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蘿莉的遊戲背包
蘿莉的遊戲背包 連載中

蘿莉的遊戲背包

來源:google 作者:蘇一一不是妖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真夜 蘇千夏

【玄幻】+【變身】+【無男主】+【遊戲】+【修仙】+【科幻】+【超能力】小孩子才做選擇,身為成年人的我當然是全都要!一位平凡的少年因為一句口嗨他穿越了請問開局就遇上強盜屠城怎麼辦?在想等挺急的!請問我好像愛上了反派大小姐怎麼辦?在線等,也挺急的!什麼?我妹妹也是穿越者?還是敵對陣營的聖女?啥子?向我這樣的穿越者還有七個?就這樣捲入了一場陰謀的蘇千俠,哦不現在應該叫蘇千夏了踏上了被迫拯救世界的道路世界:啊對對對!我又要亡了!敬請期待,每晚八點,蘇千夏的不歸路!展開

《蘿莉的遊戲背包》章節試讀:

鎮**會客室內,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坐在主座位上,旁邊是一臉麻子的大漢,一臉的麻子擠在一起,拍着胸脯對老者說道:「秦老,您放心,這個小鎮我已經派人團團圍住了,就連一隻蚊子也休想逃出去。」

秦銘:「這樣最好,要是惹得小姐不高興,小心你們的腦袋!」

張麻子:「是是是,一定完成任務,秦老,您看,兄弟們也跟着忙前忙後的,這萬一不小心... ...」

不等張麻子說完,秦老揮了揮手,只見門後面走出一位隨從,手裡抱着一個保險箱,恭恭敬敬的把保險箱放在了桌子上,退到一旁,張麻子迫不及待的上前,打開保險箱,只見裏面放置着兩瓶淡藍色的藥劑,張麻子一看,心中一喜,伸手就要拿起來細看。

這時一隻俏手攔在了張麻子面前,隨手拿起一瓶藥劑,在張麻子面前晃了晃。

張麻子見狀先是一怒,哪個婆娘敢在老子面前得瑟,可順着手臂向上一看,心裏立馬咯噔了一下子,急忙轉怒為喜:「夜大小姐駕到有失遠迎,哎呦,您可輕點兒,這個東西可金貴着呢,要是弄灑了,我可沒法活了啊!」

夜蓮見狀也沒多說什麼反手就把藥劑扔到了張麻子手裡,呵呵一笑說道:「張大當家的哪裡的話,小女子可不敢勞駕大當家的,不過這藥劑確實珍貴,兩瓶也是我們夜家能拿出的極限了,不過這第二瓶嘛,可不是那麼容易拿得到的。」

張麻子聞言,臉上並沒有什麼不滿的神色:「大小姐說的是,規矩我自然懂,那這一瓶我就先笑納了啊,哈哈哈!」

張麻子笑哈哈收起了手裡的藥劑,這時只見一個滿臉鬍子的大漢跑進屋內大聲喊道「老大不好了,有個小妮子駕車跑出望水鎮了,已經衝出后街了!」

聞言,張麻子臉上的笑容瞬間變得僵硬,額頭有若隱若現的「#」冒出。

張麻子:「廢話少說,跑的是什麼人,什麼品級,從哪跑的?」

大鬍子:「老大,跑的那個小妮子就是個普通人,從后街那條路跑的,不過她殺了老八和二流子,二哥讓小的我來通知老大,他已經去追了。」

張麻子聞言,點了點頭讓大鬍子下去了並讓其看管好其他路口。

張麻子:「夜大小姐,秦老,您放心,這望水鎮的所有出口我都已經把控住了,那個小妮子也僅僅只跑出了第一道防線,而且就是一個普通人,二弟的本事您也清楚,到時候肯定手到擒來,不過您要是不放心,我就親自過去,一定將那小妮子給擒拿回來。」

夜蓮見張麻子信誓旦旦的樣子,也沒有拆穿他內心的小九九,而是扭頭看向了秦銘。

夜蓮:「秦伯伯,您看咱們現在在這裡也沒有事情做,不如我們就去后街看看吧,好不好嘛,秦伯伯。」

秦銘:「小姐這是對這名女子感興趣?」

夜蓮:「感興趣倒是談不上,只是有些好奇,張大當家的人秦伯伯您心裏也清楚,雖然不是個個都是高手,但都過着刀尖舔血的日子,而一名弱女子能殺掉兩人,還能從他們手下逃走,夜兒還真想見見這人。秦伯伯,您就陪夜兒去看看嘛,好不好嘛?」

秦銘見向自己撒嬌的夜蓮,不禁扶額輕笑道。

「好好好,你呀,這些年在外歷練也經歷了不少,本以為你已經長大了,沒想到還是這樣!」

夜蓮見秦銘同樣不禁莞爾,透露出一種與之前**廳截然不同的氣質:「那還不是因為有秦伯伯在,在秦伯伯面前,夜兒永遠都是小孩子。」

說罷秦銘便看向一旁的張麻子,張麻子識趣的退到一旁,默默無言的跟上兩人的腳步。

另一邊,好不容易放鬆下來的蘇千夏帶着蘇千雪向著君王山脈駛去,一路上蘇千夏都憑藉著味覺通感,躲避着四處探索的強盜,然而此時蘇千夏不得不把甲殼蟲停在一個隱蔽的角落,扭頭對蘇千雪說道:「千雪,前面有人劫道,我們過不去了!」

蘇千雪看着眼前露着半個腦袋撅着小屁股賊兮兮的探頭觀望前方關卡的蘇千夏,嘴角微微上翹,不慌不忙的說道「姐姐別怕,山人自有妙計!」

聽到蘇千雪有辦法的蘇千夏急忙低下頭,轉過身看着自己的便宜妹妹,只見蘇千雪放下背後的白色背包,從中取出來一台亮白色的電腦,修長纖細的手指在鍵盤上輕舞,不一會兒,蘇千夏就感受到了大量甜膩膩的氣味不斷的向自己的嘴裏胡亂的塞,一瞬間蘇千夏就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嘔~~

嘔~嘔~

大量的彩虹色液體不斷的從蘇千夏口中吐出,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塊甜的發膩的放了很久乾乾巴巴的乾麵包不斷的向嘴裏狂塞,一邊吐還在一邊塞的那種。

這就是蘇千夏超能力的副作用,沒有辦法停止,而這種甜膩膩的味道蘇千夏以前在實驗室的時候,見葉主任的助理和葉主任進辦公室還鎖上了房間們的時候感受到過,不過這次來的更為兇猛。

過了好一會兒,蘇千夏才慢慢適應了這種強烈的刺激,有氣無力的倚靠在一邊的牆上。。

「姐姐你還好吧?」蘇千雪擔心的問道。

蘇千夏:「雪兒你該不會把養殖場的藥品店搶劫了吧?」

蘇千雪聞言,有些吃驚的看着蘇千夏:「姐姐你,你怎麼知道的,不是,我沒有,我就是,就是把藥品庫里的那個,那個葯設置了一個遠程遙控,順便把那個和增幅器連在了一起,我真的什麼都沒有拿!真...的...什.....么........都.........沒..............有................拿.....................」

蘇千雪說著越說聲音越小,到了後面就像蚊子嗡嗡聲一樣,不仔細聽根本就聽不到。

蘇千夏見蘇千雪這樣也沒有責備她畢竟身處亂世,而自己身邊就只有蘇千雪這一個親人了兩世為人的蘇千夏並沒有什麼與家人相處的記憶,萬幸憑藉著原身的記憶與蘇千雪相處的還算融洽畢竟是自家妹子寵着就完了。

蘇千夏:「沒事,反正也沒人要了,這葯什麼時候能發揮作用?」

蘇千雪:「5、4、3、2、1,嗯就現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