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從拯救極品班花開始
末世:從拯救極品班花開始 連載中

末世:從拯救極品班花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無名筆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冰 楚河

楚河坐在教室里和同桌閑扯的時候,無意間看到站在走廊上的班花被一名發狂的同學襲擊,當他走出去把班花營救下來後,忽然發現原來的學校已經變成狂化人的樂園,到處是殺戮,步步是危機!展開

《末世:從拯救極品班花開始》章節試讀:

離三人最近的樓梯口,已經有狂化人把守,楚河不敢冒險。

他只能領着胖子和李冰,沿着天台繞了半圈,走到一號教學樓的牆邊。

下方三米處,是一條長廊,用以將一號教學樓和六號教學樓連接在一起。

天空陰沉沉的,眼看暴雨將至。

楚河沒有猶豫,將背包扔下去後,縱身一躍,身體划過一條弧線,而後瀟洒地落在了地上。

胖子咬了咬牙,隨後也閉上眼睛跳了下去,還好落地之前,楚河提攜了他一把,胖子這才沒有受傷。

輪到李冰的時候,這位大小姐又因為害怕走光,開始扭捏起來。

秋風乍起,李冰覺得大腿涼颼颼的,連忙用白皙的手掌按住了飛舞的裙擺。

楚河看出李冰的矜持,便讓胖子轉過身去,而後向李冰道:「班花,暴雨馬上就要落下來了,你趕緊跳下來吧!我用雙手接住你,保證你不會摔傷!」

李冰臉上飛起一抹羞紅,嬌羞道:「你……你低下頭去,不許偷看。」

「好好!」楚河張開雙手,順勢低下了頭。

等待片刻之後,發現李冰一直沒有跳落下來,楚河便抬起頭,去查看上方的情況。

此時,李冰正好從上方躍下,格子裙被秋風高高吹起,露出下方那條白藍相間的胖次,而胖次中間竟然還有一個哈嘍kt圖案!

在李冰即將落地的時候,楚河雙臂迅速環起,一把將李冰摟進了懷中。感受着身前那兩股豐盈圓潤,楚河心中暗暗納罕,沒想到發育如此成熟的班花,內心竟然還有一股少女情結!

一滴碩大的雨點落在楚河的額頭上,眼看暴雨落下,楚河連忙將李冰放下,而後拎起書包,跑向最近的一號樓。

當他握住冰冷的門把手,擰過之後,才發現這扇門已被人從裏面反鎖。

大雨瓢潑而下,無奈的楚河,只能領着李冰和胖子,跑向了遠處的六號樓。

僅僅幾十米的距離,此刻卻如同天塹一般遙遠。

直到跑進對面的樓梯間,楚河回頭去看時,才發現,李冰還留在暴雨之中。

此刻,李冰正跌坐在走廊上,用兩根細長的手指按住磕破的膝蓋,掙扎着從地上站起身。

眼看李冰無助地跌坐在走廊上,楚河只得皺起眉頭,重新跑回大雨之中。

「班花,你沒事吧?」

楚河伸出手,將李冰從地上攙扶起來後,詢問道。

「剛才腳底一滑,摔了一跤,膝蓋不小心磕破了。」

李冰說完,開始跛着腳,艱難地往前挪動。

楚河見狀,跨步向前,攔下李冰,而後弓起身子,指着自己後背道:「趴上來,我背你過去!」

李冰靦腆地點了點頭,而後紅着臉趴在了楚河後背上。

雖然楚河跑得飛快,但也遭不住大雨磅礴,再加上先前淋得那一陣,等他們跑進樓梯間時,兩人已被澆成了落湯雞。

楚河彎下腰,將身後的李冰放到地上後,甩了甩水漉漉的頭髮道:「卧槽,這雨真TM的大,渾身都被澆透啦!一直穿着這身濕淋淋的衣服也不是辦法,為了預防感冒,咱們必需趕去寢室,洗個熱水澡,換身乾淨衣服。」

胖子膽小,聽完楚河的話後,他當即扭捏道:「寢室在食堂和教學樓中間,那裡狂化人肯定很多,若是貿然跑過去,被狂化人咬傷了該怎麼辦?」

發現胖子想要退縮,楚河便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一字一句道:「兄弟,你要是害怕,就留在這裡吧,你身體沒有淋濕還好遷就,我和班花如今這幅模樣,必需趕去寢室,換身乾淨衣服。」

因為自身的懦弱,如今兄弟要分道揚鑣,胖子越想越自責,忍不住抽泣起來:「楚哥,我……」

楚河摸了摸胖子的頭,安慰道:「胖子,我不怨你。你說的很對,下方確實很危險,老實說,這一次去寢室,我心裏也沒底。可若一直待在這裡,等到發了燒,腿腳發虛走不動路,那時再想去寢室,也沒機會了……為了活下去,我決定拼一把!」

「……」

「這背包里還剩下一些食物,足夠你對付一天,你就先替我保管着。若是我能平安到達寢室,等明天雨小了,我再想辦法把你接過去!」

和胖子道完別後,楚河便攙扶着李冰的香肩,走下了教學樓。

還沒等兩人走出柵欄門,楚河便望見,前方的路燈下,有幾隻狂化人猶如行屍走肉一般,在暴雨中來回走動。

而遠處的寢室,和靠近寢室的服務樓卻是黑漆漆一片,無法看清是否有狂化人在那邊徘徊。

楚河早已橫下心要拼一把,在走進暴雨之前,他回頭看了一眼後背上的李冰。

在看到李冰堅定的目光後,楚河也放下了最後一絲擔心,深吸一口氣,雙臂緊緊環住李冰的玉腿後,隨即沖了出去。

大雨如瓢潑,紛紛揚揚,落在校園之中。

李冰趴在楚河肩膀上,感受着男人堅實的後背,任憑冷風暴雨在身上胡亂拍打,她心裏卻毫不動搖。不知為何,和楚河在一起,李冰心裏暖暖的,彷彿世間所有的危險,都不再是危險。

「嗷嗷嗷!」

遠處的狂化人在發現動靜之後,隨即目露紅光,張開血盆大口,興奮地朝他們跑了過來。

楚河背着李冰,雙手騰不出來,因此不敢和狂化人正面衝突。

眼見三隻狂化人飛奔而來,攔住了前面的去路,楚河只得放棄抄近路去寢室的打算,迅速拐進旁邊的草地中,往服務樓方向跑去。

在雨水沖刷下,草地猶如打了蠟一般,翠綠欲滴。

楚河跑到草地中間後,腳下忽地一滑,身體一個趔趄,連帶着李冰一起跌倒在了草地上。

這時,狂化人已經跟着他們,飛奔進了草地。

楚河急忙轉過身去,一隻手摟住李冰的柳腰,一隻手環住李冰的玉腿,將其攬入懷中後,迅速跑出了草地。

一向生人勿進的李冰,被楚河用一個親密的姿勢抱住之後,不但沒有反抗,反而十分配合地用玉臂環住了對方的脖頸。

暴雨如注,灌進了楚河的胸膛,也模糊了楚河的視線。

直到踩着那條碎石小道,來到服務樓前的那座小廣場上,楚河才發現,黑暗之中,竟然有十幾隻狂化人密密匝匝,猶如蟎蟲一般,擠在一樓超市的那扇柵欄門前。

狂化人通紅的血目在風雨飄搖的夜裡,放出淡淡的紅光,遠遠望去,便讓人毛骨悚然,當那幾十道駭人的猩紅目光轉向自己的時候,楚河心底一涼,一瞬間,猶如墜進萬丈冰窟。

這……這下完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