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六界那些事兒
六界那些事兒 連載中

六界那些事兒

來源:google 作者:流光yx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洛霖 蘇離

人、妖、魔、天、靈、冥六界,數百年之前停戰之後,簽訂神約,表面上和諧共處而魔界卻欲與妖界連親,不久之後,老妖帝身隕,妖族唯一血脈繼承者也失蹤不少人的眼光都盯向魔界,魔帝讓魔族殿下去尋妖界公主仍有不少人認為魔帝為了吞併妖界,賊喊捉賊做樣子,六界之首天界,派了龍族二殿下與其一同前往,誰知,那有心人故意將他二人往多年前的陳年舊事上帶,六界那些個事兒被二人翻了個底朝天,不少人都開始對二人暗下殺手,二人再查下去,怕是褲衩子都要扒出來了!展開

《六界那些事兒》章節試讀:

明月一輪已當空,晚風徐徐吹起了鬢邊的青絲,吹動了波瀾無驚的湖面。茶樓里,蘇離和洛寒四目相對,久久無言洛霖趴在桌子上都快睡著了。直到茶樓的小二站在洛霖他們的包廂外,輕聲說道「幾位客官,天色已晚,小店打烊了,客官明日再來吧」

「既然如此,蘇少帝,告辭。」洛寒起身要走,洛霖跟了上去。

「且慢,殿下,雖然口上說著不插手,到底還是要管的,畢竟,這可是天帝的意思。」

洛寒轉過身,看着蘇離,他不緊不慢的說道「與其到時候在雲來客棧相遇,倒不如在此把話說清楚。」

「蘇少帝何必咄咄逼人。」

「行吧,既然殿下意已如此,在下不強求了,告辭。」

洛寒點了點頭,向蘇離告了別,出了茶樓。蘇離出了茶樓,一身如雪的白衣不一會兒便隱沒在了黑夜之中。

黑暗裡,一個帶着斗篷的男人在等着蘇離。

「事情如何?」

他所問的,指的是與洛寒合作的事,對此,蘇離給了黑衣人四個字——

「不知好歹。」此刻,他眼中一絲殺氣,一襲白衣戾氣繚繞,早沒了在茶樓之時的君子之氣。魔族少主,一身戾氣殺戮才對,儘管白衣着身,有些東西,是擋不住的。

「那你接下來如何?」

蘇離挑了挑眉,輕蔑的笑了笑「早就和他說了,我自己可以,非的這麼費勁。」

黑衣人用威脅的語氣說道「少帝,別太自以為是,借熾炎之靈引出凌寒之靈是帝吾的意思,帝吾讓我告訴你,無論如何都要和龍族的二位殿下打好關係,希望你從洛瀟安身上下手,他靈力低隱為人愚鈍,一定……」

「夠了。」蘇離不耐煩的打斷了他,黑衣人似乎不太高興。

「該怎麼做,我心裏有數,滾吧。」蘇離背過去揮了揮手。並不想再多看他一眼來玷污自己的眼睛。蘇離一下令,黑衣人立刻乾脆的消失了。

蘇離獨自一人身處黑夜的人間小巷裡,四周都是黑的,除了夜空中的月,唯有他的一襲白衣隱約能見輪廓,他抬頭看了看月亮。蘇離嘴角輕輕上揚,儘管眼神里儘是戲謔。

從洛瀟安下手嗎……

洛瀟安……

迎面吹來的晚風,帶着凡人販賣的糕點的清香,攜着路邊花販還未賣完的花香。洛霖很喜歡人間,喜歡人間的這股煙火味。二人在最近的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哥,你方才同蘇離談到的雲來客棧又是什麼地方?」洛霖輕輕點亮油燈,洛寒坐在桌旁,拿出半塊殘缺玉佩,這半塊玉佩與尋常玉佩略有不同。漆黑通亮的玉身,細看有裂痕支出,半個字跡隱隱約約。洛霖拿起那個東西,仔細看了看,那個字似乎是「樂」。

「哥,這個是什麼?」

「妖界秘寶引靈玉」

「這就是老妖帝給旭樂卒煉的引靈玉?」

「不錯。」

引靈玉是妖界獨有的一種玉,它可以護主免受外界侵害,一般是由長輩淬鍊之後贈送年幼無力自保的小妖 ,它需要取小妖的一縷清魂,再由妖族長輩繼以靈力淬鍊百年,百年之內都要用靈力滋養,不可間斷。

故此,妖界很少有人會大費周章卒煉一塊引靈玉。

妖界少主旭樂出世以來,體弱多病,多災多難。剛出生,母親便瘋了,差點親手殺了她。剛長大一點,又不知得了什麼怪病,從此終年卧床不起。老妖帝實在心疼膝下這唯一一個小女兒,花了幾百年,用了靈力卒煉了一塊不同尋常的引靈玉,玉**,細看,有旭樂之名的暗紋,傳聞自旭樂有了引靈玉,身體也逐漸好轉,不再病難纏身。

洛霖看着手中這半塊玉,不解道「奇怪,怎麼只有一半?」

「不知,師尊交於我時,就是這樣,妖界少主失蹤之時,唯一留下的,只有這半塊引靈玉,另一半似乎隨着她,一起失蹤了。」

「傳聞這東西可以避災避難,真的假的?」

「這倒是真的,它是老妖帝百年靈力所聚,引天地之氣,聚萬物之靈。」

「還不錯,回去我也弄一塊玩玩。」

「妖界秘術,怎可亂來。」

「知道啦,不過說說而已。所以這半塊引靈玉到底有什麼作用?」

洛寒從他手中拿過引靈玉,在玉面輕輕一點,漆黑的玉身之中升起了寥寥白煙,白煙逐漸圍成了圓的輪廓,圓之內出現了畫面,洛霖細看,畫面里是一家名為「雲來」的客棧。

「玉雖殘,魂猶在。」洛寒說。

洛霖看着,突然想了起來,淬鍊引靈玉,需要被護之主的一縷清魂,那麼,這半塊引靈玉,只要稍稍用點法術,就可以讓引靈玉與被護之主呼應。所以,旭樂應該是在這個叫做雲來的客棧。

次日,洛寒與洛霖便來到了雲來客棧。

這個客棧建在荒郊野外,三層樓的木屋,卻富麗堂皇,人源不斷。洛霖二人還未到,遠遠就聽到了喧囂。

洛霖站在門口,看着這個匾牌,「雲來」二字怎麼看怎麼不舒服,這個「雲」字寫的太細,「來」字寫的太寬,兩個字中間還隔了一段距離。

「瀟安,你在看什麼?」洛寒見洛霖盯着人家的匾牌,看了半天了。

「哥,你有沒有覺得這個雲字好奇怪,好像沒寫完。」

洛寒抬頭看了看,雲字看着確實挺彆扭,但卻不太在意「可能是店家風格,我們進去吧。」

洛霖推開木門,「吱——吱——」老木門與地板發出令人不適的聲音。

剛打開門,一股灰塵撲面而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霉味與令人作嘔的腐臭味。屋子裡人聲鼎沸,三五成群坐成一桌,吃着小菜,喝着小酒,津津有味的聊着。

洛霖抬手揉了揉鼻子說道「哥,這些人是鼻子不通氣嗎?」

洛寒似乎也有些受不了這個味,微微皺了下眉,給他和洛霖下了一個結界,終於聞不見那奇怪的味道的嗆人的灰塵了。

這時,突然有一個奇怪的女人過來招待他們。

她臉上塗滿了誇張的胭脂水粉,一笑感覺臉上的粉在不住的往下掉,她扭着身子走到兄弟二人身前,笑道「二位客官,我是這裡的掌柜,稱呼我為王掌柜就好。請問客官是要用餐還是住店?我們這兒的服務,方圓百里出了名的好哇!」

洛霖「……」

只見洛寒說道「住店」

「好嘞!二位請隨我來。」

王掌柜邊走邊說「客官,我這兒啊,空氣清新,風景好,許多人有空都會來這兒小住一段時間,既修身又養性。」

洛寒和洛霖「……」什麼樣的人才會來這兒修身養性。

她將洛霖二人帶到一間房間前,囑咐道「客官,這裡啊,晚上太黑了,看不清路,沒事別出門,風大,怪冷的。」說完就下了樓。

洛霖捂住口鼻,在此推開門之時,卻發現,房間意外的乾淨,只是,樓下那股難聞的氣味卻更清晰了,洛霖說不上來是什麼味,洛寒卻微微皺眉。

洛霖關上門,洛寒下了一個禁音咒,這樣一來外面的聲音可以聽見,而裏面的聲音卻聽不見。

洛寒總覺得這個房間不太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洛霖在房間轉了幾圈,道「哥,那個王掌柜該不會不是人吧?」

洛寒搖了搖頭「她身上沒有任何靈氣和魔氣,甚至連妖氣都沒有,不能輕易下定論。」

剛說完,看了看掛在牆上的一面銅鏡,扭曲的映出屋子裡的擺設,又囑咐道「不過,這裡處處透着詭異,你一定要小心。」

「知道了,不過,哥,你有沒有聞見……」

洛寒點點頭「鮮血和腐屍。」

洛霖「……」

「哦,難怪,這老闆娘絕非善物。」洛霖說道。

洛寒也走了幾步,終於發現不對勁兒在哪兒了,他蹲下用手輕觸地板,沒想到這地板竟然是人皮鋪的!

仔細一看,不止地板,連床上的被褥都是人皮做的……

洛霖隱隱作嘔,正打算開門出去看看,這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老舊的木板被踩踏的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腳步聲在他們門口停留了一下,隨後,進了隔壁的一間房。

「哥,那個旭樂到底在哪兒?」

「可能也在這個客棧,等天黑了找找看。」

「也只能這樣了。」

入夜,月影婆娑,風吹的外面的樹發出「沙沙」的聲音,亦如冤魂的訴說。一縷月光透過窗外照在了客棧的走廊上,窗外的樹枝左右搖擺,把月影帶的動了起來。

洛霖和洛寒分頭開始在客棧尋人。

這房子太老了,隨便走幾步就發出聲響。洛霖慢慢地挪動着腳步,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好不容易下了樓,「砰」的一聲,有什麼東西落在了地上,洛霖猛地回頭一看,只有一雙黃銅色的眼睛在盯着他看。是一隻黑貓,它與黑暗融為一體,要不是這雙眼睛,洛霖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他剛鬆了一口氣,就立刻聽見了砍東西的聲音,他尋着聲音找了過去。

在後廚,一扇木門虛掩着,裏面透出一點點光和腐臭的腥味。洛霖悄悄從門縫裡看進去。

這個房間不大,牆上掛着一些剝了皮的屍體。地上堆着一些剛剛剝下來的人皮,血糊糊的堆作一團。王掌柜站在一塊石頭做的案板前,正在把一個剝了皮的屍體分屍。突然,她回過了頭,洛霖一個轉身躲在了門後。也不知那個女人看見她了沒。

洛霖眼見這一幕,心驚道這個女人怎麼這麼恐怖,魔族也不過如此了!不能打草驚蛇。

當他再次緩緩的再從門縫裡看去時,老闆娘血淋淋的眼睛剛好與他對視上,二人兩兩相望,隔着門縫,不過一尺距離。

她此時臉上沒有了厚厚的脂粉的遮蓋,嘴角向兩邊撕裂,鮮血順着她的七竅緩緩流下,只聽她陰鬱的說道「客官……不是告訴你了嗎……晚上不要亂跑……」

洛霖嚇了一跳,狠狠把門關上。

王掌柜「……」

洛霖差點被嚇死了,連忙回頭跑,打算去找洛寒。老闆娘拎着一把砍骨刀追了過來,洛霖在上樓梯的時候,踩狠了,好巧不巧,這破舊不堪的老木板「咔擦」一下斷了!他的腳一下子卡了進去。他一抬腳,一個鋒利的東西卡住了他的腳。

這時,這個老闆娘拿着砍骨刀走了過來,她的嘴角越來裂越誇張,她以一個扭曲的角度歪着頭,鮮血從她的臉上滴落。她慢慢地走到洛霖跟前她,抬手砍去,洛霖往旁邊一閃,刀落在了樓梯上,這階樓梯也被砍壞了。

洛霖的腳還被卡在樓梯里,已經躲不了了,當她再次舉起刀的時候,洛霖迅速結了一個結界,雖然他靈力低隱,但也不是完全不能用。對付這個女人,應該還是可以的。

果然,刀落在結界上。沒想到,下一刻,她竟然有靈力!她將靈力渡在刀上,一刀下去,結界破了。

這會兒真沒辦法了,跑不了,也躲不掉了。洛霖閉眼想着用手擋擋,斷就斷,大不了過幾年再長!

他抬手一擋,沒有預料中的疼痛,睜眼一看,一襲白衣映入眼帘。他本以為是洛寒,但定睛一看,竟然是——

「蘇……離??」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六界那些事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