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鯉躍龍門傳
鯉躍龍門傳 連載中

鯉躍龍門傳

來源:google 作者:鍾離滅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石缺 鍾離滅冥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雨便化龍一場人禍帶走了石缺的童年,世間再也無人可以依靠從此一桿長槍,一身獸皮,一腔熱血,行走世間,浪跡天涯修法,擴充氣海,凝練真元,御劍飛行,法術神通玄奧莫測煉體,強化肉身,磅礴氣血,以臻至寶,可比妖獸,武技神通受用終身選擇?我全都要!一槍照膽人進化出恐懼是為了保護自己,也是自身的限制一槍朝佛佛為心,道為骨,儒為表,凡塵俗世都是過往雲煙一槍斷罪天地不平之事,托之風雷,妖邪奸佞,以雷破之聖地聖女,那是我姐姐!俊朗少年,竟是女兒身?強運師妹,老天爺喂飯!生死廝殺,一身轉戰三千里,亡命天涯,否極泰來掃萬軍巨刃橫空,觀萬千佛魔,皆低眉順耳長槍一震,看天上仙神,誰敢入凡塵?【又玄幻又仙俠】【前面比較平淡,希望各位可以耐心看下去】【到了十幾章就開始主線了】展開

《鯉躍龍門傳》章節試讀:

晨曦像是一把利劍,劃破了夜的胸膛,寧靜的村落中,零零散散的還燃着幾處昨夜的篝火,火光混合著晨曦,把土胚房映照得格外聖潔,村口大門上懸掛着一顆碩大的熊羆頭骨,警示着村外不知深淺的妖獸們。

石家村一共四五十戶人,老人孩子婦孺加起來不過百人出頭,這樣小村落在帽兒山周圍格外的多,像是石家村這樣的村落在帽兒山也能排到中上水準,基本上不愁吃喝。

石家村這四五十戶人多是獵戶,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背靠青山就靠青山吃飯。

村裡雖有學堂,但念書出來,在大環境的影響下,到了年紀都去當了獵戶,好在紅狍子和其他野獸妖獸的毛皮不愁銷路,鞣製一番便十分結實堅韌,打鬥中很難損毀,深得凡人王朝甚至小宗門雜役弟子的青睞。

獸肉為主食,有時還能混上一頓妖獸肉,讓石家村人身強體壯,個個都是幹活打獵的好手。

石家村的漢子們平時閑散在家裡,幫妻子種地,或是鞣製好皮革組個商隊去縣城裡賣錢,只有食物壓力大的時候才組織青壯出去打獵。

小孩子在村子裏格外逍遙,平日里是沒什麼活乾的,為了防止他們亂跑,都送去韓師那邊念書,上午念書,下午年紀大點的就拉去練武,小的就在旁邊看着,教些什麼每天都不一樣,主要是看哪家老師有空。

這兩天,上午念完書,下午就沒事做了,教槍法矛擊的石海成,教弓箭的石克文都在外面打獵,只可惜韓師垂垂老矣,不能送去打獵,石缺捶胸頓足,直道可惜。

「觀氣之法,極為細緻,今日只教你們理論,要學觀氣之法,還得等你們有了修為,找師門討要。首先是各個方位的顏色,東方屬木,氣為青色;南方屬火,氣為紅色;西方屬金,氣為白色;北方屬水,氣為黑色;**屬土,氣為黃色。」

「然後是氣的吉凶,氣的吉凶也可用顏色判別,觀氣之法也叫望氣術,用一句話說來,紫氣現處,飛黃騰達;黑氣現處,山妖水怪;青氣現處,得道神仙;紅氣現處,流血漂櫓;金光現處,佛光普照……」

韓師捋着鬍子,老神在在的念着,偶爾抬眼看看聽課聽得快睡着的一群學生,暗暗搖頭。

正想一拍桌子,給他們醒醒瞌睡,不料闖入了一位不速之客。

「大水牛他們回來了!打了八十,不對,一百隻狍子,快去看啊!」

石缺在後排埋伏已久,特地等到這個最安靜的時候,大家都昏昏欲睡,深吸一口氣,猛然大吼一聲,趁着同學們驚醒,意識還有些模糊的時候,指揮大家轟然撤退,韓師還沒反應過來,教室里就只剩下兩個學生,石缺正拉着石瑤往外走,石瑤以手扶額,心說我不認識你。

韓師如夢初醒,怒氣值緩緩上漲,頭頂肉眼可見的冒出了白煙。

石缺心知不妙,拔腿就跑,不料下一刻就被抓住了後領,使出吃奶的勁也沒能掙脫,此時的石缺已經十歲了,可不是當年那個小豆丁,此時個頭足有半丈,速度力量都比豆丁時代強了許多,不料這次馬失前蹄。

「韓…韓師,您可真是老當益壯啊…」石缺縮了縮腦袋,囁嚅道。

「下課了,石瑤你去幫大人幹活吧。」韓師面色平靜,微笑着對石瑤說道,不過抓着石缺後領的手一點都沒有鬆動。

「是,韓師。」石瑤同情的看了石缺一眼,又憋不住好笑,抿着嘴走了。

韓師側耳聽了一會兒,確認石瑤已經走遠後,臉色頓時黑了下來,陰惻惻的笑道,「石敢當你來得好啊,我念一句,你背一句,背不完今天就別回去了。」

「不要啊!放開我!我要吃狍子肉!」

石缺不知道的是,韓師鐵青的臉色下,一雙渾濁的眼睛看着他,卻是越來越有神,越瞪越大,喃喃道,「這小子……」

……

村裡的大人們一直忙到了傍晚,黑夜就像一塊幕布,日光悄悄挪移着自己的身體,生怕自己薄舊的衣衫和落寞的臉龐驚擾了這份高雅的寧靜。

可石家村人才不管你這麼多,村中心一團篝火照的四周如同白晝,目光所及都是歡聲笑語還有小孩子啃着狍子肉沾滿油光的小臉。

石缺從課堂萎靡不振的走出,感受着村中歡樂的氣氛只覺得自己格格不入,嘆了一口氣,「人與人的悲歡並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

「咚!」石缺只覺自己頭上挨了一下,正想發作,石瑤拎着一隻狍子前腿跳到了他的面前,「少說怪話,這是村長爺爺給你留的,韓師也有份。」

石缺又蔫了下來,擺了擺手,「吃不下你吃吧,我背書背飽了。」

「哎呀,你快吃吧,從早上到現在都沒吃飯吧。」石瑤把狍腿塞到石缺的手裡,好笑道,「背書背完了嗎?」

「那不然呢,打聽打聽我是誰,就一本望氣術能難倒我?」石缺拍着胸脯,惡狠狠的撕下一塊狍肉。

「行了行了,知道你背得快,背完了怎麼還愁眉苦臉的。」

石缺咀嚼的動作頓了下來,抬頭望天,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韓師見我背得快,又拿了幾本出來,叫我天天過去背,你是不知道啊,僅望氣術他老人家就有十二本,一本比一本厚,一邊讓我背還一邊在寫……」

石瑤捂臉,「反正上課你也不怎麼去的,聽一遍就會背,這回好了,天天去背書吧,省的給大家搗亂。」

「沒良心啊,我是想讓你出去玩才被抓住的,你站住!」

石瑤一邊往回走一邊嘴硬道,「村子就這麼大,你能跑哪兒去,韓師說句話你就被大水牛他們抓回來了。」

石缺在後面跟着,一邊啃着狍腿,一邊碎碎念,「沒良心啊!」

石瑤前進的步子越來越快,捂着耳朵,「不聽不聽,王八念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