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流淚貓娘
流淚貓娘 連載中

流淚貓娘

來源:google 作者:水樂園魔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水樂園魔劍 淺羽

故事該有什麼反響,我要怎麼做,怎麼產生價值,直到不如捨棄一切,但捨棄不了自己的人生,當現實遊戲降臨,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除了老死,人們擁有了復活的機會故事主角,淺羽立志做個普通人,卻執着於遊戲,有自己的心得體會,似乎不是很超絕,卻要踏上救世之旅,或許是拯救自己人生的道路,死後又能做什麼呢心裏想要成為魔鬼,卻忍不住向淚痕伸出手,喜歡悲傷的人,感覺很奇怪,感覺別人看到這樣的人會覺得很奇怪吧,沒有目標就玩遊戲?要休息嗎?或許再找漏洞?展開

《流淚貓娘》章節試讀:

淺羽數着下鍋的青蔥,想到要不要給吃香村長做一份食物呢?雖然暫時沒有太高級的東西,不過也算是對吃香村長照顧的感謝。

淺羽想到了紅燒醬豬,就做這個吧,淺羽吃完飯,擺好烤架就開始處理材料準備腌制豬肉,然後去做了一些任務,再學習了一些技能,免得背包中占太多格子。

學好了一些技能,淺羽打開燒火裝置開始烘烤醬豬,時不時刷一些醬料,油脂滴落,逐漸起了香氣,烤了兩個小時,淺羽順便學了一些技能,對做菜也算得心應手了。

淺羽用大碗裝切好的紅燒醬豬肉,再澆上一些剛做好的秘制醬汁,紅燒醬豬肉算是完成了。

淺羽離開靜室把紅燒醬豬肉送到吃香村長面前,說道:「算是感謝村長而做的一頓飯吧。」

「哦,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吃香村長紅光滿面,笑着接下淺羽遞來的碗。

淺羽想到,宅了這麼久都有些懶得出門了,不過為了實踐的經驗,還是要出門去實戰。

淺羽拿出岩心法杖,上面鑲嵌了魔法珠,能夠快捷地釋放魔法與降低消耗,淺羽注入魔力構建出魔法陣,發動了傳送術,白光一閃,淺羽出現在了毒蛛森林。

當然,淺羽是來拿毒蛛女王練手的,太陽剛升起一些,淺羽鎖定了周圍的毒蛛,拿出唐橫刀開始練習基礎的攻擊。

如何更有效地接近殺傷,不是說移動速度快就一定最效率,還有更好的方法,以及速度慢的情況下也能使用的方法,若現在相當於騎着戰馬的衝刺,那麼之後沒有了這樣的速度後會不會像是走不動的情況呢。

而且不是等敵人衝過來,淺羽舉刀在空中揮舞,如何砍到敵人是第一個問題,如何造成有效殺傷是第二個問題,以及如何保障自己的安全。

淺羽剛接近到毒蛛五米的距離就被發現了,淺羽直接揮刀砍下,毒蛛在短短的一秒內衝到淺羽面前,卻是踏動着肢體跳起避開了。

淺羽調整腳步用力踏下,帶動身體前進,收緩的刀追擊着向毒蛛劈下,是初見二連擊,淺羽的目標是將這兩刀的差距縮短,直到能夠在不夠快的速度情況下做到能夠擊中敵人的劈砍方式。

如果我真的幫助不到別人的話,那我要成為一個戰士。

毒蛛準備發動攻擊,但在適合的速度下來不及逃離,被淺羽砍中一刀,當場倒下。

淺羽以和毒蛛差不多的速度做練習,沒砍中第一道,第二刀衝刺階段提升一些速度。

可是這時,已經有兩隻毒蛛被吸引過來,一個毒蛛噴射出毒液,另一個毒蛛直接踏地飛撲過來,形成一個夾角,這種時候要怎麼避開呢?

淺羽踏步向右側輕跳,速度不慢,但還是被毒蛛的利足刮到,雖然並沒有什麼傷害,淺羽想到,如果自己沒有足夠的反應力,速度再快一倍也可能躲不開。

毒液留下的範圍不大,淺羽離開毒液有些距離,轉身向著結束飛撲的毒蛛衝去,補刀也需要技巧,不然只是零碎的知識。

毒蛛抬起尾端,還沒用出蛛絲,就被淺羽的刀砍到,倒在地上。

另一隻毒蛛也飛撲了過來,淺羽將刀拉倒身前輕微擺動,然後向身側揮出,捅穿了毒蛛,將毒蛛屍體甩下,淺羽覺得戰鬥技巧還需要磨練,自己對毒蛛的攻擊做出的應對還不夠好。

淺羽深呼吸,然後轉頭看向下一頭毒蛛,調整唐刀的位置,向著毒蛛衝去,不好好學習的話,只是麻木地揮動武器也不會成為合格的戰將。

淺羽的刀再次揮空,卻是反應過來的毒蛛退後了一些,躲開了淺羽的攻擊邊緣,來不及停下,淺羽提着唐刀再次向前,提斬向上把毒蛛撕開兩半。

是否還有什麼不對?就是本該全心全力的戰鬥,只是還沒遇到對手而已。

練習武器戰鬥技巧再用魔法的話可能個會分心。

又有毒蛛圍上來,這次更多,有七隻,淺羽尋找着極限的閃避距離和最好的進攻距離,六頭毒蛛一起噴塗毒液,淺羽向旁邊退開,卻還是被噴到了毒液,感覺左臂上和腹部有些酸痛,淺羽體會到了中毒感,沒有任何借口地被飛撲的毒蛛撞到,淺羽吃力地坐到地上,有些恍惚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壓抑的情緒爆發。

這裡的空氣雖然也不清新,但是有着嚮往。有這種感覺吧,彷彿回到了害怕一種蟲子的時候,如果是蜘蛛的話,高草上的蜘蛛鮮艷地可怕,淺羽緊盯蜘蛛身上的花紋回過神來,身上還有些麻癢。

「呼…」淺羽左手捂着腦袋起身,抬刀劈砍身邊停下的毒蛛。

或許是很多的失誤,只不過淺羽的體質和耐力,被毒蛛疊了十七層毒也沒有很高的傷害。

感受着身上的辛苦蔓延,好像侵蝕着自己的氣力一般,淺羽觀察三頭毒蛛,鎖定中間的一頭毒蛛踏步開始衝刺。

這個毒蛛原本打算噴毒,但在夥伴的掩護下,卻是在淺羽衝上來接近的時候向後一躍,退開了五米,淺羽向前踩了一步,揮動第二下刀,劈空。

一個毒蛛趁着時機跳到淺羽的背上,那種尖利的觸感讓人渾身一激靈,淺羽身體顫了一下,模糊的視線與思考衝突,做着鬥爭。

「呼…要這樣失去戰鬥力嗎?」淺羽感覺遇到了難題,雖然身後的毒蛛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不過那種熟悉感一次一次地刺激着淺羽。

蟲子好像會分裂,蟲子好像會咬人,就像現在好似萬蟲噬體一般,身體的應激反應有些燥熱,淺羽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

淺羽有些僵硬地伸出手,向身後摸去,自己似乎並不能感覺太多知覺,疼痛和麻癢混雜在一起讓人傻傻分不清,不過抓空了,毒蛛已經跳躍開去。

淺羽感覺身體一輕,卻沒有去抓住那種輕鬆的感覺,深呼吸,然後目光鎖定了前面的毒蛛身上的花紋,然後看清,淺羽抬起腳步沖了上去,恍惚間,一不小心讓毒蛛沒有逃掉,直接死在刀下。

淺羽轉身,依然從剩下的毒蛛中選定三隻,此時卻是有周圍的許多毒蛛都被吸引,沖了過來。

淺羽抬起左手,捏動法訣,一陣白光從手上閃過,給自己加成了毒弱化狀態,身上疊的幾十層毒開始抗衡新疊出來的毒素。

淺羽感覺一瞬間的清晰,身體忽然彈射而出,揮刀劈下,攔截了毒蛛向旁邊躲避的動作,擊中毒蛛。

急劇消耗的體力也開始恢復,淺羽轉身就向著下一頭毒蛛衝去。

此時,一頭精英毒蛛沖了上來,淺羽揮刀砍在它身上,沒有秒掉,精英毒蛛跳起來咬着淺羽的脖子,淺羽感覺從脖子處起,有一種撕裂般的疼痛,彷彿脖子被咬斷,失去知覺,不過稍微恍神,淺羽就察覺這是錯覺,毒素轉化為了劇毒,不過依然不如淺羽釋放的法訣,沒有掉什麼血。

淺羽抬起右手,用力地抓住精英毒蛛的腦袋,精英毒蛛快速掙扎,淺羽感覺有些牙酸的握力,精英毒蛛的腦袋變得酥脆,然後向內擠壓爆爛,汁液濺了一身。

淺羽下意識的想到,回去要好好洗澡,如果這算精神傷害,大概會習慣吧,如果有更大的打擊的話。

「呼…」淺羽依然感覺呼吸有些費勁,乾脆放緩了呼吸,即使感到難受,卻感覺不到因為粗暴的動作用精英毒蛛的牙齒在脖子上留下血痕。

會分神吧,淺羽向著,向前踏出一步,腳下一軟,摔倒在地上,感覺好想放棄。

或許害怕都變得灰暗,躲藏起來。

毒蛛沒有放棄這個機會,上前想要啃咬,淺羽內心想到,似乎缺少很多基礎練習,近身防禦彷彿為零。

只靠直覺可不行啊,這樣想着淺羽支撐着身體爬起來,身體有些酸麻,所以動作有些慢。

艱難地好似過去了一個春秋,淺羽抬起右手扇動擊飛了一頭毒蛛,卻還有殘血在遠處掙紮起來。

淺羽握緊了長劍拔起,身軀微顫,腳步交叉輕踩,雙腿微曲,扭腰送臂,旋身斬將三頭被甩飛的毒蛛斬殺。

淺羽感覺到輕鬆了一些,感受到逝去的生命,不過轉頭一看,還有許多的蜘蛛花紋亮起。

淺羽的視線清晰了一些,意志稍微突破了一些,尋常蜘蛛毒對淺羽的效果減弱,更是免除了不多的毒素傷害。

淺羽心神稍平,恍惚間眼中有淚水,選定了一個目標,依然看三隻毒蛛,向前衝出。

隨着意志的增長,淺羽的傷口也在快速恢復。

淺羽加快了一些速度,一刀斬開一頭毒蛛,轉身稍作加速追上另一頭毒蛛將其斬殺,然後轉身盯着最後一頭被鎖定的毒蛛,踏步衝出。

淺羽忽感不適,沒控制住腳,全身失去力量一般摔倒在地。

這種感覺…太刺激了,彷彿一生都過不去的坎。淺羽輩分的眼淚湧出,彷彿所有的一切的錯都在自己身上。

這種時候是那麼無助,彷彿什麼都做不到。

或許要分心對付這麼多毒蛛本就是不公平的,不明不白地重整精神,怎麼可能有人能夠做到一下子恢復精神呢,連寄託都沒有,就這樣要孤獨地走下去,沒有任何依賴的話,一定活不下去吧。

什麼成為最強的夢想,不知道破碎了多少次,想要守護別人的夢想,他們放棄了,我的不知所措,命運的破壞,他們拒絕了。

我就是這樣一個不討喜的,或許太過扭曲。沒有人值得拯救。

人們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不知道怎麼去接觸他們,怎麼幫助他們不做壞事,怎樣開心地活着,想要改變世界或許太過單薄。

「為什麼,為什麼…」淺羽彷彿沒有了話語,只是不知所措。

就像在身體中,記憶隨便找個目標,就能沒心沒肺地活下去,我不想成為一個不完整的人,可是隨着夢想死去,似乎我也破碎了。哪有什麼碎片可以挽回。

付出嗎?虛無是沒有意義的事情,沒有人一直支持的話,生來便是不完整的,不論怎麼破碎,也只是生命的掙扎而已。

我會感覺生命的渺小,以及忘了我是誰。

能夠聽到天邊親人叫自己的聲音嗎,或許是這樣期盼着,只是錯覺。親情的感覺也就越來越淡泊,他們還聽別人的話,而不考慮自己,不是不夠自私,只是沒有在意我,只是在做自己的事。

生活是無力的,就這樣掙扎,似乎不會有完整的靈魂。

不過淺羽還是起身,拿起了刀,去學習知識吧,無論是什麼,都要掌握。

即使他人不為此而活,如果這是永遠的目標的話,很無厘頭吧,是扭曲的現實。

即使定下不可能完成的目標,成長的代價是什麼呢。

無論過去、現在、未來,還是未知、神秘、永恆。

似乎哭累了就沒有眼淚了,這就是一個不可能達到的永恆吧。

為什麼喜歡哭,沒有理由的。

淺羽鎖定一個目標、兩個目標、三個目標、四個目標…似乎無所謂了吧,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變得很有進攻性,即使是感覺活不下去了,也要壓制。這就是釋放現實的扭曲。

淺羽衝上前,動作變得更加乾淨利落,一刀劈開了一頭毒蛛,然後轉身快速移動,距離不斷拉進,毒蛛被刀切開沒做出反應,其他毒蛛亂成一團,不可能的,大多毒蛛都開始噴吐毒液。

我不能一直靠着直覺戰鬥,所以燃燒意志吧。

淺羽的眼睛更加有神,綻放炙熱的白光,鎖定了一個目標就轉身跳起,身體快速下落的三秒,唐刀劈開來不及躲閃的毒蛛,身體微顫,淺羽已經轉身向著另一頭毒蛛衝去,毒蛛跳躍起來,卻沒躲過淺羽的刀鋒,好似雜亂無章的閃躲。

淺羽的眼睛有些失神,身體前傾,穩定了一下身體,調整動作向一旁避開,燃燒意志也不是平常手段,還是要以正常的練習才行,要把握好每一次動作,去學習,去練習,這樣的戰鬥才有價值。

淺羽坐到地上,彷彿無神的布娃娃一般,心神一跳,一種刺激的思緒閃過,感覺很難受,但淺羽還是左手撐着地面,手掌用力立起手指,收力返回身體用雙腿站立。

淺羽向著其中一個目標奔跑,毒蛛噴塗出毒液,淺羽側身向側邊劃開,很近地避開了毒液,扭動着身體重心,腳步稍微支撐讓自己的身體再立起來,所以下盤穩很重要,不過淺羽現在做有些費力。

淺羽收身躬身,提震右手刀,扭動着手臂劈下唐刀,將身邊的一頭毒蛛劈開,手臂還是有點難受。

彷彿不練習的話,就會放棄記憶,淺羽跳起,將一頭飛撲起的毒蛛踢墜地面,淺羽也有練習腿法,勉強把這頭毒蛛幹掉了。

全能是什麼,不裝的話,大概是渴望?

如果現實不那麼真實,能夠有多少選擇呢。收集癖是怎麼出現的,現在有些想不起來。

可能是因為想要,淺羽用靴子帶動着力道在草地上輕滑,轉動身體,穩定刀身劈開一頭毒蛛。

還可能是想要變得完整,如果命中注定,淺羽跳起來,動作有些不穩,拿着唐刀墜下,沒劈刀選定的目標。

別人都想要的,我也想到,這是渴望,如果是願望的話,我實在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淺羽踏動腳步,彈起細腿,微曲大腿,好似轟炸一般的衝擊,左腿落地,右腿踏地,抬起左腿,跳動右腿肌肉,淺羽橫刀斬出,毒蛛被刀尖蔓延的刀氣劈開。

「哈~」淺羽感覺到了身體的疲憊,控制了力量也會在學習的過程中消耗精力,吐出一口白氣,淺羽深呼吸,毒液和黏絲滾纏在淺羽身上,動作彷彿有些費力,淺羽努力適應着動作。

或許沒有太多目標吧,淺羽轉身,側身彎下腰避開了毒液和絲線的噴射,毒蛛的絲線還是有些麻煩的,淺羽感覺有些難受,眼中好似有風的氣息,無視了絲線的纏繞,衝上前提到劈開一頭毒蛛。

說是意志力的運用,更接近對「風」的運用,或者說一種能夠消磨萬物的特質,除了自己,一切那樣風化,無論干透還是斷裂。

無論是什麼停留在身上,黏質也隨風碎解釋散。或許對自己的意志也是一種消磨,所以感覺是用了意志。

那麼借住自然的「風」,也可以用法力,或者就是自己的法本身,是我本身。

淺羽以一種感知中扭曲的速度出現在一頭毒蛛身邊,用刀劈開毒蛛,其實還是有些硬的,劈開比較吃力,不過沒了甲殼的保護,其中的組織劈開就沒那麼難。

淺羽劈開了一個沒有目地跳躍的毒蛛,出現在另一個毒蛛身側,劈下唐刀,淺羽的速度沒有變快多少,但似風無形,若柔無質,想要關注,還沒看清已經不見,焦急地想要捕捉身形,卻劇烈消耗精神和意識。

追求的風是自由嗎,或許是偶爾碰見的朋友,心情也會理解。

終於,淺羽幹掉了最後一個找尋着自己的毒蛛,收起唐刀,淺羽疲憊地趴在草地上,草地沒有清新的味道,有的只是枯燥。

意志顯然不是那麼好恢復的,過了一會,毒蛛快刷新了,淺羽拿出斧鉞,站起身,橫着斧鉞向著下一處走去。

用斧鉞擋住了噴射來的蛛絲和毒液,淺羽漫步般不緊不慢地走着,隨着毒蛛包圍多起來,淺羽也有許多沒擋住的毒液和蛛絲,淺羽揮手構建出一個恢復術,持續的施放,很快把自己回滿血,然後揮動斧鉞,轉身劈開了一個毒蛛。

更多的毒蛛前仆後繼地撲上來,淺羽揮動斧鉞順勢劈開五頭毒蛛,計算好了轉一圈半對應的毒蛛位置,淺羽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抬起斧鉞擋下來不及防守的毒蛛,有毒蛛跳到身上,淺羽還是感覺很噁心,抖動身體,像是抖蛛絲一般試圖把毒蛛抖下來。

不過還是有些麻煩,抖了一會才都下三隻毒蛛,又有其他毒蛛爬上來。

淺羽感覺到煩躁,努力忍耐瘙癢和疼痛,去平靜下來,至少現在不用為別人高興。

淺羽舉起斧鉞,踏動腳步開始轉動,逐漸變成壓着身體拖着斧鉞轉動,保持平衡,淺羽一用力,提升了速度,踏動腳步,迴旋斬斬出!周圍五米中的所有毒蛛都被切開。

淺羽抓着斧鉞站立不穩,很暈的感覺,眼中天旋地轉,腦子和身體感覺一塌糊塗,雖然逐漸恢復了掌握,視覺和其他感官逐漸恢復,不過這種感覺悶在胸中感覺很難受。

摔倒在地上有種失重感,對能量的掌控還有很多不足。

淺羽收起了斧鉞,感覺嗝氣呼出,翻了個身在地上乾嘔,「嘔…嘔喝…撲咳…咳~」

感覺喘不過氣來,淺羽坐起身捂着脖子,感覺這樣的溫度舒服一些。

淺羽躺下了,雖然不算放鬆,也浮現輕鬆的感覺,算是好受些,等待身體平衡力量平衡恢復,淺羽這才用手撐着身體,側身扭動着腿,轉了個圈,雙手放到身後撐好,有些費力地曲腿站起來。

「就剩這個了吧。」淺羽感覺好折磨,也沒什麼毅力,抬手拿出弓箭瞄準周邊還活着的一些毒蛛,放箭一個個解決掉,精英毒蛛用魔法箭直接解決。

淺羽收起弓箭和法杖,拿出了一把大鎚,扛在肩上感覺會壓傷,所以就放下鐵鎚,拖着向毒蛛女王走去。

靠近了毒蛛女王的進攻範圍,淺羽雙手握住大鎚的錘柄,向著毒蛛女王奔跑而去,或許就像敲螃蟹一樣?雖然沒敲過。

毒蛛女王抬起冒着綠油油光的兩隻前足肢,淺羽踏上的地面升起綠油油的蛛網,上方降下紫油光的猛毒雨。

淺羽感覺有些黏腳,掐了個法訣,猛毒對自己的效果也能減弱很多。

淺羽踩着蛛絲,感覺靴子都快要被黏下去了,比漿糊猛多了,減低了淺羽的移速,毒蛛女王噴吐出一道毒液,淺羽舉起鎚子砸在毒液彈上,毒液彈爆開,淺羽踩上了副業繼續調整着行走方式向前走,淺羽現在也沒法在這蛛網上跑起來,和走路速度差不多。

毒蛛女王噴出蛛絲,纏繞上淺羽,將淺羽拉到面前,淺羽儘力掙脫着蛛絲,不過毒蛛女王把蛛絲纏繞地很結實,而且越纏越緊,淺羽感覺到勒緊的感覺。

「嗚~」淺羽感覺好悶,似乎一開始就不該中招,受到毒蛛女王足肢的捶打,重擊一次次砸落在淺羽身上,淺羽感覺眼中一黑,或許被纏上已經是黑的了。

明明那麼防備陷阱了,卻被似乎更稱職的獵手打擊了。或許本就受到精神扭曲的影響。

劇痛好似撕碎了本能,淺羽感覺麻木和失神,一次次的打擊好似讓人失去知覺一般,淺羽張了張嘴,張不開,腦袋上透露的七孔溢出血液和傷痕噴出的血液染紅了絲繭。

連心情不好的資格都沒有?早就想過如果打不過,因此長久的摸索,或許死亡是必然的。

毒蛛女王向甩掉大鎚,錘柄卻被淺羽緊緊地抓着。毒蛛女王準備抬起足肢繼續捶打,淺羽的手指穿出了蛛絲縫隙,用盡全力撕扯開了絲繭,蛛絲散落開,毒蛛女王錘下足肢,淺羽挺腰彈起,分開雙腿站立,手中有風息流轉,還有徒手分開蛛絲更省力的方式。

淺羽揮出鎚子與毒蛛女王的足肢全力碰撞!原本開線的蛛絲在巨力的碰撞顫動中散落開吹散落在周圍地面,失去了大部分黏性。

毒蛛女王退後了兩步,淺羽拿起大鎚向前衝去,跳躍而起,砸下重鎚!毒蛛女王揮舞阻擋的足肢斷裂!

「呵!」淺羽扭動身軀轉動了大鎚在空中投擲而出,大鎚砸落毒蛛女王身上,毒蛛女王被狠狠地錘倒在地上,淺羽落地,奔行蛛絲之上,來到毒蛛女王旁邊撿起大鎚,提腰蓄力,穩定腳步,扭轉腰身將雙手把握的大鎚送出!

「踏!」毒蛛女王腦袋被轟碎。

淺羽呼出一口白氣,想到如果要更多了解蛛絲的話,可能要鍛煉這種絕境如何脫困。

淺羽收集了毒蛛女王的掉落物,用魔力構建魔法陣煉取了毒蛛女王的精華,有能製造裝備的甲殼,也有調配生命線的材料。

淺羽拿出法杖,用了傳送術回到村長的院子,比這危及的時候還有很多,傳送捲軸還是保留一下吧。

「辛苦了,好好休息吧。」吃香村長看着淺羽說。

淺羽點了點頭說:「我去休息了。」

回到靜室,或許需要清洗一下自己,淺羽來到浴池,用魔力催動了燒熱水的過程。

褪去衣物下水,淺羽感覺到身體的疼痛,拿出恢復藥水喝下,拿出一些藥材用法力精鍊,加入浴池,有清涼感和舒適感發自身心。

淺羽臉上放鬆了許多,靠着牆閉上眼睛,感覺這種時候似乎泡個葯浴比睡覺還要放鬆許多,也是許久沒洗熱水澡的感覺。

淺羽想到,雖然想着放棄,也沒想要放棄的樣子。

「嗚~」淺羽感覺身體熱乎了許多,好像充滿熱氣,很溫暖…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