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龍尊劍帝
龍尊劍帝 連載中

龍尊劍帝

來源:google 作者:火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倩 白夜

百年前大陸最年輕天才聖上,因上古神物被萬千強者追殺至天域而死,在那一刻融合無上神物百年後世間年輕天才如雲,一代聖上強勢歸來,遮星辰,耀萬物,與當世無數天才爭鋒,重登巔峰之路歸來時是王者,離開時是傳說如若世間無主,那麼吾即天意!展開

《龍尊劍帝》章節試讀:

第一章繁華的洛城大街上,一名皮膚蠟黃的少年正快步疾走於擁擠的人潮中。
少年雙目凌厲,氣質沉穩,身子看起來弱不禁風,卻靈動自如,健步如飛。
你聽說了沒?
葉家的大小姐葉倩在昨日開啟了第二尊天魂,正式成為雙生天魂者呢!
!」
聽說了哇,昨晚那麼大動靜,天空都生出異象,整個洛城沒誰不知吧?」
幾名路人的聲音飄來。
葉倩?
洛城那個有名的天才?
少年步伐慢了些許。
這幾個路人好似看到那少年,小聲道快看,那不是白家的白夜嗎?」
這人十八歲了還沒有開啟魂府……嘖嘖嘖,他與葉家小姐葉倩可是同齡呢,兩人放在一塊,真是天壤之別!」
白辰本是白家下任家主候選人,就因為生了這麼個沒用的廢物,在白家的地位是一落千丈,家主之位都輪不到他了!」
畢竟母憑子貴嘛,後輩的成就對自身地位也有很大影響。」
路人舌根子嚼個不停,白夜搖搖頭,全當沒聽見,加快步子朝白府走去。
這樣的話每日不知要聽多少遍,這些年來也習慣了,畢竟生於白家這種洛城大家,覺醒不了天魂是件很羞恥的事。
滾開!
擋了我家大人的道,要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暴躁的喊聲從前面飄來,幾名虎背熊腰的侍衛將街上的人群粗魯撞開,這些侍衛竟用了魂力,人群響起陣陣哀嚎。
白夜沒來得及躲閃,一個不穩,手中草藥散落一地,他正要去撿,但那侍衛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竟抬腳將之全部踩碎。
白夜心頭惱了,立刻攔下那侍衛。
哪來的野小子,找死嗎?」
侍衛凶道。
你壞了我的東西,不給個說法?」
白夜質問。
侍衛身軀龐大,肌肉腫脹,白夜站在他面前,連光都被對方擋掉了。
你要說法?
好!
我給你!」
那侍衛也不客氣,抬拳便捶。
這拳頭跟他腦袋瓜子差不多大,真要吃上一拳,後果不堪設想。
白夜見狀,不懼反怒。
對方是魂修,便如此目中無人?
只見他雙目一定,側身避開這拳,同時一腳朝其腳踝踹去。
乾淨利落,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
砰!
侍衛重心不穩。
『噗咚』一聲,重重摔在地上,牙齒都磕掉了幾顆。
周圍靜了。
許久才有人回過神。
好小子,居然把力魂境二階的人撂倒了?
?」
那侍衛倉促爬起來,吐掉嘴裏的血,雙眼通紅的沖向白夜我要撕了你!
!」
周遭的人被侍衛這股瘋勁兒嚇了一跳,連忙退開。
小子!
快跑!
你打不過他的!」
有人急喊。
但白夜神情冷靜,不僅不跑,居然還擺開架勢。
非魂修者跟魂修者叫板?
這不是找死?
發瘋的侍衛粗暴的撞開人群,一拳轟去,拳風都生出來了,拍打着他的臉。
這一擊氣勢洶洶,足夠破鋼斷鐵!
可就在拳風靠近之際,紋絲不動的白夜雙腳再度撇開,身軀晃動,雲淡風輕的避開這蒼勁一拳。
打空了!
啊!」
侍衛青筋暴起,數拳下去,依舊連邊都沒碰到。
該我了!」
白夜眼神一凜,瞅準時機,手臂抬起,不大的拳頭猛砸那侍衛的胸口。
砰!
砰!
砰!
數拳落下,拳似閃電,一氣呵成!
侍衛渾身一僵,緊接着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拳頭明明瘦弱無比,可力量蒼勁可怖。
四周人眼珠子驚落了一地。
這就是白府的白夜?
怎麼回事?
誰這麼大膽,敢阻攔本大爺的去路!」
就在這時,一名騎着高頭大馬的富貴之人走出人群。
白夜打量一番,此人衣着華麗,肥頭大耳,體態臃腫,豆子般大的眼睛直看着自己。
富人眉頭一皺你是什麼東西?
敢在我面前撒野?」
你又是什麼東西?
在洛城如此猖狂?」
白夜反問。
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那富人笑道,笑容中泛着一絲殘忍我可是洛城葉家邀來的客人,你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葉家,得罪了整個洛城,知道嗎?」
葉家?
已經如此囂張了嗎?
白夜心頭暗哼,語氣卻故作誇張,聲音提高几度原來是葉家的走狗?
有意思!
光天化日的,這葉家走狗都敢在洛城橫行霸道?
洛城現在還不姓葉,一旦姓了葉,那還得了?」
四周人聞聲,頓時指指點點,尤其是之前被富商侍衛欺凌的那些人,更是小聲咒罵,眨眼之間,這富人便成眾矢之的。
富人臉色難看,惱怒的掃視四周,衝著那些嚼舌根的人惡言道都給我閉嘴!
不關你們的事,全都給我滾!」
白夜眼珠子一轉,拾起一塊石頭,暗暗發力,砸向富商胯下的馬頭,那馬嘶鳴一聲,狂躁亂跳,富商重心不穩,哎喲一聲從馬背翻下,重重摔在地上。
人群哄然大笑。
大人。」
護衛們上前攙扶。
富商狼狽起身,陰毒的瞪着白夜,惱怒大吼廢了他!
給我廢了他!」
是!」
侍衛們立刻沖了過去。
白夜見狀,精神一震,連連後退。
三名侍衛圍着他頻繁出拳,攻勢密集,但他靈活如兔,躲閃自如。
這三個傢伙有力魂境二階的實力,只是些莽夫,沒什麼招式!
不過他們的魂力不能無視,當速戰速決!」
白夜面露決意,不再後退,步伐一扭,盯准最前面的一名侍衛,一拳砸去。
砰!
那拳頭不大,力量異常驚悚,震的侍衛瞬間倒地休克。
很好!
白夜暗呼了口氣。
剩餘的侍衛大驚。
機會!
他勁力一提,趁勢躍去,拳頭再出,猶如猛虎撲食。
砰砰!
兩拳下去,又是兩名侍衛倒下。
這攻勢何等凌厲,無論是出拳的時機、力道,皆拿捏的十分精準,直讓人嘆為觀止。
幾名力魂境二階的人,就這麼被一個沒天魂的傢伙收拾了……白夜拍了拍手,轉身朝那富人走去。
你想做什麼?」
目瞪口呆的富人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渾身猛顫,明白自己是碰上硬茬了,雖然這傢伙沒魂力,手段與力氣卻大的很,根本不同尋常!
我警告你,我可是葉家客人,受葉家之邀來此作客,你若敢動我,葉家人不會放過你的。」
白夜置若罔聞,抬起手來。
啪!
脆亮聲響起,那富人的臉上立刻多出個鮮紅的掌印,人摔在地上,頭暈目眩。
葉家的客人?
真威風吶!」
白夜一腳踹去,像是踹在一個肉球上,彈性十足。
那富人渾身肥肉狂顫,哆嗦着要起身,白夜又是一腳直接踩住他腦袋。
富人哭喊着大人,饒命啊...饒命...」饒命?
你剛才不是要廢了我嗎?」
白夜徒然加大勁力,富人眼珠子直往外凸,一張大臉通紅,人更是哇哇直叫。
好!」
周圍遭欺負的百姓們紛紛拍手。
白夜突然覺得自己倒像是懲惡揚善的英雄。
就在他準備繼續教訓這富人時,街道盡頭傳來凌亂的馬蹄聲。
陳大人,你是我葉家客人,誰敢在洛城對你動粗?」
一記悅耳之聲在這嘈雜的街道上響起,顯得尤為獨特。
他扭過頭,便見人群自動分開,一隊葉家人圍了過來。
而後,一名騎着雪白駿馬的少女走向這兒。
少女身着紫色長裳,容貌絕美,長發似墨,肌膚賽雪,宛如星辰般的眸子韻光四射,整個人集英氣與美麗於一身,兩旁的路人望向這少女,再也挪不開眼了。
是葉家小姐...」好美!
不愧是洛城第一美人!」
人群中響起驚嘆聲。
這葉倩果然是個美人胚子。」
白夜心頭也忍不住贊道。
葉小姐,救我……」陳大人彷彿抓住救命稻草,竭力大喊。
陳大人不必擔心,在洛城,沒人敢拿你怎樣!」
葉倩淡道,明眸落於白夜身上你是白夜?
白家那個廢物?」
我是白夜,但不是廢物!」
白夜聳聳肩道。
僥倖斗敗幾個無用的侍衛,你就如此得意?
連天魂者都不是,哪來的膽子敢招惹我葉家的客人?
還不快給我把人扶起來?
?」
你讓我扶?」
白夜有些不高興了。
不然還能有誰?」
葉倩傲然道把人扶起來,然後跪下磕頭,這樣,或許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責任!」
有意思!」
白夜笑了,緩緩將腳抬起。
像是要屈服。
那富人見狀,得意的大笑大叫臭小子……說了我是葉家的客人,你招惹不得,慫了吧?
還不快點扶我起來?
哈哈哈...」但富人還未笑完,一隻腳突然狠狠的踹在他的腦袋上。
砰!




悶聲響起。
富人的身軀頓時在地上翻滾了十來圈,撞在了旁邊的攤位上,腦袋一歪,七竅流血,已是出氣多進氣少。
這一腳,不知用了多大的力量!
四周人震驚不已!
葉倩臉色驟寒,宛如冰窖,眼裡射出陣陣殺芒!
不好意思,我腳滑了下。」
白夜摸摸腦袋,故作憨厚。
你...很好!」
葉倩氣的不輕,眸里殺機閃現敢忤逆我的意思,你很有膽量。」
忤逆?
不敢,剛才真的是腳滑了,畢竟現在洛城姓葉,區區一個葉家的走狗就敢在這橫行霸道,如今你這葉家正主到了,我哪還有膽子忤逆你呢?」
白夜刻意變換聲調,話中諷刺味極濃。
這話落下,再度引起兩旁路人的共鳴,稀稀落落的怨言在人群中響起,且越來越大。
白夜說的不錯,這還只是葉家的一個客人呢。」
現在就這樣,以後還得了?」
還好這一次有白夜在,否則不知還有多少人要遭罪呢。」
……葉倩聽到這,臉色愈發難看,她怨怒的瞪着地上那如死豬般的富人,恨不得將他拆了。
你休要污衊我葉家,此人的惡行....我葉家可不知情!」
他不是你葉家客人嗎?」
白夜指着富人道此人如此霸道,我葉家不會再奉為客人了。」
葉倩立刻否認。
她可不想因為這麼個傢伙而讓葉家在洛城失了人心。
那就好!」
白夜點點頭,神情卻突然一變,冷哼道既然如此,那我與這傢伙的恩怨,跟你葉小姐也沒關係吧?
葉小姐又為何要多管閑事?」
葉倩啞口,才發現自己一直被白夜牽着鼻子走。
她銀牙一咬,白皙的小手握緊成拳,壓低嗓音道白夜,我奉勸你一句,見好就收!
我要殺你,不費吹灰之力!
現在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你馬上滾!
否則,你會後悔!」
這點不是葉倩吹牛,她為洛城第一天才,前途無量,不說實力,地位也非白夜能比,反觀白夜,覺醒不了天魂,即便體術強些又能如何?
最多欺負欺負這些低階的侍衛。
就在這時,白夜的一記大喝,震顫了葉倩的心魂。
滾!」
聲浪極大,整條街的人都聽到了。
葉倩愣了,雙眸滾圓你敢辱我?」
沒聽到我的話嗎?
馬上滾!」
白夜面無表情,繼續喝着。
對於葉倩,他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即便這個女人再漂亮,也讓他覺得噁心。
葉倩氣的渾身魂力亂盪,似要出手,但她看見周圍交頭接耳的人群,情緒突然平復下來,但眼中陰狠不減白夜,我知道你沒有魂力,死豬不怕開水燙,我就算在這殺了你,也難洗今日你給予我及葉家帶來的屈辱,不過,你以為我就真的拿你沒辦法了嗎?」
屈辱?
這是你們自找的。」
白夜冷道。
葉倩面若寒霜,冷冽道少廢話,白夜,你聽着,十日之後,我會親自在白家設下擂台,挑戰你白家後輩,今日我所受到的一切,我會加倍奉還給你們白家,白家會因你而尊嚴盡毀!
我要你成為白家的罪人,受千夫所指!」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龍尊劍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