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慕郎歸
慕郎歸 連載中

慕郎歸

來源:google 作者:魏千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夜 魏千珩

大魏赫赫有名的燕王殿下最近要瘋了!從來都只有他挑選女人的份兒,可他卻在夜裡,被陌生女人登堂入室,神不知鬼不覺把他給睡了!還一次,兩次,三次魏千珩:md,心裏還有種小期待是怎麼回事???展開

《慕郎歸》章節試讀:

姜元兒領着下人一路搜過來,很快就搜到了馬房。

此時她臉上,再沒有之前的頤氣得意,只剩煩躁焦慮。

王妃葉玉箐辦事不利被魏千珩嫌棄,她搜了一晚上,也沒搜出半點有用的東西出來。

如果搜不到東西,莫說想再踩葉玉箐一腳,她都不知道要如何向魏千珩交差?

迫切想到魏千珩面前立功的姜元兒,一進馬房,就聞到了草藥味,頓時眸光一亮,顧不得馬房裡住着的是王府最下賤粗鄙的男僕小廝,將他們統統喚到院子里,命人看管着,自己親自進屋搜查。

眾人闖進屋子,小黑來不及回神,已被姜元兒身邊的大丫鬟回春一把拽拖到地上,摔得眼冒金花,酸痛的身子疼痛難忍,一下子清醒過來了。

"好個賤奴,夫人讓你們到院子里獃著,你竟敢違令? "

回春知道姜氏沒有搜到合歡散和迷陀,心裏煩怒,趁此機會要拿小黑出氣,好讓姜元兒開心。

誰讓他先前嘔血濺臟夫人的鞋面呢。

姜元兒拿娟子捂住口鼻,眸光掃了圈屋內,最後落在小黑喝葯的瓦碗上,眸子里精光一閃,勾唇緩緩笑道 "這是你喝的? "

小黑被兩個僕人押着跪在地上,喘着氣道 "奴才今日陪殿下馴馬時受了點傷,所以回來煎了服草藥吃…… "

"你懂醫術?那是不是認識合歡香與迷陀? "姜元兒知道他就是今日幫殿下馴服馬王的小黑奴,也聽到了他推辭了府醫,沒想到竟然自己會看病。

小黑知道,她是在懷疑自己了。

姜氏生性多疑,且心細精明,她在搜查合歡香與迷陀時,同時沒放過王府里一切與藥草打交道的人,不限男女。

她想,若是昨晚的賤人是有備而來,說不定她在王府有幫手。

也就是說,王爺嗅到遺落的頭髮上的藥草味,不一定是那個賤人沾過草藥,也有可能是她的同夥,或身邊人沾過草藥。

而方才一番搜查下來,除去今早已查出的那十三個沾過藥草的丫鬟,整個王府里,就只有小黑在喝葯了。

姜元兒彷彿從迷團里找到了線頭,臉上一掃方陰霾,眸光里難掩激動。

小黑低頭斂下眸子,悶聲道 "夫人誤會了,奴才卑賤,從小家裡窮苦沒錢看病,平時身體有不舒服的地方,就胡亂抓點草藥煎來喝,並不懂什麼醫術,更不識夫人說的東西…… "

姜元兒如何肯信,招招手,讓回春將小黑屋內的藥罐,還有剩下的幾包草藥拿去給府醫查看。

回春走後,姜元兒眸光定定的看着小黑,想從他的面容間看出慌亂來。

一面還讓手下的凃嬤嬤暗下去打聽,小黑與府里誰人走得最近?

兩刻鐘後,回春與凃嬤嬤相繼回來。

府醫查看後,表明小黑喝的就是尋常的祛火散淤的草藥,這樣的藥方,太過尋常,好多尋常百姓都自己配藥喝。

而凃嬤嬤打聽了一圈,得知的是小黑進府不到兩個月,莫說跟後宅的人有來往,就是馬房裡這些馬夫們,他都鮮少有來往,平時除了幹活,就是一個人守在屋子裡。

這樣的人,怎麼會與昨晚的神秘女人有關呢?

姜元兒燃起的希望又破滅,臉色陰沉得瘮人,領着手下搜查別處去了……

眾人走後,小黑無力的從地上爬坐起身,身子酸痛,心頭更是發涼。

若是魏千珩與姜元兒他們一直揪着找人不放,她根本沒有機會再接近魏千珩。

可是,她的時間不多了,半年之內,她必須懷上魏千珩的孩子……

《慕郎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