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厲少蜜寵替身妻
厲少蜜寵替身妻 連載中

厲少蜜寵替身妻

來源:google 作者:唐心怡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震庭 唐心怡 霸道總裁

自從唐心怡接到一通電話後,她的人生就此改變A市的金融巨頭厲震庭坐在她對面唐:什麼?你是讓我代替我姐姐進你公司?可是我姐唐心霖已經死了,況且我對她的生活一無所知厲:這不是你該管的事而且在A市只有我能保證你的安全!因此,唐心怡被這個城府極深的總裁稀里糊塗騙到手喂,說好我只是替代而已,你睡地下,別過來!展開

《厲少蜜寵替身妻》章節試讀:

「你是說,讓我代替我姐姐,進你的公司?」
咖啡店中,唐心怡晃着二郎腿,細眉一挑,眼睛眯着,不安分地上下打量着眼前這男人。
「可是唐心霖已經死了,況且我對她的生活,一無所知。」
「這不是你該管的事。」厲震庭不動聲色看着面前跟他兜圈子的女人,將手中的咖啡放下。
明明長了一張跟唐心霖一模一樣的臉,卻偏偏沒有她溫婉的眸子。
厲震庭手指輕輕扣着桌面,看着面前的女人。
「而且,」厲震庭神色篤定的往背後沙發上一靠,「你需要一個人來保證你的安全,你很清楚,在A市內,只有我能做到。」
呵,有意思!
唐心怡小手勾起一縷頭髮,在指尖來回打着轉,心裏飛快地盤算起來。
厲家少爺,為人滴水不漏,城府深得很。
十八歲接手集團,讓厲氏起死回生。六年間,不知幹掉了多少敵家,牢牢在A市扎了根。
包攬A市兩家著名報社媒體,沒事做做慈善,以至於這個笑面狐狸的口碑在老百姓當中好得很。
砸了砸嘴,唐心怡心中便有了答案,卻故意擰起了眉,一臉為難的樣子。
見她不說話,厲震庭也不作聲,慢慢攪拌着咖啡。
直到白色奶圈在咖啡中一層層散開,唐心怡才坐直了身子,將頭髮往耳朵後面別了別:「我姐姐,不是自殺對嗎?」
這疑問句說的異常篤定,語氣輕描淡寫,微微顫抖的睫毛卻出賣了她的情緒。
知道得倒是不少。
「我只是要挽回公司的利益,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
這個老狐狸!
「不愧是厲先生。」嘴上誇讚,手下攥拳,唐心怡似笑非笑看着他,似乎想從他深邃的眸子中找到什麼。
視線隔空相對。
眼前的人與記憶隱約重合,厲震庭不自覺晃了一下,緊接着,又不動聲色地回過神。
她率先移開目光,隔着玻璃的反光,眼睛瞄到斜後方的一輛黑色法拉利。
車身純黑,唯獨底部鑲了金邊,倒是有幾分厲震庭素來做事的味道。心下微沉,她警惕的抓住了自己的手包,唇邊微抿:「給我一個答應你的理由。」
「報酬夠你花一輩子,而且……」
厲震庭看着她那張故作嚴肅的小臉,端起面前的杯子,剛好遮住微微勾起玩味的嘴角。
「好,成交。」
唐心怡說完,便將椅子上的小包拎起來,衝著厲震庭莞爾一笑,款款邁着步子走了出去。隨後,警惕的左右看看,飛快地戴上了口罩。
直到人影兒消失在拐角,厲震庭才恢復了冷漠的表情,看着她面前一口未動的咖啡,眯了眯眼。
這回,他非得要勾出她背後的那隻大魚。
看着背後確實沒有人跟過來,唐心怡才摘下來口罩,大口喘着粗氣。頓了頓,猛地拿起手機一看時間。
壞了!
晚了!
懊惱地一拍腦袋,唐心怡趕緊轉身飛奔進另一家咖啡廳。
見着早就等在那裡的紅衣妖艷的女子,風塵僕僕的將包一扔,隨手理了理自己被風吹亂的頭髮。
「死丫頭,老娘等你這麼久。」
一見她來,那女人扭着腰站起來,嘴裏一面低聲罵著,一面將唐心怡手中的包接了過來。
紅紗半透出**的身子,若隱若現,勾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姑奶奶,我錯了!」
唐心怡一屁股坐下來,緩了緩氣息一臉神秘地說道:「爾奈,我遇着個大單子。」
「大單子?」歐陽爾奈頭也不抬地抿了一口咖啡,又從包里拿出粉餅來。
「厲震庭,厲少爺,他讓我代替我姐,去公司。」
聞聲,補着妝的手一頓,一雙勾人的桃花眼不自覺瞪得渾圓:「什麼!」
她這麼高聲一叫,反倒是嚇了唐心怡一跳。
咖啡廳瞬間多幾道來意不明的視線,歐陽爾奈歉意地沖他們笑笑,緊接着湊近了桌子低聲道:「這可是個好機會啊!你不一直懷疑晚兒不是自殺嗎?」
「是啊,」唐心怡眸色一瞬晦暗,「可……」
見唐心怡猶豫着不說話,歐陽爾奈才將手中的粉餅塞到包里,雙手往桌子上一搭,眼睛一瞬間亮起來精明的光。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他要是利用你,你也可以利用他,順道着查清這事兒。中間撈上一筆,然後拍拍屁股走人。」說著,歐陽爾奈端起咖啡朝窗外瞄去,若有所思地眯着眼,細白的腿上下晃着。
「找你的?」話鋒一轉,唐心怡一愣,順着歐陽爾奈的目光看去。
街對面單向玻璃上,映出咖啡廳的全景,細看,立刻就發現了拐角處的黑色法拉利。
唐心怡癟癟嘴,警惕的盯着車上下來的男人:「老狐狸。」
順手拿過桌子上的小鏡子,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臉,這才款款跨着步子朝門外走去。
「喲,厲少爺還有事?」
「不,是唐小姐落下了點什麼東西。」厲震庭嘴角輕輕一勾,看着她臉上飛快變幻着的表情。
大手攤開,裏面的紅耳環折射出晶瑩的光,靜靜躺在手心裏。
「不客氣。」
觸電一樣從手中拿回耳環,唐心怡頭也不抬地飛快塞到包里。
磁性的聲音頓了頓,又從頭頂上方響起:「我送你回唐家。」
唐心怡一愣,抬起頭,正對上他眯着眼玩味的眸子。
「唐小姐還是趁早適應的好。」
撂下這句話,厲震庭微微頷首,嘴角掛着剛剛好的笑。一轉身進了車裡,車就靜靜等在拐角處。
「厲震庭!」
唐心怡咬牙切齒從口中擠出這兩個字,衝著遠去的背影使勁翻了個白眼,深呼吸兩口,甩着包回到了座位上。
「我走了,回唐家。」唐心怡敲敲歐陽爾奈的桌子,眼睛卻惡狠狠地瞪向窗外,暗自念叨着,「還不知道唐家是什麼樣的狼穴虎口。」
「不用我送?」歐陽爾奈扭着水蛇腰站起來,順着唐心怡的目光看去,看到門口一輛車,心中便有了數,「好了好了,快去吧。」
隨即咖啡店衝出來一個身影,飛快地在車流中穿梭,最後停在車前,敲了敲車窗玻璃。
車窗一搖下來,就正對上一張兇巴巴的小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