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樓台煙雨微
樓台煙雨微 連載中

樓台煙雨微

來源:google 作者:南極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杭 林清微

你從未許給我一場結果,但何其有幸,你我一起生在民國宋杭敞開懷抱,示意她坐過來,「清微,倘若哪一天我真的不在了,離開了,也會託人告訴你一聲的即便到了那個時候,你也要好好吃飯,認真寫詩,嫁人生子,我只要不被你遺忘,就不會真的死亡」可林清微那些年只想念着你寫給她的信,在木樟的小船里,撐啊撐,和你一不小心白了頭展開

《樓台煙雨微》章節試讀:

來英國的這幾天,林清微總是神神秘秘的出門,宋杭想帶着她去霍華德古堡,她都說沒時間,不想去,滿腹的疑團,她英語說的磕磕絆絆,能有什麼事呢?

直到她某一天早晨,非要拉着宋杭去霍華德古堡,還穿上了一件長至腳踝的白色洋裙,把長發鬆散的垂下,戴了一對簡約的珍珠耳環,特地畫了全妝,噴了宋杭最喜歡的柑橘香水。

「清微,你是不是布置了陷阱,拉着我去跳呢?」宋杭捏了捏她的鼻子,站在古堡的門前,遲遲不進去。

「那你閉眼。」林清微用手遮住宋杭的眼睛,像變戲法一樣的拿出新娘的純白色頭紗,戴在頭上,浪漫且朦朧的看着宋杭,她推開古堡的門,領着宋杭進去。

她把手拿下來,踮起腳親了親宋杭的耳朵,說:「可以睜開眼睛了。」

宋杭第一眼見到了古堡內排列整齊的紅木長凳,和站在最前面的牧師。第二眼他看見了像新娘子一樣的林清微,她的眼睛含情脈脈,燦若繁星,有着跟別人不同的明澈。宋杭痴痴的望着她。

她拉着他一點點往前走,長凳上雖然空無一人,但好似賓朋滿座。兩個人走到牧師的面前,林清微眼神示意牧師。

牧師會意問道:「我要分別問兩人同樣的一個問題,這是一個很長的問題,請在聽完後才回答。宋杭先生,你是否願意娶林清微小姐為妻,按照聖經的教訓與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結為一體,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宋杭義無反顧的說:「我願意。」

「林清微小姐,你是否願意嫁宋杭先生為妻,按照聖經的教訓與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結為一體,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林清微喜極而泣的回答:「我願意。」

兩個人此刻情不自禁的相擁熱吻,百感交集,如同剛剛綻放的海棠。

「我的林先生,戒指算是你欠我的。」

「宋夫人,那是自然,我還欠你一條婚紗,和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宋杭把她的碎發別在耳後。

兩個一起牽着手,準備去宋杭小姨的家裡吃一頓晚飯。小姨的家裡位於市中心,兩個人折騰坐了幾輛車才到達。

宋杭的小姨是坐在輪椅上的,自己一個人生活,堅決不肯請人來照顧,按響門鈴時,小姨開門見到宋杭十分驚喜。

「小姨,這是我的未婚妻,領她來見見你。」宋杭把身後的林清微推了出去,林清微羞澀的抬起嘴角,小小梨渦里淺淺笑意。

「果然好看,是個美人胚子,快請進,不過,你這孩子,來了怎麼也不寫封信告訴小姨,小姨好準備準備。」小姨怨聲載道。

宋杭隨手拿了個毯子蓋在小姨的腿上說:「哪裡用準備什麼?」然後熟練的去廚房,翻找出蔬菜和廚具,熟練的打雞蛋,調醬汁,林清微自告奮勇的要幫助他。

「我的好姑娘,你去陪小姨聊聊天。」宋杭努力的將她推出廚房。

林清微一把環抱住他,額頭蹭了蹭他的脖子。

「吃我豆腐是吧?」宋杭伸出手在她身上撓痒痒,林清微禁不住大笑,跑了出去。

小姨此時在客廳大喊:「宋杭,有你的電話,顧秦打來的。」

「好嘞!」宋杭小跑過去,把電話拿起來,一瞬間他的神情震驚轉化為悲傷。

林清微試探着問:「怎麼了?」

「軍閥勾結日本,將秋仁先生抓捕入獄,受絞刑後,秋仁先生壯烈犧牲。」宋杭獃獃的站在那,心裏七上八下的翻滾,眼裡充滿了悲憤與哀傷,久久的不能釋懷。

客廳里的三個人面面相覷,不知該說些什麼好,林清微見狀,去廚房下了三碗陽春麵。

宋杭躲在房間里,眼角濕潤,心如刀絞。小姨示意林清微把面端進去,她敲了敲門後直接把面放在了桌子上。

「宋杭,秋仁先生是為了大義而犧牲的。」林清微手足無措的看着他。

「日本人和軍閥剛愎自用,以致秋仁先生身亡,那些和日本人勾結的軍閥,我一個都不會放過。我口氣,我咽不下。」宋杭的右手奮力垂向桌面。

「北方其實也有好多軍閥誓死不投靠日本人,我也可以勸說我爹,你也可以勸說周司令,我是林瑞豐的女兒,你是我的丈夫,周司令是你的伯樂,山本原夫是你的至交好友,我們,難道你一個都不打算放過嗎?」林清微拉過他的肩膀,面對面的坐着問他。

「我是宋杭,我只是我自己,也永遠只服從我的信仰。」宋杭鄭重其事的回答。

「那我呢,那你的信仰里從來就沒有我嗎?」林清微眼淚汪汪。

「清微,你是我的妻子,我照樣也能為了你豁出命去。但我的命首先是國家的,其次是你的。」宋杭輕輕的抱住她。他最見不得她哭。

她擦乾了眼淚說:「再不吃,面就要涼了。」

因為這件事,兩個人回國的計劃提前了,告別了小姨後,趕回了暫住的房間,火速訂了機票飛回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