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靈探玩家
靈探玩家 連載中

靈探玩家

來源:google 作者:吳怡婷的小可愛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吳怡婷的小可愛 懸疑驚悚 陳嘉意

陳嘉意是個偵探,但她調查的從來不是人,而是不存在的東西夜幕降臨之下,有些東西也會隨之出現流傳在都市當中的傳說,無人知道真假死亡,也許就在下一刻展開

《靈探玩家》章節試讀:

「居然是這裡!」鄭文傑挑眉。雖然沒有頭髮,但是他的眉毛卻很濃郁。

「你知道這個地方?」陳嘉意問。

「當初上大學的時候沒少在他那裡熬夜上網。」鄭文傑說。

「嘖嘖——」陳嘉意流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隨後便回歸正題,又問:「這地方真有那麼邪門?」

鄭文傑搖搖頭說:「不知道,我畢業以後就沒有回過學校,別說去網吧。」

忽的他臉色一肅,一拍桌子怒道:「不過你說起來這件事,我就想起來我在那家網吧還有三十多塊沒用,本來畢業以後還想說找個機會回去用完這三十多塊,沒想到它突然就沒了。」

陳嘉意正想着事情,被他這麼一拍,差點沒嚇過去,深吸一口氣後後還是忍住沒有發作。

她又說:「其實我也有點不明白,就為了一點爭執,需要用這麼極端的方法?」

鄭文傑說:「不過老實說,那個女人態度的確差,連我有時候也看不下去。她也是運氣不好遇到的又是暴脾氣,年輕氣盛,一時之間走極端泄憤,只是連累了幾十條無辜的性命。」

「一時意氣,但是這不是他們三個人做這種惡事的理由。你也說了,那是幾十條無辜的生命。」陳嘉意反駁。

「唉——」鄭文傑聳聳肩,沒有繼續深究這個話題,他們兩個人討論再多也沒有意義,而且也知道自己一開始說話有些不恰當,到頭來還容易傷了大家的和氣。

索性他話鋒一轉,將話題重新帶回到正題上,又問:「話說這個網吧都燒了那麼多年,怎麼突然又扯上了關係?」

陳嘉意組織了一下語言,將李珊來找她的事情都說了一遍,期間的一些關鍵點也重點提了出來。

「大晚上這個人不在宿舍開黑跑去這種鬼地方想幹嘛?」鄭文傑也提出了那個疑問,畢竟平白無故實在沒必要往這些地方跑。

「而且李珊說過她男朋友最近也很奇怪。」陳嘉意說著,將自己的筆記拿了出來,上面記錄了李珊所說的自己男朋友最近的異常狀況。

鄭文傑拿過筆記仔細分析了一下,又說:「陳嘉意,你有沒有發現他去的這三個地方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什麼?」這一點陳嘉意倒是沒有留意。她當時也只是聽了這些情況隨口一問,畢竟任何線索都需要盤問清楚,但是個中聯繫還沒有來得及細細思考。

「御書小學,寧化路,還有追洋網吧,這些地方難道你還不夠熟悉?」鄭文傑沒有直接道破,反而故作神秘地反問。

「謎語人爬好嗎?」陳嘉意沒好氣地開口,不過經他提點也算是醒悟過來。

這些地方無一例外不是江滬市赫赫有名的靈異事件發生地。

「他在有意地去這些地方?他想幹嘛?」陳嘉意不解。

「誰知道,可能是拍視頻賺錢唄?這些地方噱頭夠大了。」鄭文傑隨口猜測。

「沒想到這一次真得翻車。」

「如果真是這樣,你倒是要考慮好還要不要進去這個地方。」

陳嘉意臉色有點凝重,直覺告訴自己,李珊男朋友的事情大概沒有這麼簡單。

就這三個地方來說,別的地方她不知道,御書小學是真的有問題。這是一個廢棄十幾年的貴族小學,她曾經接過一個委託去過城北,好奇之下期間曾經去過這個小學看過,光這麼看着就感覺裏面的氣氛不對勁。

她抿了一口自己的檸檬茶,又對鄭文傑說:「我還沒有怕過呢。不過我這次來找你,是想找你借點裝備。」

「行吧。你等下跟我去公司拿。不過東西已經不多了,你最好還是小心點。」對於陳嘉意的要求,鄭文傑倒是不會吝嗇。

「我這次還有一些新東西給你試試?」鄭文傑說著,拿出自己的手機擺弄起來。

「什麼新東西?」陳嘉意知道鄭文傑雖然已經不再做祖傳的行當,但是本事卻是實打實的。他經常會做一些稀奇古怪但還算靠譜的玩意兒,專門讓陳嘉意去測試。

「你看看我給你發的東西就知道了。」

陳嘉意也掏出手機這才看見鄭文傑給自己發的是一件安裝包,下載回來安裝好以後手機桌面已經多了一個羅盤的圖標。

「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我大學無聊時做的,這段時間我又找出來重新優化了一下。這個軟件可以幫你識別出周圍的鬼。」

「這東西有用嗎?」陳嘉意有點懷疑得說著,拿着這個就好像拿着激光劍去打怪一樣,不倫不類。

心裏面還是覺得不太靠譜,於是又問:「你這個有什麼原理嗎?」

「這個原理說了以你智商很難和你解釋,反正親測有用。」

「誰讓你上次把我的羅盤砸了,現在一時之間也沒有其他東西給你替代。」

「話說那個羅盤還能修好嗎?」陳嘉意忐忑地問。

「能倒是能,只不過現在能修這個的師傅也不知道還在不在,畢竟那可是宋朝的東西。」鄭文傑說。

「宋朝?我以為是上周的。」陳嘉意驚訝,她用了這東西這麼多次還沒有發現這東西年代這麼久遠。

又坐了一會,兩個人離開了奶茶店。陳嘉意跟着去了鄭文傑的公司。

陳嘉意坐在鄭文傑辦公室的沙發上,一邊泡着茶一邊欣賞着窗外的風景,不忘感慨一句:「這裡的風景真好。想不到一段時間沒見,你的公司規模又大了。」

「是我的朋友帶得好,我只是負責打雜。」鄭文傑倒是少見得謙虛起來。他打開自己的保險柜,從裏面拿出一大袋的東西。這些都是他家傳的東西,只不過他現在也不用了,索性就交給陳嘉意發光發熱。

陳嘉意接過東西,檢查了一遍,能用的東西確實也不多了,但還是感激地說道:「謝謝了,下次請你吃飯。」

「你上次也是這麼說的。」

陳嘉意尷尬地咳嗽一聲,又問:「對了,小言怎麼樣?」

提起這個名字,鄭文傑神色一黯,無奈開口:「還是那樣,一直醒不過來。」

又坐了一會兒,陳嘉意便離開了,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將螺螄粉再次煮上吃完,然後睡了一覺,待到晚上十點多,便拿上所有裝備出門騎着電車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