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沐初靜楚彥霖
沐初靜楚彥霖 連載中

沐初靜楚彥霖

來源:外網 作者:團寵醫妃艷驚天下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團寵醫妃艷驚天下 都市言情

22世紀的頂級中西醫專家一朝穿越,成為了第一醜女,滿身罪名,群敵環繞的不得寵新婚王妃?第一醜女?呵,看她如何揪出下毒害她毀容之人,如何解暗毒,恢復容貌,一步步驚艷天下。滿身罪名?呵,罪不罪的,哪用得着她說,沒看到她身後這麼多座大靠山嗎?群敵環繞?簡單,根本不用她多做什麼,身後的大靠山就會幫她解決好,無須髒了她的手。某個天煞孤星不幹了:「夫人,你記得所有人,為何獨獨不記得你夫君我?」某個神醫掀了下眼皮:「燕王殿下,洞房花燭夜的仇,我可記得清清楚楚的,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忘了。」某個天煞孤星:「夫人是在暗示我,咱們天天過洞房花燭夜嗎?」「……」展開

《沐初靜楚彥霖》章節試讀:

睡夢中,沐初靜夢見了前世自己從小到大的所有事,也夢見了原身從小到大所有的事。
慢慢的,兩人的記憶交織在了一起,最終融合在了一起,變成了現在這個沐初靜的記憶。
睡夢中的她,眼角滑落一滴晶瑩的淚珠,沒入了稻草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仿若,消失了的原身。
等沐初靜再次醒來,牢里仍舊是一片漆黑,連一絲亮光也沒有,偶爾能聽到窸窸窣窣老鼠爬過的聲音。
她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但她的精神恢復了不少,額頭也不燙了,病情得到了緩解。
她的眸中一片火熱和亮光,有空間葯園在,她便不用太擔心自己受傷中毒了。
想到這點,她在心裏默念金銀花等藥材。
視線一晃,幾種藥材便出現在了她的手掌心裏,幾種藥材的根部還帶着新鮮的泥土。
沐初靜困難的扭着身體,忍着疼查看自己被杖責的傷勢。
屁股位置的大紅色新娘服上,刺眼的鮮血早已凝固了,和衣裙凝結在了一起,形成了觸目驚心的血跡。
必須要清理掉這部分的衣裙,否則傷口會發炎感染的。可她沒有工具,又沒有乾淨的水,無法清理傷口。
「空間里有水嗎?」她試着用意識進入空間。
剎那,她的意識便進入了空間。
咦?空間的面積是不是大了點?之前沒有這條若隱若現在白霧中的小溪。
小溪清澈見底,不知從哪兒來的亮光照在小溪上,隨着小溪的流動蕩起一陣陣波光。溪底有着大小不一的石塊,有的石塊上長着一小簇一小簇的青苔。
顧不上多想,沐初靜一點點的褪下羅裙。一扯到傷口處,便是鑽心般的疼痛。
疼得她眼前陣陣發暈,臉色慘白如鬼,整個人輕顫不止,但她的眸中一片堅定。
只有活着,她才能向楚彥霖和雲蝶報仇,才能想辦法脫離燕王府,才能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好不容易褪下羅裙,她已是癱軟在了稻草床上,整個人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
冷汗觸及傷口,痛得她一抽一抽的。
她咬着牙,一點點用溪水清理了傷口,再簡單的清洗了一番,已是渾身無力的躺在稻草床上,肚子卻咕咕咕的直叫。
「快餓死了……」
昨日她只吃了一點點東西,到現在滴水未進,再不進食,她會活活餓死的。
她艱難的站了起來,開始用中藥材敷傷口:「三七,劉寄奴,自然銅……」
嚼碎了藥材,敷在傷口上,再用裡衣裹着,沒有所需的工具,她只能用最粗糙的方法了。
敷好傷口,她又服下了金銀花,大青葉和連翹解毒,才躺了下來,猛灌溪水,將肚子撐飽。
一肚子的溪水,她都能聽到肚子里『嘩嘩』的水聲。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沐初靜憂愁的嘆了口氣,必須要想個辦法離開地牢,或者是得到一些吃食。
她要如何才能得到吃食?
想着想着,她迷迷糊糊的再次睡了過去。
在地牢里不知時辰,更不知天日。沐初靜這一睡,便睡得不知時日,直到她睡得精神飽滿才醒來。
她舒坦的眯着眼,伸了個懶腰:「睡的真舒服呀,就是環境不太好。」
「咦?傷口不疼了?」
她當即扭着身體查看傷勢,當她看到,傷口已經結痂的時候,面露震驚,這傷勢恢復得也太快了。
是空間葯園裡藥材的關係!
這藥效,比普通藥材好了至少兩倍。
沐初靜不僅沒有高興,反而是濃濃的擔心,空間葯園裡的藥材如此神奇,是不能隨意售賣和給外人用的,否則會為她帶來大禍。
她緊鎖着眉頭,若是有機會外出,她只能換裝賣一次藥材,作為她創業的基金。
『咕咕咕』。
肚子再次傳來了抗議。
沐初靜扯了下唇角,決定再灌一肚子的水。但她的意識一進入空間葯園,便發現空間葯園裡多了東西。
望着那一棵棵壓彎了枝頭的桂圓,大紅棗和桑葚,沐初靜不爭氣的從眼睛裏流下了口水,餓就一個字,開干就是。
她意念一動,一顆顆的桂圓,大紅棗和桑葚,便如下大雨般,嘩啦啦的落在了她的面前。
不大一會兒,便堆得如小山似了,樂得她抓一把,吃一把。
吃到肚子圓滾滾,身體暖洋洋,精氣神十足。
她滿足的打了個飽嗝,眸光卻是微深。每一次她進入空間葯園,空間葯園都會出現新的東西,上上次是小溪,這次是桂圓等東西。
有沒有可能,她每次進入空間葯園,空間葯園都有新東西?
抱着試一試的想法,沐初靜出了空間,再進入空間。
卻是沒發現任何新東西。
「難道是有冷卻時間?」得隔一段時間,空間葯園才會有新的物種?
不容沐初靜多想,她便聽到了一道沉穩有力的腳步聲傳來。
她一側頭,入眼看到的是,手持燈籠的男人,他俊雋的五官在半明半暗的燈火中,如入魔的謫仙。那一雙冷如寒冰的眼,在看到她還活得好好的時,閃過一絲詫異。
是楚彥霖!
這混蛋又想做什麼?

《沐初靜楚彥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