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明若邪司空疾
明若邪司空疾 連載中

明若邪司空疾

來源:外網 作者:病君的小邪後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病君的小邪後

轟了醫研所穿越而來的明若邪,遇上美到妖孽的病王爺在選妃。「王爺,我可甜可鹽,可萌可辣,喂葯都用嘴!」「丑拒。」「王爺有病我有葯,我倆天生一對。」「考慮。」「他們都想要王爺的命,我替你滅了他們。」「就你了。」展開

《明若邪司空疾》章節試讀:

司空疾把那包袱解開,從裏面拿出了一套男裝,動手更衣。剩下的那一套女裝,推到明若邪身邊。
「把衣裳換了,再把臉洗凈,要入宮面聖,不能這麼去。」
「好。」
明若邪也早就已經覺得這一身血污難受了。
她把臉和臉洗凈,要解開衣裳的時候看了司空疾一眼,他已經換好了衣服,支着頭閉上了眼睛,看似睡著了。
「司空疾?」明若邪叫了一聲。
司空疾沒有反應。
明若邪聽他氣息緩而平,而且很低很虛,看來是真的睡著了。
這麼虛弱的病癆啊,只有三天可活了……
一想到這樣的美男子只有三天可活了,她也覺得可惜了。
明若邪嘆了口氣,趕緊把衣服換上了。
那顆藥丸已經完全起效,她的傷口完全止血了,只是在換衣服的時候一拉扯到還是疼得她倒吸涼氣。
這一身的傷,她早晚要還給那些人的。
那個小隨從星墜,雖然性子不怎麼討喜,但還是挺細心的,因為這包袱里還放了把小梳子和一個小鏡子。
她的頭髮已經亂得不像樣。
明若邪拿起小鏡子,看到了鏡子里的少女。
她的手輕撫了上去,是她的模樣啊,是她。
她把頭髮梳理順直,梳了一個簡單的髮髻。本來在她頭上就沒有任何飾物,這樣也好。
皇后一心想辱縉王……
明若邪想到了這一點,想了想,還是伸手在炭爐里抓了一小把炭灰,抹粗了眉毛,抹暗了臉色,把櫻紅唇色也給遮蓋住了。
只有挑了個姿容平庸的女人為妃,才能令皇后滿意。
她的目的是讓縉王順利得到賜婚,還是藏着些好。
抹好了之後,明若邪抬起右掌,掌心朝着自己,輕輕地撫過。她閉上眼睛,掌心裏染起一片火紅。
手掌在臉前方虛虛撫過,剛剛抹上去的那一層灰便更加暗淡,讓她整個人看着灰撲撲的,沒有半點神采。
明若邪睜開眼睛,看了看鏡了里的自己,又抬起手,以袖子擦了擦臉,那一層灰半點都沒有染在袖子上,宛如真實膚色。
這樣就好了。
「咳咳咳!」
臟腑里一陣洶湧,有股血腥涌了上來。
明若邪趕緊把它壓了下去。
她苦笑一聲。
看來這身體的確是到了墜入鬼門關的地步了,助縉王賜婚,拿到葯,得到養病療傷的居所,是她唯一的選擇了。
馬蹄聲疾疾,沖向了皇宮。
天際初白。
皇宮裡,有不少人整夜未眠,都等着要看瀾國皇城這多年來最吸引人的一場好戲。
縉王如晴空朗月,皎潔無雙,好看得令瀾國貴女芳心痴狂。
而這其中猶以皇上最寵愛的小公主為甚。
臨玉公主自十三歲情竇初開時見了縉王,一顆心便緊緊地系在了縉王身上。
如今公主已經十六,年齡到了,整日里吵着要皇帝為她賜婚,讓她當上縉王妃。
臨玉公主想下嫁縉王,而不是要讓縉王成為瀾國駙馬。
公主是皇后所出,太子親胞妹,深得帝後寵愛。這一次,臨玉公主竟以絕食相逼,鬧得宮裡雞飛狗跳。
一個深受帝後寵愛的公主,怎麼可能嫁給一個質子?
何況這個縉王還天生病弱,隨時可能病亡。
皇后又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小女兒年紀輕輕就守寡?
但是皇后又不忍責罵公主,便將怒火都撒在了縉王身上。
皇帝逼縉王十日之內選妃成親,她便命人將縉王帶到了沉仙嶺,要讓縉王在死人堆里選妃,好好地羞辱他。
而且,為了將這份羞辱放大,她還把消息放了出去。如今文武百官和後宮嬪妃都已經知道了此事。
之前九天,縉王又病重了,根本無暇出去,這是最後一天了,他們都等着看事情的結果。
本來縉王只是大貞國送來的質子,他的婚事也是大貞國的事,但是因為縉王快要病死了,需要瀾國皇室的龍涎草,皇帝為斷臨玉公主念頭,便與他達成交易,縉王在瀾國選妃,他給一把龍涎草籽。
縉王要是趕不回來,就是賜不了妃,龍涎草籽就沒有了。
可縉王要是真的回來,那就應該是在沉仙嶺挑了個縉王妃,沉仙嶺那裡都是些什麼人?
那可都是些罪婢,或是後院里斗輸了的侍妾歌姬,可能還有些權貴家老爺養着的外室,堂堂王爺,找這樣的女人為妃,那可真是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了。
皇后早早就起來了,由着宮女替她梳着發,看着鏡子里宮燈照亮的自己,保養得極好的纖細手指輕輕划過了自己的臉龐。
「這都快要退朝了,可有縉王的消息?」
在一旁妝奩里替皇后挑着脂粉的桂嬤嬤聞言說道:「宮外還未曾遞消息進來,娘娘是希望縉王能趕上時間,還是希望縉王挑不到王妃?」
皇后接過了一張艷紅口脂,在唇間抿了一抿,眼尾挑了挑,「本宮倒是想讓縉王去死,但是臨玉那丫頭是個死腦筋,現在縉王要是死了,反而會成為臨玉心中永遠忘不掉的執念,所以,現在縉王得活着,並且他要娶王妃,這樣才能斷了臨玉的心思。」
桂嬤嬤細長的眼睛裏閃過陰陰暗色,微微彎腰,奉承道:「還是娘娘思慮周全。」
皇后輕哼了一聲,手中指了指一支珠簪,宮女便趕緊拿了起來,替她簪上。
「等臨玉斷了心思,本宮會親自要了縉王的命,若他當真挑了個王妃回來,就給他殯葬好了。」
「娘娘真是宅心仁厚,還讓縉王黃泉路上有個伴。」桂嬤嬤說道。
皇后一笑。
護甲輕掃了一下自己發梢,「去,給國丈遞個消息,若是縉王當真領了人回來,助他一臂之力。」
「是。」桂嬤嬤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金鑾殿上,政事已經談完。
太監總管接到了皇帝的眼色,便抻了下脖子,聲音尖細地唱了一句。
「有事稟報,無事退朝。」

《明若邪司空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