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世生存守則
末世生存守則 連載中

末世生存守則

來源:google 作者:人間燭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人間燭火 江誠 都市小說

【末世+喪屍+普通人求生+輕幽默】沒有一點徵兆,末世就這麼降臨了,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醫院保安,想要在末世中生存下去,就只有通過不斷的探索和發現,找出唯一的生存法則,建立起自己的求生團隊喪屍的威脅,人類倖存者團隊的碰撞,且看江誠如何在這破碎的世界中生存展開

《末世生存守則》章節試讀:

2030年5月3日,

晚上11點45分,

Z市市立醫院,最邊角的一棟小樓前,

「江誠,醒醒,這才幾點就睡上了,你這保安當的可真夠清閑的啊。」

一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正推着一輛用白布覆蓋上的推車,對着一樓保安室的窗戶敲打着。

保安室內,被叫做江誠,模樣清秀的青年聞聲,揉了揉眼睛,

看清楚來人後,便從靠椅上站起了身,神色慵懶的說道,

「李大夫,這都幾點了,還往這送呢。」

「沒辦法,急救車剛送來的,人剛到醫院就沒了,家屬也通知不到,你說不送這還能送哪去?」

李大夫無奈的笑了笑,指了指面前被鎖上的鐵門,伸手示意道,

「來了來了,別急。」

江誠拿起了桌上的遙控器,對着鐵門遠程一按,

『嘭~』的一聲,

門應聲打開了,

江誠也走出了保安室,來到李大夫的身邊,幫助其一起將推車推進了樓內。

兩人推着車慢慢向樓內走去,

「我說你小子心也夠大的,一個人在這當保安,大晚上的還能睡得着覺。」

李大夫看着江誠那睡眼惺忪的模樣,忍不住調笑道,

「有啥睡不着的,我這人天生身體就不好,嗜睡,不然也不會年紀輕輕的在這裡當保安了,何況這棟樓內擺放的都是些『前輩』,誰會沒事往這跑。」

江誠揉了揉眼睛,毫不在意的說道,

「話說我像你這麼年輕的時候,晚上都是酒吧里找妹紙嗨去了,你一個人天天在這不無聊啊。」

「確實挺無聊的,所以沒事我就愛往醫院總台打電話,找找小麗,小花護士她們聊聊天,也挺有意思的。」

「你倒是想的開啊,呵呵,行了,就放這裡吧。」

二人推着車走到了一排鐵櫃前,李大夫指着一間柜子,用力一抽,

隨後連同江誠,二人合力將白布包裹的『前輩』放入里櫃中,將櫃門鎖好後,

李大夫拍了拍手,推着空車便朝外走去,

「辛苦你了,你回去睡覺吧,我也得下班回家去了。」

送走了李大夫,

江誠便回到了保安室內,

悠閑的將雙腿疊放,敲在了桌上,身體往後一靠,

眯着眼睛,再次睡了過去,

不知睡了多久,

江誠隱約聽見了耳邊傳來了一陣敲打的聲音,

以為是又有『前輩』送來了,江誠有些煩躁的從靠椅上起身,衝著保安室外喊道,

「大晚上的,敲門動靜不能小點……」

話說到一半,江誠才發現窗外空無一人,

漆黑的夜色下,屋外寂靜的可怕。

江誠愣了愣神,

腦海中一個念頭浮現,

聲音不是從外面傳來的?

「嘶~」

江誠只感覺腦袋裡『嗡』的一聲,

一滴冷汗順着額頭緩緩流下,

既然不是從外面傳來的,那麼……

江誠的目光慢慢移向了樓內,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打聲突然從樓內傳來,

江誠只覺得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掌掐住了咽喉,嗓子干啞到說不出話來,

身體瞬間綳直,像是機械人一般,獃獃的看着樓內的大廳。

「該不會真有阿飄吧。」

江誠心臟撲通的狂跳個不停,腦子裡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不!不可能,作為堅定的無神論者,怎麼能有這種想法呢,估計是有人剛剛偷偷摸了進來。

江誠一邊心裏安慰着自己,一邊拿起了保安標配的橡膠棍,打着手電筒,

朝樓內大廳的方向走去,

一步,兩步……

江誠走的很慢,左手舉着手電筒來回的照射,右手死死的攥緊橡膠棍,

但凡面前突然出現人影,江誠保證自己會拿橡膠棍將對方打到跪地求饒。

奇怪的是,

對方好像能夠感知到江誠的臨近一般,

原本那急促的敲擊聲,居然漸漸消失了,

江誠沒有放下警惕,慢慢走到了一樓大廳的開關處,

打開開關,大廳內的一切變得清晰可見,

一排排柜子整齊的放置在原地,

根本沒有人為抽動的痕迹,

地面上也是潔白的一片,看起來也不像是有人走動過,

「難不成是我自己出現幻聽了?都怪那個李大夫,大晚上的瞎說啥,搞的人神經兮兮的。」

江誠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小聲吐槽着。

眼神瞟了一圈,正準備關燈回保安室時,

整個人像是被雷擊了一般,瞬間瞪大了眼睛,

一樓靠近走廊的拐角處,一間柜子的櫃門居然是打開的!

並且這個柜子,正是剛剛李大夫選來存放『前輩』的柜子!

「完了!真遇到阿飄了!」

江誠的心瞬間跌入了谷底,藍灰色的保安服背後,被細密的汗水浸濕,貼在了身上。

就在江誠轉身準備撒丫子逃跑時,

一道身影突然從旁邊的走廊中沖了出來,直奔江誠而來,

「媽呀,救命,來人啊。」

江誠甩起雙腿,就要往保安室內跑去,

一邊跑着,一邊嘴裏大喊着救命。

背後,那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的生物依舊緊追不捨,

聽着腳步聲,

江誠能夠感覺到,

對方正在拉近和自己的距離,

只要自己停頓兩秒,

後者就會立馬撲倒自己。

在強大的求生欲刺激下,江誠爆發出了極大的身體潛能,

饒是這副病懨懨的身子,也讓江誠跑出了世界競標賽的水平。

10米

7米

5米

2米

眼看着就快要接近保安室,最後兩米,

江誠一個飛躍,直接進門,隨後如同觸電般的迅速將門關上。

「嘭~」

就在江誠關門的一剎那,

門外傳來一陣撞擊聲,

力道之大,震的靠在門上的江誠都不由得一抖,

「嘭~嘭~嘭」

外面的撞擊依舊在持續着,江誠雙腳抵着地面,

後背死死的頂住門板,

臉色憋的通紅,卻絲毫不敢喘息,

生怕下一秒就被對方破門而入。

這樣的撞擊大約持續了十來秒鐘,

江誠聽着外面漸漸安靜下來的聲音,內心依舊緊張無比,

掐了掐驚恐到有些抽筋的大腿,

江誠感覺到身體恢復了一些知覺後,

壯着膽,轉過身,透過門縫朝外看去,

門外空蕩蕩的一片,

根本不見任何生物的影子,

要不是地上留下的一灘血跡,江誠怕是要以為剛剛是個幻覺。

確認對方不在門口後,江誠連忙將一旁放在床邊的柜子推到了門後,

死死的抵在了門上,

確認完了這一切,

江誠坐在地上,長出了一口氣,

窗外仍是漆黑的一片,看到牆壁上掛着的鐘錶時,江誠才知道,現在已經是夜裡的凌晨兩點半了。

「不對!」

江誠忽然意識到了什麼,猛然看向打開的窗戶,

一個不好的預感在心中強烈的跳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