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靈泉空間:戰神王爺的農門嬌妻
靈泉空間:戰神王爺的農門嬌妻 連載中

靈泉空間:戰神王爺的農門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小白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軒轅岑 鍾小月

(1V1,雙潔,甜寵)鍾小月為救侄兒落水身亡,然後胎穿了她出生時日子沒選好,七月半,被家人視為不詳,當爺奶和叔伯嬸娘都要丟了她時,她親爹鍾大朗站出來:「作為父母,我是不會丟掉自己的孩子的,所以,你們把我分出去吧,以後是福是禍,都由我們自己承擔」所以,她一出生,就面臨著分家變故家裡大哥傻了,二哥沒了,就三姐還正常,親娘也溫柔,一家人努力向上生活,也過得溫馨甜蜜本來身懷空間的鐘小月,只想帶着家人過上好日子就夠了,安安穩穩地享受一世安寧,不料大哥腦子好了,還考了功名做了官,她也只得跟着進了城城裡的世界太複雜了,為了能夠幫助大哥,鍾小月努力做生意,買莊子,種藥材,培育產量高的優質良種,輔助大哥步步高升,最後擠進了京城名流圈而努力發家致富的路上,鍾小月意外遇見了一個脾氣臭臭的小子,所謂患難出真情,兩顆心越來越近多年以後,在隴西王府年僅四歲的小包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父王,你給我換個娘親吧,她老是丟下我不管」一臉錯愕的隴西王,「臭小子,想什麼呢?把你換了也不能換你娘!」這是一個農村女孩帶領家族興旺的故事,也是一個相互成就的甜蜜愛情故事展開

《靈泉空間:戰神王爺的農門嬌妻》章節試讀:

鍾大朗內心非常感恩,便堅持要送送何老太婆,「何嬸子!真是太感謝你了,你的大恩大德無以為報,日後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絕不推辭!」

「無事!一個村兒的能幫就幫一把,你快回吧,不用送了!」

想着天快黑了,鍾大朗最後還是把好心的何婆子,送到了她家門外的田埂上才往回走。

待鍾大朗回到鍾家院子,還未進門,就聽見正屋鬧哄哄地。

「當家的,你瞧,這孩子的肩膀,後背,屁股,兩個手背,兩個腳背,全是黑色胎記,一塊一塊的,這,這,這怕是不好吧?」王婆子總覺得這孩子的胎記太嚇人了。

「還有,還有,今兒可是個陰氣很重的日子,鬼節啊!你們說,這會不會不吉利啊?這要是不吉利影響了這一大家子該如何是好?」

王婆子真的覺得這可能性很大。

鍾老爺子本來只是覺得孩子胎記多,大不了就丑了點,反正沒在臉上也還好,而且孫輩這麼多孩子,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也沒啥大不了的。

但是一聽到說鬼節就有點異樣的感覺了,好像傳聞里說鬼節出生的孩子不祥,容易招來禍事。

如此一想,鍾老爺子也心裏一咯噔。

這時,二房的付氏突然呀的一聲,「爹,娘,我聽我爹說過,這樣日子出生的孩子啊,不但命硬克父母,還很有可能會給家人帶來災難,我爹可是懂點風水的。」

「啊?是嗎?你爹當真說過?」王婆子像是在求驗證自己擔心的事情。

「是啊,我娘家村裡以前就有一個孩子,那孩子生了沒幾天家裡爺爺就病了沒救活,沒多久奶奶也跟着去了,後來家裡人又陸續出事生病,就連養的雞鴨也生瘟,我爹當時就是這麼說的。」付氏邊說邊去瞅鍾老頭和王婆子的臉色。

她其實也不清楚真假,自己都是小時候聽說的,只是擔心這大房的孩子真要是帶厄運,萬一影響自己的兩個兒子就不好了。

正屋的人說的熱鬧,而隔了一間屋子的白秀蘭,躺在床上,默默地流着淚。她知道不論孩子出生在哪一天,只要是閨女,公婆或妯娌都會看不起她。

而在她身邊躺着的鐘小月,就那麼愣愣的望着她,也不哭也不鬧。

聽着外面的討論聲,鍾小月只有一個詞總結:愚昧!說的好像她就要變成災星了,要剋死這全家人了。

她可是活在21世紀的人啊,一個還在上學的醫學生,才放暑假呢,為了重溫小時候的快樂,

和侄兒侄女一起去河裡抓魚,結果侄兒突然在水裡撲騰,眼看着就要衝到旋渦里了,作為小姑的她毅然跳了下去。

誰料再次睜開眼睛,她就到了這裡,變成了嬰兒。

從不趕時髦的鐘小月也趕了回潮流:穿越重生潮。

胎穿古代,眼下處境非常不好。

這重男輕女的時代,還背上個不祥的帽子,怎麼破?

正當母女倆都在為鍾小月此生的命運擔憂時,外面終於傳來幾句暖心的話,「爹,娘,二弟三弟,四丫頭不會不吉利的,胎記多許是日子沒到,在胎里沒退完而已。

她也是鍾家的骨血啊,這孩子早產,能活下來已是不易,大家快別這樣說了。」

鍾小月聽着聽着覺得這個爸爸還不錯,不是一味的耳根子軟。

這時,屋內的白秀蘭突然哎喲一聲,連忙伸手摸了一下臀下的床褥,抬手一瞧,有鮮紅色的血。

鍾小月暗道一聲不好,糟糕,這怕是有危險,她記得前世嫂子生侄兒時就大出血,人都回病房了突然肚子疼出血,好在搶救回來了,當時嚇得全家人不輕。

於是,她趕緊示警,使勁兒哇哇大哭起來。

白秀蘭虛弱地用左手去拍鍾小月,「丫丫不哭,丫丫不哭。」

一直站在正屋門口的鐘小安聽到哭聲,立即跑到白秀蘭房裡,「娘,妹妹怎麼了?」

見到小安進屋,鍾小月便不哭了。

「沒事,怕是餓了,你去喊你爹過來。」

說完這句話,眉頭更是一皺,一陣墜痛從小腹襲來,她咬緊下嘴唇,艱難地說出倆字:「快去!」

鍾小安見娘親這樣,也害怕起來,趕忙跑走。

「爹!娘不好了!你快去看看!」

王婆子心想:啥?這不吉利的事這就來了?

正屋的其他鐘家人也是一愣,都趕去看看。

鍾大朗快步回屋,等他走近時,白秀蘭的臉色已經慘白,嘴唇都被咬破了,她微微伸手指了指被子。

鍾大朗掀起被子一看,只見媳婦兒的身下好大一灘血跡,頓時嚇住了,一個踉蹌才勉強停住。

王婆子也瞧見了,「這,這,怕是凶兆?」

「爹,娘!救救秀蘭吧!我這就去找大夫。」鍾大朗也慌了。

鍾老爺子見情況危急,說:「去看看那古大夫在不在?」

「好!」鍾大朗想也沒想就一頭跑了出去。

而接下來鍾老爺子和王婆子則是更加心亂了。

等古大夫的期間,鍾小月的心都急到嗓子眼了,她好想救她,不管是母女連心,還是作為人的本能,她就是想救。

越想就越急,但是這具嬰兒身體太被動了,她無法去救。

正不知所措的掙扎亂蹬時,她突然眼一黑,感覺穿過一道泛着光暈的門,一下就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她還是嬰兒的樣子,但是卻能行走,只見腳邊有一條小河蜿蜒流向看不見盡頭的地方,河邊有一大片田地,看着至少幾十畝。

轉了一圈,發現視線的盡頭白茫茫的看不清,她緩緩蹲下身,左手探了探河面,水很涼,又用捧起一點河水嘗了嘗,甘甜可口;右手再抓起一把土,捻了捻,濕潤肥沃。

腦子裡靈光一現,難道這就是潮流網文里的空間?

為了驗證這一想法,她閉眼在心裏試着默念:出!

再睜眼,果然依然在白秀蘭身邊,只是她看着越來越不好。

鍾小月再閉眼,默念:進!

然後她就又感覺自己穿過了一道光暈,又來到了河邊。

想着以前網文里說,空間有靈泉,那麼這河水便是?

她趕緊捧着水喝兩口,身體真的猶如一股暖流流過,很舒服。這地方感覺空氣里都是靈氣,那給這新一世的媽媽喝一點,或許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