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星神衛
龍星神衛 連載中

龍星神衛

來源:google 作者:陳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柳如婉 現代言情 陳牧

一代兵王,國之重器,卻因三年前的北境之巔的戰役身受重傷,自此蟄伏今日,兵王重出江湖,卻知曉家人不幸匹夫一怒,血濺五步,兵王一怒,天下俯首!兵王陳牧,今日當歸,爾等宵小,速速提頭來見!展開

《龍星神衛》章節試讀:

「什麼?小丫頭的的身體不是一直都很好么,怎麼會這樣?
「你的父親死後,我和小雪就躲進了你的小姨家裡,可是這個混蛋,他不依不饒,到處尋找我和小雪的下落,為了不連累你小姨,小雪偷偷找到了宋民。」
「這個傻孩子….她怎麼就不聽勸呢。」
「宋民從來沒想過放過我和小雪,他們活生生的將小雪從4樓推了下來,變成了植物人,到現在還在醫院昏迷不醒。」
「媽沒用!媽沒用啊!」
「媽沒能照顧好小雪,讓她受委屈了!」
趙蘭芝非常自責,一邊抽着自己幾巴掌。
老公被人害死,又以為自己的兒子戰死沙場,自己的雙腿被仇人害沒了。
還沒能夠保護好自己的女兒,冷冰冰的躺在醫院的床上!
趙蘭芝這些年痛不欲生,而小雪正是她堅持活下來那麼多年的一個曙光!
「該死的宋民!啊啊啊!」陳牧雙眼赤紅,怒意衝天。
血債血還!
「不行,牧兒你快走,你不是他們的對手,咱們陳家可就你一個獨苗了,你得活下去!」趙蘭芝反應過來之後,連忙推着陳牧,宋家這些年的勢力越來越大,這時候陳牧去復仇無異於找死。
「走?往哪裡走!」
「表哥,就是他!他是那個賤女人的兒子。」
突然,門口傳來了一陣嘈雜聲。
只見先前的肥胖女人帶着二十多個人,手中拿着棍子,為首一人大光頭,體型魁梧,臉上的橫肉讓人恐懼。
「沒想到你這個雜碎還敢回來,死賤人,你以為你兒子當了幾年兵就可以替你出頭了是么?」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
「牧兒,他叫宋虎,是宋民的堂弟,當初製造車禍的罪魁禍首,他也是其中之一。」
「牧兒,你快走,不用管我,我是個殘廢,他們不敢對我怎麼樣的。」趙蘭芝陳牧藏在自己的身後,不停的催促着。
「今天一個都跑不了!呵呵,陳家當年的漏網之魚,今天剛好送你們一家人去黃泉相見。」
見勢,二十餘人散開,將陳牧和趙蘭芝圍了起來。
「媽,你放心,兒子這次回來,定讓他們欠咱們陳家的,一筆一筆都還回來!」陳牧輕輕拍了拍趙蘭芝的手掌,雙眼中透露出堅定的眼神。
「你,得死!」陳牧轉過頭看了看宋虎,冷冽的說道。
「給我上!」
話落。幾人立馬朝着陳牧揮打了過來,陳牧身體微側,電光火石之間,拳拳打在幾人手肘和腳肘之間,沒有絲毫的留手,二十餘人,十幾秒內,全都趴在了地上。
沒等回過神,立馬衝著宋虎跑去,一腳踹在宋虎小腹之間,這一腳力道十足,後者直接飛了出去。
隨後,陳牧走到宋虎面前,恐怖威壓席捲而來。用力踹在宋虎雙腿膝蓋上。
砰!
宋虎雙腳膝蓋瞬間跪地,鮮血蔓延,白森森的骨頭刺穿膝蓋。
宋虎劇痛無比,凄伶慘叫道:「啊!我的腿,混蛋!」
緊接着,陳牧又將其雙手用力一扯,活生生將手臂扯了出來,額外瘮人!
「啊!」宋虎四肢均被陳牧瞬息之間弄殘。
與此同時,陳牧一把抓過肥胖女人,一腳用力踹在她大腿上。
兩人就這麼跪在陳牧的面前。
陳牧右手掐着宋虎的喉嚨,左手握住肥胖女人。
一瞬間,全場人臉色大變!
一股殺人的涼意席捲全場,從陳牧身上散發的是戰場上血的氣息!
宋虎驚恐大喊道:「不要!陳牧,不要殺我!殺你父親的是宋民,不是我!」
「對…對,這不關我們的事啊!冤有頭,債有主,都是宋民的錯,是他害死你父親的!」
「他該死,你們也該死!」
話閉,陳牧雙手一扭。
咔擦!
兩人的喉嚨發出清脆的響聲!
死!
一群躺在地上的打手面容獃滯。
這人實力,恐怖如斯!
宋家,要遭殃了!
「回去帶話給宋民,我陳牧回來了,這筆賬,他跑不了!」
陳牧步伐穩重,抱起一旁的趙蘭芝,逐漸遠去。
片刻,陳家廢棄祖宅中。
陳牧將母親安頓好,安撫睡下。看着母親憔悴的臉龐,陳牧愈發心疼。
趙蘭芝雙腿在車禍中就已經失去,縱然瘸爺教會了陳牧一身醫術,其他舊疾雖均無大礙,可是這腿,陳牧已無力回天。
將母親安頓好,接下來該做另一件事了。
陳牧拿出手機,撥通了另一方的電話,對面傳來了悅耳的聲音。
「喂?你終於捨得給我打電話了,你這個不守信用的壞蛋,你該不會反悔吧,我告訴你我可是……」
「十分鐘後,人民醫院,我在那裡等你。」
人民醫院,302病房內。
病床上躺着一個枯瘦如柴,眼圈發黑,二十歲出頭的女孩。
陳牧看着床上沉睡的妹妹,陷入了沉思。
當年的父母及妹妹四人,家庭和睦。
以前陳雪最是喜歡黏着他這個哥哥,打小就跟在陳牧的背後玩耍,小時候的她是何等活潑,可現在一動不動的躺着。
陳雪自從被逼着從四樓跳下來之後,就變成了植物人,這些年來在醫院中,多虧了小姨暗中幫助治療陳雪,否則她早就被趕了出去。
陳牧方才剛給陳雪看過身體狀態,除了意識沒有辦法醒過來,陳雪的的五臟六腑早已損壞得非常嚴重。
「誰是陳雪家屬,快過來把費用交一下,這都拖了多長時間了。」門外,一個白大褂的護士看着病床前的陳牧,大聲的喊道。
「我是,請問陳雪一共欠了多少醫療費?」
「一共欠了30多萬,這都多長時間沒交了,你怎麼才來。你再交不上這個錢,可就要把她趕出去了。」
30萬,對於陳牧來說不少也不多,別說30萬,就算是300萬,只要陳牧一個電話就會有人送來,可是他不想這麼干,錢好借,人情難還,他要靠自己雙手掙來這30萬。
「錢我會交的,不會欠你們一分錢。」
「小雪,你放心,這次哥說什麼都不會讓你出事!」
陳牧從瘸爺那裡學到的畢生醫術,他早已融會貫通,只是這幾年來他從來沒有在活人身上試驗過。
更重要的是,瘸爺的醫術,極其古怪,他不敢貿然隨意出手,所以留在醫院繼續接受治療,才是最安全的。
噠,噠,噠。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高跟鞋的悅耳聲。
一名美貌女子走進了病房,純白的職業裝透露着高冷的氣息。
「你來了。」陳牧的眼神絲毫沒有從床上移開,淡淡的開口說道。
「我不該來么?這是你答應我張叔的事,你什麼時候可以上崗。」柳如婉看着眼前的陳牧,自從那天分開之後,她從張峰那裡了解到了陳牧的一生,如今的陳牧,家破人亡,讓人有些心疼。
「上崗可以,我有三個條件,你若能答應,無人能碰你。」
「第一:我要預支五十萬,幫我安排一個醫院最好的病房,給我妹妹安排最好的醫生和護士。」
「沒問題。」
「第二:峰子讓我必須24小時貼身保護你,紅狼的殺手無孔不入,可是我放心不下我的母親,所以必須把我的母親接到一起住。」
「沒問題。」
「第三:我需要宋家所有的背景資料和所有的消息!」
「這….也沒問題!」柳如婉猶豫了一下,點頭答應道。
「另外,陳牧,有件事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三天後,是宋民的壽辰,屆時雲海市大大小小的人物都會去參加。」
「如今的宋家,比起當年你們陳家,強大的不止一丁點,宋民這些年不僅僅吞掉了雲海市大大小小的行業,就算京城都有他們的產業。」
「據說……嗯,據說宋民還攀上了京城的一個大人物,宋家的勢力,可比你想像的要強大的多。」
柳如婉臉上逐漸面露難色,提起宋家,雲海市無人不怕,這些年,宋民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地底下的手段極其狠毒。
「我不管他宋民攀上了誰,有多大的勢力!」
話閉,陳牧面露冷色,一道森寒的目光打了過來,柳如婉不禁顫抖了一下,滿臉慌亂。
「三天之後,宋民我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