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絡繹
絡繹 連載中

絡繹

來源:google 作者:無添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無添加 言沁

世界上突然出現了邪惡的荒繆怪物和保護人類的絡繹者,生活被安排的毫無預兆,其實這一切都有着意想不到的目的,言沁作為一個身份未知的人,他的存在又有什麼意義呢展開

《絡繹》章節試讀:

「葬在這裡吧,七大荒繆。」雲以濡說道。

溫錚雨停下了畫筆看着雲以濡,她的語氣里儘是不屑「你以為我瘋畫到現在,只是為了變出些鐵鏈和植物嗎?」

然後,火針刺穿了溫錚雨,可是當火籠消失,火針全數飛下後,「溫錚雨」灘成了一地顏料水。

雲以濡呆住了,與此同時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溫錚雨,左右兩邊也各出現了一個,越來越多的溫錚雨出現了。

溫錚雨的聲音齊刷刷地響起來「好像,你還不知道我是怎麼攻擊人的吧?」

如同合唱團一般,溫錚雨們用畫筆在畫板上畫下最後一筆,聲音像是樂曲最後休止符的殘音。

然後,剛才全數飛下的火針又出現在了半空中,只不過這一次它們對準了雲以濡,熊熊燃燒的氣勢與剛才如出一轍。

「你的火針還挺好畫的,所以我還繪了別的東西。」溫錚雨們說道。

話音落下,空中的火針消失了,但火焰的光亮依然將這裡照得像白天一樣。

雲以濡仔細看了看,火針並沒有消失,而是和周圍的景物變成了一個顏色,這樣一來他便沒辦法確認火針的位置了。

這時一個溫錚雨走了出來,她用拿着畫筆的右手捋了一下自己散亂的頭髮,緩緩說道「我會把你的名字刻在你燒焦並且遍布針孔的屍體邊上的,雲以濡先生。」

雲以濡抬眼望着溫錚雨,剛才他放棄了對空中火針位置的判斷,低着頭盯着自己手背上的「陸」字。

即使到了這般地步,雲以濡的語氣里還是沒有一絲絕望「這是我第一次和七大荒繆戰鬥,感覺很不好,我低估了你,今天就這樣吧,剩下的體力只夠逃跑了。」

「啊?」溫錚雨疑惑地看着雲以濡。

另一邊。

「對不起……但是這個真的扯不動。」楠憐快哭出來了,綁住言沁的藤條還是紋絲不動。

言沁同樣着急的看着楠憐,他意識到隨着時間的推移要麼溫錚雨回來要麼雲以濡回來,或者……兩個人都死了。

要是溫錚雨回來了,楠憐會被帶走當治療的工具,要是雲以濡回來了,楠憐也會被帶走當治療的工具,要是兩個人都沒回來,楠憐又一直留在這裡的話,兩個人都會死。

言沁不知道楠憐知不知道,她要是一直留在這裡的話,不管怎麼樣她的下場都不會好的。

可是楠憐仍在想辦法把藤條弄掉,她用力硬拔,用鐵絲鋸,還試過把藤條從土裡扯出來,都沒有用。

言沁的心中湧起一陣暖意,他感到有些奇怪,又有些久違。

「離開這裡!」言沁用眼神示意楠憐。

楠憐呆住了,她在猶豫。

「誒,你有好好在等我啊,小天使。」溫錚雨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楠憐慌張地抬起頭,在看到溫錚雨的模樣她吃了一驚。

溫錚雨的全身都有被燒傷的痕迹,白色長衣也看不出原先的模樣,凌亂不堪,她裸露在外的皮膚處處紅腫,發白,畫板只剩下半塊,畫筆的筆須凌亂不堪。

儘管是這幅狼狽的樣子,溫錚雨張嘴吹了吹手臂上的灰燼,依然笑着說道「那個傢伙真的不是個玩爛針的,針只不過是個工具,用來轉移他那威力大得離譜的火焰,早知道剛才就不靠那麼近了,給了他放開限制全力放火的機會。」

「雖然讓他逃了,不過我也沒有用全力的!這次我只不過施展了臨摹而已,不過這次打得這麼垃圾,回去要是被知道了絕對會被罵的。」溫錚雨眨了眨眼,補充道。

言沁和楠憐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但是眼前這個遍體鱗傷的女人,不對,這個荒繆依然有能力掌握他們的生死。

《絡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