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冥醫詭談
冥醫詭談 連載中

冥醫詭談

來源:google 作者:孫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孫才 張冬 懸疑驚悚

屍地魅,陽間路,人生已故殘燭影冥世中,陰司間,忘川求得月鏡園鬼醫,不止給活人看病……展開

《冥醫詭談》章節試讀:

夜晚,烏雲翻湧,猶如黑海一般掩蓋住了月亮。

  街道上唯一的路燈被蟲蛾圍繞,忽明忽暗,閃爍着昏黃的光暈。

  晚上十一點。

  昏黃的路燈照耀下,兩道漫長的黑影緩緩出現。

  「這地方古里古怪的,老三怎麼會選擇在這裡開醫館?」說話的是一個高個子男子,他叫張冬,旁邊是他同一個宿舍的兄弟孫才。

  「唉,你看,那是什麼?卧槽,鬼啊!」孫才這時忽然驚恐的朝着張冬旁邊一個角落指了指。

  「什麼?在哪!!!」張冬悚然一驚,連忙順着對方指的方向看去,只見昏黃一片的附近,那角落裡啥都沒有,原本嚇出的冷汗也瞬間沒了。

  「哈哈,我嚇唬你的,這麼膽小還做宿舍老大哥?咱們可是社會主義接班人,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好青年,什麼牛鬼蛇神?全都是虛的!」孫才嘻哈的大笑着說道。

  而這時,張冬沒有搭理孫才,只是脖子僵硬的指了指前面,聲音低沉的說道;「你…你看前面???」

   只見路的盡頭,道路的旁邊有一座看上去稍顯破舊的老房子,這原本沒什麼,但在房子的門上面,懸掛着兩個慘白慘白的大白燈籠,如此一幕在這昏黃而又寂靜的黑夜裡,顯得格外陰森可怖。

  而更重要的是,此刻一團莫名的黑影,在燈籠下方的門前不斷蠕動。

  兩人瞬間嚇傻,走不動路,目瞪口呆的看着。

  吱呀——

  就在這時,木質的大門忽然緩緩打開。

  門口的光芒猶如被黑暗拉扯了一樣,進入了門內。

  「我說有什麼聲音,原來是一個塑料垃圾袋。剛好我缺一個裝垃圾的袋子!」林三走出門,發現發出聲音的是一個黑色的垃圾袋之後,便撿了起來。

  「老大老四你們怎麼來了?」這時,他眼角餘光看到前方有兩道人影,就瞥了一眼,頓時驚訝道。

  他們都是南昌麒麟大學的學生,一個宿舍的兄弟。

  兩人一看是林三,那黑影是個垃圾袋,頓時鬆了口氣。

  一想到自己剛才的樣子,有些尷尬,實在是丟臉。

   「呵,找你吃飯,老2在飯店等你呢。」孫才擦了下額頭冷汗,乾笑道。

  「吃飯?今天誰家打錢了?」林三一聽到吃飯,頓時眼前一亮。

  「咳咳,有件好事告訴你,老子今天終於**破處了。哈哈哈,你準備一下,咱們去飯店,今天老子請客。」孫才撓了撓手臂,然後說明來意,他特別的開心,剛才的傻樣子瞬間忘得一乾二淨。

  不過此時手臂很癢,撓了也沒用,這讓他煩躁。

  「哎喲我去。」林三頓時驚呆了。

  萬年單身狗的老四,竟然今天**,這的確是大事。

  再不破處的話,他們都準備給這貨掛一個橫幅,慶祝他處男二十周年了。

  「咱們走吧。」張冬回過神來,輕聲道。

  林三點了下頭,轉身回去屋裏面收拾了一下。

  「老三,你這地方這麼偏僻,裏面弄得跟鬼屋似得,活人會找你看病?我看,只有鬼才找你吧。哈哈哈——」孫才雖然是老四,但大家都是兄弟,因此開個不大不小的玩笑也不會傷和氣。

  林三微微一笑,沒說什麼。

  「得了,走吧。」張冬深吸了口氣。

  等林三關上了門,三人便朝着遠處燈火輝煌的商業街走去。

  夜風一吹,門口懸掛的兩個白色燈籠開始左右搖晃起來。

  燈光忽左忽右,照亮了黑暗一角——

  ……

  ……

  走了半個小時左右,三人終於來到了飯店。

  當然了,說是飯店,其實就是水煮麻辣燙之類的食物。

  窮大學生,自然沒多少錢吃飯,尤其是吃好東西。

  「你們終於來了。」李瑞扶了扶眼鏡框,點頭一笑。

  「老2,東西點了嗎?」孫才用力的抓了一下手臂,詢問道。

  「等你們呢,沒點。」李瑞搖了搖頭。

  「我來點。」孫才點了下頭朝着廚房走去。

  張冬和林三找了個位置坐下。

  「阿東,地方難找嗎?」李瑞好奇的看着張冬。

  張冬喝了口水,點頭道;「還好你沒去,太偏僻了,就特么一個路燈,還一直閃來閃去,根本看不清楚。而且……」說到這,他卻止住了,因為他知道說出來的話,肯定會被笑話。

  「老三可以的,咱們裏面第一個自己創業。」李瑞輕笑道。

  「小本生意,賺不到錢。老2你才厲害,以後肯定大老闆。」林三擺了擺手。

  「我點好了,過一會兒就開吃。話說,你們有沒有皮炎平或者花露水之類的?我好像被蟲子要了,癢的要死。」孫才從廚房回來,只不過他感覺更加難受了,癢從手臂蔓延到了肩膀。

  更重要的是,這飯店的光讓他很不舒服。

  太亮了。

  「沒有,等一會兒喝點酒就好了。」林三咧嘴一笑。

  「老四,坐下吧。說說到底怎麼**的?」李瑞好奇無比。

  一聽到**,孫才忍不住笑了起來,癢的感覺都消失了不少。

  他一屁股坐下,喝了口水,得意的說;「昨天晚上的時候,我在玩擼啊擼,然後扣扣提醒,說有人關注我。我看了一眼,發現是個妹子,就聊了一下,誰知道聊着聊着就咳咳——」

  「你確定是聊?不是撩!」李瑞忍不住笑出聲。

  「不管是聊,還是撩,目的都一樣。」林三有些羨慕。

  目前為止,其實自己也是處,只不過年紀小。

  其實寢室里的其他人都比他大。

  如果不是名字裏面有一個三,只怕自己就是老四了。

  「沒錯。我跟你們說,這個妹子很漂亮,尤其是身材,更是好的一比。今天早上的時候我約出來了,本以為她會吃完飯就走,誰知道竟然比我還積極。開了房就嘿嘿嘿了。」孫才忍不住搖了搖頭,現在的妹子,真的是猛如虎。

  一個早上,幹了特么七次。

  要不是自己年輕壯實,還真扛不住。

  張冬聽了鬱悶;「不科學,我這麼帥,為什麼現在沒妹子撩我。」

  「這年頭,漂亮的妹子,都喜歡高富帥。」孫才撇嘴道。

  「以偏概全。」李瑞笑着搖了搖頭。

  「話說,你們不覺得這燈光很刺眼嗎?!」孫才皺眉道。

  「還可以吧。」張冬搖了搖頭。

  隨後,飯菜上來了,幾個人一邊喝一邊聊。

  凌晨一點,吃喝的差不多了,就一起回到了宿舍。

  因為喝的有點多,所以四個人基本上一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嘶嘶嘶——

  迷迷糊糊中,林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耳中傳來古怪的聲音。

  原本他懶得搭理,可是過了很久,這聲音依然持續,沒有終止的意思。

  他只好睜開眼睛,辨別了一下聲音的方向,藉著微弱的月光一瞥,就看到孫才躺在床上,不停的抓撓自己的身體,一邊抓,一邊露出痛苦的表情,甚至有些部位都出血了。

  「怎麼回事?嗯——好熟悉的味道!」林三頓時睡不着了。

  呼吸的時候,他發現空氣當中有淡淡的臭氧味。

  也就是魚腥味。

  很淡,如果不是他的話,其他人聞不出來。

  「老四怎麼了?」他連忙起身打開燈。

  走到床邊,林三仔細觀看,他伸手按住孫才的右手,一把脈。

  老四心跳很快,但脈象還是比較正常。

  他眼睛一眯,仔細的觀察,發現老四額頭髮暗,體內有黑氣遊走。

  其他人聽到動靜也醒了過來。

  一看孫才不停抓撓,衣服染血,兩人也急了。

  「癢,好癢,癢死我了。」孫才忍不住在床上滾來滾去。      

  「老三你是醫生,快看看老四怎麼回事。」張冬着急道。 

  「光好刺眼,快點關上!」孫才咬牙切齒的說著。

  他感覺無數的螞蟻在毛孔裏面鑽。

  特別的難受,忍不住就要抓撓。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林三有些遲疑。

  「到底怎麼回事?」張冬連忙追問。

  李瑞也忙不迭的點頭。

  「老四你現在渾身發癢,而且畏光對不對?」林三深吸了口氣。

  「沒錯。所以我到底怎麼回事?」孫才憋得臉紅脖子粗。

  癢已經蔓延全身,尤其是襠部,尤其是小兄弟。

  小兄弟有一種被啃食的感覺。

  這感覺十分的微妙!

  林三掃了三人一眼,試探的問道;「你們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鬼?不信!」孫才搖頭。

  張冬和李瑞也猛地搖了搖頭。

  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鬼!

  林三接着問;「如果我說這病是鬼引起的你們信嗎?」

  三人仍然搖頭不信。

  林三嘆了口氣,這三個人不信,自己就沒辦法了,只好皺着眉頭,說道;「在我們老家這邊,老四的病叫做死鬼綜合症。第一階段是癢,從局部,一直到全身。第二階段是畏光。第三階段……會持續七天,白天還好,一過晚上十二點就會很難受。想要治病就得看鬼醫!」

  雖然他們不信,但該說的還是得說。

  「什麼啊?什麼亂七八糟的!還鬼醫?你大爺!」孫才終於忍不住了。

  他算是看明白了,老三就是個庸醫。

  張冬和李瑞也有些失望。

  看病竟然還扯上鬼怪之類的,這簡直是拿兄弟的生命在開玩笑。

  「走走走,去醫院,現在就去!」張冬立刻做出決定。

林三沒有跟着一起去,既然話都說不到一塊,去了也是浪費時間。

等睡到天亮之後,他就回到了自己的醫館。

雖然收拾的差不多了,可剛搬過去,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弄一下。

一連兩天,林三都沒有去學校,一直待在醫館裏面。

凌晨五點左右,一陣焦急沉重的砸門聲響起。

林三打開門一看,發現是已經不似人類,渾身是傷,有種血肉模糊感覺的老四孫才。此時此刻的他,渾身上下,皮膚都被抓破了,流血結痂,一層加上一層,使得整個人看起來十分可怖。

就跟剝了皮似得。

一雙充斥血絲的雙眼死死的盯着開門的林三。

「老四你這……」林三欲言又止。

「老三救我,好難受,我渾身上下,里里外外,難受的要死啊。」孫才喉嚨嘶啞,都快哭出來了。

林三連忙把孫才扶進門,他沒有繼續打開燈光,而是點了一根蠟燭。

燭火的光芒雖然使得孫才有些不舒服,但沒有燈光那麼強烈。

「你們不是去醫院了嗎?」林三坐在孫才的對面,意味深長的笑道。

孫才喘了口粗氣,低着頭,看了林三一眼,無奈道;「去了,醫生說是皮膚過敏,又是點滴,又是吃藥。可,特么一點用都沒有。剛開始還好,可一到晚上我就渾身發癢,並且越來越嚴重。現在白天我都不敢出門,只有這個時間段才敢出來找你。」

在宿舍里的時候,他仔細的回想着林三說過的話。

發現完全一模一樣,沒有一點差錯,頓時,他就知道自己必須出門。

他有一種預感,如果還不找老三的話,自己肯定會出事。

「老大和老二呢?」林三輕聲詢問。

「老二在睡覺,但是已經一天不和我說話了。老大這貨,直接去了網咖通宵,根本不敢見我。你看我現在的鬼樣子,我根本不敢出門見人了。」孫才越想越難受,特別的崩潰。

前後差別真的很大。

剛**慶祝,然後就這德行了。

「所以你現在信我了是吧?!」林三點了點頭。

「對,信你,你不是說鬼醫可以治我的病嗎?趕快帶我去!」孫才忙不迭的點了點頭。

林三微微一笑,回答道;「不用去。」

「為什麼?我真的很難受,一定要快點治好啊。」孫才愕然,隨後憤怒的看着林三。

「因為我就是啊。」林三並沒有在意老四的眼神,淡然道。

「啊?呃——」孫才頓時噎住了一樣,說不出話來。

他仔細一想,頓時恍然大悟,老三都開了醫館,自然是醫生。

「鬼醫,又叫做冥醫。因為我們不止給活人看病,所以也叫做鬼醫。」林三眼睛一眯,認真說道。

「哦?那我這病到底怎麼回事?」孫才急不可耐。

「我不是說過了嗎?你這病叫做死鬼綜合症,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和第二個階段,你此時此刻正在經歷。」林三認真道。

「那第三個階段是什麼?」孫才連忙追問。

前面兩個階段就已經讓他崩潰。

「第三個階段,就是出現幻覺,伴隨着離魂症,然後死去。」林三其實還有一點沒說,這幻覺不是隨即出現,而是一定會看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對這個人內心有愧,一直逃避。

而,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這種人才會得死鬼綜合症。

「我是被鬼纏上了嗎?為什麼會得這種病!」孫才目瞪口呆。

難不成自己要死了嗎?

才二十歲而已,就這麼離開人世?

尤其是在自己剛**沒幾天的時候!

「不,實際上,是你自己找鬼的。不對,也不能這麼說。是鬼先勾搭的你,然後你自己送上了門。」林三雖然年輕,但跟隨師傅那麼久,其實對於這些事情也算是一清二楚了。

鬼想要害人,無非也就那幾種辦法。

冤魂索命——

死鬼弄人——

陰魂呼喚——

野鬼敲門——

每一種鬼,都有自己害人的方法,只要防範住就可以避免。

「你…你是說???」孫才也不是傻逼,老三這麼一說,他頓時驚呆了。

原來和自己勾搭的美女,竟然是一隻鬼!!!

「死鬼是自殺的鬼,因為陰間不收,無法投胎,必須在陽間過完自己的壽命,才可以進入陰間排隊。當然了,就算是投胎,下輩子也肯定不會是人。因此,一些死鬼為了活命,就會找活人來續命。想必,這個死鬼已經有了百年的道行!」林三琢磨了一下,解釋道。

「所以我們該怎麼辦?」孫才嚇得腿都軟了。

和自己發生關係的鬼,竟然已經上百歲了。

自己竟然日了一隻老鬼。

「殺了她!」林三斷然道。

「可我們怎麼去找?」孫才疑惑。

鬼居無定所,這要怎麼去找。

「很簡單,在你開房的附近,肯定就是她的墳墓。死鬼是無法離開自己墳墓太遠,因為一旦離遠了,他就會成為野鬼。這樣,就無法給自己續命了。」林三認真的說道。

有墳墓的鬼和沒有墳墓的鬼是不一樣的。

「你還記得地址嗎?」他接着詢問。

「嗯,似乎是華南路一個叫做楓林晚的賓館。」孫才回憶了一下。

「走,肯定就在那附近。」林三霍然起身。

孫才遲疑了一下,也跟着起身。

兩人立刻離開。

所幸華南路距離醫館並不太遠,走了半個小時左右就到了。

楓林晚賓館很容易就看到,因為太過醒目。

兩人站在門口,林三眯着眼睛打量了賓館一眼。

果然,因為死鬼長期光顧的原因,這賓館透着一股死氣。

尤其是魚腥味也更加濃郁。

林三手一甩,頓時,劍指夾着一張黃色符紙出現。

「過路親們幫幫忙,我住隔壁我姓王,我有困難你幫忙,請問死鬼魂在何處,請問死鬼路在何方?!」念完口訣之後,頓時,符紙沒有火焰,卻自動冒出一縷煙氣,在如同蛇軀一般扭動了一下之後,煙氣驀地朝着右邊飄去。

「走!」林三看了目瞪口呆的孫才一眼,喝道。

「哦哦哦。」孫才忙不迭的點了點頭。

此情此景,他真的想用見鬼了來形容!!!

兩人跟隨着煙氣,很快來到了荒郊野地。

身後是繁華的街道,但是這裡卻雜草叢生,陰森可怖。

寂靜無比,一點蟲鳴都沒有。

在行走了幾分鐘之後,煙氣戛然而止,在距離一座墳墓前十米處不動了。

「多謝。」林三朝着左邊拱了拱手。

「卧槽那是什麼?」孫才也看到了墳墓,仔細一看,卻發現在墳墓的墓碑前,有一個人影背對着他們。

這人影弓着腰,面對着墓碑,一直在前後移動。

甚至還發出了痛快的**聲。

聽聲音似乎是一個男人!

如此羞羞一幕,讓林三和孫才都驚呆了。

「他這……」孫才挪開視線。

「如果不是開房,你當初也會這麼做。」林三認真道。

「……」孫才說不出話來,甚至感覺噁心。

日墓碑,這實在是讓他無法接受。

「快去把他叫醒,我們已經到地方了。」林三眼神示意。

孫才遲疑了一下,然後一點點的靠近,而後伸手推了男人的背部一下。

「嗯?」男人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又扭過頭去。

可是運動了幾下之後忽然一愣,然後再次回頭一看。

「你好。」林三打了個招呼。

「你們好…嗯…你們…這……」男子先是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之後頓時語無倫次,尷尬無比。

由於太過激動,他忍不住身軀一顫,繳械投降。

一股子蛋白液體順着墓碑流到地上。

空氣中散發著淡淡的土腥味。

「你們要做什麼?」男子一手捂着下面,一手護住胸口。

「哥們,看下周圍,然後再說話吧。」孫才忍不住回答道。

男子掃了周圍一眼,一看是荒地,旁邊還有一座墳,頓時驚呆了,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面色瞬間蒼白無比,整個人徹底的僵住了。

明明是和一個美女在別墅里。

可是轉眼間竟然就到了墓地。

還特么這麼偏僻的地方。

尤其是面前還有一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傢伙……

「這…這是哪裡啊?」良久,他才開口道。

「你被鬼遮眼了。看起來是在大別墅,可實際上,你在荒郊野外。你在死鬼的地盤上,人家想讓你看到什麼,自然就可以看到什麼。」林三好心提醒道。

這人根本不知道和自己做事的到底是人是鬼。

「呃——」男子頓時說不出話來,整個人都僵住了。

額頭泌出大量冷汗。

嗚嗚嗚——

驀然,陰風忽起,鬼哭隱隱。

一股濃烈刺鼻的魚腥味瞬間瀰漫起來。

「忍不住了?」林三露出一絲冷笑。

畫面一轉,十分突兀,出現了一棟別墅。

吱呀聲中,大門一點點的自動打開,而後一股寒意自門內滾出。

浪潮般翻滾,壓低了雜草,溫度驟降。

「老三怎麼辦?」孫才嚇壞了,立刻縮在林三後面。

林三沒說話,徑直,一步一步,緩緩的進入別墅內。

門都開了,主人正在等待,總不能讓人家失望吧。

別墅很大,客廳內擺放各種傢具和古玩,看起來富麗堂皇。

「你是誰?竟然膽敢壞我好事!」一名性感美女從二樓順着樓梯走下。

她身材妖嬈性感,雙腿圓潤,黑髮披肩。

雕塑一般的瓜子臉上有一顆恰好的美人痣。

魅力十足,格外誘人。

然而林三卻無動於衷,因為他知道,越是美麗的玫瑰。

越是有刺!!!

「就是她。」孫才嚇得瑟瑟發抖。

後面的男子也是驚呆了。

「蘇雪是吧?」林三剛才掃了一眼腐朽的墓碑。

雖然字跡模糊,殘缺,可還是能夠分辨出名字來。

「是我!」女鬼蘇雪點頭。

「你做的太過火了。」林三冷冷道。

「你說我?你算什麼東西?我不管你是道士還是捉鬼人,總之,如果不想死的話就給我滾,永遠不要靠近我的墳,否則的話,你也死在這裡吧。」蘇雪很是生氣,大大的眼眸中露出無盡寒意。

「天上懸明月,清輝照萬方。浮雲雖暫蔽,終不滅清光。」林三右手豎起放在胸口,微微一笑,接着道;「在下鬼醫善脈第三十八代傳人——林三!你的病毒,這些年來,我想已經殺死了很多人吧。我不可能不管!」說完,緩緩的拿出三根鐵針。

他幼時拜師學藝,傳承鬼醫一脈,學會【三針三法諸邪驚懼】。

三針為木針、鐵針、銀針。

木針誅妖,鐵針殺鬼,銀針救人。

「憑你?就憑你?鬼差和判官都拿我沒辦法!」蘇雪勃然大怒。

想不到此人如此不識趣。

剎時間,陰風洶湧,翻滾肆虐。

她身軀一顫,原本誘人雪白的面容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張脫皮、蒼老的臉,和剛才形成鮮明對比,格外滲人。

言語間的殺意更是猶如倒瀑一般洶湧。

「你要救他?我就當著你的面殺了他們!」破鑼一般的聲音從蘇雪嘴中發出,他朝着孫才伸手虛握。

「癢,好癢,癢死了!!!」孫才瞬間有了反應。

難以言喻的癢,瞬間讓他癱軟在地,除了打滾,沒有任何辦法。

驀然,他的眼神一變,立刻被恐懼代替。

「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走開!」他瘋狂的揮手,驅趕。

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內心中的愧疚、害怕,放大千百倍。

下一秒,孫才的手忽然彎曲,然後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桀桀桀……救他呀,你倒是救呀!」蘇雪得意的笑了起來。

她想讓這人死,那就必須死,誰都救不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還真沒那個有本事做到。

這個鬼醫又算個什麼東西?!

「我既然說了要救他,怎麼可能讓你如願?」林三面色一冷,右手一甩,抽出一張靈符,符紙上有四個龍蛇遊走般的毛筆字——仙人釣鰲。

三法當中,靈符第一。

鬼醫則排在第二。

靈符一出,立刻燃燒。

剎時間,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忽然降臨在蘇雪身上,她軀體一僵,莫名被吊起,猶如弔頸,彷彿此時此刻,她忽然變成了大海當中的一隻鰲,忽被仙人釣起,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孫才手上的力道也減弱不少,不再感到窒息。

「可惡!!!」蘇雪驚慌尖叫。

「可惡的是你才對!」林三眸中寒芒閃爍。

「我不甘心。」蘇雪面色一寒,她不甘心就這麼被收拾。

都死了上百年了,鬼差和判官都奈何不了她,怎麼可能就此被收拾。

她還有一招,也是最不願意使出的一招。

但是此時此刻,已經危及,顧不了那麼多。

蘇雪嘴唇開闔,開始吹氣,陰風嗚嗚作響,愈演愈烈,彷彿惡鬼哀嚎。

吹陰風,點鬼火,短暫提高自己的能力。

代價就是消耗本來就不多的壽命。

但,她已經不管不顧,一旦被消滅,自己就無法存活。

陰風一起,鬼火燃燒,頓時,她的軀體再次可以活動。

強行破開了仙人釣鰲的狀態。

但是她的軀體更加的蒼老,死皮不停的掉落。

空氣當中多了腐朽的氣息。

「吼,都去死。我看你怎麼救他們!」她發出憤怒嘶啞的咆哮。

除了孫才之外,其他地方的三十多個人全部產生幻覺,開始自殺。

就連後面的男子也開始渾身**難耐。

「區區死鬼爾。」林三露出一絲冷笑,他眼睛一眯,掃了周圍一眼,察覺西南方向陰風略微薄弱之後,立刻再抽出一張靈符,仍然四個大字——游神位移。

日夜有神明,專司陽間事。

此時此刻是夜晚,夜遊神巡視,且在西南方向。

靈符甩出,陰風一吹,頓時自燃,幽藍色火焰搖曳跳動。

「呃——」蘇雪面色一僵,她感覺自己再次動彈不了,陰風瞬間止住。

原本的狂風,風雨欲來,全部消失。

她看向林三,隱隱約約間,在對方身後看到一隻『腳』。

「夜遊神?」她開始慌了。

這隻腳巨大無比,彷彿從天而降,自己的陰風鬼火瞬間被踐踏鎮壓。

林三一看蘇雪這表情,頓時知道位移成功。

游神巡遊是有規律的,只要抓住規律,很容易躲開。

游神位移就是請神來。

游神可以拒絕。

雖然是一隻腳在他的身後,但足夠鎮邪擋煞。

孫纔此時已經面色漲紅髮紫,性命垂危。

手中的三根鐵針已經**難耐,林三沒有遲疑,立刻一個跨步,來到了蘇雪的面前。

看着對方讓人丑哭的臉,他也是有些辣眼睛。

而後,他將三根鐵針插入對方雙肩和頭頂三處鬼火燃燒處。

人有陽火,鬼有鬼火,都在肩膀和頭頂。

嗤嗤嗤——

可以聽到輕微的灼燒聲。

鐵對於鬼就像是硫酸一般。

尤其是入體之後。

「不要,求求你,我都活了這麼久,不想死啊。」蘇雪苦苦哀求。

「不想死?你的執念太深。如果你什麼都不做,本來可以活個一兩百年,但是你一直殺人吸收靈魂,這就是作惡,必須死。」然而林三無動於衷,插完鐵針之後,後退兩步,然後撕碎仙人釣鰲符紙。

蘇雪頓時可以動了,但如果能夠選擇的話,她希望依舊被釣着。

噗嗤——

刺耳的腐蝕聲。

「不——啊!!!」一聲慘嚎,蘇雪毫無抵抗的瞬間蒸發。

化作一股子霧氣,消散在空中,別墅瞬間如紙一般撕裂。

場景再一次變成了墳墓和泥地。

三根鐵針掉落,嵌入泥土當中。

「咯咯咯——」孫才舌頭都伸出來了。

強烈的窒息感,讓他感覺自己下一秒就會死亡。

面前那個自己最懼怕的人一直猙獰的嘲諷着他,要掐死他。

可是下一秒,那人一陣扭曲,隨後消失不見。

孫才感覺身體一輕,任何不適都沒了。

「怎…怎麼了?我沒死!」他頓時鬆了口氣。

「你當然沒事,我沒讓你死,你就絕對不會死。」林三輕笑道。

孫才感激的看着林三;「謝謝你!!!」

就在剛才,他再一次看到了自己最懼怕的東西。

甚至對方就要掐死他了。

如此強烈的感覺,卻在一瞬間煙消雲散。

「她死了嗎?」男子從地上爬起來。

剛才的一幕,簡直是在看電影一般,特別的神奇。

「死了,成為了聻,連投胎都不可以了。哥們,聽我一句勸,約炮有風險,撩妹需謹慎,快走吧。」林三點了點頭。

「太神奇了,我一點都不癢了。」孫才感覺前所未有的舒服。

這幾天的時間裏,對自己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

解決了死鬼,一切癥狀都消失,也就沒了生命風險。

林三看着旁邊的孤墳,忍不住搖了搖頭。

墳就像是房子,雖然已經破爛腐朽。

如果蘇雪不執念太深,陽壽一盡之後去投胎的話,也不至於落得個如此下場。不過,其實這也沒辦法,鬼終究和人不一樣。

死鬼是自殺死了很久的靈魂變成的鬼,和其他的鬼魂不同,死鬼是有壽命的,一般來說,一兩百年已經是極限了。當然了,通過傳播死鬼綜合症的病毒,吸收靈魂,可以減緩衰老。

但,終究是杯水車薪。

這個世界上,沒有誰可以不死。

奈何執念太深!

孤墳一座,雖然小,卻也是家。

要知道,還有很多沒有家的野鬼在外漂泊。

從此,蘇雪的墳空了,或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其他鬼魂佔據。

但,已經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了。

然而,兩人剛想走,男子卻攔住了他們。

「那個,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林。」張林找到了自己的衣服。

「有事嗎?」林三疑惑的看着他。

都解決了死鬼。

難不成因為看到了他做的那些羞羞事情。

還準備封口?

「這位先生,是這樣的,我其實有一事請教。不,應該說我希望您可以幫我一個忙。」張林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知道這是一個機會,很可能是唯一的機會,因此想要把握住。

「我叫林三,他叫孫才,叫我小…三哥好了!」林三愣了一下。

「三哥你們好。是這樣的,經歷了這件事之後,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是有鬼魂的。我最近遇到了一件怪事,不知道您能不能幫我看看到底和這方面有沒有關聯?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做事。」張林點了下頭,而後認真說道。

「這地方說話不太合適吧?」林三指了指旁邊的墳。

張林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點頭道;「我的車就在外面的路上。」

三人轉身離開。

上了奧迪車之後,張林繼續。

「其實,我是有家室的人。我已經結婚了,本來,我也不願意在外面找別人。」他說的很真誠,但到底是不是這樣,除了他自己之外,其實也沒人能夠知道了。

「所以呢?」林三點頭,示意他繼續。

「但是最近這段時間,我一直覺得我我老婆不太對勁。」張林認真道。

「怎麼不對勁?」孫才十分興奮,一點都不困。

「我總感覺——她要吃了我!!!」張林深吸了口氣。

此話一出,林三頓時面色一變。

孫才更是直接懵了。

「你為什麼這麼說?」林三十分的好奇。

張林苦笑道;「我知道你們不信,可實際上我之所以出來,就是為了逃避我的老婆。這些天,我根本不敢回家。每次看到她的眼神,我就感覺自己是食物一樣,那種被盯上的滋味,你們能夠體會嗎?!」

「三哥咋回事啊?」孫才搞不懂,只好看向林三。

林三打量了張林一眼,嗅了一下味道,皺眉道;「死鬼的魚腥味已經沒有了,但是你身上還有一種若有若無的味道。酸臭、腐爛。一般來說,除非是長時間不洗澡,否則,絕對不會有。」

「所以我是不是見鬼了?我的老婆是不是鬼?」張林連忙詢問。

林三搖頭道;「不,並不是鬼。以我的經驗來說,應該不是鬼。因為如果是鬼魂的話,是臭氧的味道,也就是魚腥味。可你身上的味道並不是這個,所以我斷定不是鬼。」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張林忍不住鬆了口氣。

如果不是鬼的話,那麼自己就沒必要擔心什麼了。

「不。」然而,林三卻搖了搖頭,否定了。

就因為不是鬼,所以才必須更加擔心。

「三哥這到底是啥?」孫才好奇的很。

張林原本放下的心再一次的懸起。

「你離開家是對的。但,沒有親眼看到的話,我也不太好確認。這樣吧,過幾天你再來找我,今天消耗有點大。」林三有些疲倦的看了兩人一眼,搖了搖頭,他隱隱有些猜測,但,一切還得眼見為實。

游神位移消耗精神,他有些困。

「好吧。」張林一咬牙。

隨後,他送兩人回到了醫館。

孫才表示再三感謝,如果不是林三的話,只怕這一次難逃一死。

「留戀陽世的死鬼太多,畢竟,每年都有人自殺。少了蘇雪一個,但,還會有無數個『蘇雪』出現。不過,能夠少一個罪孽深重的,也算是積德了。」林三抿了口水,認真道。

「老三,以後你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對我說,雖然我不一定幫得上忙。」孫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當然了,這一次,不再是因為死鬼綜合症而癢。

林三微微一笑,點了下頭。

一連兩天,孫才都待在醫館,等身上傷勢好了一些才回學校。

而第三天傍晚,張林終於忍不住,來找林三。

林三也沒拒絕,準備了一番之後,就跟着去了。

很快張林帶着林三來到了自己住的高檔小區。

張林夫妻住的是一棟三層別墅。

黑夜中,這三層樓的別墅看起來死氣沉沉。

猶如與世隔絕。

絲毫的光芒都沒有,窗戶被窗帘給徹底封死。

再一次站在家門前,張林的心情十分複雜。

林三也不說什麼,他就想看看張林自己的選擇。

作為一名『醫』生,他要做的就是遇到了病症就儘力而為。

至於患者的選擇自己是不能左右的。

「希望沒事。」張林深吸了口氣,心中暗道。

有些事情躲不過去。

該來的還是得來。

與其去逃避,還不如面對。

畢竟,家裏面還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孩子!

《冥醫詭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