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魔妃穿越記
魔妃穿越記 連載中

魔妃穿越記

來源:google 作者:慕瑤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慕瑤 穿越重生 軒轅焱

沒想到穿越後我一堂堂女主竟然成當小三?別人的穿越,始於美麗的相遇,終於完美的故事,偏偏慕瑤的穿越始於一場恐怖的事故詐屍怎麼滴啦?玩詭計很可恥嗎?當姐前世魔法是白學滴?展開

《魔妃穿越記》章節試讀:

一走出慕靖江的院子,慕瑤原本步步生蓮的步子立馬急促起來,這個時候她也不管會不會被丞相府的其他人看出馬腳了。
因為她已經準備落跑了……
從剛才哪位渣爹的威逼利誘中,她是已經完全明白了,這婚事,是已經板上釘釘的事情了,而且為了不讓她再次做出什麼過火的事情,她的院子,最近也是被人看的緊。
她要是不早做準備,事到臨頭,就她那半吊子的魔法,真還就有可能半路掉鏈子,所以,未雨綢繆,還是先溜吧。
本來她還準備在這府中再混一陣的,但是聽到剛才慕靖江最後囑咐,她是混不下去了,明天她名義上的未婚夫居然就要到丞相府來做客。
而且還是她去敬茶,她可是了解過她這位未婚夫的,皇帝的親弟弟,那年級得有多大啊,要知道歷史上,大部分的皇帝都是老頭子,那他的弟弟能帥氣到哪裡去。
「竹兒,我想休息一下,你幫我把這門,沒有我的允許,誰有不能進來」慕瑤進門前,對侯在一旁的竹兒吩咐了一聲。
「知道了,小姐,奴婢晚膳時,再來叫你」
進門口,慕瑤保險的將門栓靠上了,之後就是一臉焦急的開始打點自己的東西,她將首飾盒的一些細軟都拿出來,還有些便於行動的衣物全部收拾在一團,這樣?意亮稅肟討又?後,慕瑤滿頭大汗的終於覺得夠了。
看着那一大堆的東西,慕瑤拍拍手,表示很滿意,之後,她從自己懷裡摸出一塊石膏,這是她找了很久才找到的,能夠代替粉筆的東西。
慕要在房間找了一塊空地,手指靈巧的在地面畫出一個規整的圓形,之後又在畫好的圓圈裡畫寫了半天,才終於又站起身來。
「嘖,終於好了,不知道這石膏畫出來的魔法陣能不能成功?」慕瑤一臉得意兒的看着自己的傑作,此刻她的腳下,赫然畫著兩個奇怪圓,圓圈內有着工整的五芒星,和奇怪的符文。
慕瑤將剛才收拾的一大堆東西小心的放在了其中一個圓圈內,雙手結印,閉上眼,嘴裏開始虔誠的念着相應的咒語。
「恍」一陣微小的白光自地上的圓圈內發出,當慕瑤咒語念完,驟然睜眼,便只看到白光消失的瞬間,而隨着白光的消失,原本放在圓圈上的一大堆東西,也都不翼而飛。
慕瑤的眼中閃過驚喜,「居然真的成功了,我真是太厲害了」要不是顧忌這外面有人,慕瑤可能真的就要蹦起來了。
那麼接下來,就是她自己了,慕瑤自信滿滿的站在了另一個圓圈內,第一個魔法陣成功了,她也就有點自己不會把自己變到亂七八糟的地方去了。
很快,慕瑤閉眼低頭,如法炮製,熟悉的白光很快從慕瑤的腳下升起,片刻,白色的光芒越來越盛,晃的外面的竹兒都清晰的看到了這詭異的白光。
竹兒立馬敲響了慕瑤的房門,但是沒有人應答,竹兒推門卻發現門居然從裏面栓上了,一想到慕瑤有自盡的前科,竹兒的心都是慌得,她急忙找來其他下人一同撞門。
門哐的一聲開了之後,屋內卻是半個人影都沒有,竹兒和其他人將整個不大的寢室里里外外找遍了,都沒有慕瑤的身影……
「啊啊啊啊啊」慕瑤怎麼也想不到,一直沒有學會飛行魔法的她,有一天也會像鳥兒一樣在天上飛。
只是她現在的狀況的確是不怎麼好啊,她本來的目的地,應該是京城的郊外啊,怎麼眼睛一睜開,她就跑到天上來了啊啊。
明明她用那包細軟實驗更高級的空間魔法都實驗成功了的啊,怎麼到了她,連普通的轉移魔法也會失效啊啊啊,這不科學!
「王爺,明日要去丞相府,需不需要我備些禮」宣王府內,侍衛追風正在陪着自家王爺逛後花園,順便問問明日的安排。
「不用」清冷的聲音自前方傳來,軒轅焱信步走着,看着滿院的芬芳,「本來也是看在母妃的面上才過去的,丞相府出了這種事兒,別給他們臉了」
「我知道了」追風點頭,丞相嫡女拒婚自盡的事情,看來還是惹惱了王爺。
「最近遼國與周國的關係緊張,王府的周圍的警戒,還是要加強一些」雖已經入秋,但是院子里照樣是奼紫嫣紅,芳香撲鼻。
「是,屬下」已經吩咐下去了幾個字還沒有開口,追風和軒轅焱就同時感覺到了頭上快速墜下來的身影。
慕瑤看到自己下墜的方向居然有兩個活生生的人,頓時瞬間就不好了,她慌忙的擺手,「走開,走開,快走開啊啊啊啊啊」
軒轅焱最先看清楚掉下來的是個人,身體下意識的就移步過去將人接住,兩人因為慣力轉了半圈才安穩下來。
軒轅焱看着懷中捂着臉的女子,雙眉緊蹙。
「啊啊啊」慕瑤驚慌的叫着,雖然是巫女,身體比一般的女子要結實一些,但是肯定也會痛啊,只是――好像不痛嗷!
慕瑤停止了尖叫,雙掌捂臉變成十指捂臉,然後透過手指的縫隙,她就這麼猝不及防的看到了一張驚天地泣鬼神的俊逸臉龐。
「好帥~~」慕瑤不自覺的喃喃出聲,聲音的內容惹的軒轅焱緊蹙的眉,皺的更深,她雙手利落的一放,慕瑤瞬間落地。
「嘭」慕瑤獃獃的,只有她才知道那嘭的一聲,真的無比誠實的替她說明了她屁股的痛。
「what?」慕瑤不可置信的看着軒轅焱,似乎還沒有從如此帥氣的一個男子居然做出了把淑女摔出去,這一不紳士的舉動。
她揉着剛被摔痛的地方,一臉糾結的怕了起來,只是身子剛一站立,一把明晃晃的利刃就夾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是何人?怎會從天上落下來?」追風拿刀架在慕瑤的身上,雖然從剛才慕瑤那麼蠢的動作中,他已經猜到了對方應該不會武功,但是這絲毫不能降低慕瑤本身帶來的危險程度。
「喂喂,一見面就拿刀對着脖子,這不禮貌吧」慕瑤眼睛瞟了瞟那刀刃的鋒利程度,估計也就比修眉刀略輸一籌,抹她脖子真是毫無壓力。
「快說」追風威脅的將刀刃靠近了一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