉頰,以及因為毛巾被摔掉而披散下來的頭髮,才發現此時的夏成蹊分外**,讓他一時之間有些心跳加速。

夏成蹊因為手腕扭到,所以此時用小臂微微撐着身體,她抬起臉,露出修長的雪白玉頸,鎖骨細潤如玉枝,圈起兩窪淺淺的桂花酒盂。

江成看到圓月之上,漫天梨花飄散,堆疊成雪,蟾宮之中,嫦娥蘸了石榴釀的瓊漿,為懷中玉兔點晴。

江成看到夏成蹊半截玉腿露在外面,通透的小腳染着淺紅的西瓜汁液,幾根腳趾滴溜溜圓滾滾,像是紅酒里點綴的白珍珠。

此時的夏成蹊,已經完全和江成印象中的夏經理,判若兩人。

夏成蹊似乎發現了江成的眼神古怪,低頭一看,急忙伸出一隻手臂,攏在胸前。

正欲張嘴罵上兩句,抬頭卻見江成已經將頭扭到一邊,然後一邊蹲下,一邊伸出雙手握住她手臂,讓她藉著雙手力道,自己站了起來。

這種時候,「小色狼」三個字卻是又罵不出口了。

心裏卻是極度的羞憤。

畢竟女人洗完澡後,家裡沒人的情況下,除了睡衣之外,上面基本不會再穿什麼……

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看到了多少。

江成也是窘迫的很,心想這都什麼事兒啊,男女之間不熟之前,真的不能坦誠相見。

太特么尷尬了。

不過相比之下,他還是覺得自己更尷尬一點。

老子以後再也不穿卡通平角褲了!

「夏經理,我覺得要不你去卧室躲躲吧,等我把這隻老鼠捉起來後,你再出來。」

江成實在不想再有什麼意外發生了。

不管是自己播放卡通動畫,還是夏成蹊描繪玉山雪景,對於普通的男女同事來說,都是極為不合適的。

雖然飽飽眼福不是什麼壞事兒,但如果要以社死為代價的話,他寧願不要。

「卧室……也有老鼠。」

夏成蹊這會兒也是尷尬的夠嗆。

又是羞惱又是憋屈。

莫名摔了一跤也就算了,還把人褲子給脫了,結果手腕也扭了,該看不該看的還被人看了……

但這又不是人家的錯,還不好發作。

而且當時他也很快把頭轉過去了……

說明原本也不是故意要看的。

而且非要說耍流氓的話……貌似還是自己先扒了人家褲子來着。

她現在腦子有點亂,感覺今天的一切都超出了自己的預料。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讓她居然短暫忘記了老鼠的事情。此時重新想起來,第一時間往身後看,老鼠已經不見了,不知跑去了哪裡。

她微微鬆口氣,只要老鼠不在附近就行。

而江成聽說卧室里也有老鼠,則是有點無語了。

不過,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再讓夏成蹊呆在他旁邊了。

「夏經理,這老鼠雞賊的很,我也不知道要多長時間才能把它們全部捉住,但是兩個人在這裡站着,又有點耽誤事兒。而且現在又一地的西瓜汁……實在不行,你先去別的房間呆一會兒?廚房,或者次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