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滿樹繁花
滿樹繁花 連載中

滿樹繁花

來源:google 作者:第一顆扣錯的紐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梵七煙 玄年、楊亦 現代言情

楊亦樂從小跟外婆相依為命沒有來得及跟外婆分享考上雙一流高校的喜悅,外婆卻因病重去世酷暑難耐的暑假也沒有照暖她冰冷的心她變成了沒有人要,沒有人疼愛的野孩子了!那個陪她一起長大的男人從第一眼就愛上她的男人——梵七煙用自己的零花錢養大了她,自己卻窮困潦倒……原以為她會一直依賴自己,直到結婚,生子,到老然而當年輕有作為的玄年出現,打破了一切的美好他有那麼多頭銜,從小醫學天才,大學教授,生物公司的總裁梵七煙惶恐不安最後還是回家繼承他的家族企業,與玄年斗到底!在這場嬌妻爭奪戰里,誰最後贏得了她的芳心?******梵七煙:我養大的女人,我疼,我哄,我愛!誰也搶不走玄年:我不是想碰她!我是想要她!都在地獄,誰比誰高尚?你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斗得過我嗎?楊亦樂:真的嗎?你真的會養這個孩子嗎?好的,我再也不跟別的男人跑了我每天在院子里,等你來,等你帶孩子來看我了我應該會很開心展開

《滿樹繁花》章節試讀:

還有半個小時才開始上課,303教室坐滿了。

穿着制服的助理A看了看時間,對着門口執勤人員點頭,示意關門。

楊亦樂掐着時間進來了,兩側門都關閉了。

呼,真是及時。

看樣子是不再接收人員進來。她暗自慶幸,沒有錯過這一分鐘。

「規則我不想多說,傳聞即是事實。」制服助理A一臉官腔。

原本像一窩小蜜蜂嗡嗡嗡的教室漸漸安靜下來。

楊亦樂找了一個靠窗戶的位置,加上窗帘的遮擋,很隱蔽,她很滿意。

她打量四周,發現百來個學員都盛裝打扮,個個儀錶堂堂,氣質不凡。

前方女學生一襲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襯托出她絕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條嫩色系天鵝絨齊膝裙,一雙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頭髮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課桌上,擺着LV經典款包包。

旁邊的男同桌,上身深色襯衫,下身穿着一墨綠色的休閑褲,手腕上戴着珍藏版手錶。身上散出淡雅的香味,這拖拖的富貴少爺。

楊亦樂迷惑了,這不是上課嗎?怎麼感覺像貴族圈聚會?!

錯覺錯覺,楊亦樂搖頭甩掉這可怕的想法。

實際上。她並沒錯覺。

今日在座的學生,非富即貴。都是人才精英,兩百號人物,非本校學生更是走後門靠關係才約上這課。

年教授的生物科研課是非常出名的。

第一是因為外界沒有,自此A大開設。第二是因為他在醫學上的造詣很高,德高望重。年紀輕輕,實屬難得神才。第三,醫學界難題太多,進入死胡同,想要走出來,須以高人指點。玄教授提出來的很多猜想與理論,深入研究就是一大突破,有方向可循。

他的講解透徹,理論結合實際,令人恍然大悟,茅塞頓開。尤其是基因工程的研究,是非常稀少的。

只有極個別少數人,是得到小道消息:玄年與玄清生物集團有關係。目前世界排名頂尖的生物集團,為了能得到一點資源,佔了聽課名額。

大家很安靜,教室里鴉雀無聲,耐心等待上課。

「現在我開始點名。」助理B一張冷臉。

這一個個輔導員都不會笑嗎?看他們表情如此僵硬,是統一訓練的?

楊亦樂趴下,無趣。

「林夢」

「到。」

「夏天翼」

「到。」

點名倒是很快,一口氣讀兩百個?真厲害。

一點二十五分,有一點點小騷動。

玄年換了一身西裝,從隔間里走出來。

白皙的膚色,精緻的五官。他身着黑色西裝帥氣中又帶着一抹冷傲,西裝裏面是一件白色的暗紋提花高領襯衫,沒有打領帶。棉質的襯衫看起來很薄很柔軟,又像絲綢一樣富有垂感。高級腰帶恰好顯他三七比列分,腿愈加修長。周身散發出來的氣質高雅。

學員悄悄議論,早就聽聞玄教授一表人才。今日一見,果然氣質高雅,頂配面容。

楊亦樂稀里糊塗地跟着人群,張望。當看見講台上的玄年,她一驚。

這,這不是之前撞到那個……那個,叫什麼來着,玄教授!對玄教授!天啊!真是冤家路窄……狹路相逢!

她趕緊縮回腦袋,但願這兩個小時平安過去。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玄年午夢扶頭,自然醒來。發現桌上的火腿三明治,水果,鮮奶,甚是暖心。吃過午餐,狀態非常好,神清氣爽,精神滿滿。

「羅琦琦。」助理喊道。

沒有回應。

大家的的關注點都在玄年身上。

「羅琦琦。」助理提高嗓音。

依然沒有回應。

「羅琦琦。」眼看着上課的時間就要到了,助理沒有耐心了

「沒有來是嗎?」

羅琦琦?!

楊亦樂反應過來,她就是羅琦琦,猛的站起身,在助理下筆勾掉名字之前,喊道:「到,到!羅琦琦。在這裡!」

「喊你那麼多遍…都聽不見嗎?」助理B忍住了,接着點名單。

楊亦樂心虛的擺出抱歉抱歉的手勢,坐下來,呼了一口氣,好險。

講台上,玄年的位置是能掃視教室每一個角落。

他的臉微抬,雙眼漸漸眯細長,似乎大腦快速運轉搜索什麼信息。接着又很快展開,好像識破什麼,稜角分明的臉俊美異常。

他垂眼,掩飾情緒。

「羅琦琦?」他心知肚明。

有人叫我……?

楊亦樂心虛不已,做賊一樣的抬起頭。「是……」

他沒再說話,助手B讀完了名單,並無缺席遲到的現象。助理B將名單擺在桌子上,示意可以上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