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墨先生的枕上寵
墨先生的枕上寵 連載中

墨先生的枕上寵

來源:google 作者:蕭淺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靈兒 現代言情 蕭淺歌

希爾頓大酒店蕭淺歌穿着白色的婚紗,精緻的面容上滿是緊張和期待今天是她和相戀七年的男友陸白秦結婚的日子,可他怎麼還沒來?「白秦,你真的要娶淺歌嗎?你別....展開

《墨先生的枕上寵》章節試讀:

陳姐嚇得連忙追上去。

午夜十二點,街道無比冷清,並沒有什麼行人。

蕭淺歌被拽着,怎麼也掙脫不開。

她頭暈眼花,難受的喝止:「你放開我!放開我!」

「給我閉嘴!等下老子保證讓你叫個夠!」

龍哥邪惡的冷哼。

門口一輛黑色的麵包車門打開,幾個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下來,幫着龍哥一起拉。

要是被拉到車上去,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陳姐立即上前,想要拽住蕭淺歌。可一男人卻一腳狠狠的踹過去。

「陳姐!」

蕭淺歌擔憂的大喊,可拉住蕭淺歌的龍哥力氣極大,直接拽住她。

蕭淺歌整個人被拽得倒在地上,龍哥拖着她就往麵包車走去。

牛仔褲在地面摩擦的「沙沙」作響,皮膚也傳來劇烈的疼痛。

眼看着離車越來越近,蕭淺歌想着辦法時,冷硬的命令聲傳來:

「住手!」

清冷的聲音猶如從地府傳來,在蕭條的夜色中更令人心生膽寒。

蕭淺歌和龍哥等人朝着聲音發源處看去,可還沒看到什麼,十幾個穿着西服的黑衣保鏢已經沖了上來。

一人一掌劈在龍哥手臂上,龍哥痛得鬆了手,那人便直接將他拽開。

蕭淺歌的身旁總算空了,可龍哥和那些liu氓,卻被十幾個保鏢圍着狂揍。

她正在納悶時,忽然,巨大的黑影籠罩而來。

蕭淺歌抬頭,就看到墨庭笙那張清貴散發著寒氣的面容。

她的心猛地發緊,墨庭笙,他怎麼會來?

墨庭笙看着她狼狽的樣子,眸中的陰鷙更甚,他一把將她橫抱起來,邁步往賓利走去。

而倒在地上的陳姐也被一保鏢扶起來,上了另外的車。

她看着前方的男人,一臉的難以置信。

那是墨庭笙嗎?墨庭笙竟然來救她們了!

而另一邊的車內,氣氛卻十分逼仄。

蕭淺歌坐在裏面,依舊有些心有餘悸。

墨庭笙看着她心裏卻莫名窩火。

車子停在別墅外,他直接拽住她的手臂往浴室走,一把將她推到蓮蓬頭下。

聞到她身上明顯的酒味,墨庭笙大手駭然覆上她的脖頸,薄唇抿起:

「女人,為了他你就這麼不知死活?」

他有讓萊森監視她,知曉她在陸白秦公司發生的事情。

陸白秦袒護夏靈兒,她就難過的去買醉?

如果不是他派人監視,今晚她因為喝酒會落到什麼下場?

蕭淺歌不知道他什麼意思,她微微蹙了蹙眉:

「墨先生,我……」

「誰給你的資格去酒吧?誰給你的資格喝酒?」

墨庭笙看着她茫然的樣子,大手更加用力。

蕭淺歌喝了酒,思想哪跟得上墨庭笙。

她只覺得呼吸變得困難,只能道歉道:

「墨先生……我錯了,以後一定先請示您。」

所以,這是默認了?

墨庭笙劍眉緊擰,猛地鬆開她的脖頸。

他打開蓮蓬頭開關,退後兩步冷聲命令:

「好好洗乾淨你的身體和不乾不淨的心臟!」

溫熱的水從頭淋到腳,蕭淺歌頭腦更加清晰,腿上的傷口,也變得清楚。

她眉心緊蹙,緩緩低下頭查看傷口。

好在只是磨破了皮,晚上擦點藥膏就能好。

可她不知道她此刻的姿勢有多誘人,濕透的白襯衣緊緊黏在她的身上,因為她彎腰的動作,而露出那美麗的溝壑。

她是個妖精嗎!

他直接走上前,親自替她清洗身體。

與其說是洗身體,不如說是懲罰。

蕭淺歌隔着衣服,也感覺痛得難受,她下意識的就想逃。

伸手去推他,可是她濕濕的手卻摸到他堅硬的胸膛,嚇得連忙就收回手。

他猛地扣住她的腰,一把將她帶進懷裡。

蕭淺歌疼得蹙眉,身體被他磨的發軟。

感覺到她倒在懷裡,墨庭笙眸色更加暗沉,直接佔有了她。

他和她之間的關係,本就是各取所需。

最後,蕭淺歌只覺得眼前眩暈發黑,便失去了知覺。

墨庭笙眉心微皺,抱起她往外走去,放在床上。

此時,酒柜上的手機響起。

墨庭笙接通。

萊森詢問道:「總裁,那些人怎麼處理?」

墨庭笙目光投向床上安靜的女人,眸底深處迸發出狠厲:

「哪只手碰了她,廢!」

雖然她只是他的情人,可他的東西,向來不能有任何人覬覦!

夜,沉寂如死水。

第二天一早,蕭淺歌醒來,看着歐式奢華的房間,揉了揉太陽穴。

她這是還在墨庭笙的別墅?御盛豪庭?

她起床,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掛,想起昨晚,臉又是一片緋紅。

床頭的衣服也映入眼帘,墨庭笙竟然留她過夜了?

她看了看時間,竟然已經八點。

蕭淺歌也顧不得墨庭笙在不在,穿好衣服快速離開,打車前往公司。

還有三天就是魔幻大戲《獵妖天師》的開幕式,她要進劇組拍攝,在此之前她得處理好夏靈兒之前所有的合同。

讓夏靈兒求着她演戲,只是第一步。

不過剛到公司,她恰巧碰到夏靈兒。

打扮甜美的夏靈兒已經沒有頹廢之氣,熱情的上前挽住蕭淺歌的手臂說道:

「淺歌姐姐,公司決定讓我儘快恢復,需要你幫忙配合我演一齣戲。」

蕭淺歌不禁蹙眉,演戲?

他們又想出什麼新的點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