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幕府,劍姬的時代
幕府,劍姬的時代 連載中

幕府,劍姬的時代

來源:google 作者:冰冰闊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冰冰闊樂 古代言情 雨田秋花

幕府時代,四大武士家族雨田家族遭奸人所害,一夜之間雨田家族血流成河,慘遭滅族只有家族族長獨女雨田秋花在母親掩護下逃出,開始顛沛流離的復仇之旅隨着秋花調查,結果發現滅族慘案背後的陰謀遠沒有想像中那樣簡單(幕府只是背景,本質架空)(女主文,主角智商在線不聖母)展開

《幕府,劍姬的時代》章節試讀:

「父親,今天能不能不要練習劍術了,真的好累呀。」一名可愛的女孩正搖晃着男人的衣袖,語氣帶着撒嬌和懇求。

「這怎麼能行?如此惰怠你何時才能扛起我雨田家的使命?」男人將女孩的手放下,摸着她的頭。

「乖乖去學劍術,女子在武術方面本就不如男,若是不勤加練習該如何超越別人?」男人語氣溫和的勸慰女孩,眼中卻閃過一絲心疼。

這個年齡段的女孩哪個不是在自由的玩耍,哪像自己閨女一樣舞刀弄槍練習劍術的?

「好吧。」雨田秋花失落的點了下頭,本來今天還想偷懶下去鎮里玩耍。

轟隆隆!

一聲驚雷響起,很快便颳起了一陣大風,伴隨着點點雨水。

「誒,不用練習劍術了!」秋花見狀突然興高采烈。這天氣一看就是要下暴雨,自己肯定不用練習劍術了。

「你這孩子,算了,今天就休息一天吧。」雨田正彥抿了一口茶,嘴上帶着微笑。

「謝謝父親,父親最好了!」說著,秋花便蹦跳着向外面跑。

「大小姐好。」一路上有不少雨田家的人向這位可愛的女孩問好,秋花也都一一回應。

一連穿過好幾個長廊,秋花來到母親的屋前一把推開門,看見熟悉的背影,然後撲上去一把抱住。

「母親,今天下雨,我不用練習劍術了。」秋花抱着美婦人的細腰,帶着撒嬌語氣。「能不能再給我講一些山野鬼怪的故事?」

「你這孩子真是的,多大了,還是這麼黏人。」美婦人轉過身,將秋花放下,溫柔的點了點秋花的頭。

「我這怎麼就黏人了,你是不知道小白,那才是黏人呢。」小白是秋花養的一條寵物狗,非常喜歡追着舔人。

「哪有把自己和寵物一起比較的。」伊藤美拉着秋華的手,坐到桌子前。「今天就講一個浪人武士和狐妖的故事吧。」

與此同時,正有百人部隊藉著雷雨天氣和夜色潛伏在樹林里,蕭殺的氣氛蔓延。

「源賴歧大人果然神機妙算,今天必然是雨田家族的死期!」為首的鬼臉武士看着暴雨天氣,心中不禁讚歎源賴歧的能力。

隨着暴雨愈下愈大,鬼臉武士帶着百人逐漸逼近燈火通明的雨田家族。

「真是個大壞蛋,狐妖這麼幫他,結果卻被他一刀斬了。」秋花氣鼓鼓的表達着自己的觀點。

「小秋花,人就是這樣的無常,現在說這些話對你可能有點早,但我希望你記住,對人永遠要保持幾分警惕,不要輕易相信他人。」伊騰美講完故事,看着氣憤的秋花,認真的教導着。

往窗外望去,大雨傾盆,烏雲密布,遮住了月光。伊騰美突然感覺沒由來的心慌。

強壓下去後,看向已經有點打瞌睡的秋花。「時間不早了,秋花,早點休息吧。」

秋花乖巧的點了點頭,正準備出門,又被伊騰美叫住。

「秋花,差點忘了,再過幾天不就是你的14歲生日嗎,我這邊提前給你準備了禮物,交給你。」伊騰美從懷中掏出一副小巧的做工精良的晴天娃娃交給秋花。

「過幾天,父母親可能要出遠門一趟,來不及給你過生日,提前先把禮物給你。」伊騰美摸了摸秋花的小腦袋。

「好的母親,我很喜歡你的禮物!」秋花看了看手中的晴天娃娃,感覺這個娃娃眼神更加生動,彷彿活的一樣,一下子俘獲了秋花的心。

「晚安,秋花。」

「嗯,晚安,母親。」

看着秋花躺在床上安然入眠,伊騰美悄悄走出房間,來到雨田正彥那裡。

雨田正彥正在燭光下處理着家族事務。看見伊騰美進屋就知道秋花已經睡著了。

正想着待會的夫妻情事,但看見伊藤美臉色不對,便也正了表情。「夫人這是怎麼了,難道是秋花惹怒了你?」

「正彥,我心裏總有些不安,感覺今天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伊騰美猶豫一下,將自己的不安表達出來。

「沒事,不會有事的,有我在你們身邊,誰也傷害不了你們!」雨田正彥趕忙安慰,伊騰美是陰陽師家族後裔,雖然未能繼承家族陰陽術,但其一些別的本事還是有的。

「嗯,有你在我身邊,我便心安了。」伊騰美靠在溫暖的臂彎里,心裏放鬆一些。

突然,一陣喊聲擊破了寧靜。「有人入侵,快……」伴隨着一聲刀鳴,話語戛然而止。雨田家族突然燈火通明,所有人從睡夢中驚醒,並趕忙行動起來。

「快,你去照顧秋花,我看看怎麼回事!」雨田正彥抄起旁邊的武士刀向門外奔去。此時雨田家族大部分人已經反應過來,但為時已晚。

「今天,就是雨田家族的死期!弟兄們上!」為首的鬼臉面具將守夜的雨田侍衛一刀屍首分離,率領着黑衣部隊繼續火速突襲,大部分還在睡夢中的雨田族人就一命嗚呼了。

雨田正彥帶着剩餘反應過來的雨田族人開始反擊。

「天辰蒼月!」雨田正彥揮出一道強烈的劍氣,斬碎幾個黑衣人,看向了為首的鬼臉武士。

「你是何人?」雨田正彥眼睛微眯着,此人身披厚重武士凱,體格碩大,臉上帶着赤色鬼臉面具,手握重鋒武士刀,其身上傳來很濃重的血氣。

雨田正彥暗暗吃驚,這等血氣必是殺戮深重之人。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得死在這裡!」鬼臉武士手持重鋒武士刀衝過來一刀劈下,雨田正彥手抵刀背堪堪擋住,腳下卻出現裂痕。

「好強的力量,論力量我比不過他。」雨田正彥將刀彈開,一個後撤拉開距離。

「能擋住我一劍,不愧是雨田家主,接下來看你還能擋幾劍!」鬼臉武士揮了揮手遣散黑衣人去別處殺戮,自己留下。

「麻煩了,必須速戰速決。」雨田正彥臉色嚴肅,他觀察其餘黑衣人的實力也遠超一般武士,恐怕家族其他人不能應對。

「狂妄,今天你和那些黑衣人一個也別想走,天辰日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