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連載中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落網之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謙 奇幻玄幻 落網之愚

標籤:修仙,神醫,炎黃鐵衛,狐族公主,龍族少女,山海經,陰陽二氣訣,合歡宗,「老乞丐,我落榜了,明天跟着你一起要飯」「天玄九針可是天階功法!」「至陽為先,至陰為鬼,半陰半陽為人」「自古肉身成聖的人都在少數,小子,你這條路很難走啊」「築基一下皆為螻蟻!」「阿黑,那小子又不好好修鍊,交給你了」「阿白,臭小子的靈魂我可以每天抓起來練,不過這煅體的是還是得你來」「卧槽,白爺,你的後輩們正在被人干啊,要幫忙嗎?」「小子,讓出身體,我來出這口惡氣」「喂,黑爺,代練上一下號」「上號!」展開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試讀:

「今天,是今年江城高考的最後一天,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已經有考生出來了,我們過去採訪一下他。」

記者們蜂擁的圍着第一個出來的考生。

「同學,這次考試你覺得怎麼樣?」

「還好吧,就那樣。」

說完吳謙就想撥開人群離開。

「同學,再說一下吧,我們是電視台的,你對於考試之後的意向呢」

「意向?」

「對對對,就是想去哪裡。」

記者激動着把話筒杵到吳謙面前。

「誒,小伙幾,考的么樣啊?」

這時門口的保安大哥看到吳謙這個「熟人」趕緊招招手問道。

「哈!考的還行,明天門口討飯,留個位置我,不許趕走我嗷。」

吳謙笑着對保安大哥說道。

周圍的記者們默默撤回了各自的話筒。

再等吳謙回過頭來的時候,這群記者們都已經走得遠遠的,有的又圍着一個出來的學生開始問了起來。

「傻X,不知道我們都是提前交卷嗎?能問到什麼就有鬼了。」

吳謙搖搖頭,吐槽一句便離開了。

幾經輾轉,吳謙可算是回到了位於江城市郊城鄉結合部的窩棚區。

「老乞丐,我回來了,餓慘了,弄點吃的給我!」

吳謙一腳就把門給踹開,在這種窩棚區,除非你周圍有癮君子,一般的都知道住這裡的都是窮人,屋子裡啥都沒有,也就沒鎖門的必要。

「淦,這老得皮又跑哪裡撒野去了?」

吳謙看着亂糟糟的窩棚氣不過,又對着一地的鍋碗瓢盆撒了撒氣才罷休。

撒完氣,一臉鬱悶的吳謙開始坐在床上打坐呼吸起來。

自從他自己開始記事以來,自己從小就被老乞丐強迫着每天要打坐呼吸吐納兩個小時。

吳謙今年十八歲,剛好成年,十幾年的呼吸吐納練就了一副好身體。

尤其是在九歲的時候被老乞丐強硬摁在一大堆不認識的藥材湯里泡了三天三夜之後,身體機能得到了近乎質一樣的提升。

終於,兩個小時之後,吳謙緩緩睜開眼,吐出一口濁氣。

「老乞丐雖然不怎麼靠譜,但是這呼吸吐納的法子倒是不錯。」

吳謙經過兩個小時的打坐,很明顯能感覺到體內因為世俗所積累的鬱氣消散一空。

「乞丐大師,乞丐大師,開開門,救救我孫子吧。」

門外聽到一位老太婆的聲音。

雖然這窩棚區的門基本上跟擺設沒有區別,只要老婆婆推開門就能知道屋裡有沒有人,可是她仍舊是跪在門口,一個勁的喊。

吳謙推開門。

「老婆子,老乞丐今天不在,不知道去哪鬼混了,你孫子有病趕緊送醫院吧。」

吳謙不想老太婆誤會,還特意把門打開,屋內一覽無餘。

「小乞丐師傅,求求你,給我孫子看看吧,救他一命,老身我給您當牛做馬都行。」

老太婆說著就朝着吳謙磕頭起來。

「你找我沒用,我不會,趕緊送醫吧。」

吳謙臉上甚至一點波瀾都沒有,轉身回到屋內,門也不關。

老太婆在屋外求了好久,見到吳謙沒有回應,大哭着拖着狼狽的身軀踉蹌的離開了。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吳謙心裏謹記着這句話。

方面吳謙還是一個十歲的小孩子的時候,大冬天的江邊上有同齡人落水,吳謙奮不顧身的跳入冰冷的江水裡,將落水者救了起來。

可是孩子的家長不僅沒有表示感謝,竟然說是自己把她的孩子推到水裡的,吳謙被說的啞口無言,好在老乞丐在一旁打哈哈,那孩子的家長才善罷甘休。

吳謙便永遠記住了那句話「不是你推的,你為什麼要救!」

又過了幾天,那傻缺又一次落水了……

可是這一次,卻沒有任何人再下水去救她的孩子,任憑她在岸邊跪在人群面前瘋狂的磕頭,大家都只是靜靜地看着水裡不斷浮起又沉下去的手。

直到那個女人看見人群中的吳謙的時候,猛的跪在吳謙面前磕頭求救,可是,吳謙只是簡單的撂下一句話,便轉身離開。

「不是我推的,我為什麼要救。」

一句話如晴天霹靂。

當然,吳謙因為沒有救那個孩子,三天睡不着覺,還是後來老乞丐告訴自己那個孩子被另外的人救了起來,吳謙才長舒一口氣。

但是吳謙那時年紀太小,根本沒有發現,當天老乞丐回來的時候腳上的草鞋竟然是結了冰的…

一分鐘,經過了一分鐘的思想鬥爭,吳謙還是從抽屜里把針帶拿了出來。

「該死的老乞丐,回來了一定要打死你。」

吳謙罵罵咧咧的拿着針袋朝着哭喊聲最大的屋子走去…

屋子裡老太婆懷裡抱着臉色鐵青的小孫子,不停的用抹布擦去孩子嘴角的白沫。

老太婆明顯感覺到孫子的體溫降低,她預感到了什麼,但是她不願意接受這個結果,瘋狂的搓着小孫子的手臂,想讓他恢復體溫,她不停的呼喊着小孫子的名字,可是回應她的只有不停降低的溫度。

「我救人約法三章,第一不得透露是我救的人,第二不得透露是我救的人,第三,還是不得透露是我救的人。」

吳謙站在門口淡淡地說道。

老太婆看着拿着針袋而來的吳謙,激動得說不出話,趕緊一個勁的點頭。

「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弄點熱水來。」

見老太婆接受了自己的條件,吳謙立刻走上前,從老太婆手裡把瀕死的孩子接了過來。

老太婆二話不說拿起屋裡僅剩的一個完好無損的盆就向外跑去。

吳謙二話不說,趕緊把孩子放平,微弱的呼吸,微弱的脈搏,甚至生機都在慢慢流失,若是再不救治,對身體的損害將會不可逆。

簡單的檢查了一下情況,吳謙馬上把針袋打開,先用大針封住心脈爭取時間。

老太婆這次回來得很快,盆里已經打好了滿滿的熱水,端着熱水盆,傻傻獃獃的看着吳謙給自己的小孫子扎針。

老太婆年輕的時候見過老中醫給人治病的,她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生怕打擾了吳謙給小孫子治病。

「熱水放那,門口等,人有救。」

吳謙仍然專心的在給那孩子扎針,冷冷的丟出一句話。

老太婆不敢怠慢,趕緊把熱水盆放在吳謙身邊,輕手輕腳的退出了屋外。

「切…又是農藥中毒,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三個了。」

吳謙自顧自的吐槽着。

原來,在這個窩棚區里,很多小孩子因為受不了飢餓,不知道從哪裡或偷或撿來的東西,不加辨認就往嘴裏塞,這個月前兩個孩子也是這種農藥中毒,不過當時老乞丐在屋裡,性命是保住了,但是還是對身子留下了不可逆的影響。

「不對,這種毒素,對於老乞丐而言不會清不幹凈,不會留下不可逆的損傷才對。」

此時通過行針,小孩子體內的毒素已經被吳謙逼到了一根手指上。

「就算是老乞丐去晚了,肺部的損傷老乞丐也會行周天之氣幫助恢復…怎麼會這樣?」

吳謙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突然吳謙腦子裡閃過一句老乞丐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盈滿則虧啊」

想通了一切的吳謙,長舒一口氣,用手裡的金針扎破了小孩的手指尖。

烏黑色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熱水盆里,形成了涇渭分明的樣子。

小孩的呼吸也隨着毒血的排除,慢慢在恢復,呼吸也開始有力起來,對於毒素已經對器官造成的損害,吳謙並沒有去進行修復。

「也算給你個教訓吧,若是真的有人投毒的話,完全治好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還好影響不大。」

吳謙心裏不停的在安慰自己,幸好自己不是完美主義者,不然還不得膈應死。

屋外的老太婆跪在地上雙手合十,嘴裏不停的念叨着各種神仙保佑。

「你孫子沒事了,盆里的血水,拿塊不用的布點着了燒掉,別到處倒,害了別人不好了。」

吳謙推開破門,胳肢窩裡夾着針袋,兩隻手揣在褲邊,面無表情的說道。

「是是是,老身一定,一定。」

吳謙頭也不回的往回走去,絲毫沒有發覺到老太婆有什麼不太對勁。

只見老太婆陰冷着臉回到屋內,看着面色漸漸紅潤的孫子並沒有太多慈愛,更多的是流露出一種惋惜。

她左手搭在小孩的脈搏上仔細的檢查,右手的袖子里滑出一把匕首長度的錐杵。

「嗯?」

當她發現小男孩只是清除了毒素,體內的器官並沒有恢復的時候,臉上的殺意頓時消散。

「呼叫上峰,孤狼彙報,兩人均試探過,只是普通水平而已,已確認,不是修行者。」

「收到,孤狼可以直接撤離,等待下一步通知,期間保持靜默,善後工作由孤影眾處理。」

「嗨!」

霎時間,老太婆的眼睛不再渾濁,變成了一對明亮有力的雙眼,消失在了窩棚區。

不一會,一伙人輕手輕腳的出現在了老太婆的住處,放下一個麻袋,麻袋打開,赫然就是老太婆本人。

嘴裏雖然被塞着,但是老太婆第一眼看到過昏倒在床上的孫子,不顧一切的沖向孫子而去。

「老實點!記住了,要是讓人知道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下次就不是中毒了,明白嗎!」

這伙蒙面人惡狠狠地威脅老太婆說道。

老太婆自知沒能力反抗,心裏只想知道小孫子是否安然無恙,一個勁的猛點頭。

蒙面人這才放過老太婆。

「記住!」

一陣煙霧過後,所有蒙面人消失不見。

只留下老太婆趴在小孫子身上微微啜泣,甚至哭得都不敢大聲。

窩棚區里漸漸恢復了往日的嘈雜,瞬間淹沒了老太婆的啜泣聲。

「老東西,特么的還不回,又去哪裡撒野了,回來了一定不能請繞!」

吳謙這時才真正感覺到有些肚餓,在學習了老乞丐傳授給自己的呼吸吐納之法之後,吳謙明顯感覺自己的飯量變小了,甚至每年都會被老乞丐以各種理由安排一段時間的辟穀期。

老乞丐每次更是在吳謙的辟穀期里當著吳謙的面大吃大喝,美其名曰鍛煉其心智。

「請問,刀皇前輩在嗎?」

正當吳謙準備靜下心來拋開心中雜念抵抗肚餓的時候,門口再一次有人叫門。

「請問,刀皇尹前輩在嗎?」

門口一位中年男子十分恭敬的朝着吳謙所在的窩棚處輕聲問詢。

在中年男子身後一名佝僂的白髮老者拄着拐杖正在閉目養神,在他的身邊,十幾個壯碩的年輕人身着統一的黑色西裝,戴着黑色墨鏡,一看就知道,不是保鏢就是打手。

話說,這保鏢跟打手有區別?

「什麼狗屁刀皇,沒有這人,不認識。」

吳謙不耐煩的說道。

正當中年男子見沒人回應,沮喪的回頭看着白髮老者的時候,吳謙發話了。

聽到吳謙的回應,老人猛的睜開眼睛,炯炯有神的眼光與他年邁的氣質完全不搭。

「閣下是何人,和刀皇前輩是什麼關係,我等前來履約,還望閣下告知刀皇前輩所在。」

中年男子這次表現的更加恭敬了,雙手抱拳低頭而言。

雖然沒開門,但是吳謙仍然可以通過屋內嘈雜的各種物什反光看清楚外面的情況。

既然別人都這麼客氣了,伸手不打笑臉人,好好跟人解釋吧。

吳謙嘆了口氣推開門走了出去。

看到出來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夥子,中年男子和白髮老者都懵了,中年男子回頭帶着疑惑的看着白髮老者,只見那白髮老者拿出一張皺巴巴的字條反覆對照着窩棚上面的編號。

確定沒有差錯之後,老者遞給中年男子一個肯定的眼神。

「這位…嗯…這位小夥子,你好,我是羅氏集團的行政總裁,羅藝,這位是我的父親,也是羅氏集團的董事長,羅野,這次來拜訪刀皇尹前輩,是來履行九年前的約定的,還希望小夥子能通傳一下。」

羅藝表現的非常低調,並不像電視里那些大老爺們,各個囂張跋扈的樣子,看羅氏父子倆也很客氣的樣子,吳謙也不折騰人。

「二位,小子吳謙,住在這窩棚里十幾年,並沒有聽聞這裡有什麼刀皇,更沒有聽聞有什麼尹姓之人,若是二位不信,大可以進屋一看。」

這破窩棚還用進屋嗎?開了門就特么的一覽無餘,羅藝和羅野兩人眼神里稍微一閃而過便看了個清清楚楚,知道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沒有騙她們。

「小夥子,尹前輩留給我們的地址就是這裡,確認無誤,想必定是前輩有什麼刻意的安排吧,若是小夥子你有幸能遇上刀皇前輩,還請勞煩告知我父子倆一聲,一點好意,還請笑納。」

說著羅藝就從懷裡掏出了一沓現金遞給了吳謙。

吳謙眼睛一亮,毫不客氣的收下了,羅氏父子看見吳謙收下錢,也是舒了一口氣。

「說好,我不認識什麼刀皇,你們告訴我那個什麼尹前輩長什麼樣,我要是在這窩棚區看到了,一定告訴你們,噢,對了怎麼告訴你們?留個電話?」

吳謙說著就從口袋裡掏出了水果手機。

羅氏父子看到吳謙掏出的最新款水果手機就明白了,哪有住窩棚區的能用得起這麼高級的手機?眼前之人一定是刀皇前輩的徒子徒孫之流,在這裡考驗他們父子倆的。

兩人看向吳謙的眼神更加親切了。

「刀皇前輩很親和,很善良,武功高強,品德高尚……」

兩人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好聽的詞都恨不得用上。

「內個…你們還是給我形容一下他的長相和衣着風格吧…不然我真沒辦法幫你們找。」

吳謙一頭黑線的聽着他們拍刀皇的馬屁,實在是忍不住了。

兩人一聽,心裏泛起了嘀咕,這是什麼意思?不聽讚美的?難道要我們實話實說?這樣真的好嗎?

父子倆有些猶豫,尤其是羅藝,給羅野不斷的遞去眼神。

最後父子倆一狠心一跺腳,眼神一對。

「刀皇前輩平時算不上整潔,有些邋遢,啊,不,是很邋遢,鬍子也不刮,頭髮好像也沒怎麼洗過。」

「呵,這裡的每一個人都邋裡邋遢的……」

吳謙忍不住吐槽道。

「嗯……刀皇前輩,喜歡穿一件有破洞的白色背心,一雙破破爛爛的人字拖,還有一年四季穿一條短褲,說的不好聽一些的話,有些像乞丐……」

正當羅藝和羅野回憶着九年前見到刀皇前輩時候的樣子,就聽見「啪嗒」一聲,吳謙手機掉在地上,長大了嘴巴吃驚地盯着他們倆。

「你們…不會找的刀皇前輩,是…是…老乞丐吧……」

吳謙支支吾吾說出這一句話,把羅氏父子驚呆了,自己苦心找了大半年的刀皇前輩,怎麼就變成乞丐了?

「什麼老乞丐,沒大沒小的,你個小乞丐!」

突然,街邊傳來一聲暴喝!

只見一輛粉色莎馬拉蒂的跑車吱吖一聲急剎車停在路邊,一身乞丐模樣的人戴着墨鏡從駕駛位走了下來,副駕則是下來一位體態圓潤貴婦模樣的女人。

老乞丐從車頭掠過,伸手攬住貴婦的腰肢,深情款款的跟貴婦來了個弗蘭西濕吻。

吻畢貴婦還帶着拉絲一般的念念不舍。

「達令,下次還要來找我。」

隨着貴婦的嬌嗔,吳謙忍不住的回頭猛吐。

「怪我,沒教好,柔絲,你先回去吧,你老公回家沒看到你他會誤會我們的。」

虛情假意在這一刻演繹的淋漓盡致。

「好的達令,要想我嗷,么么噠。」

貴婦依依不捨的坐上了駕駛位,兩人飛吻之後,一腳油門而去。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