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連載中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來源:google 作者:胖子說的都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旦 胖子說的都對

王某人是一個宅男那一晚他拿着手機,看着小視頻那一晚他看了一宿,手都擼廢了那一晚他睡着之後,他還是他只不過不再是那個曾經的追更的騷年他魂穿了,穿到一個跟他同名同姓的人身上死法相似,又有點不同來的時候還帶着一個系統....這是一片大陸,這裡沒有網絡,沒有空調,沒有一本道、東京熱,但是這裡可以修鍊就算有電也是用來劈人的王某人要在這裡慢慢崛起展開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章節試讀: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

不能嘻嘻哈哈的日子一晃而過。

一下子就過去了三年,整整三年啊。這三年你們知道我是怎麼過的嗎。

這三年里,在我不斷停歇的努力下,我長高了十厘米,皮膚也變黑了,人也變的更加壯誜了,

特別是那面容,愈發兇狠起來。

要是不認識的人看到,這丫的絕對不是好人。

…….

其實這三年,我在王叔悉心指導下。我先是學會了。

拳法、腳法、劍法。

嗯….就是極為普通的那種,我稱之為必學基礎。。

還有王叔的壓箱底身法,一級身法幻影步。

幻影步,顧名思義。就是以特殊的步伐快速閃動,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來誘惑敵人。

修鍊的第一個年頭,除了每天必要的修鍊,就是不斷的練拳練腿練劍,劍是鈍劍,還沒開刃的那種。

在這個年頭裡,就是不斷的熟悉每次出拳每次出腿、出劍。

讓其達到每次攻擊之後可以讓更加順暢的發出下一攻擊。

這一年很是枯燥,

直接下來是第二年….

第二年就沒有那麼枯燥了。因為三個人混戰到了一起。

你打我我打你,每天過的甜蜜蜜。

剛開始王叔是讓王旦、王弟兩人切磋,

起初兩人切磋,因只熟悉了攻擊,防禦意識比較薄弱。

每天渾身上下都是布滿了的淤青塊。

經過兩人長達數月不斷的切磋對對碰下。在每次遭受擊打後,每一次所受的傷痛都會融入了肌肉記憶中。

在一次又一次的傷痛中。兩人每次攻擊、每次防禦都達到了自然而然。

王叔看到兩人切磋的差不多了,就加入了進來。

我王叔不愧是我王叔,就是這麼與眾不同。一加入進來就是要求一打二,,。

王叔對兩人可是相當特別的照顧,

在每日特別照顧的下,院子外總能聽到一聲又一聲,挑釁聲,吶喊聲,求饒聲。

來啊….打我…..

打快點…..用點力~

啊,不…不要,停…不要,停…。

在王叔瘋狂的挨揍下,最終兩人只能狼狽躺在地上。喘着粗氣,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

望着王叔那找不到對手,又志得意滿、瀟洒轉身而去的背影。。

躺在地上兩人,只能流下不甘的淚水。

就這樣,日復一日,每天都是在不斷挨揍。這種情況只到了這修鍊年頭第二年的年尾。

因為王旦學了以前在抖音上刷到的瘋狗拳,無限流打法。只學其刑不學其型。

在一次切磋中。王旦使用了出來。

王叔差點一腳踢到被到快樂棒。

見狀王叔直接不玩了,把王旦趕出了小團體,讓他自個玩木樁去。

但是王叔的揍人生涯怎麼可能就此停止,

王旦一人悶悶不樂在旁邊踹着木樁,嘴裏嘟嘟囔囔的,差一點,就差一點。

一邊踹一邊看着旁邊的父慈子孝,滿臉的羨慕。

…..

…..

隨着時間的推移,來到了第三年,自從那次被趕出小團體,那個小團體再也跟王旦毫無瓜葛了。好多時候王旦想要申請加入都被無情的拒絕了。

自此在整個第三年中,一邊羨慕看着旁邊的父慈子孝,一邊把悲憤化成動力,對着木樁就是瘋狂輸出。。。

而這一幕,全部落在了父慈子孝眼中,

父子二人修鍊的距離離王旦越來越遠了,

這一舉動並不是因為什麼。而是父慈子孝兩人看到王旦的嘴越咧越大,那森白的牙齒清晰可見,以及逐漸變態的臉,還有令人膽寒的攻擊方式。

…..

這一系列,其實王旦自己都不知道。

父慈子孝不跟他玩了,他實在是太無聊,只能一個人打打木樁。

無聊到他思緒亂飛,他想起瘋狗拳那很刑的招式。

無聊到他把這些很刑的招式全部融入了拳、腿、劍法當中。融入的越多,他感覺他的攻擊越來越刑了,甚至越階戰鬥都不在話下。

當全部融入完成後,他又無聊了起來 ,

便開始了練習身法,練着練着,就開始嘗試,在使用身法的同時不耽誤攻擊。

試着試着,他居然想到把幻影步的運用技巧融入拳、腿、劍之中。

經過大半年的嘗試,好傢夥,居然真被他練成了,

全套攻擊方式,來了個史詩級增強。

幻影步、幻影拳、幻影腿,幻影劍法,

這一套功法被他命名為,無限流之幻影。

這套功法厲害之處不是攻擊時候帶的幻影,厲害的是你看到他要用左手打你。而他卻是用右手,而你覺得他右手要打到你的時候,你又發現他是用腳攻擊。

就算這一切都被提前預判你躲過之後,他其實自始至終就是在用左手打你。

而成就這一切的最大功臣,並不是瘋狗拳陳祖師爺,也不是王叔,也不是幻影步,也不是機智小天才王旦自己。

而是這大半年了不斷陪伴着王旦的木樁,經過王旦大半年的不斷摧殘。

這個用特殊木材製作而成的木樁原本可以承受練體境巔峰。卻被王旦這個修鍊了三年,實力只到了練體五層菜鳥硬生生打爛了,還是木屑亂飛的那種。

這一年內,王旦全部攻擊只對了一個點。那就是襠部位置,歷經了一年的摧殘可憐的木樁最終還是扛不住了。

但可憐的木樁就算是扛不住也要扛。沒辦法它動不了。

當然王旦正常的攻擊方式肯定沒忘,畢竟並不是什麼時候都必須用無限流的。

…..

…..

深吸一口氣,王旦終於停下了這三年的苦修。

王旦走到父慈子孝那裡就說道:王叔這三年的修鍊收穫很大。

所以我決定了。

王叔:???你決定了啥?

我決定休息一陣子,

王叔聽聞點了點頭,

也是,連續修鍊了三年的確要休息休息。操之過急也不太好。

那就休息幾天吧,好好整合一下收穫。

過陣子,我再帶你倆出城歷練一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