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冒牌掌門的冤種成仙路
冒牌掌門的冤種成仙路 連載中

冒牌掌門的冤種成仙路

來源:google 作者:小里奧喵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琪琪 梁承

姜琪琪:「梁大掌門,你再不來幫忙,我可就要捅自己了喲」梁承:「吾輩修士,何懼一介凡人威脅,主要是身為掌門人,本就,樂於助人,前輩等等,小子這就來助前輩一臂之力」展開

《冒牌掌門的冤種成仙路》章節試讀:

荒宅

月下眾人撕殺成團,確切的說,是人與骷顱搏取一線生機。

梁承的先下手為強策略十分管用,當他撞進骷髏大軍內時便引起了一片慌亂。

由於雙方的距離繼續等同於照面,臨近的骷顱躲避不及,只得它那個蹭亮的大腦袋與梁承手中的靈劍結結實實拼了一擊。

美中不足的是這一劍,慣性太大,梁承又因為沒有豐富的肉搏泄力經驗,反倒是成功後搖頭晃腦的蹣跚腳步,錯失逃出重圍的大好時機。

那個骷顱的下場則更為凄慘,被撞飛後還未等落地便散成骨架了。

短暫幾息的混亂後,等到梁承緩過神來,骷髏大軍也列陣完畢並將他圍了圓。

刀劍無眼,朝着梁承亂砍而下。

須臾間,梁承急忙使盡渾身力量躍起,避開刀鋒。

一輪滿月當空,梁承轟然落下,奮力一腳踏在那骷顱兵的腦袋上,對方被自己的同類所累,空間太小,又只能硬拼一記。

「咔嚓」一聲,頭骨應聲而裂。

梁承又借力擺出一試倒掛金鉤,將其踹飛,砸倒一片。

連續吃了兩次虧之後,這些邪物不再擠成一團,三五成群,分散站位,另有兩個數米高,水桶般粗壯的骷顱頭領也決了親自上陣的心思,改為在外遊走掠陣。

梁承立於**不動,心中儘是苦澀。誰能想到剛剛那華麗一擊,自己腳也崴了呢。

再看那少年郎,與殭屍肉搏,出乎意料的並沒有被三下五除二撕碎,雖然處於劣勢,數次命懸一線,卻總能在危急關頭化險為夷,反而沒有如同梁承德一般陷入絕經。

梁承低語:「這下,可真是陰溝裡翻船,只是還沒有體會那舉世無敵的感覺呢,可惜了」

骷顱一擁而上。

梁承卻無力舉劍,情急之下毅然碾碎體內的七星道宗掌門令牌,迸發出出些許靈力,朝少年吩咐道。

「我謹慎待人,小心處世,今日還是落得如此下場,實屬不甘。」

令牌碎裂,一股藍光衝天,風起雲湧,將逼近的骷髏吹的東倒西歪。

「也罷,今夜我梁承,七星道宗掌門,索性便豪爽一次,少年郎,我這便送你出去,替我和你琪琪姐說一聲。」

猶豫片刻

「算了,沒甚好說的。」

隨即梁承調動靈力,輕掃一劍,骷顱成片橫飛,碎骨散落,一條出路浮現。

在體內捏碎掌門令牌是非常威脅的一件事情,因為令牌本身的靈力消失流失之後,便會實體狀態,此時相當於一塊玉碑在體內炸成一片。

即使貴為修士,也是非死即傷的結果,更何況現在梁承體內毫無靈力與凡人無異,那便必死無疑。

少年忙喊不要,一掌將殭屍胸口打穿,朝梁承這邊跑來。

梁承看到這一幕後默默閉眼,心中不斷問候少年祖先家人。

碎玉從體內將他擊穿,飛濺而出。

無力感襲來,少年嘴一張一合,梁承卻聽不到聲音了。

月光幽幽

少年抱着梁承的屍首發呆,確切說,此時還未涼透,因為修士的強大體質,只要現在有高階修士為其打入靈力,並喂下上好的療傷丹藥便可。

少年卻無可奈何,此時他全然換了個面貌,俊美的面龐,額頭上的龍角,無處安放的小尾巴,手上的鱗甲,無一不在宣示着他的身份。

他若強行輸送妖族特有的靈力,只怕會將梁承變成一個半人半妖的瘋怪物

許久,看着梁承氣息漸弱的少年開口道:「可惜我不是人類修士,沒有辦法將你救治」

「你放心,我會替你照顧琪琪姐的,算是報答你沒有必要的救命之恩。」

誰都沒注意到,先前那個被殭屍從嘴裏吐出來的紙屑,在一陣詭異的膨脹之後,便化作一位老者模樣。

若是梁承還有意識,一定可以認出這不就是那個追了他一路的矮老頭嘛。

只是化為紙人的老頭,一張抹了白粉似的臉龐,臉頰上兩團紅彤彤的腮紅,另有一副詭異,由於沒有大衣遮蓋,顯得更加矮小了。

紙人老頭圍着一龍一人一蹦一跳的轉了一圈,等到完全適應了這副身體才嫌棄的說:「又是人妖戀,能不能換個別的,老夫看的實在膩歪。」

少年郎抬頭,驚訝的盯着這紙人,剛剛居然沒有發現他的存在,要知道自己修為已經相當於人類修士的真靈境了,屬於是執掌一方的存在。

看着少年戒備的眼神,紙人開口稚嫩的聲音再次響起:「差不點行了,你再這樣抱着,他就真的沒救了,真的是,你一條小龍又瞎湊些什麼熱鬧」

少年聽着自然氣憤,心中卻還是想救下這個有些可愛的低階修士,於是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將梁承放在地上,自己則站在不遠處打量着紙人老者。

嗯,在他眼裡,梁承一直屬於食物鏈低端的存在。

老者先是走到殭屍的碎屍旁,摸索出一個黃色小布袋。

解開布袋,裏面跑出無數黃衣小人,嘰嘰喳喳的,熱鬧非凡。

其中有一個小人與其他的大為不同,穿着紅衣艷服,肌膚如雪,五個畫的精緻嫵媚,只是腳上卻拷了一副鏈子。

紙人老者,與那個紅衣紙人低頭輕語交代了一句,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梁承,喊了聲:「去」

這紙人便立馬應聲爬到梁承臉上,搖身一縮,便由原來的巴掌大小變為指頭大小,最後鑽入口中消失不見。

少年還欲詢問,紙人老者率先開口:「麟龍一族的小輩,這天下依然是你們這些妖魔的玩物,你不在家好生修鍊,將這個小傢伙引到我這仙域來做什麼。」

「小傢伙?」少年看着躺在地上的梁承,想到對方既然知道自己的族號,怎麼也是有上千年修為的前輩了。

對於他來說百來歲的梁承可不是小傢伙嘛。

為此少年才稍有恭敬,正了正身子回復道:「還勞得前輩見諒,我麟龍一族,原本就是靠這凡人皇室的每日供奉度日,這魔類中算是名列前茅的巨族大家。」

「可自從人修士大敗後,凡人被大肆屠戮,原本皇族更是蕩然無存,所謂的大夏朝廷只是那奇妖的玩物,自然不肯供奉我等」

紙人老者點頭認可:「這麼說,你們麟龍一族因為從前親近人類,已然朝不保夕,垂垂危矣了」

少年驚愕,猶豫之後還是點頭道:「前輩所言十之八九,還未請教尊號。」

紙人老者伸手摸向下巴,卻發現如今借紙人還魂自己是沒有鬍子,有些尷尬的回復到:「無甚,區區灕江劍宗的掌門而已」

「灕江劍宗?」少年驚呼

老者點頭,喜笑眉開畫的着五官擠成一團更為詭異

少年也面露驚喜追問道:「可是那個,與萬家書院齊名的灕江劍宗」

老者得意之色再現:「千年前的往事罷了,小友休要再提,嘿嘿,休要再提」

少年聽聞直接問道:「可有證據」

紙人老者那裡受得了這委屈,當即打出藏與體內掌門令牌,什麼赫然寫着灕江二子。

少年見後細細感悟,確認令牌無後連忙跪地伏首,痛哭流涕,直呼救命。

老者將他扶起,詢問如何這般,表示自己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肯定會傾囊相助的。

少年這稍稍止住淚水,起身說道:「自從那異妖打敗人類修士,將人族高階修士屠戮殆盡之後,便被天下所有妖魔尊為王」

「一開始還好好的,按部就班,扶持人類的傀儡政權,選擇靈根上等修士作為貢品,供其享用,天下妖魔共享,其樂融融」

紙人老者驚怒:「人類!貢品!怎落得如此境地,劉老頭呢」

少年聽聞,思索片刻回復道:「前輩說的可是,萬家書院,劉書聖?他早已在開闢戰爭中被異鬼設計吞了」

老者震驚:「吞了?」

少年點頭:「嗯……是吞了,不過具體細節晚輩地位低下,所知不詳」

老者羞怒:「真的是千古罪人,早知如此就該聽我的將你們這些異類都給砍成肉泥,團結個屁的力量,和平個棒槌」

見來着處於火氣中,少年不敢再言語,口鼻眼心。

許久,梁承嘴裏的紅衣小紙人爬出,似乎很疲憊,來到老者腳邊倒頭便睡。

老者親昵的將其捏起,放入那口黃布袋子

似乎小人的回歸讓老者恢復了平靜,老者面露頹廢的說:「你直管說,不用管我,那個小兒已經無事了」

少年應予:「只是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