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謀妃當道
謀妃當道 連載中

謀妃當道

來源:google 作者:陸如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凝香 現代言情 陸如裳

後宮,盤踞着名為女人的猛獸在這些猛獸中,最終能存活下來的人,必須權傾天下陸如裳身着龍鳳紅裙,發戴金飾,一步步走向名為皇位的寶座在通向那寶座的路上,堆滿了屍骸公元418年1月,天耀國第一代女帝登基陸如裳緩緩地停在金鸞寶座前,輕輕撫過盤龍扶手歷代以來,有多少人想得到這至高...展開

《謀妃當道》章節試讀:

慈寧宮內。

楊美清正吮吸着大煙,她轉眼望着外面凄涼的夜色,嘆息着: ”夜深人靜時分,最易感傷。 ”

”報– ”急匆匆的腳步聲從慈寧宮前院傳來,很快,一個探子打扮的男人小跑進來,跪在楊美清面前,回稟道: ”參見太后,攔截到陸貴妃送出宮的家書。 ”

”都寫了什麼,讀給哀家聽聽。 ”楊美清不緩不慢地說著,全神貫注地陶醉於吸大煙,一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模樣。

”女兒一切安好,望父親注意身子。 ”探子念着家書上的內容,最後一句是: ”替我問候莫宇文。 ”

”莫宇文?莫宇文是何人? ”楊美清欠了欠身子,坐直起來。

”奴才不知,興許是什麼家眷吧?但聽說陸貴妃入宮之前曾有一門娃娃親,不知信中的莫宇文會不會是…… ”探子猜測,卻沒有接着往下說。

”陸如裳的膽子也夠大,也不怕這封信落在有心人手裡,故做文章。 ”楊美清冷笑一聲,隨即命探子將信拿出外面焚毀。

探子退下後,韓紹恆邁入了慈寧宮。

”參見太后! ”韓紹桓行了個禮。

”你不好好陪着你母妃,到我這來做什麼? ”白煙從那個並未老態龍鐘的女人口中吐出,白煙瀰漫,顯得她的紅唇更艷。

”我在追風馬身上找到了這個。 ”韓紹桓將一枚長釘放在桌上,那枚長釘是從追風馬的馬蹄鐵里**的,也就是說,有人在馬蹄鐵上動了手腳。而這個人,不可能是皇上, ”賽馬的時候,姬蕪歌挑唆皇上讓陸如裳御馬,而追風暴走,想必和姬蕪歌有關。 ”

”姬蕪歌心狠手辣,為了東宮之主的位置,早晚會對陸如裳下手。倒是皇上,對此事毫不過問,怕是打算由着姬蕪歌除掉陸如裳。 ”楊美清吐了一口煙霧,緩緩說道: ”這可不行,陸家這顆釘子要是拔得太快,可是很容易扎回自己身上的。 ”

”韓紹恆,本宮知道你向來與世無爭,但你既然站在了本宮這邊,有些事情,你就得替本宮盯着。 ”楊美清不緩不慢地說著,又吮吸了一口大煙,她緩緩抬起妖冶的鳳眸,說: ”你那距離梧桐苑不遠,有事沒事多去那裡走走,適當的時候出手幫一下,可別讓陸如裳剛入宮就死了。 ”

”對了,蘇羽今天來過。 ”楊美清抬眸,停了停叩手指的動作, ”你也別光顧着母妃而冷落了皇妃。 ”

韓紹桓沉默了片刻,回道: ”知道了。 ”

楊美清放下煙斗,看着韓紹恆離去的背影,長長的護甲在炕桌上輕輕地叩着,若有所思。

慈寧宮外,藍鵑正好掌着宮燈從走廊處經過,她看見有一名太監鬼鬼祟祟蹲在角落處,像在焚燒什麼東西。太監點着火之後便離開了,藍鵑碎步走上去,將燒了一半的信箋撿起來,撲滅上面的火。

是陸如裳寫給家裡人的信箋。

藍鵑見四下無人,偷偷的藏進袖口裡,朝着西廂苑的方向走去。

西廂苑內。

”皇上,你真偏心,昨夜都沒來臣妾這。 ”姬蕪歌坐在韓宇縛的腿上,纖瘦的手臂纏着他的頸。他們桌前有不少菜肴美酒,但韓宇縛的目光卻始終停留在殿內揮舞水袖的舞姬身上。

”朕得雨露均沾。 ”韓宇縛端起酒壺飲了起來,雖已有些醉意,卻還是大肆的飲着。

”皇上定是為了那個叫陸如裳的女人拋棄臣妾了。 ”姬蕪歌發嗲地撅着小嘴,擺出一副男人看了不由愛憐的模樣。

”朕怎麼會拋棄你呢?朕收陸如裳入宮是為了羞辱陸將軍。等朕拔掉了陸博霖這顆釘子,穩固了皇位,陸如裳那個女人,要不要也罷。 ”韓宇縛飲了一口酒,轉頭含住姬蕪歌的唇,將烈酒渡過去。

”那皇上到時候,把她打入冷宮吧。 ”姬蕪歌的身體貼着韓宇縛,感受着他穿入他裙擺遊走的手,一臉**的表情。

”皇上,酒來了。 ”這時,一個添酒的宮女端着玉壺上前,小心翼翼地斟酌。

韓宇縛抬眸,瞥見她生得不錯,便推開了懷裡的姬蕪歌,一把將那個女人攬入懷裡。

”這是新來的宮女吧?長得挺標緻的,今晚就來伺候朕就寢吧。 ”說罷,韓宇縛將那宮女抱起來,朝着自己寢殿的方向走了。

姬蕪歌坐倒在地,看着韓宇縛抱着自己的婢女走遠,眉心漸漸浮現憤怒的溝壑。

”娘娘,您沒事吧? ”端着酒食從走廊過來的藍鵑忙上前攙扶。

站起的姬蕪歌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泄怒,怒罵: ”賤婢! ”

藍鵑挨了一巴掌,忙跪下: ”娘娘息怒,娘娘息怒。 ”

”去準備一杯美酒給我,一會兒翠兒回來了,我好和她好好聊聊。 ”姬蕪歌陰冷地笑了笑,吩咐藍鵑去準備 ”美酒 ”。

”娘娘,我剛才路過慈寧宮外時,撿到了這個。 ”藍鵑顫顫巍巍地將燒了一半的信箋遞上。姬蕪歌看了一眼,唇角揚起一絲高深莫測的弧度……

次日。

陸如裳和兩名婢女仍是步行去慈寧宮請安,而他們在路上遇到了幾個人。

他們扛着一具蓋了白布的女屍經過,一個面色蒼白的宮女跟着他們,和陸如裳幾人擦肩而過,行色匆匆。

陸如裳記得那個宮女,是姬蕪歌身邊的宮女,似乎叫藍鵑。

”昨夜宮裡死人了嗎? ”陸如裳看着他們急匆匆離去的背影,問身旁的雪兒。

”聽說是西廂苑那邊死了個婢女,說是忽然病死的。 ”凝香搶在雪兒前面解釋了來龍去脈,卻不知更前面發的事情。

”走吧。 ”陸如裳對閑雜人等的事情不感興趣,繼續前往慈寧宮。

請安後,陸如裳移步至荷花池邊散步。

遠方,荷花盛開,陽光落在荷花池上,碧波蕩漾。

陸如裳站在水橋上,凝視着池中的遊動的錦鯉,荷花與葉在風中搖曳,將花香吹入鼻間。

端着端盤走過的藍鵑低着頭,走得很急,就在凝香和雪兒不留神之際,藍鵑故意一個崴腳,將陸如裳撞落荷花池裡。

落水聲響起,凝香和雪兒驚呼起來,而藍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臉驚慌失措。

”啊,娘娘! ”凝香和雪兒衝著池子里起起伏伏的陸如裳大喊着, ”快來人啊,快來人啊,娘娘掉水裡了,救命啊! ”

水橋上亂成一片,而站在遠處迴廊的姬蕪歌饒有趣味地看着,冷笑一聲,轉身離去。

”救命!救命! ”陸如裳在水裡撲騰着,她並不懂水性,眼看自己沉入了池底。

徹骨的冰水侵入五臟六腑,紅色的錦鯉從她身邊游過,窒息感襲來。

就在陸如裳以為自己會這樣死去時,探入水中的一隻手,緊緊地抓住了她。

像被什麼力量包裹,她隨着那個跳入池中的人一起浮出水面。

”娘娘! ”凝香和雪兒顧不及看是誰救了陸如裳,忙朝着水橋下跑去。

韓紹恆扶着陸如裳上了岸,將她交給凝香和雪兒。

兩人扶過陸如裳之後,認出了救人的是誰,忙跪下行禮: ”參見二皇子! ”

驚魂未卜的陸如裳看了看眼前俊朗的男子,也行了個禮: ”見過二皇子。 ”

”送你們的娘娘回去休息吧,四月天雖已不那麼冷,卻也還是會受涼的。 ”韓紹恆點點頭,轉身走向他處。

”二皇子真是個好人。 ”雪兒的聲音打斷了陸如裳的思緒,她感嘆着,仍望着韓紹恆離去的方向。

”剛才推我下去的人是誰? ”陸如裳回過神來,看着站在水橋上往她們看過來的藍鵑。

視線對上時,藍鵑渾身一顫。

”把她帶回梧桐苑審問。 ”陸如裳微微皺眉,這幾日她想了許多事情,她既是將軍之女,又是貴妃娘娘,憑什麼被這些低賤的女人欺壓?她必須學會保護自己,否則日後這樣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多!

話剛落音,凝香和雪兒便朝着藍鵑的方向跑去,將她擒住。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憑什麼抓我,放開我…… ”藍鵑掙扎着,被凝香和雪兒被押回了梧桐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