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靈魂擺渡,從被趙吏出賣開始
靈魂擺渡,從被趙吏出賣開始 連載中

靈魂擺渡,從被趙吏出賣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喪九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趙吏 趙桀

【鐵三角回歸重開幽默搞笑沙雕平不盡之事爽文無系統靈異事件破案神話捉鬼】我,鬼醫趙桀,被冥王阿茶(荼)逼婚,逃至444號便利店,一切從被趙吏出賣開始夏冬青,「自從他來了以後,我連泡麵都快吃不起了,蚩尤,求你快覺醒吧!」趙吏,「作孽啊,又騙我錢,我要和他斷絕兄弟關係」王小亞,「我,戰神耶,他居然嫌我丑,都不帶我玩」冥王阿茶,「誰敢欺負我男人,老娘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鬼王嬴政,「如果是崑崙那幫傢伙呢?」阿茶振臂一揮,「戰!!!」展開

《靈魂擺渡,從被趙吏出賣開始》章節試讀:

(注重開阿茶逼婚,有疑問詳見章末作者說。)

444號便利店。

靜謐的午夜,冷清的店裡只有夏冬青翻閱書籍的聲音。

叮鈴鈴~~~

突兀的,一陣清脆的風鈴聲打破寂靜。

「冬青,這孫子來過店裡嗎?」

夏冬青剛抬起頭,如風般閃現到他面前的趙吏就已經將手機畫面遞到他眼前。

是一張照片。

模樣看起來二十來歲的男性。

張揚帥氣的五官透着些許痞性,桀驁凌厲的眼神和嘴角微微上翹的表情又透着洒脫不羈。

最醒目的還是照片上方的五個大字,【通緝犯趙桀。】

(注桀,jie,桀驁不馴。)

「通緝犯?你們冥界的厲鬼跑出來了?」

「趙桀,跟你同姓,該不會和你有什麼關係吧?」

「難不成是你的私生子?」

趙吏沒好氣的狠狠挖了打趣的夏冬青一眼,「滾,就說看沒看見?」

「沒有。」

夏冬青乾脆的搖了搖頭,然後繼續低頭看書。

趙吏疑惑道「奇怪了,他到陽間不第一時間來找我,還能上哪去?」

聽到這話,夏冬青頓時眼前一亮,「趙吏,你這麼緊張,他該不會真是你兒……」

「閉嘴——」

趙吏瞪眼打斷他說,「你給我記住了,如果看見這孫子來店裡,立馬給我打電話。」

說完,又一股風的消失了。

「關我鳥事。」

嘟囔了一句,夏冬青又繼續低頭看書。

叮鈴鈴~~~

不知過了多久,門口的風鈴聲再次響起。

夏冬青抬頭,就見推門進店的是一個身着紅色旗袍,嬌翠欲滴的高挑美女。

她妖嬈,美艷,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讓人窒息的性感。

只看一眼,夏冬青便再也捨不得挪開了。

「小哥哥,趙吏在嗎?」

聽着這嬌滴滴的聲音,夏冬青喉結蠕動,咕嚕一聲,艱難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他,他趙吏他,他出,出去了。」

「哦?」

旗袍美女嘴角含笑,信步來到收銀台前,彎下腰,雙手托着那如羊脂般白皙嬌俏的臉蛋,唇齒微張,吐出淡淡的清香,「小哥哥,那你能幫我找找他嗎?」

被這明亮的水汪汪大眼睛盯着,夏冬青只感覺小心肝撲通撲通的亂跳,臉上也火辣辣的燙。

「好,呃,我好,我這就,就給他打打電話。」

正當夏冬青慌忙的渾身摸索着找手機的時候,耳畔就傳來美女清脆悅耳的嬌笑聲,「小哥哥你幹嘛這麼害羞嘛,人家又不會吃了你,咯咯咯……」

「沒,沒沒我……」

只是當他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美女已經離開收銀台,在貨架旁挑選零食。

唉~~~

看着那讓他心動不已的倩影,夏冬青也只能黯然落淚,「趙吏你個畜生,怎麼好事都讓你給佔了,嗚嗚……」

很快,夏冬青打給趙吏,「畜生,啊,不,是不是,吏哥,店裡來了個美女,說是找你的。」

「美女?」

一想到夏冬青連看到王小亞那種前不突後不翹,擠都擠不出來溝的假小子都能臉紅心跳的廢物樣。

趙吏就忍不住嘲諷道「冬青,你見過美女嗎?你知道美女長什麼樣兒嗎?你確定你看見的不是個長頭髮的猛男?」

「滾,愛信不信。」

夏冬青也習慣了趙吏那廝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也懶得生氣,反倒還巴不得他晚點回來,這樣他就可以繼續和旗袍美女獨處,多看她一會兒了。

好吧,他也就這點出息。

「小哥哥,這個是關東煮嗎?好吃嗎?」

「啊,呃,那,那個好,好吃,不,其實還,還可以……」

夏冬青都快被自己嘴笨的緊張蠢樣給氣的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看見美女連話都說不利索,還怎麼做一頭拱大白菜的冬青豬?

夏冬青你就是個沒出息的慫貨。

能不能有點自信?

深呼吸,快想想趙吏平時都是怎麼泡妞的,咱可不能白瞎了咱這張白白凈凈的奶狗臉。

加油,奧利給!

「要,要不你嘗嘗?」

「好啊,那就一樣給我來一份吧,辛苦小哥哥了。」

「不幸苦,不幸苦。」

「對了小哥哥,你們店裡最貴的紅酒是哪種?全給我拿過來。」

「小哥哥,能幫我拿幾個巧克力雪糕嗎?」

「小哥哥,這個五香牛肉乾真好吃,還有泡椒鳳爪也不錯,都幫我再拿些吧!」

「小哥哥……」

等趙吏回到444號便利店的時候,旗袍美女面前的零食包裝袋已經堆成了小山。

而夏冬青,好似一個包房服務生,正抱着紅酒瓶站在她身後,隨時為她續杯。

「喲,竟然還真是個大美妞。」

「嗨,美女你好啊,我就是趙吏,聽冬青說你找我?」

比起夏冬青那個沒出息的,趙吏可就爺們多了,肆無忌憚的盯着她看不夠,還一屁股坐到她身邊,並伸手攬過她的細腰,湊到她耳畔賤兮兮的說,「打扮的這麼漂亮,莫非是想找你吏哥哥我約會?」

「哎呀討厭,還有人在呢!」

一聽這話,趙吏就扭頭沒好氣的挖了一臉酸溜溜的夏冬青一眼,「夏冬青你大爺,還杵在這當門神呢?不知道當電燈泡容易遭雷劈呀?」

「桌子上這些亂七八糟都是什麼?還不趕緊收拾了?」

說完,趙吏就貼的更緊了,「美女,你身上真香。」

「哎喲喂,你這小手真好看,皮膚真好,這小指頭看着跟雞爪子似的,真想啃一口……」

任誰都沒想到,趙吏前一秒還一副又賤又猥瑣的樣子,後一秒就突然拖着旗袍美女的手指按在了手機的屏幕上。

【身份確認趙桀,S級通緝犯。】

「哈,我就知道是這孫子。」

旗袍美女,不,趙桀,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躲過層層追捕都沒被發現,竟然還是沒能逃過趙吏的眼睛。

「趙吏,你能拿開你那隻不老實的爪子嗎?」

身份曝光的下一秒,趙桀也恢復了男聲。

chua——

突兀的一聲脆響,紅酒瓶瞬間摔的稀碎,還剩半瓶的紅酒也灑的滿地都是。

只見夏冬青整個人就跟丟了魂一樣,僵直的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趙桀,「你,你,你居然是男的?」

「冬青你閉嘴,那些都不重要。」

趙吏指着桌子上堆成小山的各種零食袋子問道「老弟,這些都是你吃的吧?」

「親兄弟明算賬,我粗略看了下,這一堆少說也得值兩三千塊錢,四捨五入我就算你三千好了。」

「看在你剛來陽間手上也沒錢還我,我就大度點,給你個欠債r償機會。」

「卧槽——」

一聽這話,趙桀頓時臉都綠了,「趙吏你有病啊,我特么是你血濃於水的親弟弟,你丫居然想泡我?」

「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把你粑粑打出來?」

趙吏托起趙桀尖俏的下巴,嘿嘿笑道

「老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許你變成美女,還不許你哥我惦記?」

「再說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讓自家兄弟拱了總比被外人佔了便宜強啊。」

「瞪什麼瞪?一次三千塊佔便宜的是你知道不?不樂意?那還錢呀!」

趙桀突然勾嘴一笑,「還什麼錢?跟我有毛關係,都是他請我吃的好吧!」

他,當然指的是夏冬青。

趙吏嘿嘿壞笑,「看不出來呀小青子,平時摳門,今晚整的挺豪爽呀,三千塊不多不少剛好你一個月工資,歡迎下個月繼續喲。」

一聽這話,原本心裏拔涼拔涼的夏冬青頓時整個人都懵逼了,下一秒,他的崩潰的雙手抓住頭髮,癱軟的跪坐到地上,仰天痛哭,「不——」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天地一片蒼茫……

《靈魂擺渡,從被趙吏出賣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