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眠眠做夢
眠眠做夢 連載中

眠眠做夢

來源:google 作者:也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別夢 易思眠 現代言情

「我被催眠了,夢裡都是你」在外人眼裡看來,別夢和易思眠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別夢家世好,樣貌好,學習好,簡直就是男神可是易思眠呢?家世一般,學習一般這這這,不可思議啊「是嘛?那我易思眠還不是追到了別夢!」「他們說我配不上你,說我…」「易思眠,是我高攀了你,不是你配不上我!」沒有心機哦,即使是喜歡男主的閨蜜也不會迫害女主,雙向暗戀的故事,有虐點,是姐姐的部分,但是以甜為主!展開

《眠眠做夢》章節試讀:

經過一周的相處,易思眠發現,別夢看着冷酷無比,但其實是個很溫柔,好相處的人。但是!易思眠最愛的還是周洲!

周洲幾乎每時每刻不粘着她,總是撒嬌的躺在她懷裡懟別夢,別夢被她堵的啞口無言,每次都是對着她們擺擺手,說一句:「為父教女無方啊…」

放學,周洲拉好書包拉鏈,看向站在門口等她的易思眠和別夢。正午的陽光灑在他們身上,易思眠笑盈盈的看着她,別夢倚在門框上看着易思眠,目光溫柔,眼裡滿是寵溺…

周洲晃去腦子裡不切實際的想法,「寵溺?怎麼可能啊?別夢和她可是…算了不想了」

周洲蹦過去挽住易思眠的胳膊,「走嘍!

剛出校門易思眠就看見一個拿着兩個頭盔,穿着黑色風衣和馬丁靴的女孩站在那。看見她出來了,走過去,挑起嘴角衝著易思眠吹了個流氓哨。易思眠剛想說話,就被別夢拉到身後,周洲也往前站了一步。兩人把易思眠擋了個嚴嚴實實,警惕的看着她。周洲小聲對易思眠說:「不是吧,眠眠你男女通吃啊!」

易思眠嘴角抽搐,從中扒開兩人沖易思閣招手:「姐」

周洲回頭,別夢也回頭,兩人疑惑的看着易思眠。易思眠尷尬一笑:「我姐,易思閣,親姐。」說完眨着無辜的大眼睛。周洲震驚過後就是迷戀,「哇,原來是姐姐,好帥!」別夢對易思閣點點頭,易思閣挑挑眉,對易思眠說:「過來」易思眠乖乖走過去,易思閣給她戴上頭盔,跨上摩托對兩人擺擺手。然後漂亮的甩尾轟隆隆的走了。

回到家後,易思眠問:「你怎麼回來了?」易思閣用手敲她腦門:「怎麼說話呢你?」易思眠翻了個白眼,「您怎麼回來了?」易思閣沒理她,走進房間換下衣服,對着剛剛從廚房出來的白女士說:「我回來了。」白女士驚訝的回:「今天是颳了什麼風把你吹回來了?」易思閣拿着從那邊帶回來的禮物晃晃,「給小羊過生日啊!」

小羊是易思眠的小名,眠眠就像「咩咩」,所以…易思眠心中是拒絕這個小名的,她還是喜歡「眠眠」。

易思眠接過易思閣的禮物,一個巴掌大的粉色盒子,打開之後是一個手鏈。粉色的鏈子上面掛了一隻白色的羊,上面刻着「眠眠」兩個字。

「姐,我都高一了,還買粉色的。」易思眠嘴上抱怨,還是戴上了。

「啊?高一?我以為你初中還沒畢業。」易思閣驚訝的看着她。

「……呵呵」易思眠冷笑。

南城像是沒有冬天,即使已經是十一月中旬了,還是熱的人發慌,而且潮得厲害。

易思閣回來給易思眠過了生日後就又去了南城。所以易思眠每天和周洲,別夢做公交一起回家,一起上學。

「別夢和周洲雖是家世好的少爺和公主,可是卻沒有架子呢!」易思眠看着兩人總是經不住的想。

學校發了校服。女生是統一的過膝校服裙和白色襯衫。本來是過膝的,可易思眠個子高,身材姣好,穿上後裙子在膝蓋上,露出了纖細白皙的小腿。周洲看着她欣喜的喊:「眠眠你的腿好好看,身材好好啊!」說完就是一通亂摸。其實周洲身材也很好,就是喜歡漂亮姑娘。

周洲這一嗓門吼的,別夢順勢看了過來,和易思眠的目光撞上。易思眠忽然心砰砰跳,不自覺的臉紅。別夢看着她的反應,嘴角上揚,對周洲說:「姑娘家家,別亂摸了。」周洲回頭瞪他,「我和眠眠都是女孩子,我當然可以!」然後看向易思眠:「對嗎…誒?眠眠你臉怎麼紅了?」

別夢也笑着問她:「小同桌~你臉怎麼紅了?」

易思眠頓感窘迫,拉着周洲就向外走。周洲疑惑的跟着她。

出了外面易思眠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周洲一臉奸笑:「眠眠你是不是被我摸得害羞了,嘿嘿嘿~」易思眠回答:「就是,旁邊還有男生在,怪不好意思的。」「旁邊有男生?不是只有別夢嗎?」周洲說完就反應過來,易思眠捂住周洲的嘴。周洲心中有一絲異樣,她小心翼翼的問:「你是不是有點喜歡別夢?」易思眠擺手:「沒,沒有!」周洲心中明白,沒再說什麼。

每天就這樣在數學物理化學中度過。易思眠文科很好,名列前茅。可是理科…不堪入目。

周洲和別夢文理都很好,幾乎不用學就能考滿分,實在的天才。

易思眠因為物理和化學不及格被老師留堂了,物理老師問:「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易思眠點頭「嗯」又連忙搖頭「不,不是。」物理老師嘆氣,搖搖頭。化學老師問:「你是不是不喜歡化學?」易思眠遲鈍一下點頭。化學老師也嘆氣,搖搖頭。易思眠看着他們這樣就像是醫生對病重病人給的最後答案,顫着聲音問:「我是不是活不,呸,沒救了!」兩位老師語重心長的說:「你這孩子,以後學理的話太吃虧,是想學文嗎?」易思眠點頭。「那你就保證這兩門幾個就行了。以後選文科專業吧!」

易思眠帶着沉重的心低着頭走出辦公室,忽然撞在不知是誰身上,她揉着額頭抬頭「別夢?」別夢靠在牆上,她走出來時沒注意,撞在他身上了。「周洲呢?」「她家裡有事,我就讓她先回去了。」

兩人並排走出校門,別夢看着垂着頭的易思眠可憐巴巴的撅着嘴,感到好笑又好玩兒。揉揉她的頭笑着問:「老師教訓你了?」「沒有。」易思眠不開心。「物理化學不是很簡單嗎,不會的話…」別夢正想安慰安慰這個小姑娘,就看見易思眠抬起頭一臉不敢置信:「簡單?那是對於你們來說…」別夢被打斷話也不生氣接著說:「我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