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幻緣
靈幻緣 連載中

靈幻緣

來源:google 作者:鬾老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徐宇軒 徐雨馨

少年與妹妹因各自的機緣相繼來到了一個異世界,在這個世界,萬物都有「靈」,這個元素,每個人都能通過激發體內的靈發動類似魔法的術士或者強化自身體能,在這個世界人生地不熟的少年少女,將通過各自的努力,尋找彼此,邂逅他們各自的相遇展開

《靈幻緣》章節試讀:

「我是要死了嗎?」

一名少年倒在荒漠之中,周圍塵土飛揚,一片死寂,此時一位步履蹣跚的老人,走到快要死去的少年的身邊。

「給你。」

他將水壺扔到了少年的身上,少年用着空洞的眼睛死死盯着老人,老人並沒有理睬,只是坐到了少年的身邊。

「給你講個故事,聽嗎?」

少年沒有說話,只是閉上了眼睛,老人知道他並沒有死,也沒有理會少年想不想聽,自顧自地講了起來:「在靈界大陸……」

靈界大陸最東面緊靠神獸森林和獸人嶺的地方有一處宏偉的天坑,天坑兩邊蜿蜒數萬里,而天坑下面便是魔族賴以生存的家園——魔域。

魔域中有一座不知沉寂了多久,處處透露着陰森氣息的宮殿,宮殿門口一位身披披風,頭戴一頂黑色禮帽,臉上戴着布滿符文的面具,與這透着寒意的宮殿,沒有一絲絲的違和感。

「滴答…滴答…」

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回蕩在這莊嚴的宮殿中,很顯然來客並沒有將這座宮殿里陰森的氣息當回事,隨着接待的侍從走到了大殿的門口

「魔王大人,有客人求見。」

侍從輕叩着宮殿的大門,向裏面的宮殿主人報告道。

「客人?是奧德賽回來了嗎?」

坐在大殿**的男人向著殿外的侍從發問道。

「不,回魔王大人,是生面孔。」侍從如實地回答。

「哦?竟然有人能通過封印來到這裡,讓他進來,我…哦不,吾倒要看看他究竟什麼來歷?」

這個被稱為魔王男人,顯然對這個不速之客很感興趣。

「好的,客人請進。」侍從一隻手拉開門便招呼客人走了進去

來客很平靜地來到了最**的王座面前,一個男人正坐在當中一頭紅髮,面生俊俏,頭有雙角,但左邊的那隻角不知被何人砍掉了一半,但並不影響他做為這座豪華宮殿主人該有的威懾力,身着長袍,後披披風,而在他的身邊還有着四位怪物,分別是羊頭人身,牛頭人身,人身蛇尾和人身馬腿,這四位宛如地獄的使者一般,換做是普通人,被嚇得半死一點也不誇張。

「魔王大人,您好!」

這略顯輕鬆的禮貌問候,很明顯這位客人並沒有被眼前的一切震懾到,隨後平靜地將頭上的禮帽摘下拿在手上,禮貌地朝着面前的男人,深深鞠了一躬,不過他的臉被面具遮住,此時臉上什麼表情誰也看不出來。

「我想,這兩樣東西你會喜歡的。」

說完,便從袖口中掏出了兩樣東西

魔王朝着他的手中看去,發現竟是一顆水晶球和一塊石頭。

站在魔王身旁的蛇身美女待不住了 不禁挖苦道:「來到此地,就獻給魔王大人這種隨處可見的水晶球和一塊破石頭嗎?」

面對此情景 不只是她一人,就連站在下方的守衛侍從們也不禁笑了。

面對手下們的嘲笑,面前的這位被稱為魔王的這個男人並不以為然,只是一直死死盯着那塊被手下們嘲諷為破石頭的東西,當然,不只是魔王,還有一個傢伙也看出了其中的貓膩,隨後魔王與那人對視一番後。

「除了喀戎以外,其餘三人都退下吧,我和客人有大事聊聊。」

「是!」突如其來變故讓三個怪物感到十分不解,但又並沒有什麼辦法,三個怪物,鞠下了躬,隨後退出了宮殿。

「這顆石頭,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空間之石嗎?」

「不愧是魔王大人,不錯這就是空間之石」神秘面具男回答道。

「我…咳咳咳,吾有點不明白,你把這個給我做什麼?」

「魔王大人請看。」

神秘面具男指了指水晶球,一股可見的能量慢慢注入到了水晶球裏面,水晶球慢慢浮現出了一男一女。

「這是?」

「這個少女,便是你一直尋找的解開魔域封印的關鍵。」

神秘面具男解釋道。

「只不過他們與我們所在的世界顯然不一樣,想抓到她,這個空間之石必不可少。」

說完,神秘面具男便將手中的石頭和水晶球交給了魔王,將寶物拿到手中的魔王,不禁從上往下打量起來。

「另外,您抓到她後,還需做一些事情……」

「什麼事?」

魔王的興緻顯然被點燃了,然而面前的神秘人卻賣起關子來。

「就是嘛……」

神秘人伸出手,貌似示意魔王走近自己一些。

「你這傢伙…靈武召喚·絕冥長槍!」

站在一旁的喀戎面對此人的無禮再也忍不住了,召喚出了一把長槍,準備向對魔王不敬的傢伙刺去。

「住手,喀戎!」

「可是魔王大人……」

魔王揮手制止了準備動手的喀戎,隨後站起身,朝着神秘人走去。

「這樣可以了嗎?」

魔王不屑地看向面前的神秘人。

「啊嘞,魔王大人,您太高了,稍微低下頭,這樣才能聽得清我說的話哦。」

「你這傢伙!」

喀戎死死盯着神秘人,但是魔王本人貌似並不在乎,按神秘人所說,低下了頭來。

「不夠哦,還是太高啦!」

魔王只得慢慢彎下腰,直到跟神秘人個頭差不多為止,神秘人湊到魔王耳邊輕聲說道:「首先……」

「魔王大人……」

由於聲音太小,站在王座旁的喀戎並沒有聽到。

聽完神秘人的話後,魔王反問道:「吾憑什麼相信你?」

「我想魔王大人應該能明白,既然我能輕鬆穿過神族的封印來到這裡,那帶您出去這種事情,自然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至於我告訴您的辦法究竟是真是假,那就全憑魔王大人您自行判斷了,當然你也可以用這塊石頭自己出去,不過你的族人們就不會這麼好運了。」

「那你為什麼要幫我…咳咳咳吾?」

「沒事,只是想給這無聊的世界,添一絲樂趣而已。」說完神秘面具男身體便逐漸消失,逐漸變成了半透明狀,在即將消失之際,對着面前被稱為魔王的男人說道:

「哦,對了,這二人,姓徐。」

「什……」

還沒等魔王開口,面前的神秘人便消失地無影無蹤,彷彿從來沒有來過一樣,魔王仔細回想着神秘人所說的話,不禁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左邊的斷角。

「沒有空間之石也能進行空間的轉換嗎?果然,此人不簡單。」魔王不禁感嘆道

「魔王大人,真的要嘗試嗎?」

一直站在魔王身旁觀察一切的人馬喀戎詢問起魔王的想法。

「你先去吩咐下人,將前任魔王的房間收拾出來,要來新的客人了。」

魔王對着人馬喀戎吩咐道。

「是…」

喀戎顯然有話要說,但他也明白並沒有能力改變魔王已經決定好的事情。

魔王思索一陣子後對着門外的侍從喊話道:

「來人,傳話讓米諾陶進來一下。」

「不!不要走…」

少年顯然是做噩夢了,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突然一個翻身不小心從床上摔了下去。

「啊……疼,疼,疼!」

少年摸了摸頭上起的包,顯然摔的不輕。

「唔?怎麼了?不會這麼大了還從床上滾下來了吧?」

一名少女從隔簾縫隙中探出頭來,一隻手還在揉着眼睛。

此女長發烏黑及腰,但顯得有點亂糟糟的,明顯是剛剛起床還沒洗漱梳理,但即使這樣也難以隱藏她出眾的外表,個頭不算高,但對於她來說剛剛好,雖身穿樸素的校服但對於漂亮這個簡單的詞沒有一絲絲影響,纖細的手指抓着看起來有些年頭的隔簾,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這個從床上摔得不輕的男孩

「嗯,沒錯……」男孩摸着頭上的包,略顯難堪的回答道:「做了個奇怪的夢,夢到了我送你的那個紅絲繩」

「誒,是這個被我串手鏈的紅絲繩嗎?」她一邊說著,一邊從隔簾探出纖細的手臂,把遮在袖口裡的紅絲繩串的手鏈顯露了出來。

這個是男孩在某一次她生日的時候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嗯……」

男孩從地上爬起,繼續說道:「不過不只是紅絲繩,我還看到對面有一個女孩,跟我一起用手牽着絲繩,頭髮雪白,眼睛也和平常人不一樣,雖然是普通的黑色的眼睛,但瞳孔有點奇特好像勾玉一樣,黑色的勾玉,臉嘛…」

男孩有點不好意思了,嬌羞地說道:「好漂亮…」

男孩由衷地感嘆着夢中少女的魅力,對面的少女聽到後,整個人從隔簾後面鑽了出來,把手伸向男孩已經腫起包的腦袋。

「誒!誒!誒!你輕點!」

她這力度與其說是在幫男孩揉揉傷口,更不如是在男孩傷口上撒鹽,或者嚴重來講是想把男孩按死。

「哥……」少女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少年疑惑的問道。

「沒事,仔細想想雖然你的年齡已經差不多青春期晚期了,但是撞到頭,做些春夢也無可厚非,沒事的,就算你變成那種變態,妹妹我也會想辦法砸鍋賣鐵把你治……」少女聲淚俱下,雖然很明顯是裝的。

少女很明顯以為她哥哥大白天做春夢了「打住!別嘲笑我了,否則我會跟你斷絕兄妹關係的!」少年為了保住作為哥哥最後的一點尊嚴開始抗議道。

「怎麼這樣,明明妹妹只是在關心giegie呀」一邊說著一邊便習慣性挽起了男孩的胳膊。

「不過真沒想到giegie居然也是白毛控呢,果然國民人均……」女孩裝出厭惡的眼神。

「打住!打住!」男孩不禁對這一聲聲嗲里嗲氣的哥哥顯得不適應,習慣性的把自己的胳膊從她的懷裡抽出。

女孩嘟嘟起來嘴巴,顯然是想裝出生氣的樣子:

「哼╰_╯!」

不過顯然時間不允許她繼續撒嬌下去了,瞅了一眼牆上的鐘錶。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先去做飯了,昨天隔壁王叔叔送了兩包蕎麥麵過來,今天早飯不用愁了,先說好,我是不會給你煮的!」說完便邁開小短腿大搖大擺地,沖入隔簾的對面的廚房去了。

「明明以前很可愛的說!」男孩嘟囔道。

我的名字叫徐宇軒,這個比我小3歲的女孩就是我的妹妹,叫徐雨馨,雖然不願意承認,但她確實是個很beautiful的美少女。(不長嘴的情況下)

我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在了,聽奶奶說是出車禍去世了,不過具體怎麼回事也不重要了,如果說我很想念他們,那就有點太過虛偽了,畢竟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從我記事起就只有奶奶拉扯我和妹妹長大,不過五年前,奶奶她老人家也去世了,留給我和妹妹的除了數不清的淚水,也就只有這十平米的只能勉強放個床和鍋的小房子,幸虧家門口不遠處就是公廁,廁所也就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以前還好,現在妹妹長大了,為了彼此的**(準確的說是她強迫的)用打工來的錢買了一個帘子做隔斷,就這樣,一共30平米的房子,我分得了13平米,她分得了17平米(別問,問就是尊老愛幼),我的13平只能勉強放下一個小床,她的17平不僅放了個小床,還硬生生塞了一個小鍋,日常做飯就由她負責,每天上完學,我倆都會各自去聯繫好的地方打工貼補家用,平時雖然也會經常拌嘴,但也算幸福的活着(笑)。

而那個紅絲繩做成的手鏈,是奶奶給我的,奶奶去世後,怕雨馨太想奶奶,便在生日時,將作為奶奶唯一的遺物的手鏈送給她了,從此她就一直帶在身邊。

「老實說她以前真的很可愛,後來可能是奶奶和我太寵她了,加上青春期到了,開始有些叛逆了,經常耍我。」

一想到這裡徐宇軒便苦不堪言。

「平時不說話的時候還好,一張嘴就損我,現在簡直像個嬌蠻的小公主,不像以前…」

徐宇軒不禁回想起小時候。

「哥哥,抱抱!」

一想到小時候可愛的雨馨伸手要抱抱,徐宇軒不禁笑出了聲,就差口水流出來了。

「傻笑什麼呢?」

徐雨馨穿着圍裙站在彷彿有大病在傻笑的哥哥的面前。

「沒…沒什麼!」

徐宇軒收起了快要流出來的口水嚴肅地回答道。

「趕緊過來吃飯了!」

雨馨穿着圍裙,雙手叉腰。

「先說好,你這碗只是我不小心煮多了而已,怕吃不了浪費,順手幫你盛的而已啦!只是順便!」

徐雨馨與其說是在生氣,更不如說是在傲嬌。

「噢噢,謝謝,時間還早,等我在床上偷個懶再躺會,等會就來吃。」

顯然徐宇軒並不解風情,徐雨馨氣得瞬間嘴就嘟了起來。

「啊呸!什麼態度啊!我這就把你的那碗面倒掉!」

「啊!別別別!我不睡了我這就來!」

男孩顯然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急忙端正了自己的態度。

「別介啊,我看你還是接着在夢裡和我的白毛蘿莉嫂子幽會吧!」

徐雨馨面露譏諷說道。

「等會,誰告訴你是蘿莉了……」

男孩的性癖被發現反而惱羞成怒了起來。

「哦?那就是御姐咯?」

「喂!」(不是)

「哼╯^╰!我走了!上學去了!」顯然並沒有打算等她的直男哥哥。

「別介!等等我……」

男孩快速扒完麵條,便想追上去,不經意間

瞥見桌子上的紅絲繩編成的手鏈

「真是粗心。」

男孩無奈地說道。

順手就將手鏈塞進了口袋。

「都說了等等我啦……等等我!」

「哼╯^╰略略略!」

徐雨馨倒立着走,做着鬼臉,挑逗着後面追趕的男孩。

出門後,家門口便是小巷,小巷的盡頭,一位白髮的少女,觀察着面前嬉戲的男女,準確的說是在看着那個男的,然後慢慢朝着二人走去……

「王,我找到他了!」

一個牛頭人身的怪物一邊操縱着剛從神秘男人手裡拿到的水晶球,一邊向著身後的魔王大人報告。

「不過他們附近有一個很奇怪的少女也在盯着他們,白髮,勾玉眼,看樣子是陰眼傳人,不過奇怪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水晶球壞了,我並不能通過水晶球看到少女身上的靈力…」

「哦?再觀察一會兒。」

一個坐在王座上的魔王,對操縱着水晶球的牛頭怪物命令道。

「明白。」

牛頭怪物不敢怠慢立刻回答道。

「陰眼傳人嗎?」

魔王若有所思。

「事情變得有意思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