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林南蘇的小嬌夫
林南蘇的小嬌夫 連載中

林南蘇的小嬌夫

來源:google 作者:紹魚微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南蘇 現代言情 顧雲琛

在R市,所有人都知道,林南蘇的三年是顧雲琛一生的禁忌,她救他出泥潭,卻也推他入深淵他也曾說過,如果死亡是重逢,他甘之如飴……可偏偏她不知道,她折磨他,摧殘他,甘願用自己的命親手毀了他一朝重生,她後悔了……她與靈君簽下生死契,甘願長眠北上,助異界燈芯永駐但她不知道的是,魔王之靈漸漸覺醒,逆天改命的事才剛剛開始……展開

《林南蘇的小嬌夫》章節試讀:

前言:在R市,所有人都知道,林南蘇的七年是顧雲琛的一輩子,她救他出泥潭,卻也推他入深淵。

當所有人都以為,一場爆炸後所有的一切都將結束,卻不曾想,那隻不過是異度空間的未完待續......

林南蘇醒來,整個腦袋如炸裂般疼痛,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心中不由的一酸,說不出什麼滋味。

或許上天覺得她罪孽深重,卻也苦的可憐,給她這次重生的機會,回到兩年前,她對從前虧欠的人和事進行補償。

只要能夠回到過去,回到一切都毀滅之前,即使簽訂生死契,最終灰飛煙滅,以自己魂魄助異能世界的燈芯永駐,她也絕不後悔。

這樣的事情她沒辦法在經歷一遍,沒辦法眼睜睜的看着顧雲琛因為自己葬身火海。

顧氏集團股票一落千丈,自己的兒子成為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還有那些掩埋在時間裏的真相。

葬禮上的白色,讓她害怕,讓她恐懼,讓夜夜夢魘,吞噬自己。

她忍着劇痛,強撐着身子坐了起來,陣陣眩暈,讓她不禁的有些乾嘔。

「媽媽,你怎麼了?」

林南蘇剛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個肉嘟嘟的小糰子站在她的床前,眼淚噼里啪啦的從眼角止不住的掉落。

「沒事,媽媽沒事。」

林南蘇說著便要伸手去抱他。

顧思哲看着林南蘇伸過來的手,下意識的躲了開。

顧思哲知道,他有一個奇怪的媽媽。

對他不好的時候,恨不得將他從樓上摔下去。

無論手裡是什麼,也不管會不會讓他受傷,都會毫不猶豫的砸到他的身上。

他從小就覺得,這個媽媽,一點也不喜歡他。

可是,有的時候,他又覺得媽媽很愛他,不管是打他還是罵他,那都只是她愛自己的方式。

她會在夜裡摟着自己,講着他最喜歡的故事,和他一起玩耍,也會一次次的哭着和自己道歉。

林南蘇看着他,心中全是虧欠,卻強撐着不讓自己的淚流下來。

只是苦澀的笑着,心疼地將顧思哲從地上抱到自己的被窩,用手輕輕地摸了摸他頭上的傷口,白色的紗布露出絲絲血跡。

「還疼嗎?」

顧思哲搖了搖頭,「不疼。」

林南蘇將他摟在懷裡,鼻尖酸酸的,一顆心緊攥着疼。

她都忘了,自己到底有多久沒有這麼正常的抱過自己的兒子。

一年?兩年?三年?還是從他出生一直到現在?

這兩年自己的精神時好時壞,不僅是自己身上留下自殘後密密麻麻的傷痕,就連自己兒子身上也是如此。

所以,無論怎麼樣,這一次絕不能像從前一樣。

林南蘇看見小好躺在自己的懷裡睡着後,小心翼翼的替他蓋好被,忍着身子的劇痛,穿上拖鞋走了下去。

看着四周一如從前記憶中的模樣,眼角的淚終是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但她很快便擦乾眼淚,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現在的她沒有時間傷心,畢竟,留給她的時間不多了......

林南蘇仍記得,上一世,因為親眼見到父親和大哥死在自己的面前,即便顧雲琛百般解釋,拿出所有的證據證明這些事情與自己無關,她都不曾相信他半分。

更是在流產後得上了嚴重的抑鬱症,甚至在精神方面也出現了問題。

她日日見着顧雲琛,如蟻在火,噬骨滅靈。

果然這樣的日子她就撐了兩年,最終還是在顧雲琛死的第二天,撞死在他的棺材上。

你若說,林南蘇不愛顧雲琛,可她卻視他如命,彼此折磨這麼多年,卻終不忍要了他的性命。

林南蘇看着樓下的張媽,一時間不禁恍了神。

「張媽,我手機呢?」

「夫人,手機在少爺那裡。」

「張媽,那你手機能借我用用嗎?我想給顧雲琛打個電話。」

張媽看着站在樓上的林南蘇,微微愣了愣,總覺得哪裡和從前不一樣,但還是走了上去,將手機遞給了林南蘇。

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她都看在眼裡,對林南蘇她也是真心的疼愛,超越了主僕。

張媽緩了緩神,是不是自己聽錯了?她說要給顧雲琛打電話?

還來不及吃驚,就聽見電話撥通過去的聲音。

「晚上回來吃飯吧!我想你了。」

聽見電話那頭半天沒有回復,林南蘇也只是樂了樂。

隨後將電話掛了,走到樓上,將小好抱了下來。

接到電話的顧雲琛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聽,確認了好幾遍,連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趕了回去。

一路上忐忑不安,這兩年兩個人要不就是不說話,要不就是吵架,家裡能砸的都讓林南蘇砸了一個遍。

如今她這般心平氣和的說話,倒是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即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心中卻還是忍不住的竊喜。

葉梓良開着車,時不時地用餘光瞥了瞥坐在後面的顧雲琛。

他,是在笑嗎?

顧雲琛剛走進來,就看見林南蘇抱着小好坐在沙發上。

小好緊緊地縮在林南蘇的懷裡,心裏雖有些害怕,但若一直能如今日這般,即便挨打也值得了。

林南蘇看見站在一旁的顧雲琛,鼻子一時間有些酸楚,但還是苦澀的笑了笑。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再怎麼難過終究還是無益,改命才是首選。

「來,坐」

林南蘇拍了拍旁邊的位置,一臉嬌嗔的示意顧雲琛坐在那裡,隨後拉了拉他的手,靠在他的肩上。

「晚上一起睡吧!」

沒等他回答,林南蘇便站起身來,抱着小好朝飯桌走去。

小好心裏也是美滋滋的,晚飯吃的都比往常多了一點。

小好看着飯桌上的兩人,這樣的場景他不知幻想了多少遍,一臉竊喜,隨後便拉着張媽走了出去,說是吃太多,要散散步。

林南蘇看着自己的兒子乖巧懂事的樣子,眼眸有些濕潤。

她真想不明白,上輩子她抽什麼風,讓小好跟她受了這麼多苦,想到這不由的長嘆了一口氣。

此時的飯桌上就只剩下顧雲琛和林南蘇兩個人。

顧雲琛一晚上也沒吃什麼,只是一直瞧着林南蘇,他不知道她現在怎麼了?是病情又嚴重了?

林南蘇也看出顧雲琛心中所想,看了他一眼,隨後放下碗筷。

「你不用這麼看着我,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而且還有一個兒子。」

「我知道之前我總懷疑大哥的死與你有關,甚至,為了噁心你,還給小好起名為顧思哲。」

「你也知道我的病,精神上有些問題,所以這兩年一直都對你不冷不熱的。」

「但是,現在我後悔了,我不想以後這些年,都是這樣過。」

隨後又看了他一眼,眸中漾出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以後,我會好好照顧小好,還有你。」

林南蘇沒有說一些肉麻的話,她知道,她想說的他都懂。

顧雲琛只是緊盯着她,記憶似乎被拉到了九年前。

那時因為顧老爺子重病,打算退位,顧氏集團內分成兩派。

一派是支持顧雲琛的父親—顧筠澈。

另一派就是支持顧雲琛的二叔—顧筠硩。

那時顧雲琛還在國外,剛下飛機就受到追殺......

林南蘇看他不知道想什麼想的那麼出神,隨後走了過去,坐到了他的旁邊。

將手伸到他手掌中間,這熟悉的溫度,讓她心不由的一顫。

她真的捨不得他,想到這眼淚不由的從眸中滴落。

顧雲琛本想替他擦去眼淚,一隻手卻被定格在空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