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總的千億掌心寵
陸總的千億掌心寵 連載中

陸總的千億掌心寵

來源:google 作者:魚非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知秋 現代言情 陸時鳴

重生後男人和事業兩手抓,葉知秋一不小心就成了萬元戶,百萬富翁,千萬富豪……千億大佬更重要的是,即便陸時鳴也事業如日中天,對她還是一如往昔她仍然是他的掌心寵,是他的唯一,永遠的寶貝「抱歉,夫人還在家等我回去,有時間再約」陸時鳴看了看時間,想也沒想就拒絕了朋友的聚餐提議「麻煩你離我遠點,保持十米距離」貼上來的美女也一眼不看有朋友調侃:「老陸,你這也太妻管嚴了,弟妹難不...展開

《陸總的千億掌心寵》章節試讀:

  她以為他至少會有點心虛,畢竟背後說人着實不是什麼好事,又被她這麼不客氣的說了。

  然而葉知秋還是低估了他,許如青半點沒有不自在,更別說心虛了,看見她還笑:「知秋,你手沒事吧,昨天一整天我都在擔心你。」

  看見她手裡的簍子,他自如的要去接過來:「你現在要去山上?你的手因為我受傷了,這段時間我幫你幹活,就當賠罪了。」

  他還很體貼的補充:「不過你放心,我會注意不被別人看到。」

  葉知秋移動兩步,躲開他的手:「我以為我說的很清楚,你現在是在裝糊塗?」

  這人的臉皮真厚。

  冷淡地掃過他,制止他的靠近,她又對她哥道:「哥,現在雖然農活不多,但嫂子忙裡忙外的,你有時間多幫幫她,別有事沒事跟些什麼人嚼舌頭。」

  許如青的臉色青紅交加,在她接二連三的不客氣下,表情還是失控了。

  「葉知秋!」葉元成惱怒:「給許知青道歉,人家關心你還關心錯了,什麼態度。」

  葉知秋根本就不搭理她哥,說完就走,走了兩步想起來什麼,她又停下來,看着許如青:「對了,還有一件事,你以後說陸時鳴的壞話最好別讓我知道,不然我跟你沒完。」

  「葉知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的教養呢?爸媽就是這麼教你的?」葉元成怒了:「老葉家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

  許如青假惺惺勸道:「知秋可能是對我有什麼誤會,元成哥你好好跟她說,別為了我吵架,傷了你們的兄妹的關係。」

  葉元成更氣了:「你看看你,都十八歲的大姑娘了,還一點事也不懂,讀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幸虧許知青不跟你計較。」

  許如青:「別這樣,都是我的錯,知秋,如果你介意我的話,我跟你保持距離就是了,只要你不生氣。」

  這樣委曲求全,只要你好一切都可以。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聽他這麼說,或許會覺得不自在,甚至覺得是自己太過分了,但葉知秋不會。

  「不管你想說什麼,但我說到做到,別讓我再聽見你抹黑陸時鳴。」就憑他有什麼資格揣測陸時鳴的想法,要是他現在真的對她有想法,她還高興呢。

  甩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葉知秋不理會她哥在後面憤怒的聲音,朝着陸時鳴家走過去。

  被這兩個人耽誤了這麼半天,不知道他現在還在不在家。

  可惡,她要是跟陸時鳴錯過,一定都是他們的錯。

  果不其然,陸時鳴家大門緊鎖,他已經出門了,她只能怏怏的往南山那邊走。

  昨天她過去的時候,好像看到有山苜楂,可以順帶采點帶回去交任務。

  她離開之後,葉元成急急地跟許如青解釋,葉知秋是說話不過腦子,讓他千萬別放在心上。

  許如青一臉不在意:「我知道,知秋不是那樣的人,肯定是有人在其中挑撥離間。」

  「一定是陸時鳴,從昨天阿秋見了陸時鳴之後,她就變得特別不對勁,就跟中了陸時鳴的毒一樣,一直為陸時鳴說話,連我這個哥哥都不放在眼裡。」

  越想越是這麼回事,為了陸時鳴頂撞他這個親哥,之前不覺得,現在想想她對他的態度也是疏遠不少,眼神也很冷淡生疏。

  除了陸時鳴的關係,不作他想。

  許如青皺眉:「陸時鳴,之前他們不是根本就不熟,好好的怎麼會突然走近。」

  「誰知道她發什麼神經。」葉元成煩躁,但在瞥見許如青的眼睛時又忍住了:「八成是爛好心,她小時候就這樣。」

  「當年她還因為別人欺負小地主,跟人打了一架,說什麼那樣不好,不知道怎麼想的,地主家的小子打了又怎麼樣?」

  許如青眯着眼,若有所思:「除了這些,他們沒有別的接觸?」

  「肯定沒有,阿秋今年畢業之前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他們能有什麼接觸的機會。」葉元成覷了一眼許如青的表情,他看不出什麼。

  斟酌兩秒,他說:「如青,你和阿秋年紀都不小了,打算什麼時候定下來?」

  其實他根本就不理解許如青為什麼非要跟妹妹先談感情,然後再說找媒人結婚的事,結婚之後再談感情有什麼不一樣?

  要他說,妹妹就是個榆木疙瘩,根本就不開竅,要是一年不開竅,他就等一年?

  一輩子不開竅,還能等一輩子?

  他不知道的是,上輩子,葉知秋就一直沒開竅,許如青嘗試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放棄了,直接將人想辦法娶到手。

  這一次許如青有種不好預感,沒有再像之前那樣堅定:「那也要看知秋的意見。」

  「她肯定願意,能找到你這麼好的男人,她還能不樂意?」

  許如青笑笑不說話,等葉元成離開之後,露出厭惡的神色,輕啟薄薄的嘴唇:「陸——時——鳴。」

  跟我搶女人,那就別怪我了。

  *

  過來南山的路上,葉知秋遇到同村的人問陸時鳴和她是什麼關係。

  「這個……」葉知秋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看她看笑話的表情,回應說:「嬸子,你聽誰說的?」

  「你廣亮大媽唄,你真為了狗崽子打了你建偉哥啊,不是我說你,建偉到底是我們自己人,你幫一個狗崽子怎麼想的。」

  廣亮大媽就是葉建偉他媽。

  葉知秋眼神涼了涼,後面又遇到兩個找她的人,她都應付過去。

  過不了多久,村裡就都會傳遍了吧。

  因為這她的心情不怎麼美妙,但來到南山,看到陸時鳴,葉知秋就情不自禁的笑了,假裝不經意路過:「早啊。」

  眼尖的她還發現,他竟然有黑眼圈,昨天晚上沒睡好?

  「……」假裝沒看到她的陸時鳴僵硬着身體,沒有回答葉知秋的問好。

  葉知秋幽幽地看他,竟然不搭理她。

  越是不理她,她越是要跟他說話,只是眼睛一掃不遠處的人若有似無的盯着他們看。

  葉知秋皺眉,暫時壓下撩撥陸時鳴的打算,抬腳往那邊目光灼灼盯着他們的人。

  「別過去。」陸時鳴抬頭制止,雙眼沉靜。

  葉知秋停下,看看那些盯着他們的人,又看看陸時鳴,心裏有了想法,挑眉問他:「為什麼?」

  陸時鳴虎着臉,似是十分排斥討厭她:「你自己難道不清楚?一個女人能不能要點臉。」

  葉知秋氣死了,明明也是在乎她的,竟然敢說她不要臉:「你敢不敢大聲點,讓那些人都聽見,那樣就不會有人說你算計我,所有人都會知道是我上趕着倒貼。」

  陸時鳴抗拒道:「腦子有病。」

  「對,就是有病。」葉知秋點頭:「昨天我不就說過,我葉知秋喜歡你,要追求你。」

  她危險地眯眼,又向前一步,幾乎靠在他身上:「我告訴你陸時鳴,你只有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