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明末虎賁
明末虎賁 連載中

明末虎賁

來源:google 作者:流泉洗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良玉 馬祥麟

現代軍人馬祥麟穿越到閹黨橫行、戰亂四起、民不聊生的明末,恰逢家變,世代忠良忠肝義膽的父親遭閹黨迫害而亡,且看國讎家恨繫於一身的少年英雄,披肝瀝膽九死一生,挽狂瀾於既倒、救萬民於水火,驅逐韃虜、蕩平倭寇,開創一個盛世帝國!展開

《明末虎賁》章節試讀:

重慶府三道拐柴家府邸,柴萬成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垂首而立的楚子敬大氣也不敢踹一聲。

柴萬成陰惻惻的說道:「你不是說要不了三日,那些窮棒子就會無米下鍋復工的嗎?這都幾日了?」

楚子敬躬身說道:「誰曾想馬家過來橫插了一杠子,不僅給那些窮棒子撐腰,還帶來銀兩分發給那些窮棒子買米買面!」

柴萬成接着又問道:「孫掌柜保出來了嗎?」

楚子敬低聲回稟道:「人是保出來了,可是夥計和被打傷的漢子都沒找到,幫着抬人的閑漢也離奇失蹤,孫掌柜賄賂證人證據確鑿,暫時不能結案。老爺,這個案子太巧了,有很多蹊蹺之處!」

柴萬成皺眉問道:「有蹊蹺之處還用你說?很明顯這是馬家那個小崽子給我們設的局!命案一日不結案,糧行一日不能開門做生意,眼下正是秋糧準備上市季節,褚萬貴怎麼說?」

楚子敬回稟道:「剛才褚會長差人傳話,今天晚上在城東悅賓樓宴請馬公子一行,一有消息就會送過來!」

城東悅賓樓。

褚萬貴早早就等候在悅賓樓門口,自從出任重慶府商會會長之後,褚萬貴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等過別人了。

酉時三刻,馬祥麟表兄妹四人和王大路馮管家一行六人準時來到悅賓樓!

褚萬貴快步迎上前來抱拳問道:「哪位是馬公子?」

馬祥麟也抱拳回禮道:「在下馬祥麟,閣下就是褚會長吧?」

褚萬貴連忙賠笑道:「鄙人褚萬貴,承蒙馬公子賞光,有失遠迎!您這邊請!」

一行人來到二樓雅間,分賓主坐下,酒過三巡。

褚萬貴嘿嘿乾笑兩聲說道:「馬公子,重慶府內外河碼頭都停運有些時日了,行商無不怨聲載道,重慶府可是西南各省水運陸運中轉地,冤家宜解不宜結,馬公子能不能給老朽一個薄面,通融一下,先讓碼頭復工,我也給馬公子一個保證,明日就去衙門作保,把馮海保出來,你看如何?」

馬祥麟轉頭看着王大路問道:「大路兄弟,碼頭怎麼停工了?」

王大路回稟道:「碼頭行船、裝卸實在找不到人,那些兄弟都是跟隨馮海哥討生活的,馮海哥不在,誰也指使不了他們。」

馬祥麟回頭為難的看着褚萬貴說道:「褚會長,您也聽到了,馮海哥不在,這些人就無法無天不服管教!」

褚萬貴明知道是託詞,也發作不得,繼續說道:「馬公子,您放心,明天一準讓馮海兄弟回家,還請馬公子幫着說和說和,冤家宜解不宜結,以後我們褚家的生意都交給馮海兄弟,就給老朽一個薄面,這件事就這麼了結了。」

馬祥麟哈哈大笑道:「褚會長的面子誰敢不給,我是沒有任何問題,這樣,馮海哥一到家,我就勸他把此事就此揭過!」

褚萬貴喜出望外的說道:「馬公子快人快語,那就一言為定!」

馬祥麟換了一種語氣淡淡的說道:「褚會長言重了,不過我有言在先,馮海是我兄弟,要是其中另有隱情,誰欺辱了我的兄弟,我好歹要替他討個公道,馬家屹立西南邊陲數百年 ,雖然說不上有什麼根基,也不是誰都能踩上兩腳的,煩請您老給柴家帶個話,按察使衙門也不能一手遮天,大明律法不能給馮海哥一個公道,我馬祥麟就自己來討這個公道,馬家一向恩怨分明,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說完起身準備離開,剛走到雅間門口,馬祥麟又回過頭來說道:「再請褚會長給柴家帶句話,這才是開胃小菜,明天午時我會在魁星閣酒樓備下酒宴,給馮海哥接風洗塵!如果等不到,莫要怪我翻臉不認人!」

柴家府邸,柴萬成氣急敗壞的罵道:「乳臭未乾的小兒,竟敢威脅老子!還把接風宴設在魁星樓,想打我們柴家的臉,一個小小的宣撫使,反了天了!」

楚子敬低聲勸慰道:「老爺,您息怒,別急壞了身子,他也就是虛張聲勢,恫嚇幾句,難不成還敢造反不成?」

柴萬成悚然一驚,嘴裏喃喃道:「造反?這個愣頭愣腦的小子不會真的想動武吧?」

楚子敬說道:「老爺,瓷器不跟瓦片斗,要不您還是去成都府避避風頭吧!剛才聽褚會長說,這小子年紀輕輕,可是城府極深,最後說那番話的時候身上散發的煞氣,讓人踹不過氣來。」

柴萬成皺眉道:「你慌什麼!明天早上你去提刑司衙門放人,這次先饒了他,來日方長,早晚老子要他好看。」

楚子敬連連點頭:「那跑船的工錢呢?」

柴萬成不耐煩的說道:「也一併給了!答應他提出的要求。」

第二天上午,重慶府提刑司大牢門口,馮管家、秦青雲、王大路和兩個軍卒早早的就等在那裡。

辰時剛過,一臉憔悴的馮海幾人就從裏面走了出來,秦青雲快步上前,喊了一聲馮海哥,就哽咽起來。

馮海揉揉秦青雲的腦袋笑道:「你哭什麼呀?我不是好好的嗎?」

接着上前兩步,給眼睛通紅的父親行了一個禮,轉身和王大路擁抱在一起,輕聲問道:「兄弟們都還好吧!」

王大路說道:「都還好,幸虧馬公子接濟!」

王大路接着簡單的把馮海入獄之後,發生的這些事,說給馮海聽。

秦青雲走上前來說道:「大路哥,馮海哥,我們邊走邊說吧!我表哥和我哥他們還在魁星樓等着給你們接風洗塵呢?」

馮海驚訝道:「魁星樓?這不是那個狗東西的產業嘛!」

王大路興奮的插嘴道:「馬公子來了之後,他們柴家所有店鋪這幾天就沒做成過一天生意,今天馬公子是故意在魁星閣設宴給您接風,打柴萬成的臉!」

馮海帶着一起放出來的兄弟,和王大路秦青雲等人一路向魁星樓走來,王大路繼續眉飛色舞絮絮叨叨述說著這幾天發生的事!馬祥麟昨晚渾身散發的那種霸氣,已經完全把他折服了,他做夢也想不到,一輩子混跡於市井碼頭的自己,也能有馬祥麟這樣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