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牧龍師
牧龍師 連載中

牧龍師

來源:外網 作者:亂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這片大陸上任何生靈都有幾率化龍。傳言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一道龍門,躍過之後,宛如蒼穹日月,耀眼輝煌。人也是如此。人的龍門就在於化身牧龍師。四處找尋那些即將化龍的小幼靈,將它們馴養成當世無雙的龍王!展開

《牧龍師》章節試讀:

羅孝皺起了眉頭,但他此刻也不好再說什麼。

蕪土是一片貧瘠卻紛亂的野蠻之地,永城也不過是廣袤蕪土上的一城池,羅孝本以為自己是第一個找到受難的黎雲姿。

卻不想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

暫且不說羅孝對女武神黎雲姿有極強的佔有慾望,哪怕是在這個為難時期將她送回到祖龍城邦黎家,也會受到極大的嘉獎。

羅孝剛剛成為牧龍者,他的鎏金火龍潛力無窮,但同樣需要一個真正強大的勢力來為他鋪開一條登天之路,曾經效忠的黎家是最完美的選擇!

當然,此次他不再是以僕從的身份進入祖龍城邦黎家,而是真正的牧龍師。

永城的那些人或許不知道黎雲姿的背景,羅孝非常清楚。

「路途遙遠,小姐就委屈乘坐我的鎏金火龍回祖龍城邦吧。只是我這火龍生性桀驁,不喜他人踩在背上,這位仁兄怕是要自己想辦法。」羅孝說道。

「祝明朗剛入馴龍學院,幼龍未成型,暫時只能喚一些幽靈鳥傳些訊息,這一路上還需要羅先生護衛警戒。」黎雲姿說道。

「還沒有成為真正的牧龍者便踏足這野蠻蕪土,勇氣可嘉啊,既然如此,我們儘快上路吧。」羅孝似乎也不想在這裡逗留。

……

祝明朗是懂得察言觀色之人。

這名可怕的牧龍者羅孝儘管表現得極其尊敬女武神,但顯然是忌憚她背後祖龍城邦的龐大勢力。

可這蕪土永城,離祖龍城邦實在太遠了,而且蕪土一直都沒有多少文明可言。

野蠻、原始,到處都充斥着紛爭、廝殺,部族與城池之間更是戰火不斷,除非有足夠強大的勢力屹立不倒,否則根本不可能出現真正的秩序。

山高皇帝遠,女武神雖然來自於更輝煌的城邦大族,在這裡受了難其實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羅孝此時哪怕做了什麼越軌之事,估計女武神背後的城邦大族也無法知曉。

女武神身子還虛,應該是毒……額,也許也有自己折騰的一部分原因吧。

她連以前十分之一的能力都沒回復,讓自己冒充她族裡的人,是為了警示強大的牧龍者羅孝,免得他趁火打劫。

羅孝在注視着女武神時,眼睛裏的炙熱實在太明顯了,即便很努力的剋制也可以察覺到他的神情中流露出的渴望。

女武神已經經歷過一次屈辱了,她很清楚自身弱勢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她並不認為羅孝是真誠的來護送她的。

沒有完全恢復能力,沒有回到祖龍城邦,任何人都不值得信賴。

反倒是自己這個已經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也都做了的男人,對她來說相對安全一些。

羅孝在前,朝着那片映成了楓林的後山走去。

女武神黎雲姿步子稍慢了一些。

祝明朗想明白了女武神讓自己假扮她族人的用意後,不由輕嘆,低聲對她道:「難為你了。」

失去了勢,失去了武力,曾經耀眼輝煌的她現在如履薄冰。

黎雲姿聽到這句話,神色有些變化。

她的步子再慢了半拍,等到和祝明朗齊肩時,她輕聲道,「別讓他看穿,永城已經被他化為火海,生還者寥寥無幾……」

祝明朗大驚失色。

毀城屠民!

這個羅孝是心理變態嗎,就算是為女武神復仇獻殷,也沒有必要……

忽然,祝明朗意識到了一個事情,再回想起羅孝對黎雲姿流露出的那難以掩飾的迷戀。

這個變態狂要殺的人有可能是自己啊,他不知道人們口中說的那個小乞丐是誰,索性直接滅了這座城池!!

祝明朗心中打起鼓來,再看向這個穿着青衣赤紋的蒼白臉羅孝,也不免有些忌憚了!

「他曾經是我父親的僕從,因為私自越過了院牆,窺視我練劍的地方,被逐出了家族。他心中有怨,現在成為了牧龍師……」黎雲姿接着道。

黎雲姿很清楚現在自己的處境,她必須要靠祝明朗扮演族內之人威懾羅孝,否則她依舊任人宰割。

「他沒有直接擄走你,是因為他想

–>>

藉著這個機會重回你們大族?」祝明朗說道。

「嗯。」黎雲姿道。

「他這是強行護送,半途上會不會狂性大發都難說啊!」祝明朗說道。

黎雲姿沒有再說話。

儘管她表現得格外冷靜,祝明朗也能夠察覺到她那雙眸子里閃爍着的警惕,如一隻受傷的小鹿,夾縫中不斷思考,找尋屬於自己的安全感。

唉,好歹也是與自己共度過美好地牢時光的女人,得為她做點什麼。

不對啊!

自己可是要在這桑鎮養老的。

這樣一來,豈不是要跑到繁華強盛的巨大城邦,任由自己的平平無奇盡情掩埋在一個更磅礴的世界裏??

說好的不用負責任呢??

……

……

天路遙遠,鎏金火龍實在是一頭罕見的強盛巨龍,它全身的鱗片總是會盪起焰漣,映得那些身形掠過的長空一片赤霞,氣勢非凡!

祝明朗也不是沒有坐過飛龍,但沒有什麼頂風大衣的他只能任由凌冽之風狂亂拍打自己臉頰,何況現在還是冷秋。

乘龍而飛,儘管都是在龍背上,女武神和祝明朗也算是寄人龍下。

羅孝明明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只是不知為何總給人一種會變成吃人野獸的感覺。

祝明朗堅信,要沒有自己這個多餘的人在場,羸弱的女武神早已經被羅孝給生吃了。

好幾次落腳歇息時,祝明朗都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性命受到了這個傢伙的威脅!

……

一團篝火,幾塊大石,三人圍坐在火焰前,祝明朗嫻熟的烤着一條大青魚,沒多久香氣就飄了出來。

分成了三份,用荷葉盛着,祝明朗先遞給了黎雲姿一份,手指不經意間觸碰到了,依舊冰涼。

「羅孝先生,這份是你的。」祝明朗對羅孝說道。

「有勞了。」對待族內人,羅孝倒沒有過分的張狂。

咬了一口魚肉,羅孝突然抬起了目光,注視着祝明朗,開口問道:「既然祝小兄弟要入馴龍學院了,那你可知龍分幾等?你的幼靈又是什麼,能否召喚來讓我看看?」

祝明朗抬起頭看他。

你腦子有問題嗎,老子烤了這麼香的魚,你不享受美食,卻來試探我!

果然是個心理變態。

在心中暗罵了幾句之後,祝明朗臉上保持着和剛才一樣的微笑,回答道:「羅先生怎麼跟我開這種玩笑,我還不是真正的牧龍師,沒有形成靈域,無法將幼靈收入到靈域之中。我家幼靈確實是一條儲龍,但不方便攜帶,現在還在族內的暖窩裡,預備冬眠呢。」

幼靈是具備了化龍潛質的幼小生靈。

牧龍者是無法自如呼喚幼靈的,所以照看幼靈本身也是一件非常繁瑣的事情,幾乎不會有人將自保能力弱的幼靈帶出遠門,更何況幼靈可不是百分之百會化龍。

不能化龍的幼靈,一文不值。

也有很多人耗盡一生精力,傾盡所有家財,都未必可以選對一頭最終會化龍的幼靈。

龍門,對太多人來說都是矗立在雲端之上,連瞻仰的資格都沒有。

「我也算是踏入牧龍師不久,有些小常識會弄錯,呵呵。倒是龍又分幾等呢,我總覺得我的赤練化龍之後,比其他龍強上許多。」羅孝虛偽的笑了起來。

「龍分龍子級、龍將級、龍主級、龍君級、龍王級……大概是羅先生的龍血統高貴,是龍主的潛質。」祝明朗也跟着他笑,心裏卻早已將羅孝的族譜給關懷了一遍。

馬上就到祖龍城邦了,這個羅孝竟然還不死心。

執念真是可怕的東西!

話說起來……

羅孝過去是因為偷窺了女武神練劍,被狠狠的打了一頓然後逐出了家族。

僅僅是偷看練劍啊,練劍又不是不穿衣服。

那自己這個和女武神什麼都做過的人,豈不是要被黎家扔進鍋油里炸,然後包一片大菜葉解膩餵食惡龍???

《牧龍師》章節目錄: