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氣復蘇:開局從被校花表白開始
靈氣復蘇:開局從被校花表白開始 連載中

靈氣復蘇:開局從被校花表白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他天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奮 蕭淼淼

以前你對我愛搭不理現在的我,你高攀不起系統已經覺醒,金手指給我拉滿「什麼,被女孩子表白就能獲得屬性強化!」「什麼!接受表白身體會隨機失去一個器官!」「什麼彎的!老子比鋼筋還直!只是我專情!」校花什麼的,統統閃開!展開

《靈氣復蘇:開局從被校花表白開始》章節試讀:

王麗萍緩緩的低下了頭,就要靠在王奮身上。

「不好意思,我不喜歡你!」

王奮突然躲開,王麗萍一個重心不穩,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狼狽不堪!

「哈哈哈,笑死我了!我好喜歡!王奮哥哥你太棒了!」

呆萌小蘿莉止不住大笑道。

「我也不喜歡你!小蘿莉!」王奮一臉正經道。

小蘿莉臉有些燙,啐了一口。

「好呀,你還敢調戲我,我可沒有這個意思!」

「叮,檢測到王麗萍的表白,請宿主做出選擇,1接受表白,將隨機失去一個身體器官,2拒絕表白,將獲得力量+2」

「叮,選擇成功,力量+2」

「叮,檢測到白妖妖的表白,請宿主做出選擇,1接受表白,將隨機失去一個身體器官,2拒絕表白,將獲得精神+2」

「叮,選擇成功,精神+2」

王奮一臉興奮,這幾天都沒有美女表白他!

今天虎軀一震,就有兩個表白自己的,真是人生無常啊!

拒絕了兩個表白,雖然有兩個都比較牽強,但是系統都承認。

這樣的話,王奮好像抓到了什麼關鍵點,貌似只要對方對自己說喜歡,或者愛,那就算一種表白,然後自己再拒絕就行。那這樣的話,似乎是更簡單。

王奮對着小靜說:「小靜美女,怎麼了?吃飯去吧!」

「我還以為你真的看上了王麗萍呢!」小靜有些後怕道。

「沒可能,我不可能撿了芝麻丟個西瓜啊!」

王奮搖了搖頭,看看剛爬起來的王麗萍,再看看眼前的小靜,明顯這個「大靜」是西瓜!

「你,你才是西瓜呢!」小靜此刻居然有些撒嬌道。

「嘿嘿,我知道有家烤魚做得特別香,今天就帶你去嘗一嘗!」

夜市,兩人並肩而行,有說有笑,好似一對情侶出遊。

「小靜,你怎麼在這?你身邊的是誰?」一個男子有些氣急敗壞。

夜市中,很多人都圍觀起來,畢竟國人最愛湊熱鬧。

「葉少爺,我不喜歡你,你別打擾我好么?」

李小靜看着周圍圍起來的人,一臉無奈道。

「不可能,我這麼喜歡你,你肯定也喜歡我!」

葉飛狀若瘋癲,「這個就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好,我把他打死,你就重新單身,接受我的追求吧!」

王奮摸了摸鼻子,心道,這是什麼事啊,果然和美女待在一起就有不好的事發生,怎麼這麼多被降智光環降智的男的?

「就你這矮冬瓜,跳起來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到我膝蓋。」

王奮看着葉飛的身高,確實有些矮,只有155左右吧,還是穿了鞋的身高。

李飛氣的哇哇叫,他自認長的不錯,就是身高是唯一的硬傷。

不過憑藉他青銅靈武者的修為,還是能夠彌補的!

李小靜還沒說話,葉飛就一拳打來,強勁的拳風呼嘯而過。一拳打穿王奮的腦袋。

「嗯?」葉飛並沒有開心,反而眼睛睜大,因為他知道,沒打中。

果然,王奮的身影在另一側出現,剛剛葉飛擊穿的,是王奮的殘影!

「好快的速度!」葉飛心中一驚。

「青銅修為不夠啊!」王奮搖了搖頭,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多強。

「砰!」葉飛倒在了地上。

王奮低頭看了看手,拳頭上沾滿了血跡,這血跡不是葉飛的,是他自己的。

血腥味刺鼻。鮮紅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

果然,我的速度和力量雖然都超過了青銅,能擊敗他,但是自己手也會受傷!

「沒想到,我真的沒想到,你居然是個天才,能越階而戰!」

葉飛爬起來,撕開衣服,胸膛上有個淡紅色的拳印。

「可我啊,是中階青銅靈武者!修的是橫練功夫!今天,我必虐殺你!」

王奮瞳孔一縮,這葉飛竟然還能站起來!

「你能打的到我么,搞笑,我本身就立於不敗之地!」王奮笑着說道。

腦子裡思考等下怎麼對付他。

「嘿嘿,我是打不到你,可我打的到李小靜這個騷貨!」

「卑鄙!」李小靜快急哭出來。

「要怪,就怪你沒有選擇我!」

葉飛說著,一拳打向李小靜,他相信,所謂的天才武者都會自命不凡,都會為了所謂的正義感而去冒險。

果不其然,賭對了,葉飛咧嘴一笑,他彷彿已經看到了王奮被他捶飛的畫面。

「給我死來!」

「轟!」王奮一拳對一拳,和今日上午對戰李川一樣,硬碰硬!

王奮後退五步,葉飛則只是後退三步,這一次碰撞,明顯是王奮落了下風。

「嘶!」王奮知道,他的手骨已經斷了,不由得感嘆道,剛打斷別人的手,結果現在自己的手就被打斷。

自從系統覺醒,這是自己最狼狽的時刻。

葉飛心裏也是一苦,別看他表面上沒有什麼事,可力道透過皮肉,直接反震到內腑之中,一口鮮血強行咽下。

「接我這招,捶山拳!」葉飛還是一拳打出,渾身肌肉緊繃,一拳捶出,彷彿山崩地裂。

「這是靈武技!」王奮暗道不妙,扛起李小靜連忙跑路,圍觀群眾不敢阻攔。

葉飛抬腳便追,可追了一段時間,發現王奮越跑越快,「操!這小子怎麼跑的這麼快!」

再跟着跑了一段時間,發現對方都沒影了。

葉飛皺眉,心想,難道這小子比老子還有錢?買了一雙靈裝鞋?增加速度用的,定是如此,不然不可能跑這麼快。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李小靜只能在靈武道會館做事,也不知道聯繫王麗萍找機會把她趕出靈武道會的事怎麼樣了。」

「至於這小子,只要你還在江北省,總有一天我會扒了你的皮!」

葉飛看着馬路旁的一棵樹,越看越像王奮,終於忍不住,一拳打出,此樹足有兩人環抱之粗,還是應聲而斷。

「喂,小子,你打斷了這樹,違反了治安交通管理規定,處罰5萬,速度交款!」

一個身穿志願者衣服的大媽看見,便和葉飛說道。

「5萬,你怎麼不去搶!」葉飛怒道。小小一棵樹,賠償也就賠償,沒想到一開口就是5萬。

「怎麼,不滿意啊?好,那麼50萬吧!」中年婦女說道,「再啰嗦我把你的信息發上去,讓治安局的人抓你信不信?」

「操,倒血霉了,吶,5萬」葉飛隱隱要氣吐血的節奏。

「這還差不多,記得以後別打樹了!」大媽說道,接着把樹連根拔起,又不知從哪弄出一根小樹苗,插了上去,「搞定,收工!」

葉飛一時無語,只得認命,去想想怎麼把李小靜搞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