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李秀成蘇曉萌
李秀成蘇曉萌 連載中

李秀成蘇曉萌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之無悔1987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重生之無悔1987

重生回到1987年的李秀成這輩子要的不大,那就是沒有人可以再讓他低頭,老天爺也不行!靠着超越時代的認知,在改革開放風起雲湧的年代狂賺萬億財富!打造世界第一商業帝國!「我不是要證明自己有多了不起,而是要把我失去的東西親手拿回來!」??李秀成展開

《李秀成蘇曉萌》章節試讀:

張志勇大喜,忙道「有啥事您只管開口!」
李秀成慢悠悠點了根煙,說道「你看我這家裡的床,木頭都快朽了。就準備重新給做一張,等你嫂子回家了,能睡寬敞點。」
「對對對,應該的。」
張志勇忙乎點頭「那您是要木頭?」
「要什麼木頭,重做多費勁。」
李秀成擺了擺手,「我記得前幾年,火車站老倉庫不是有很多那種方方正正鋪着綠布的大桌子嘛,我覺得那個改成床就挺好。」
「秀成哥,您說的那叫桌球桌,咱們國內不怎麼玩,但是老外特喜歡玩這東西。」
張志勇心裏有些好笑。
暗暗鄙夷,李秀成還文化人呢,連桌球桌都不認識。
「對,就那玩意,長寬大小也正合適。」
李秀成點頭「能搞來不?不能就算了。」
「能!必須能啊!」
一門心思想學技術的張志勇,當即拍板「火車站倉庫就是我爸管的地方,這沒人要的東西,放着也是堆灰,明晚我就給您拖過來。」
李秀成假裝顧慮重重「不麻煩吧?」
張志勇忙乎搖頭「不麻煩,小事一樁!」
李秀成微微一笑「那好,既然不麻煩,那就一起都整給我,正好給我老家親戚也整幾架新床!也不讓你白忙活,20塊錢一張運費吧。」
張志勇一聽這話,就有些傻眼了。
不過轉念一想,都是沒人管的東西,一張是運,兩張也是運,搞就搞了!
何況,還有20塊一張的辛苦費呢。
當即就回家,東拼西湊,弄來了1000塊錢,交給李秀成,還把另外4000塊寫成了欠條。
至於桌球桌。
李秀成自然不會讓張志勇真弄到自己家裡來。
他早在兩天前,就已經以不到500塊一年的價格,租下了江口老碼頭附近的一座倉庫房。
老碼頭附近以前荒廢下來的空置倉庫房很多,比比皆是。
又大又便宜。
第二天晚上,張志勇偷了他爸的鑰匙,
趁着夜色,帶李秀成和胡長安去了車站倉庫。
從一大堆雜物中,翻出來了那批擱置三年的桌球桌。
由於倉庫有些地方滲水。
桌球桌上都長青苔了。
「咳咳,這麼多灰了,都泡水了,要不還是算了吧?」
胡長安被嗆了好幾下,捂着口鼻說道。
這時候他還以為李秀成是真拿來改成床。
「別啊,來都來了,就拉回去試試唄。」
張志勇急忙說道。
一方面是想掙20塊錢一張的辛苦費,
另外一方面是真心想討李秀成歡喜,害怕惹李秀成不高興。
「這事兒搞的…」
李秀成臉上表現得有些失望,又裝着很勉強的樣子說「行吧,來都來了,先看看。」
嘴上這麼說,可李秀成心裏卻很明白。
這批進口的桌球桌,所用的木料全都是頂級材質,外表現在看起來雖然灰塵噗噗,還有泡水的痕迹。
但只要稍微清理一下,就能恢復它真正的模樣!
張志勇這時候,壓根沒有半點心思認為李秀成會拿這批桌球桌做文章。
幫着一起把桌球桌弄上解放老卡車,就趕緊鎖了倉庫大門。
「你回吧,我讓人直接拉回老家,你就不用跟着了。」
李秀成坐在車裡揮了揮手。
張志勇忙乎點頭「好,那您一路慢點,我…我在家等您回來。」
「放心,答應你的事,肯定說到做到。」
李秀成說完,就打了個響指,讓司機開車。
……
從火車站折騰到老碼頭倉庫房。
李秀成累得夠嗆,
還好胡長安人高馬大,又是長期干力氣活的人,趕在天亮前,總算把東西都卸了下來。
看着整整齊齊的進口桌球桌擺在眼前。
李秀成擦了擦額頭的汗,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手指從滿是灰塵的桌球桌檐上慢慢划過,被擦去灰塵的地方,逐漸露出其本來的棕紅色。
桃花芯木!
這是一種在英國被稱之為皇家御用的貴重木材。
其質地堅硬,密度大幹縮性小,木紋也非常漂亮。
抗腐性強的同時還具備一種獨特的香味,可以驅除白蟻。
至於做工就更不用說了,每一個細節都堪稱藝術品。
當年廠里進口這批桌球桌的時候,可謂花了血本。
可惜生不逢時,寶劍蒙塵鋒芒鈍!
在前世,最後真的被人偷偷改成了床…簡直暴殄天物。
而現在兜兜轉轉,總算到了他的手裡。
「秀成哥,咱們什麼時候拆啊?」
胡長安問道。
「拆什麼拆,這可都是能下金蛋的雞。」
李秀成笑了笑,給胡長安扔過去一瓶汽水。
「下金蛋的雞?」
胡長安瞪大了雙眼,連忙跑到桌球桌旁上上下下仔細瞅了起來。
李秀成哭笑不得,沒有繼續解釋,反而問道「長安,之前我問你的事,考慮的怎麼樣了?」
「我從小就是幹活的料,我媽說我一輩子發不起財,只能跟着聰明人做事。」
「秀成哥,你是聰明人,我想跟着你干。」
胡長安認真的說道。
這兩天他是真的服氣,沒想到價值5000的空桶投球技術,李秀成居然願意免費教他。
就沖這份情誼,他就下定了決心。
「好!」
李秀成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釋道「等你能把這些桌子拆了,再搞清楚所有細節,原原本本裝回去的時候,就是下金蛋的時候。」
「行,我二叔就是木工,小時候我沒少幫着幹活。」
「這玩意,我肯定能弄明白!」
胡長安拍着胸脯說道。
「倉庫鑰匙先給你,把地方收拾收拾,你以後就搬到這邊找個房間住下,比你那破出租屋強。」
李秀成隨手把鑰匙扔了過去。
「好嘞!我天亮就回去搬家。」
胡長安拿着鑰匙,又遲疑着問道「那…那我廠里工作咋整?」
「四五十塊錢一個月,還幹個屁,辭了過來,老子給你開一百!」
李秀成說完,打着哈欠就走了。
對於李秀成來說。
這批進口桌球桌的作用,遠不止將來開個高檔桌球廳那麼簡單。
這個時期,國內幾乎沒有專業生產桌球桌的大品牌。
就連沿海城市的一些小廠子,也就是依葫蘆畫瓢,做一些低檔產品。
外形是像了。
但其做工和技術,都遠不能跟國外進口相比。
至於李秀成,在生產製作桌球桌領域,更是零基礎。
而現在,
這批桌球桌,擺在眼前,無疑就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模板。
當然,靠胡長安這個大老粗,想製造出真正的精品桌球桌,不太現實。
李秀成需要一個真正的高手!
而這個人,他也早有了人選。

《李秀成蘇曉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