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墨人事務所
墨人事務所 連載中

墨人事務所

來源:google 作者:客卿久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詩銘 現代言情 艾凝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做什......想起來了」「但是......我是......誰?」「墨人事務所?這是什麼?」「你說我的名字是詩銘」「安詩銘......嗎?」詭異的事務所里,女孩對培養艙中的少年說道:「歡迎回家,墨人」「墨人?我嗎?」「不,是我們」展開

《墨人事務所》章節試讀:

「姑娘既然有此心,何不告別風餐露宿的生活?安穩的過完一生,也算是不負自己了。」

「再等等吧,畢竟我還沒找到我愛的人。」

「姑娘有意?」

「確實有些累了。」

「若是看的起老夫,那我倒是有些人選。」

「長老的好意在下心領了,可實在是......」

「姑娘先別著急,容老夫細說,到時候再拒絕也不遲啊。」

「北眺家次子,北眺容。」大長老把他的照片遞到洛詩銘手裡。

「太丑。不要。」

「呂家,呂安邦。」

「長的還行,只不過好像有點太強勢。我嫁到他家那不得天天受氣。」

「司馬家,司馬辯。能說會道,人長得還好看。」

「不行,他是個酒鬼。」

「姑娘不喜歡酒?」

「對,我父親就是個酒鬼。母親......」

「啊,既是傷心往事,不提也罷。」

之後大長老又說了幾個,結果全部都入不了洛詩銘的眼。這也是大長老期望的,畢竟像洛詩銘這種旅人傲氣的很。先給些爛的,那麼即使之後的不太甜與他們相比也是甘甜可口。

「姑娘都不滿意?」

「不滿意。」

「我想想......」

「長得帥,性格好,不嗜酒,不好賭,不花心......」

「你看這樣,如竹怎麼樣?」

「柳如竹?」

「你看,如竹雖然長得不算帥,但也是眉清目秀了。至於其他方面嘛,你嚴加管教便是。」

「不是,我們不合適吧。」

「這有什麼不合適的,我以我一把老骨頭保證。他之後要是有任何不忠,又或者你有任何不滿意但他又不改的地方。不用你,我們就先家法伺候。這以後,你是這柳家的女主人,我們柳家雖然衰落了,但是還有些家底。多的不敢保證,但是一生衣食無憂還是可以保證的。」

「圖窮匕見了,這是柳如竹那小子讓您說的吧。」洛詩銘表情發矇的說道。

「您告訴他,我和他真的不合適。他還那麼小,我比他大了十歲。」

「女大三抱金磚,那是他的福氣。」

「不行,我們不合適。告辭。」

大長老趕忙攔住洛詩銘說道:「不合適,對不合適。我會勸勸他的。你先消消氣。喝茶,喝茶。」

洛詩銘這才勉強回到木椅上端起茶杯對大長老做了個敬茶禮,隨後舉起杯子一口喝光。

「告辭。」

可這還沒走出去幾步洛詩銘就覺得腦子暈乎乎的,隨後倒地不起。

「唉,何必呢。何必呢。」

洛詩銘被大長老用特製的繩子綁着雙手,雙腳也被戴上了特製的腳鐐。儘管這根本囚禁不住安詩銘,但是別忘了她現在是洛詩銘。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洛詩銘表情兇惡的說道。「我要殺了你。」

「別掙扎了,我們不想做什麼。不過是想勸勸你。你能聽的進去最好,聽不進去的話。對不起,那就只能讓你閉嘴了。」

「你好好想想吧,到底是做柳家未來的家主夫人還是永遠的閉嘴。這其中的利害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父母正在為柳如竹裝扮,因為一會兒他就是大人了。這是典禮的前夕,整個柳家都被藍與紫覆蓋。藍色代表智慧,紫色代表尊貴。這是每個父母對孩子未來的期盼。

「轉眼就這麼大了。」

雖然典禮現場只有自家的人,但這並不妨礙一片熱鬧。年輕一輩大多都杵着拐,少數腿腳完好的也是一群凡人。

「授冠!」

伴隨着司儀的喊聲,典禮總體上也還在熱鬧的進行。此情此景大概不會有哪個不識相的來攪局吧。

「柳如竹!」

「我要為我女兒討個公道。」

還真有不識相的。

仇晝嵐帶着幾十個精壯的小夥子,其中還有幾個正兒八經的修士。也不怪人家來攪局,畢竟臨近日子被休換哪個當父母的都受不了。幸好修士大家的院落一般都圖個清凈,不然要是在一片鬧事。這絕對又是個大新聞。

「姓柳的,當初談好的你們說休就休。三聘六禮都已經送來了,我仇晝嵐不貪你這點便宜。我就想要個公道。」

「姓仇的你到底想幹什麼!我柳家雖然破落但還輪不到你來這裡撒野!」

「我說了,我不想幹什麼。我只想討個公道。」

「那你到底要什麼公道?」大長老站在高台上冷冷的說道。

「沒什麼,無非就是讓你家的柳如竹像狗一樣爬到我女兒的面前求原諒。而且必須嫁到我仇家。」

「不可能!仇晝嵐你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的恐怕是你們吧,在距離約定的日子四天退婚。虧你們乾的出來,古今未有的事情你說我欺人太甚?」

「仇晝嵐你不要太放肆,小心......」

「小心?小心什麼?小心你殺人滅口?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你們這種恃強凌弱的態度你們不衰落誰衰落。」

「我告訴你,你們柳家會搞到現在全族都沒幾個完整的人,活該!這完全是你們自找的,蒼天有眼現在遭報應了。」

接着雙方又進行的幾個小時的罵戰。仇晝嵐帶人走後大長老因為怒火攻心而暈倒。

「女兒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我知道你一從小就喜歡柳如竹那小子,我也知道那小子單純他是絕對干不出這種事的。這完全就是柳家那群老傢伙們搞得鬼。女兒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討個公道的。」仇晝嵐抱着女兒的屍體哭着說道。「你們不是想又找了一個嘛,而且還選在之前那個日子。你們等着,你們等着......女~兒!」

晚上柳如竹將自己關在房間里回想着白天的事情。

「還在想白天的事?」安詩銘突然出現在柳如竹身旁,這可把這個小少年嚇得不輕。「大姐姐,你這幾天都去哪了,我都找不到你。」

「這個嘛,你可以猜猜。」

「嗯,猜不到。」

「猜不到就別猜了。」

「大姐姐你說,退婚究竟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大人們對此都那麼重視。」

「這個嘛,你之後會懂得。」

「人,有時候必須為大局着想,不能意氣用事。」

「那你的意思就我得照他說的做了。」

「不是。」

「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個嘛,這是你的問題。需要你自己解決。」

「你想要自由,他們想要復興家族。這都沒有錯,這也都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