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漂流記
末日漂流記 連載中

末日漂流記

來源:google 作者:快槍手小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琴 馬小白

大氣層因戰爭而破壞,世間萬物消亡極少數擁有免疫能力的人類在資源匱乏、異獸橫行的末日里艱難求生馬小白攜手張琴,滅匪幫,殺怪獸,挑戰變異人……展開

《末日漂流記》章節試讀:

第二日一早,馬小白起床查看張琴的傷痕。

伸手揭開她的衣領,剛要塗抹油脂,張琴猛的抓住他的手,怒視着他說道:「你,你幹嘛?!」

馬小白驚了一跳,不滿道:「給你擦傷口,你以為我是色魔嗎?」

說完迅速往後一閃,站了起來。

只見張琴卻「嗚嗚」的哭了出來,馬小白一愣,心說:「真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啊!」

他放下手中的一塊油脂,搓了搓手,嘆了一聲說道:「想起她了?」

張琴扭過身,把頭埋進睡袋裏面,輕輕「嗯」了一聲,又哭出了聲。

馬小白不知所措,背着雙手,面向牆壁,自言自語道:「人間不平事太多,哪怕是末世,唉!」

張琴轉過臉,拭去淚痕,盯着馬小白說道:「不知道她還好嗎?她是個很苦的人。」

馬小白低下頭,沉思了一會道:「等我們收集到物資,應該分給她一部分。」

張琴連連點頭,接着爬出了已經哭濕的睡袋。

二人收拾完一切時,太陽升起有一桿高了。

帶上槍支、食品往停在地下倉的汽車走去,這一次張琴默默看着馬小白帶上了M型手槍,再沒有說什麼。

驅車趕到曼陀宮,只用了五分鐘時間。這次二人在下面點了十多支蠟燭,馬小白下定決心要探個一清二楚。

他們把能用的東西都做了標記,紙幣、白酒上次已經用了一些,這一次馬小白還搬了一箱過期的香煙。

馬小白手拿蠟燭,邊向前摸索邊問張琴道:「你是怎麼發現這兒的?」

「這年頭,沒點絕技怎麼生存。」張琴道。

「和我說說嘛!」馬小白邊走邊問。

「可以告訴你,但你必須發個誓,不許丟下我不管。」張琴道。

這話說到馬小白心裏,暗喜,但嘴上卻淡淡的說道:「我發誓,不會丟下你,不會的。」

「唉,可惜我還未滿二十歲呢,差八個多月呢!不然我就嫁你!」張琴快樂的說道。

馬小白看了張琴一眼,這張白凈、單純、秀氣的面容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嗎?

「小妹妹。」馬小白卻認真的說,「我大你五歲,你要想清楚。」

「我感覺,你這人不壞呢!」張琴說著,抓緊了馬小白的胳膊,「這兒這麼黑,我有點怕。」

馬小白放慢腳步,轉移了話題:「你還沒告訴我秘訣呢!」

張琴鬆了鬆手,冷靜的說道:「這是我父親告訴我的,他當時是互救會的一名工程師,戰時,總是在各地搞各種稀奇古怪的建設。」

張琴咽了一口唾沫,繼續說道,「這種暗道和地下室,既不是防禦工事,也不是防空洞,有什麼用?直到戰後他才想通了,這不就是貪官們的私家倉庫嗎,打了五年仗,給貪官修了四年的倉庫!父親又氣又急,再加上災難爆發,就病倒了。」

張琴嗚咽着說道:「父親臨走時和我說了這些,告訴我官宅下面大多有個巨大的地下室。」

馬小白惋惜的嘆道:「原來如此。」

他到過好多地方,去過超市、商場、居民樓,甚至互救會的武裝基地,但一直所獲甚少。

從此有了精明的張琴,他的生活也漸漸好轉了許多。

二人藉著暗淡的燭光,細緻搜尋着每個角落。

這一次他們找到了一瓶FNA藥水,足有半升容量。馬小白悄悄塞進了背包中。

除此之外,全是些財富,二人再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物品。

正在嘆息遲疑之際,張琴突然眼前一亮,高聲叫道:「這還有一道門!」

馬小白湊近燭光一看,果然一道鋼門堵在眼前,門上寫着「絕密」二字。

馬小白費了好大勁才打開了門,但見裏面黑漆漆的,一條水泥台階直通了下去。

二人扶着牆壁慢慢下行,到了底層,點燃數支蠟燭,室內陳設漸漸呈現在眼前。

這儼然是一座裝備庫,物品堆積如山!武器、彈藥、食品、服裝、藥品箱、通訊器……

馬小白似乎明白了,上層為什麼有那麼多財富……

這些戰場必需品,本應送到前線,哪知卻在蛀蟲的巢穴!

馬小白憤恨不已,他們這次潛入貪官家裡,才真正明白了當年「義盜」為何冒着被判刑的風險,也要舉報那個貪官了。

許多年前民間盛傳一個「義盜反腐」的故事,一時傳為佳話,也讓大家徹底看清楚了貪官的嘴臉。

那是2023年的一個冬夜,某城高檔別墅區,燈火通明。

半夜2點後,燈火漸息,只有路燈依舊亮着。

在路燈照不見的大路拐角處,蹲着一個年輕人,瘦小個,戴着黑毛線帽子,穿着又舊又破的灰色夾克,褪了色的牛仔褲。

此人前後掃了幾眼,便鑽入路邊的松樹叢中。

一眨眼,翻入了院子。

半小時後,一個黑色包袱丟了出來,軟軟的。瘦影又翻了出來,抓起包袱撒腿就跑。

還沒跑出樹叢,就聽後面一個粗嗓大喊:「來人啊!李局長家遭了賊了!」

只聽得警報大響,人聲嘈雜,一群保安瘋也似的沖了出來。

瘦子來不及回頭,衝過馬路,沿小路飛也似的跑了。

不多時,一波保安撲了過來,嘴裏哇啦啦叫着沿小路追了上去。

小偷早就消失了,追尋了大半夜,連個影子都沒有找見。

第二天一早,本地就傳遍了李家遭盜的新聞。

但傳聞只有一個版本,李長官是個大清官,小偷找了一個晚上,沒偷到什麼值錢東西,只偷去幾件衣褲和一條皮帶。

晚間的時候,警方發佈公告,懸賞5萬元追尋被盜物品。

這引起小偷的注意,幾件禦寒衣物,值得如此勞師動眾嗎?

小偷開始關注這些衣物,在家裡研究了幾天。終於,他發現了其中的秘密。

在皮帶的夾層里,包裹着三張銀行存單,兩張一千萬,一張三千萬!

小偷嚇得幾天不敢出門。

終於在一星期後,他鼓起勇氣,帶着盜取的衣褲、皮帶還有存單走進了檢察院。

最後小偷因盜竊數額巨大被判十年有期徒刑,而李貪官也因貪污受賄罪被逮捕。

此事被媒體曝光後,小偷被譽為「史上最偉大反腐義士」,人們不斷站出來為小偷鳴不平。

最後幾經改判,小偷被無罪釋放。從此他改過自新,現身說法,還專門開設了自己的直播間,在網上傳播「勸善從良」,一時火爆全國,成為網紅。

馬、張二人在曼陀宮搜集了很久,中午隨便吃了點冷肉,也顧不得休息,直干到午後三、四點鐘。

二人把一些衣物、武器、彈藥、藥品、罐頭、壓縮餅乾、通訊器、望遠鏡搬了出來,這一次搬的東西夠一月用了,車的后座、後備箱、車頂、引擎蓋上都裝上了物品,只有前面留出一小塊區域可以看得見路面。

那下面的東西太多了,夠幾百人用的,如果食品不過期,他們可以生活半輩子了。

他們把一些過期太久的東西丟棄在上一層,以免造成污染,挑過期不太久的食物食用。這樣算下來,也能生活一兩年沒問題。

二人喜不自禁,當晚就在居所舉行了慶祝大會。

過期不太久的食品煮過之後依然可以食用,口感也並不太差。

他們吃到了豬肉罐頭,混合面的壓縮餅乾,還喝到了脫水蔬菜湯。這一頓二人吃的滿嘴流油,汗流浹背,直到吃撐了才停下。

他們打開通訊器,尋找新聞線索,但毫無回應。

於是,馬小白把一台通訊器改裝成了音樂播放器,導入原來存儲器里的數據,那通訊器便乖乖唱起了動人的歌曲。

二人一邊聽歌一邊飲酒,最後大醉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