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世:如何不被男主制裁
末世:如何不被男主制裁 連載中

末世:如何不被男主制裁

來源:google 作者:沈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溪溪 蕭祈宇 都市小說

林溪溪這輩子都沒想過會穿進自己看的小說里,開局路人甲,別說金手指,還被主角滅了六次這日子過不了下去了,她徹底擺爛沒想到系統卻給予警告喂!我重生了六次已經夠慘了!林溪溪無奈擺正心態,開始了她第七次攻略,求求了,主角,放我一條生路吧!展開

《末世:如何不被男主制裁》章節試讀:

夜幕上懸掛着詭異的血月,殘破到像是經過了幾千年歲月洗禮的城市裡,寂靜地像沒有了人類存在的痕迹。

當然,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知道這座城市早就堆砌白骨。

血色從胸口蔓延,強烈的痛楚,別說是身體,就連一根手指也無法動彈。

眼皮好沉重…林溪溪想抬起頭看前方都做不到,她顫了顫,盯着身下蔓延開的血色和那一雙沾着些噁心粘稠物的黑色皮鞋,咧嘴無聲一笑。

麻了,真麻了啊,該死的主角!

那雙皮鞋的主人往前走了兩步,白到沒有血色,骨節分明又修長的手,握住了那把林越貫穿了釘在牆面,在月光中鋒芒盛凌的長刀,他握着刀柄卻沒有立即**,不知道是想再捅深點還是好奇。

林溪溪的能力和傳聞不成正比。

她似乎有意不想掙扎。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參加?

林溪溪不知道眼前的人在思考什麼,她已經撐不住了,每呼吸一次就感覺空氣卡在喉嚨,要窒息似得不痛快,她也知道,當對方拔出劍身的那一刻,她就會死。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什麼能阻止死亡的降臨,她咬緊牙關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抬頭,望着眼前這個壓迫力十足的男人。

那一雙擁有着天空之色的眸子,幽藍卻充斥着比冰川更甚的寒霜,二人視線一經觸碰,男人張嘴說了一句話。

「我說過我會殺了你。」

他的聲音漠然地,像她是土地上的螞蟻一樣無足輕重,那張本就沒有任何情緒的臉,忽然泄露出一絲僵硬,像寶石一樣漂亮卻代表着死神的曈孔,倒映出林溪溪被血色覆蓋的殘軀,以及叫人心頭一顫的笑意。

那笑意包含着怨恨、挫敗、悔恨、無奈,甚至是一絲解脫。

林溪溪心道,是是是,你會殺了我,這話我都聽了有六次了,一點也不驚訝!

男人皺了下眉頭,但他沒有猶豫,刀刃從肉身之軀快速**時,一道漂亮的血線在空中一閃。

林溪溪的眸光緩緩黯淡,身子從牆面緩緩摩擦過,軟綿綿倒在地面。

視線中,那雙皮鞋漸行漸遠。

黑暗隨之侵佔意識,身體像落入冰冷的海水,一直往沒有盡頭的深處下沉。

——

「叮叮叮——」

林溪溪猛地睜開眼,朦朧的視線如同大夢初醒,事物景象一點點清晰,身體蔓延着針扎一樣麻木,感受到空氣中的悶熱。

電風扇轉動的聲音灌入耳中,林溪溪默默側頭看向牆上的日曆。

7月22號。

她疲憊地閉上眼,手掌覆蓋在臉上,觸到額頭上的汗珠,緩緩嘆出口氣,第六次,在沒有盡頭的輪迴中重蹈覆轍了六次。

那麼,這一次她又能活多久呢?

林溪溪坐起身調出系統面板,各方面的技能數據已經掉回最低,身體各方面數據也掉到v14,雖然她這個狀態在末世初期,無疑是現階段人類最強。

奈何架不住一個一開場就擁有金剛不壞之身,走到哪都順風順水,離譜的主角。

第六次她活的時間最長,五年里用盡了所有辦法躲開主角,還是逃不過【血月屠殺】這一關,被主角釘死在牆上。

五年努力剎那間灰飛煙滅。

她已經山窮水盡。

而這一切都要從車禍前說起。

林溪溪,一個普通的上班族,三十年人生是一筆帶過的無趣,唯一稱得上愛好的,就是看小說。

她最喜歡的一本網絡小說叫《異界》

這本小說在爽文網站里別具一格,把男主的故事線當敘述文一筆帶過,更注重世界法則的細化。

所以與其說這是小說,不如說更像是給看的人提供一本如何在末世生存的手冊,包括怎樣投機取巧的完成各項任務。

也正因為像救生冊一樣,內容又多又複雜,幾乎沒有讀者。

當然,除了林溪溪。

她本身就有點怪,對這本無人問津的小說鍥而不捨的追了三年之久。

然後在晴空萬里的日子,在馬路等紅綠燈的時候,手機提示了《異界》的更新,迫不及待打開一看時,正好亮起綠燈。

林溪溪踏上斑馬線的那一刻,一輛失控的車疾速沖向了她。

身體如同拋物線飛起。

林溪溪第一次意識到人體被衝撞後,真的會在空中旋轉,真的會兩眼發白什麼都意識不到,一直到砸在地面,身體撕裂的疼痛才會刻骨銘心。

她躺在地上苟延殘喘,眼前事物被血色模糊地像覆上一筆重彩。

意識一點點沉入黑暗。

她知道自己肯定活不了了。

如果真的能這麼簡單的結束的話。

等林溪溪猛然睜開眼時,她躺在一間破舊的出租屋裡,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電風扇「咯吱咯吱」轉着,手腳完好無損卻莫名看着不對勁。

【你已經成功綁定系統,請幫助主角阻止世界滅亡。】

視線中出現的藍色控制板,每個字她都認識,組在一起卻完全無法理解。

她就這樣盯着藍屏將近半小時,帶着荒謬的口氣道:「開什麼玩笑?」

平凡又窩囊的活了三十年,被公司辭退就夠可悲了,還莫名其妙死在車禍中,現在跟她說要幫主角拯救世界,憑什麼?

就因為給了第二次人生?

她就得感恩戴德?

林溪溪直接擺爛。

「我才不去!」

出人意料的是,系統並沒有像小說那樣立即給予警告或者威脅她,又或者是給出回到原來世界的誘惑,它只是淡定地隱下屏幕,似乎是接受了林溪溪的反抗。

那是她的第一次輪迴。

在來到這個世界將近半個月後,城市開始崩塌,無數怪物從地底鑽出來展開屠殺,林溪溪被迫離開了出租屋,好死不死,她的位置離主角家很近,更致命的是,系統從來沒有跟她透露過。

這裡是《異界》那本小說的世界!

林溪溪不禁仰天長嘯,一腔肺腑之言從口中衝出,「我淦啊——!!」

為什麼,為什麼偏偏是《異界》!

她這樣身無特長的手無縛雞之輩,絕對活不到第一個任務開啟!

蒼天無眼!

就在林溪溪懷疑人生,手足無措時,那個縱容她在出租屋裡天天除了吃和睡啥也不幹的系統,像是火上澆油一樣冒出來。

【請幫助主角阻止世界滅亡。】

「……」

謝謝您,感謝有您,大可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