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
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 連載中

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

來源:google 作者:缺缺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缺缺鈣 陳大寶

什麼?快遞員陳大寶被醜女人看中,要以色抵債!什麼?陳大寶被雷劈了什麼?陳大寶穿越了,還遇到老神仙,有金手指了!什麼?陳大寶要去拯救世界了!且看,快遞員陳大寶帶着金手指左穿右穿各種穿,拯救世界,走向人生巔峰,笑看蒼穹!展開

《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章節試讀:

一樓大廳一個女子正抱着一個小孩在哭,旁邊的男子也在擦着眼淚。

「這是怎麼了?」陳大寶很好奇,就走下樓去詢問。

「哎……客官,說起來也是慘,這是我們掌柜。」小二指了指暗自擦淚的男子,「我們掌柜前些年受過暗傷,只有這一個兒子,可是前些日子不知怎的,小公子得了風寒開始發熱,掌柜已經請了很多大夫幫忙看病,可是小公子就是不見好,熱一直退不下來,就在今天,小公子突然昏迷不醒了。」小二又指了指女子懷中的小孩。

「說句不好聽的,要是小公子那什麼了,掌柜可就絕後了。」小二悄悄地跟陳大寶說道。

陳大寶聽完皺起了眉頭,看着小男孩被燒的通紅的臉,病懨懨的樣子,「嘖嘖嘖,確實慘,拯救世界先從拯救小孩開始吧,哎……遇到我就是你的幸運啊。」很得瑟的想完,他看了看自己的空間,果然有葯,「不管咋樣,先退燒總是沒錯的。」

於是,他走過去看向男子說道:「可否把這孩子給我看看。「

男子看了眼陳大寶,怪異的緊身褲子和寬大衣服,像方外之人的短髮,怎麼看怎麼不讓人信任。可是男子還是禮貌的說道:「這位公子,我家小兒發熱不醒,恐怕無法……」

「掌柜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是我可能能將他治好,所以我想看看他。」陳大寶未等男子說完搶先說道。

「哦?公子可是大夫?真有把握看好我兒的病?」男子兩眼放光看着陳大寶,抱着孩子的女子也停止了哭泣充滿希望的看向陳大寶。

「呵呵,我……算是吧……。」陳大寶尷尬的撓了撓頭道,「你得先讓我看看我才能確定。」

「清泉……」女子看了一眼男子,低聲說道:「我們讓這位公子看看吧。」

見男子點了頭,女子便把孩子交給了男子,看向陳大寶說道:「公子,麻煩你了。」

陳大寶走向男子懷中的小孩,他摸了摸小孩的頭,聽着小孩粗重的喘息,暗道:「果然發燒了。」他學着古代醫生的模樣象徵性的給小孩把了把脈說道:「這孩子燒的很嚴重,我們要先給他退燒。」

「我知道,可是我們用遍方法,燒就是退不下來。」女子激動道。

「別急,我有方法,咱們別在大廳獃著了,給他找張床躺下了,再給他把外面的衣服脫了。」陳大寶安撫道。

「好好,請隨我來。」男子抱着小孩領着陳大寶往後院走去。

待一切安排妥當,陳大寶說道:「我隨身恰巧帶着一些葯,待我回房間取一下。」

陳大寶回房間後,進到自己空間,本想隨便拿個成人的退燒藥直接掰一半給小孩吃,沒想到竟發現還有專門的給小孩吃的退燒口服液,這下陳大寶更自信了。他把退燒藥拿了出來,卻對着瓶子犯愁了,這個塑料瓶和上面的英文以及簡體字一看就不是這個時代的產物。於是陳大寶環顧四周,發現了一個葫蘆,打開看了看又聞了聞發現很乾凈,他將瓶子里的葯都倒進葫蘆里,又仔細看了看說明書,然後將塑料瓶放回空間,便下去了。

「掌柜,這是可以退燒的葯。」陳大寶揚了揚手中的葫蘆,從桌子上拿了一個小杯子,將葫蘆打開倒了一點糖漿,「你將這個給他喝下去,半個時辰左右就會退燒。」

掌柜夫婦看了一眼杯中粘稠的橘色液體,聞到一股香甜的味道,將信將疑的說道:「這個……真可以治我兒的病?可這顏色……」掌柜欲言又止。

「請掌柜放心,這治退燒有奇效。」

「清泉,我們且試試吧。」女子說道。

說完,女子將小孩扶了起來,將藥液餵了下去。

開始陳大寶還擔心小孩昏迷喂不進去,可是他發現擔心多餘了,小孩可能是感覺到甜甜的氣味,竟毫不費勁的將藥液喝了下去,喝完還咂了咂嘴。

「公子,這樣就可以了嗎?」女子將小孩放平問道。

「可以了,我們等一等吧。」陳大寶說道,「還有,你們將窗子打開,室內需要通風。」

掌柜夫婦照做完之後幾人圍着房間的桌子坐了下來。

「公子,我姓楊名清泉,是這間客棧的掌柜,這是拙荊雲娘。」掌柜指了指女子,後又看向陳大寶道:「還未請教公子怎麼稱呼?」

「敝人陳大寶,耳東陳,大小的大,寶物的寶。」陳大寶抱拳道。

「看陳公子的穿着打扮不像是我們這的……」楊清泉道。

「我從太行山中來。」陳大寶心想,『看來我這身衣服在這兒太扎眼了,等會兒我得去買一身這兒的衣服。』

「難怪了,聽說太行山多有避世之人。」楊清泉恍然大悟道。

「公子既從太行山來,那一定有法子救我們磊兒。」雲娘又激動了。

「好說好說,我們且等一會,看看這孩子的情況,才能決定之後怎麼辦。」陳大寶有點含糊道。

……

「嗯~」過了好一會兒,床上突然傳來了嚶嚀聲。

「是磊兒……」雲娘趕忙走向床邊,「清泉,磊兒醒了。」

聽到雲娘說磊兒醒了,楊清泉和陳大寶也趕忙走了過去。

陳大寶摸了摸磊兒的額頭說道:「不錯,燒已經退了。」

雲娘和楊清泉一聽陳大寶如此說,也趕忙摸了摸磊兒的額頭,「果然退燒了。」楊清泉和雲娘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喜悅。

「公子之恩,無以為報……」楊清泉轉身就對陳大寶鞠了一躬。

「不用客氣,磊兒還沒完全好呢,現在你們要多給他喝水,幫助他代謝。」陳大寶說道。

「代謝?」雲娘表示疑問。

「哦哦,就是排毒。」陳大寶解釋道,「另外白天,窗子要打開,給他通風,讓病毒都散走,衣服不要給他捂太多,正常穿就好,不要讓他總是躺在床上,要多下來走一走,另外雞蛋、肉類、蔬菜等營養讓他正常吃,不要吃油膩辛辣刺激的就行。」

「如果他頭又特別燙了,記得給他喝這個葯,」陳大寶指了指桌上的葫蘆,「用量就像我剛才給的這麼多,切記兩次用藥間隔不能少於兩個時辰。」陳大寶又補充道,「大概頂多三五日就好了,這段時間我都在你們客棧,要有事都可以找我。」

楊清泉和雲娘聽着連連點頭。

「我先回去了,你們照顧他吧。」陳大寶抬腳就準備走。

「公子,等我兒病完全好了,我一定好好謝你。」楊清泉連忙說道。

陳大寶擺了擺手就出去了,「哎……我真是個好人啊……」陳大寶邊走邊想。

……

回到房間,陳大寶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決定出去買一身新的。

到了樓下,打聽到了西街市有賣衣服的,這裡離西街市也不遠,於是便往西街市走去。

剛到西街市,陳大寶便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