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靈氣復蘇:前方華夏,神魔退散
靈氣復蘇:前方華夏,神魔退散 連載中

靈氣復蘇:前方華夏,神魔退散

來源:google 作者:楊芊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芊芊 都市小說 陳江流

科技元年,人類大肆使用核武能量,世界崩壞,怪物滋生,妖孽橫行,神魔亂舞人如螻蟻,命如草芥華夏,這個崇尚和平的美麗國度,成為最後一片凈土,亦難逃被捲入災難的漩渦這是怪物妖孽眼中的狩獵場,西方神明的伊甸元,魔爪跨越重山,越過海洋,逐漸逼近浩瀚宇宙,九龍拉棺緩緩而至,降落泰山之天地齊鳴,萬物朝歌,遠古深淵,隱隱有龍吟猶如迎接無上神靈他,回來了展開

《靈氣復蘇:前方華夏,神魔退散》章節試讀:

「啊!!江流哥哥,醒啦!媽媽,哥哥醒啦!」扎着牛角辮五六歲舔着雪糕,滿臉驚喜的跑到正在淘米的夏雨婷跟前。

「真的嘛!」夏雨婷激動的放下電飯煲,趕緊在身上擦乾水,快步走到床邊。

「江流,好像沒有?」夏雨婷用手背摸摸額頭,體溫正常,便放心了些。

陳江流慢慢坐起來,除了長時間躺床有些骨骼酸痛,身體沒什麼問題,反而感覺精神好的多,力氣也增加不少。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你這孩子,怎麼一不留神就跑山頂去了,可把我嚇壞了。」

「要是你再有個三長兩短,我可怎麼向你可憐的爹媽交代。」小姨低頭擦淚。

「沒事啦,小姨,我也不知道為啥,反正一抬腳就上去了。」陳江流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

夏雨婷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打個哈哈:「哎呀,不管那麼多,醒了就好,餓了吧?曉妍你照顧下哥哥,我去給你們做好吃的去!」

「嗯啦!媽媽我要吃魚香茄子,清蒸鱸魚。」張照妍砸吧着小嘴說道。

「瞧把你饞的,好好好,給你做。」夏雨婷慈愛的看着這姐弟倆,露出會心的微笑。

這段時間,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天空一會轟隆隆,一會一道閃電,可是就是漫天大霧,啥也沒瞅着!上頭說在搞什麼演習,也不知道是不是。

夏雨婷一邊做飯一邊想。抬頭看天,雲霧已經散開,天氣晴朗,想必也沒什麼大事,就是不知道自己家那死鬼什麼時候回來。

「泰山上看到的那些怪物也不知道消失了沒有,反正上頭說是幻境!我才不信呢!死鬼偷偷說邊境好多怪物,還有些奇形怪狀的人。咦!想起就起雞皮疙瘩,可別死外面才好。」夏雨婷嘆口氣,繼續摘菜。

太陽漸漸下山,夜幕降臨,天空掛着一道彩霞,顯得極為美麗,「晚霞行千里」看來明天天氣不錯。4

「吃飯吧。兩個小傢伙,別老看電視,有啥好看的。」夏雨婷解下圍裙,坐上飯桌。

眼見兩個傢伙還坐着不動,走過去一手扯一隻耳朵。

「奧特曼打小怪獸有什麼好看的,還不如看看西遊記,好歹是咱們自己的神仙。」夏雨婷啪的一聲關掉電視。

曉妍不情不願的嘟着嘴坐上凳子。

「小姨,你說孫悟空真有一根棍子嗎,電視上可說有一萬八千斤!那麼重咋拿啊!」江流包着口飯,抬頭問道。

「這,神話傳說的嘛,誰知道呢!」

「那豬八戒真是豬變的嘛!對了,媽媽,豬是什麼樣子的呀!」曉妍歪着頭問道,滿臉天真無邪。

「豬啊,就是豬唄!好吃懶做,就像你!」夏雨婷指着她小鼻子寵愛的笑道。

「哼,我才不是,我不要當豬。」

「對了,江流,明天學校恢復上課了,你兄妹倆自己去哈,我明天得趕早去買菜,最近菜又漲價了,豬肉都飆到16快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物價漲這麼快!」

「嗯嗯,我會照顧妹妹的,小姨你放心,我可是男子漢呢!」

「貧嘴!吃飯吃飯,多吃肉才長個兒。」

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吃完飯,懂事的陳江流趕緊幫忙收拾碗筷,曉妍跪在板凳上,幫忙擦桌子,分工明確。

「去去去,做作業去。」夏雨婷收拾完屋子,將陳江流趕回房間,抓緊時間趕作業。她私下聽說,學校這兩天住進去幾名**人員,好像是要在各個學校組織考試,招收剛成立的護國神法學院和衛國除魔學院,雖說不懂這是個啥學院,但聽起來不錯!錄取極為嚴格,但待遇優厚,通過該學院畢業考試,就直接成為公務員!

對於難如登天的公務員考試,這種絕佳機會可是很難遇到,夏雨婷早早就給陳江流報名。

如今物價漲這麼快,沒有一份固定穩定工作,實在是壓力巨大。

陳江流坐到書桌前,從書包里取出習題冊,開始做題,這睡了幾天功夫,耽誤了不少課程,得趕緊補上來。

陳江流學習成績不錯,是祠堂小學優等生,人也聽話不調皮,頗受老師喜愛。加上他待人和氣,經常幫助那些成績一般的同學,所以人緣也挺好。

習題倒是不難,就是多了些,遇到不懂的就標註好,打算明天上學請教老師。等他做完習題,已經是十點多,趕緊爬上去,關燈睡覺。

困意襲來,陳江流美美的進去夢鄉。

夢境中,那是一座破舊的寺廟,陳江流坐在大殿前,望着雄偉的佛像發獃。

「徒兒,你在想什麼?」

「我啊,我在發獃啊!」

「我說徒兒啊,你聰慧過人,你怎麼就不安心修行,將來繼承我的衣缽呢?」

陳江流摸摸光頭說:「其實,我覺得養養花,看看天,賞賞月挺好,我背不來枯燥的佛經啊。」

「你不苦學,怎麼得我衣缽?」

陳江流想了想,說道:「可是我想學的,你又教不了我。」

老和尚身軀猛地後退,穩定心神問道:「你想學的是什麼呢?」

陳江流抬起頭來,望望天上白雲變幻,說:「

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這眾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諸佛,都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