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門前花多
門前花多 連載中

門前花多

來源:google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涼臣 沈美景 現代言情

沈美景這一生都特別倒霉嫁了個男人吧,沒洞房就死了守個寡吧,全家上下都想着算計她她聰明的婆婆將她許給了年過半百遠在封地的宗親燕王,沈美景沒反抗嫁,為什麼不嫁?只要能讓自己過得舒坦,貞節是什麼?別人的眼光又怎麼了?可是大婚之日,好像出了點岔子,躺在她身邊的人,怎麼這麼年輕吶?她只想過好日子,可沒想用這二嫁的身子釣個世子爺啊!···宋涼臣這一生都特別幸運出生王侯,身邊美女如雲,更是與初戀情人訂下姻親,父親疼他姨娘寵他眼看着就要將心上人迎進門來了,宋涼臣覺得此生無憾然而,一覺醒來,身邊的人為什麼看着不太熟悉啊?為什麼他的初戀情人,會成了自己的繼母?為什麼這個寡婦,會成了自己的世子妃?不不不,不行,他得休了她!挽回這一切!展開

《門前花多》章節試讀:

  沈美景做了一個夢。

  她夢見滿屋子的紅綢高掛,龍鳳燭柔光盈盈。俊郎無雙的男人走過來,溫柔地抱着她滾進了鴛鴦被。

  這人當真是溫柔啊,環着她,像是環着什麼稀世珍寶一樣,小心翼翼地怕摔碎了,還輕輕替她褪去了繡鞋。

  「十年樓前江心月,今朝方可入懷中。」

  這人突然念了一句詩,沈美景聽不懂是什麼意思,然而順着他的力道,身上衣衫盡褪,臉也忍不住紅了起來。

  燭火熄滅,蓋頭被人掀開。

  「你是誰?」恍惚間,她問了這麼一句。

  男人低低一笑:「傻瓜,我是你相公。」

  相公?沈美景愣了愣。她的相公,已經死了半年了啊……

  身上人的湊了過來,低頭深深吻着她,帶着濃濃的鼻音問:「在我身邊,你還想着誰呢?嗯?」

  身子一緊,她連忙低聲道:「沒……」

  這人像是喝醉了,壓根不聽她在說什麼,只是逐漸加深了吻。

  突然沈美景疼得喊出了聲。對方更加溫柔地吻她的下巴臉頰,又輕柔地吻着她,小聲又溫柔地道:

  「我愛你。」

  多動聽的三個字啊!

  耳根一酸,沈美景的臉紅得都跟被子一個顏色了。

  這人,從地下爬上來就不得了了?敢這麼欺負她?

  骨子裡不服輸的勁兒冒了上來,沈美景抿唇,忍着身子的不適,找准機會,一個翻身就將身上的人壓住了。一雙美目看着黑暗裡的人。

  男人有些不可置信,卻是很快配合的閉上了眼。

  竟然這麼大膽的?宋涼臣彎了唇,他的世子妃可真是好領悟力。

  不過……倒是叫他再次起了興緻。

  宋涼臣想忍,終於還是沒忍住,翻身壓着她,呵着酒氣道:「你完蛋了!」

  沈美景正想說你才完蛋了呢,沒想到就迎來了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掠奪。男人的力量畢竟是壓倒性的,從此沈美景都再也沒能翻身。

  洞房花燭夜,聽牆角的兩個婆子聽着裡頭的動靜,笑歪了嘴。一個轉身就準備去報信,另一個伸手拉住她:「你傻啊?跑去哪裡?今天咱們燕王不是也成親么?你還能為了賞錢去打擾王爺的洞房花燭?」

  「對哦,我差點忘記了,瞧我這腦子!」想跑的婆子站住腳,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今兒不止世子爺成親,咱們王爺也成親呢。嗨,都趕着今天這日子,據說是今年最好的黃道吉日了。」

  「可不是么?這父子同婚,雙喜臨門……雖然聽聞咱們王爺娶的是個寡婦,但是據說,那寡婦長得是傾國傾城,又是許家的乾女兒,娶回來照顧王爺也算是可行。」

  說是這麼說,兩個婆子提起寡婦兩個字,臉上還是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寡婦二嫁,是要被人吐口水的,也就是嫁的人好,她們不敢多嘴而已。要是在民間,肯定要被人丟石頭打死!這新王妃算是幸運。

  只是以後大概也就能呆在王府照顧照顧王爺,怕是不敢輕易露面的才對!

  而這邊的世子妃才是正經的飛上枝頭,跟世子青梅竹馬這麼多年,總算修成正果。她那做王府看門人的爹,也怕是該升遷了吧!

  議論了一陣子,兩個婆子就走回各自的住處休息了。

  婚房裡依舊是溫柔旖旎,沈美景昏昏沉沉間睜了睜眼,外頭已經是晨光熹微。身上的人吻了吻她的額頭,終於在她旁邊沉沉睡去了。

  這個夢好美,要是一直不會醒就好了。沈美景進入夢鄉的時候還在想,有相公的感覺真好,雖然她的相公兇猛得跟獅子一樣,差點吃了她不吐骨頭。但是只要他在,她就不會被許家人唾罵,不會被所有人看不起,她的弟弟也不用再跟着她受苦了吧……

  可惜,夢之所以為夢,是因為總有一天會醒的。

  她是被人一個耳光打醒的。

  「你這賤婦!」有人叫了一聲,這尖銳的嗓音像極了指甲劃在地板上的聲音,嚇得沈美景立馬睜開了眼。

  有人抓着她的頭髮將她從床上扯下來,反手又是一耳光:「你好毒的心腸,為了勾引世子,已經不要臉到這個地步了嗎!」

  疼……沈美景皺眉,裹緊身上的被子,伸手扯回自己的頭髮,抬頭睜眼,終於看清了面前的人。

  一個衣衫不是很整齊的女人,白着臉,臉上尤帶淚痕,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樣,看着都叫人心疼。沈美景揉揉眼,轉頭看看身後高高的雕花大床,都不相信自己是被這麼個看起來小小的女人給拽下來的。

  「你是誰?」

  小家碧玉瞪大了眼:「你還敢問我是誰……」

  迎面看見沈美景的臉,江心月的心顫了顫,下頭的話都接不上來了。

  好美的女人,柳眉皓齒,長發垂地,唇上沒有朱丹,卻是自然艷紅。眼眸大而明亮,眼下還有一顆淺淺的淚痣,像一幅濃墨重彩的畫,一眼就足以讓人驚艷。

  竟然是這樣的人,與世子陰差陽錯成親了?

  江心月輕輕吸了口氣,眼睛都紅了,往屋子裡四處看了看,轉身就去將龍鳳燭的燭台拿來,抹了燭淚,眯眼看着她道:「你這二嫁的寡婦還妄想做世子妃,定然是這張狐媚子的臉讓你起了邪念,不如毀了罷!」

  講不講道理的?沈美景正想跟她理論,後頭站着的丫鬟就上來,一左一右兩個人將她按在地上按得死緊。

  那燭台直直地就朝她臉刺了下來,一點停頓都沒有。沈美景奮力往旁邊側了側,燭台就從她左臉上淺淺划過,火辣辣地疼。

  瞪大眼睛,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女人瘋了吧?她就在自己房間睡個覺而已,竟然毀她的容?!

  瞧着一道疤痕還不是很深,江心月抬手就要來第二下!

  第一下是她沒反應過來,第二下還獃著叫她劃臉,當她是年糕捏的啊?沈美景冷哼一聲,腿一個直後踢就將壓在她背上的兩個丫鬟踢開,往旁邊一個翻滾,站起來就推了江心月一把。

  「你有病沒病啊?有病我有葯!沒病你給我解釋解釋,大早上來我房間,傷我的臉是什麼意思?」

  臉上疼得要命,都不敢伸手碰。雖然她不是特別在意容貌,但是這好端端地上來傷她,怎麼忍得下這口氣?

  沈美景怒目看着她!

  然而,沒想到這一推,江心月倒跟個年糕捏的似的,啪地一聲就往後倒在了地上,聽聲音摔得還挺結實,疼得那小臉更白了。

  「王妃!」兩個丫鬟大驚,連忙上去扶她。

  王妃?什麼東西?沈美景皺眉,許家勢力又擴張了?連王妃大清早都沒事出現在後院柴房?

  轉頭看了看四周,沈美景愣了愣。

  這地方可真華麗,錦繡玉器,珠簾紅木的,什麼都有,一看就不是她平時呆的那小柴房。

  拍拍腦袋,沈美景想起來了,許家精打細算的老太太覺得養着她費糧食,於是把她拾掇拾掇,整成了許家的乾女兒,許給了據說是年過半百的燕王殿下。

  她這許家的寡婦,在許家做了半年的粗活,終於能出來了。其實她挺樂意的,比起在許家受苦受難,嫁個半百的老頭子怎麼了?至少還是個有封地的王爺呢!她沒一點不樂意,真的。畢竟人都是要往前看的,她還有個弟弟呢,不可能給許家當一輩子的下人。

  然而許老太太不這麼想,生怕她半路跑了似的,特意給她下了迷藥,一路從京城運到這燕地,估計半路沒少加藥,害得她現在腦子不清醒,還把人家王妃給推了。

  平心靜氣下來,沈美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抿唇看着倒地不起的女子道:「不好意思,你給我說清楚情況我就不推你了,做什麼一上來傷我?」

  江心月咬牙看着她,正想還嘴呢,身子一僵,接着就兩眼翻白,暈了過去。

  摔了半天了現在才暈?沈美景挑眉,正覺得奇怪呢,外頭風風火火衝進來一個人,看見地上暈着的小白菜,怒喝一聲:「怎麼回事?!」

  扶着小白菜的兩個丫鬟立刻告狀:「世子爺,這女人不但將新娘子調換,使得這婚事錯了位,還推得我家主子摔暈了過去!」

  沈美景茫然,抬眼就對上了一張十分好看的臉。

  「你推了心月?」

  宋涼臣火氣十足,幾乎是立刻想將眼前的人給掐死了。

  然而定睛一看,他也有點傻了。

  兩個人就一起傻站着看着對面。

  沈美景傻了是因為覺得這人長得好看就算了,聲音咋還這麼熟悉?就是更清醒了一些……

  而宋涼臣則是看着她臉上長長的傷口,半天之後皺眉道:「怎麼這麼丑?」

  沈美景嘴角抽了抽。

  活了十七年,這還是頭一回有人說她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