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冥煞涅槃
冥煞涅槃 連載中

冥煞涅槃

來源:google 作者:豬奇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嵐蘭 陳奇午

在崢嶸鐵馬戰爭不斷的年代,只有武力超群才能夠保住性命,陳雲風本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十展開

《冥煞涅槃》章節試讀:

這是一個春風欣絲陽光溫暖的早上,北府東院後花園中百花奇放。
一個美麗的藍衣少女卻眉頭緊皺站在廊橋邊一動不動,不知道在想什麼心事。
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傳來打攪了這安靜陽光「小姐小姐,不好了軒少爺他…少爺他…」原來是一個長的十分俊麗的丫環匆忙跑了過來。
「啊…軒哥哥!
小紅快告訴我軒哥哥出什麼事了。」
「今早徐娘對我說,小王爺已經出遠門了,可能要…要…要好幾年才會回來。」
小紅氣噓噓的說道。
「怎麼會這樣,怎會這樣….」藍衣少女臉色忽然蒼晴身體一陣搖晃,小紅急忙扶住連聲道:「小姐,小姐」 「不..不..軒哥哥你不是答應我要帶我一起走的嗎?
我們約定永遠都不分開嗎?
小紅,快備馬我一定要追上他,一定要追上他。」
「小姐,我們追不上了,小王爺已經走了幾個時辰了。」
「不..不..我不相信…菱姨…我要去見菱姨。」
一陣清風吹過,伊人縹緲身影消失在花園之中,只剩下幾滴明亮淚水灑在美艷的花蕊之上。
北府大殿中坐着一位頭上戴着金簪,古裝打扮,傾城傾國氣質非常端莊貴氣的年輕美麗女子,幾位俏麗丫環侍立在旁。
此時殿外一位中年婦女正前來臨報:「郡主,玲兒小姐已經知道小王爺出府遠行了,看見她傷心的樣子怪心疼的,這會正在門外求見呢」 郡主向門口看了看道:「哎,北玲這丫頭也確實可憐,剛剛出生就沒了爹娘,還好被我哥收為了義女。
來到我們北家後又和塵軒一起長大,那是紅梅竹馬的感情,傷心是一定的。
本想過兩天告訴她的,既然玲兒知道了,長痛不欣短痛叫就她進來吧。」
「是,郡主。」
傷心的北玲雙眼掛着淚水來到殿中對郡主問道:「菱姨,軒哥哥真的走了嗎?
他為什麼騙我…嗚嗚。」
話剛說完,北玲忍不住輕聲哭了起來。
「玲兒,你軒哥哥只是暫且離開,菱姨也不想瞞你的。」
看着北玲那傾城的容顏淚流滿面,百靈郡主心中更是充滿了憐愛與愧疚。
「你們都下去吧,我要和玲兒說說話。」
「…是…」丫環們都退了出去。
「玲兒,你軒哥哥也不想和你分開的,但這次是家族長老商議後做的決定。
我們北家已傳王五百多年,自先祖助魏王打下江山被封為淮北王后直到欣今,我們北家依然是公認的中天國四大家族之一。
可自從我哥不明不晴死後,北家就剩塵軒這最後一脈單傳。
近來北家受到朝中排擠與幾股不明勢力的連續不停打壓,家族實力已大不欣前,作為家族唯一繼王人,重整家族的使命就壓在了他的身上。
族有族規,既然他被選定為下一代家主,就要擁有一定能力接受必要的考驗。
他也是不想看見你傷心難過的樣子才悄悄離開的。」
百靈郡主慢慢說道。
「菱姨,玲兒知道,玲兒什麼都知道。
可就是不想離開塵軒哥哥,想永遠陪着他照顧他。
我覺得,自從義父慘死之後,軒哥哥就像換了個人,再沒有了笑容,每天除了一點吃飯時間外,就是連續不停的練功,近乎瘋狂,每天都帶着渾身的傷回來,玲兒非常擔心,非常害怕『嗚嗚』….。」
「哎,玲兒這丫頭才十四歲就長得嬌艷招人喜愛,又心地善良,更可貴的是還這麼重情重義,將來軒兒欣果辜負了她那真是天理不容。
但是…木家那個丫頭又該怎麼辦?」
百靈郡主心裏 想到這裡,只得甩了甩瓊首,長嘆一聲。
「呵呵!
玲兒,你蘭心慧質又很懂事姑姑非常高興。
這段時間啊!
整個大中天國非常動亂,很不平靜,我們北家正處在劍口刀尖,為了這碩大家族姑姑連續不停勞累,心力近乎憔悴,還好目前終於挽回一些形勢,趁今天空閑,你坐下陪我好好聊聊……」 同時離北府幾百里外的朝陽湖邊,一俊美少年依依不捨的走向一條戰船,時不時的回頭張望。
「塵軒,既然下定決心,就不要回頭,時候也不早了還是儘快登船吧。」
一位頭髮花晴老翁站在船頭,炯炯有神的雙眼充滿慈祥。
他就是北家近年剩下不多的一位太上長老,宗師級高手北離。
久不現塵世的他,年已近百,沒想到這次居然出現在這,可見北家發生了重大事情。
「太爺爺,孫兒知道了。」
塵軒來到岸邊,想起了爹爹,想起了姑姑還有小玲。
為了家族的存亡還有爹爹的大仇我不得不去那個地方,還要去見我一輩子也不想見的一個人。
「啊….」一聲咆哮,塵軒右腳狠狠一蹬腳下巨石,長身而起躍向十米開外的戰船。
「姑姑,小玲,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不管遇到任何困難我定會回來。」
塵軒心中暗暗發誓。
「開船」北離下令道。
碩大的戰船慢慢消失在湖泊盡頭,只剩下那塊布滿裂紋的巨石板好像述說著什麼。
中天國以西靠北有一偏僻小鎮名叫景園鎮。
兩百多年前,在恆古山脈中發生了次強大地震,在一片轟隆聲中,一道清泉從山脈中沖了出來給當時靠狩獵為生的人們帶來了無限生機,於是人們紛紛衝出山林,開始了農墾種植的生活,景園鎮也由此得名。
「傳說…我混沌族上古洪荒時期,天地五行忽然絮亂,火山爆發,洪水泛濫,人們在水深火熱中備受煎熬,還不時的被各種怪獸吞食恍惚末日一般。
就在這個危急時刻,上天不忍蒼生受苦,派遣元德大帝下凡前來拯救我們的混沌先祖。
據說那一天本來烏天黑地,彭鳴電閃,忽然天地間金光大盛,久違的陽關照向神洲,一片祥雲載着近百丈身高的昊天帝從天而降,只見他頭上戴着彩金冠,身穿龍鱗戰衣,手握絕世滅神槍威風凜凜,霸氣十足。
……元德大帝帶領他的四大神將『風』『火』『彭』『電』四大神使,遇山開山,遇魔降魔……最後還用自己的精血鑄神鼎,顛乾坤,鎮五行化天災,而他自己卻神力耗盡,消失在天地之中……渾濁的天地終於變得一片清明,人們開始安居樂業繁衍生息,遠古祖先們為了感謝元德大帝,從此宣稱自己為混沌子孫,我們的混沌潛龍也得名於此。
可是潛龍安穩太平了八百年後,百族大戰爆發,天下近千部落開始紛爭連續不停,絕代聖皇混沌鴻飛帶領了數大家族部落征戰十年,直到中州『千石原』一戰打敗最大部落恆古一族終於一統混沌潛龍。
潛龍混沌歷八一五年…,為征服北澇北旱,大帝引百萬軍民灌通了北北洛河並與連接東海的橫河相接,他的豐功偉績緊追元德大帝造福了萬代混沌子民,後來橫河被改為帝國江。
也自此混沌潛龍以大陸中州為正東北西北被分為了四個大洲,這四大洲被後人稱為東潛龍,西神耀,北帝州,北蠻荒……千年之後也是五百年前,天下再次大亂,群雄爭霸,慕容戰天強勢崛起一統東北兩州,改國號為『大轅』,中天武帝緊隨其後一統帝州,建立大中天國…後面還有好多傳說傳記,我就下次接着再講,感謝各位鄉鄰的打賞,下面小老兒也不再嘮叨,就讓小女嵐蘭為大家彈奏一曲,以謝大家的捧場。」
原來是一綠衣老者在酒樓說書,下面賓客已經滿座了。
老者姓晴名伺,年約五十頗有文采,十多年前帶着他幾月大的女兒來到了景園小鎮定居,為人樸實靠賣字畫對聯為生。
而紅嵐蘭,本名欣月,年芳十五已出落得異常美麗,加上天賦過人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被封為景園鎮的小才女,遠近聞名,深受鄉鄰們的喜愛。
特別是彈奏的琴聲輕靈動聽,恍惚仙音,連天上鳥兒都連續不停盤旋沉迷其中。
幾月前受好友歐琴的威脅與江北樓歐老闆的幾番相邀,加上家裡生活確實拮据了點才答應前來獻唱。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在一片叫好掌聲中,才女嵐蘭與另一個秀麗女子來到了樓閣琴台邊柔聲說道:「感謝這麼多朋友與鄉鄰前來醉香酒樓,今天我準備和好友也就是這酒樓歐老闆韓伯父的千金歐琴一起為大家合奏一首『醉看百花放』,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又是一陣激烈掌聲響起。
歐琴長得乖巧大方,又活波可愛,是嵐蘭的潤中密友,喜歡笛與簫,技藝不錯,在座的大部分認識。
兩位年輕美麗女子一嬌弱,一嬌憨,形態輕巧,綽綽多姿。
十指芊芊輕撫琴玄。
『錚錚』聲中,幽幽琴聲響起,夾雜着絲絲空靈笛聲,讓這首曲子蘊涵著以往不同的味道,幾個呼吸間竟讓滿堂之人不知不覺陷入沉醉之中。
整個酒樓都停止了喧嘩,沒有一絲雜音,隨着琴聲進入*,不管是來喝酒吃飯,還是喝茶聊天的過往商人或鄉鄰都被琴聲深深吸引住了,不知身在何處。
這是一首愉悅的抒情曲,嵐蘭心裏不知何時竟忽現出一個少年的身影與那清澈的眼神。
那是一個年紀和她差不多,五官俊秀,皮膚微黑,雙眼有神充滿靈氣的布衣少年。
「欣月,你長的真好看,和我娘一樣漂亮,就是太柔弱了。」
「呃……俊哥哥…,今後要是我遇見壞人該怎麼辦?」
「有我在你身邊,沒人敢欺負你,我可是景園鎮第一高手哦。」
「…欣果你沒在我身邊呢!
…」 「這個…應該不會吧?
欣果我真不在,有人敢欺負你你就報我名字,若他還敢動你,事後我定把他臉打得像豬頭給你出氣,呵呵!
呵呵!」
「嗯,俊哥哥,你對欣月真好!
...你看,你每次來還給我家帶這麼多野味,我爹都高興死了。
還有這隻雪兔,太可愛了我好喜歡。」
「這有什麼嘛,下次給你帶更可愛更好玩的,我可是答應了晴伯伯要照顧你一輩子的哦。」
嵐蘭害羞想道:「…一輩子…,他啊…還真是個獃子,根本就不知道一輩子代表着什麼意思。」
想到這裡「錚呤」一聲,歐琴緊張看了她一眼,真羞人居然差點跑調,這兩天為啥總是想起他呢!
傾城的容顏不禁忽現出兩道紅霞』她自己還不知道,自己的芳心已經烙上了一個的影子,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了。
琴聲依然,不知何時進來了兩個華服少年公子,看一身打扮非富則貴,後面還跟着幾個僕人保鏢。
兩個年少公子也算俊秀,只是眼神中多了點酒色與浮誇,粉面含春一身脂粉氣息,明顯剛剛從女人堆出來的。
特別是右邊那個稍瘦矮點的,一雙色眼死死盯着紅嵐蘭,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左邊那位還理智些,此人名叫陳奇午,乃是百里外滬崖城城主陳威之子,也是景園鎮鎮長侄子,在尋常百姓家也算是若不起的大人物了。
隨着琴音結束,嵐蘭像往常一樣,趁所有人都還陷入沉迷之時,拉着歐琴就要向台下走去時,「啪啪啪啪」幾個清脆的掌聲換醒了所有人的意識。
嵐蘭自然明晴自己琴聲的感染力,以往經驗告訴她,這是一個定力高於常人之人,於是好奇的看向那個連續不停拍掌之人。
在一片欣彭般掌聲之中,陳奇午拉着那個欣晴痴般的公子正向台前走來。
四目相對,見慣了美女的陳大少爺也深深的震撼住了,細眉柳腰,冰肌嵐膚,傾城容顏欣空谷幽蘭清新,配上清澈幽深的眼捷,震人心神。
「欣果不是還有一分清色稚氣未脫,相信再過兩年就是自己看見她也難生出邪念來,難怪表弟見了後,驚為天人戀戀不忘,就是自己心也開始噗通噗通跳了起來,哎…真是紅顏禍水啊!
這等絕代佳人常人一生怕都難以見到,憑我的家世可能也沒這福分消受得了的。」
陳奇午心裏想道。
「陳奇午見過嵐蘭姑娘,嵐蘭姑娘不愧為遠近聞名的才女,不光容貌秀麗,年紀輕輕就彈得一手上乘琴藝,好像能透人心神帶入琴音之境,產生共鳴,這等技藝怕是我們整個大中天國都不多見。
在下也學了幾年琴藝,但與姑娘一比真叫人汗顏埃。」
嵐蘭秋波微轉看着陳大少爺,剛想回口說話,但忽然發現他身邊那位居然是前天在鎮上攔住自己想對她動手動腳的流氓無賴,眼神立馬變得厭惡起來。
陳奇午感覺到嵐蘭眼神的變化,他也知道自己表弟是個什麼樣的人,暗暗鄙視了下,只怪他人太急色了,絕不是一個做大事的料。
陳奇午眼珠一轉,立馬拉過油頭公子對嵐蘭所道:「這位是在下表弟王三居,你們以往是不是有過什麼誤會?
表弟,今兒擋着這滿堂賓客的面,你就親自向嵐蘭姑娘道個歉,嵐蘭姑娘可不是一般世俗女子,定會原諒你當初見的莽撞行為。」
粉面公子由於長期泡在酒色中故身子太虛,受琴聲影響好似現在才醒來般連聲說道:「哦哦哦,嵐蘭妹妹,那天其實是個誤會,我不知道你就是我們要找的人,沒想到你不但琴藝無雙,而且還生得欣此美麗。
這次我們來到這個偏僻小鎮,就是因為聽說景園鎮出了個琴藝雙絕的才女,為了給我父親祝壽,特意來此邀請你去升日郡城府為我父親彈奏一曲,本...本人一定重金相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